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湖面上的動靜太大,林妃亦是被驚動,不禁從小院內走出。

    孔宣緊隨其後,十分緊張道:“娘娘,別出去,危險。”

    林妃只是一個普通人,隨便散逸出一絲力量,都有可能對其造成致命威脅。

    “無妨。”

    走到一個開闊地帶後,林妃便是停下腳步,目光鎖定在張若塵身上。

    此刻,星隕聖王正好打出焚天掌,巨大的火鳳凰,向着張若塵撞擊而去。

    “主人有危險。”孔宣大驚。

    林妃卻顯得很淡定,平靜道:“這點手段,還傷不到我的塵兒。”

    孔宣有些詫異的盯了林妃一眼,娘娘怎麼有些不一樣了,竟然絲毫都不緊張,難道是因爲對主人足夠信心?

    下一刻,張若塵施展出時間劍法,輕描淡寫將火鳳凰擊潰。

    “主人好強。”孔宣道。

    林妃則是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對張若塵的表現十分滿意。

    從始至終,她都沒有顯露出絲毫的擔心。

    湖面之上,張若塵凝聚出劍魂,將時間與空間之道運用到一個極致,劍魂在剎那間抵達星隕聖王近前。

    沉淵古劍在瞬間揮動震動千百次,快到肉眼完全無法捕捉到。

    每一次震動,都必定會捕捉到一道時間印記。

    千百次震動,環繞星隕聖王身周,便有千百道時間印記被定住。

    “虛時間領域。”

    所有被捕捉到的時間印記,同時浮現,瞬間構成一個奇異的虛時間領域,將星隕聖王籠罩。

    身處於虛時間領域內,星隕聖王與身周的時空一樣,陷入絕對的靜止狀態。

    當然,這種靜止,只能維持一個剎那,但對張若塵而言,已經是足夠。

    待得虛時間領域消散,沉淵古劍已經是抵在星隕聖王的眉心處,恐怖的劍芒吞吐。

    星隕聖王身體僵直,絲毫不敢輕舉妄動,心中已然是掀起驚濤駭浪,完全無法理解張若塵剛纔所施展的手段。

    而當星隕聖王發呆之時,張若塵已是將沉淵古劍收回,飄然降落到木靈希身邊。

    劍魂蛻變,加上參悟須彌聖僧留下的時間法則,張若塵終是將“輝月如歌”修煉至小成,能構成虛時間領域,只要讓他近身,便誰也無法抵擋住他一劍。

    接下來,他還需要進一步參悟,以便於能夠更快構成虛時間領域,同時讓虛時間領域覆蓋的區域更廣,如此才能對敵人造成更大的威脅。

    “塵兒的時間劍法,當真是鬼神莫測。”林妃低語道。

    聞言,孔宣眼中的疑惑之色更濃,什麼時候林妃竟也會知道這些東西了?

    只是不待她開口詢問,林妃已是轉身往小院兒走去。

    “時間劍法,原來這就是時間劍法,我竟是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星隕聖王心中駭然,同時也有着絲絲苦澀。

    他本身是何等的驕傲,還說要教訓張若塵,讓張若塵接他三招,沒曾想,他最後卻敗得如此慘。

    如果他與張若塵是死敵,那剛纔他便已經死在張若塵的劍下。

    “神使,真是厲害啊,早知道我也修煉劍道。”步極一臉崇拜。

    蘇青靈瞥了他一眼,翻着白眼道:“你就算修煉劍道,也比不上神使百分之一,畢竟你可不是時空傳人,而且就你這種粗人,哪能參悟劍道的奧妙。”

    步極頓時露出尷尬之色,在一旁撓起頭來。

    他如今也已經是聖王境強者,但與張若塵之間的差距,卻是極大。

    想起當初張若塵剛到赤龍聖域時,他的修爲還比張若塵高,一眨眼,數年過去,張若塵就已經將他遠遠甩在後面,真是讓他十分感慨。

    不過,他倒是一點也不氣惱,張若塵要是不厲害,又怎麼能夠成爲月神娘娘的神使呢?

    “神使的手段,真是讓天玥十分佩服。”天玥聖王淡笑道。

    原本她還有些爲張若塵擔心,怕張若塵吃虧,損了自身顏面,也損了月神顏面。

    現在看來,她的擔心,完全是多餘,月神的眼光,又豈會差得了?

    張若塵淡然道:“天玥聖王過獎。”

    出其不意擊敗星隕聖王,他並未因此而洋洋得意,因爲他今後所需要面對的敵人,有太多都遠比星隕聖王更加強大。

    唯有不斷提升實力,他方纔能夠一直立於不敗之地。

    出現星隕聖王的故意挑釁後,張若塵變得興致缺缺,在與步極、蘇青靈等人簡單敘舊後,便是離開了廣寒界諸聖的修煉之地。

    回到木靈希居住的莊園,張若塵不由關心起酒瘋子和古松子的情況來。

    據他所知,酒瘋子和古松子被月神安排來到崑崙界,乃是有着重要的任務。

    說起來,酒瘋子和古松子如今都是月神面前的紅人,很受月神器重。

    想想倒也正常,釀酒大師和煉丹大師,在任何一座大世界,都極爲吃香,能夠成爲神靈的座上賓。

    老瘋子有些愁眉苦臉道:“月神娘娘安排下來的任務,那可真是一點都不輕鬆,從回到崑崙界開始,我便沒有休息過,一直在想方設法收集各種所需的聖藥。”

    “幸好崑崙界如今正在不斷復甦,誕生出大量各種各樣的聖藥,要不然,還真是十分麻煩。”

    稍微頓了頓,酒瘋子取出一罈酒,道:“這便是月神娘娘讓我釀造的焚心醉,在崑崙界諸多名酒中排名第四,第一批,我只是試着釀造出了五壇,正好今天大家都來嚐嚐。”

    說罷,酒瘋子又取出四個酒碗來,戳破酒封,將四個酒碗倒滿。

    酒水很清澈,沒有絲毫雜質,猶如一碗清水,且聞着並無絲毫酒味。

    古松子端起一碗酒,湊近鼻端聞了聞,皺眉道:“老酒鬼,你確定這是酒?”

    酒瘋子一瞪眼,道:“不喝拉倒,別浪費我的好酒。”

    就在這時候,首鼠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湊近道:“塵爺,有什麼好東西?”

    “也給它來一碗。”張若塵道。

    當即,酒瘋子再度取出一個酒碗來,往碗中倒滿焚心醉。

    “這是什麼?我來嚐嚐看。”

    首鼠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酒碗,將碗中的焚心醉一飲而盡。

    喝下之後,首鼠不禁露出古怪之色,道:“怎麼什麼味道也沒有?”

    下一刻,首鼠臉色劇變,猛然捂住自己的心口,大叫道:“好燙,有火,快燒死鼠爺了。”

    “別瞎叫,趕緊運轉功法,煉化酒勁,別白白浪費老夫釀造的焚心醉。”酒瘋子提醒道。

    聞言,首鼠不敢遲疑,連忙運轉起功法來,他還真怕自己會被內在的這團火給活活燒死。

    可以看到,首鼠皮膚變得通紅,體內不斷冒出滾燙的白氣,身上衣服盡皆被汗水所浸透。

    片刻之後,首鼠恢復如常,一臉驚喜道:“這什麼焚心醉,還真是神奇,煉化後,我體內的聖道規則,竟然一下子增加了一千餘道。”

    聞言,張若塵、木靈希和古松子均是不由露出驚訝之色,喝下一碗酒,竟然就能增加千餘道聖道規則,這要是喝下一大壇,豈不是能夠增加數萬道聖道規則?

    真要是如此,修煉無疑變得十分容易。

    似是猜到張若塵三人心中所想,古松子解釋道:“喝下焚心醉增加的聖道規則,都屬於十萬小道,且剛開始喝焚心釀效果很明顯,喝太多以後,效果會大打折扣,所以別指望能夠靠喝焚心醉,就將修爲無限提升上去。“

    “即便真的沒有限制,修煉出幾百萬乃至幾千萬道弱小的聖道規則,意義也不大,實力會弱得可憐。“

    “不過,若是本身修煉了大道和至尊聖道,喝下焚心醉後,也能夠起到一定的輔助作用。”

    “更爲重要的是,焚心醉可以熬煉心神意志,凝鍊聖魂。”

    聽完解釋,張若塵、木靈希和古松子都沒有遲疑,紛紛端起酒碗,喝下焚心醉,想親身感受一下焚心醉的效果。

    不消片刻,張若塵將焚心醉煉化,顯得極爲淡定,額頭上竟是沒有滲出一絲汗水。

    和首鼠一樣,他體內也增加了千餘道聖道規則,但聖魂卻並無什麼變化。

    究其原因,在於他的聖魂已經十分強大,一碗焚心醉不足以有太明顯的效果。

    “不愧是排名第四的焚心醉,如果能夠批量釀造,足以在短時間內,讓廣寒界的實力,得到不小的提升。”張若塵笑着稱讚道。

    老瘋子面露得色,道:“那是自然,焚心醉中加入大量高階聖藥,還有神血,功效豈能差得了?如今試驗成功,我正準備大批量釀造,然後送回廣寒界。”

    廣寒界有着超過三千位聖王,不過大部分都並未來到崑崙界,所以這邊釀造好的聖酒和煉製出的聖丹,很大一部分都需要送回廣寒界。

    似是覺得酒瘋子太過得意忘形,古松子不由撇嘴道:“我這邊也已經收集好材料,馬上就可以着手煉製通天聖丹,煉製其他聖丹,更是輕而易舉,只要給我足夠時間,再多聖丹都能煉製出來。“

    通天聖丹乃是一種天品聖丹,煉製難度極大,絕非尋常煉丹師所能煉製出來。

    古松子有把握煉製通天聖丹,足見其煉丹術已經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難不成其這些年已經成爲丹道地師了嗎?

    想要大規模煉製天品聖丹,唯有丹道地師才能辦到。

    看來月神那般看重古松子,果然不是沒有道理的。

    酒瘋子和古松子的戰力,或許算不得頂尖,但他們所能發揮出的作用,卻是許多絕頂強者都沒法相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