🏡
PTT小說網
x
    感受到張若塵與星隕聖王之間濃濃的火藥味,其他人都不禁有些不知所措,似乎幫哪邊都不太好。

    天玥聖王微微皺起眉頭,她當然知道星隕聖王對張若塵有所不滿,但弄成這樣,也未免太過了些。

    只是她也知道星隕聖王是何等火爆的脾氣,這時候她若是開口,說不得也會引得星隕聖王不滿。

    頂着星隕聖王散發出的可怕聖威,張若塵一步一步走入聖殿,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

    他不想惹事,但他也絕不是怕事之人。

    既然星隕聖王不願給他面子,那他也無需對其留任何情面。

    “鎮壓我?星隕聖王你好大的膽子,看來你眼中是真的已經沒有月神,你已經狂到沒邊了。”張若塵大喝道。

    星隕聖王猛然站起身來,冷哼道:“想拿月神來壓我,張若塵,你未免太小看本王。本王一定要讓你知道,在這個世界,永遠都是強者爲尊。”

    他當然知道張若塵在崑崙界的各種戰績,但卻並未因此而將張若塵放在眼中,因爲他確信張若塵實力並沒有多強,東域聖城、中域劍冢和北域仙機山三大戰役,張若塵全都是藉助外力。

    而在鳳凰湖,張若塵可就沒有半點外力能夠藉助,只要他稍微施展點手段,就能輕鬆將其鎮壓。

    他倒是不敢真的把張若塵怎麼樣,但要教訓張若塵一番,卻是不會有任何問題。

    “星隕聖王,……”

    “星隕,你……”

    木靈希和天玥聖王幾乎同時開口,想要阻止星隕聖王。

    張若塵擡手阻止道:“此事你們無須插手,我倒想看看他能把我怎麼樣。”

    說話的同時,張若塵暗中對木靈希傳音道:“無須擔心,他還奈何不了我。”

    聞言,木靈希頓時放下心來,她相信張若塵絕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有膽量,張若塵,你若能接本王三招,本王便不與你計較。”星隕聖王以俯視的目光看向張若塵。

    張若塵很是淡漠道:“出手便是。”

    “夠狂,接本王第一招。”

    星隕聖王當即出手,一掌拍擊而出。

    超過七十萬道掌道規則浮現,凝聚在一起,磅礴聖氣涌現,凝聚出一隻火焰聖爐,轟擊向張若塵。

    這隻火焰聖爐凝實無比,其上交織無數規則秘紋,好似一尊真正的聖爐,內蘊無匹的聖力。

    “通玄級中階聖術——焚天掌。”

    步極發出一道驚呼聲。

    廣寒界遭到各界打壓掠奪,保存下來的通玄級中階聖術,僅僅寥寥數種,每一種威力都極其強大,修煉到極致,不亞於尋常高階聖術。

    焚天掌便是廣寒界最爲有名的一種通玄級中階聖術,鮮少有人能夠修煉成功。

    誰也沒想到,星隕聖王一出手,竟是就施展出其最爲擅長的絕學,當真是沒有半點放水的意思。

    張若塵並未閃避,目光變得更加凌厲,伸手向前一抓,前方的空間頓時出現扭曲,撞擊而來的聖爐,竟是直接調轉方向,轉而向星隕聖王撞擊而去。

    參悟了融入時空秘典內的空間規則,張若塵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無疑是得到極大提升,各種空間手段都可隨意施展,且威力驚人。

    “空間手段。”

    星隕聖王眼睛微眯,一掌拍出,將火焰聖爐打得四分五裂。

    “有點本事,再接本王第二招。”

    星隕聖王從聖殿中飛出,避免力量太強,將聖殿破壞。

    下一刻,星隕聖王出現在鳳凰湖上,散發出的氣息越發強大,氣勢節節攀升。

    鳳凰湖神異無比,哪怕是大聖出手,都未必能夠造成什麼破壞,所以他完全可以無所顧忌的出手。

    隨着星隕聖王施展聖術,方圓三千里內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都劇烈涌動起來,瘋狂向着星隕聖王匯聚而去。

    磅礴的火焰從星隕聖王體內涌現而出,凝聚出一頭無比巨大的火鳳凰,海量天地規則源源不斷融入火鳳凰體內,使得火鳳凰的身體變得越發凝實,散發出的氣息更加可怕。

    剛纔不過是試探,根本沒有使用多少力量,現在纔是要動真格的。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氣息出現?”

    一時間,廣寒界諸聖盡皆被驚動,紛紛將目光投向鳳凰湖。

    “那是星隕聖王,他在與誰交手?”

    “我的天,這就是臨道境強者的力量嗎?竟然可以調動如此大範圍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簡直成爲了一方天地的主宰。”

    “那似乎是神使大人,星隕聖王怎麼會與神使大人動手?”

    “聽說神使大人在崑崙界大殺四方,實力不知強到了何種地步,星隕聖王應該是想與神使大人切磋一番吧。”

    …………

    廣寒界諸聖議論紛紛,均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緊接着,木家族人亦是被湖面上的巨大動靜所驚動,紛紛從莊園中閃掠而出,遠遠進行眺望。

    “似乎是星隕聖王與張若塵打起來了!”木擎天微微皺眉道。

    聞言,雲崢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光,道:“早就聽聞廣寒界吳家與張若塵不和,看來傳聞不虛,既然星隕聖王出手,張若塵必定不會有好果子吃,打吧,狠狠將張若塵教訓一番。”

    既然自家老祖宗奈何張若塵不得,那他也就只能將希望寄託在星隕聖王身上,很渴望能看到張若塵狼狽不堪的模樣。

    鳳凰湖畔,木靈希、天玥聖王等人盡皆將目光鎖定在張若塵與星隕聖王身上,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是他們任何人都不曾預料到的事情,想阻止,已經是不太可能。

    “星隕聖王已經動真格的了,調動天地之威,神使雖強,可修爲畢竟才規則大天地,要如何去抵擋?”步極面露憂色。

    溫書晟點頭,道:“神使有些衝動了,希望星隕聖王能有分寸,不要傷了神使。”

    蘇青靈則是看向天玥聖王,焦急道:“姑姑,你快出面阻止他們。”

    “已經來不及了,現在誰都無法將他們倆分開,你也不必太擔心,神使未必無法應對星隕的攻擊。”天玥聖王搖頭輕語道。

    其實,她也很想看看張若塵到底有多強,能夠主導幾場大的戰役,她不相信張若塵完全是在依靠外力。

    木靈希沒有說話,只是目不轉睛的看着張若塵,無論何時,她都對張若塵充滿信心。

    湖面之上,張若塵與星隕聖王相對而立,沉淵古劍已經被他提在手中。

    “調動方圓三千里內的三成天地規則,實力在臨道境強者中,只能勉強算是中等。“張若塵平靜低語道。

    當即,他將自身聖氣、數十萬道劍道規則和一萬多道時間法則,一併注入沉淵古劍之中。

    頓時,鑲嵌於劍柄之上的紫色神石,散發出淡淡紫色光華,調動起周圍的天地規則來。

    現階段張若塵要調動天地規則,一共有三種方式,其一是施展出高階聖術,其二是催動紫色神石,其三則是動用至尊聖器。

    沒辦法,他連道域都還不曾凝聚,根本就無法直接調動天地規則。

    “嗯?他此刻並未施展龍象般若掌,也未曾動用至尊聖器,爲何還能夠調動天地規則?而且這規模……“

    感受到張若塵調動天地規則,星隕聖王心中不禁一驚。

    天玥聖王亦是露出異色,道:“神使竟然也在調動天地規則,星隕調動了方圓三千里內的三成天地規則,神使調動的範圍只有方圓兩千裡,但調動的天地規則,卻達到了五成。”

    調動天地規則,並非是範圍越廣就越強,關鍵還得看調動了多少天地規則。

    一個人如果僅僅只能調動方圓千里內的天地規則,但卻能夠調動十成,那種威力絕對要比調動方圓兩千裡內的三四成天地規則,更加強大。

    聞言,所有人都不禁露出驚訝表情,他們都還沒有凝聚道域,無法清晰感知到天地規則的流轉,但卻相信天玥聖王所說的絕對不會錯。

    木靈希此刻終於露出一絲笑容,她現在是越發對張若塵充滿信心。

    “接本王第二招。”

    星隕聖王不再等待,當即一掌打出。

    巨大的火鳳凰飛出,扇動火焰羽翼,掀起一股股可怕的熱浪,幾乎要使得下方的湖水沸騰起來。

    張若塵並未閃避,反而是提起沉淵古劍,主動迎上去。

    沉淵古劍揮舞,無數時間印記浮現,烙印在周圍的空間之上。

    隨着時間之道造詣提升,張若塵已經是能夠更容易捕捉到時間印記,並使之保持一段時間不消失。

    與此同時,他的空間之道造詣提升,則是能夠讓他在催動紫色神石時,調動更大範圍內的天地規則,且調動的天地規則數量極多。

    等他進一步參悟時空秘典內蘊含的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這兩種能力,還將會進一步得到增強。

    數十道時間印記清晰浮現,受到沉淵古劍牽引,形成奇異的虛時間,這片時空好似陷入剎那的絕對靜止。

    “嘩啦。”

    張若塵揮動沉淵古劍,剎那間穿過火鳳凰的身體。

    下一刻,火鳳凰的身體裂開,變成兩半,繼而化作兩團火焰,快速潰散。

    “該我了。”

    張若塵低語,劍意之魂瞬間凝聚,提着沉淵古劍,主動攻向星隕聖王。

    他的劍魂剛完成蛻變,成爲地劍魂,正好拿星隕聖王來檢測一下,地劍魂究竟有多麼強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