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時,聖明城外的孔樂山上,商子烆與一衆強者佇立,俯視聖明城,清晰的看着聖明城中的戰鬥。

    聖明城中一片破敗,幾乎有半座城池,已經被打得沉入地底,遍地都是屍骸,已經化作一片修羅煉獄。

    在商子烆的身邊,站着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年,身着蟒袍,生得眉清目秀,脣紅齒白,每一寸皮膚都在噴薄神聖霞光。

    他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真理天域想要找張若塵報仇的池崑崙,擁有真神之體,本身更是空間掌控者,成長潛力無限。

    池崑崙本是在功德戰場上征戰,殺死地獄界修士無數,可是,卻被天堂界派系的高手算計,落入了商子烆的手中。

    “子烆,你大費周章抓這小子做什麼?”寺寒眼中有着絲絲疑惑之色。

    商子烆面露微笑,道:“此子必定與張若塵有極大關係,留着他,或許會有大用處。”

    “有本事就殺了我,我雖然與張若塵有血海深仇,但想讓我幫你們去對付張若塵,你們完全是癡心妄想。”池崑崙冷哼道。

    他雖然恨張若塵,卻也絕不可能與天堂界派系的人合作。

    “子烆,張若塵已經到聖明城外,要不要出手擒下他?”寺寒再度開口,目光鎖定在快速接近聖明城的張若塵身上。

    商子烆亦是將目光投了過去,淡淡道:“聖明城中自有人會對付張若塵,他插翅也難逃。我們先去孔雀山莊,擒下孔蘭攸,滅掉明堂,我要讓張若塵親眼看到他身邊的親人朋友,一個個死去。”

    聖明城中,他早已是安排了足夠多的強者,可確保張若塵無法逃脫,所以,他現在是完全沒有顧慮。

    攻打聖明城,的確是商子烆設下的一個局,只爲引張若塵前來。

    要不然,就聖明城中那點修士,又何須勞師動衆,隨便一個九步聖王強者就能滅之。

    現在的聖明城,幾乎已經完全淪陷,就算還有漏網之魚,也不過是在做徒勞的掙扎。

    當即,商子烆取出一艘戰船,動身趕往孔雀山莊。

    相比之下,他更加重視孔蘭攸,畢竟孔蘭攸曾是一位大聖,即便不朽聖軀被打破,實力也絕對不容小覷。

    另一邊,張若塵和木靈希以最快速度接近聖明城。

    看着聖明城中升騰起的滔天殺氣,張若塵的心沉入谷底。

    遠遠的,張若塵看到城樓上佇立着兩道身影,其中一人正是蒼龍,另一人身形比蒼龍更加壯碩,頭髮蓬亂,猶如一頭雄獅,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如太古神山一般雄渾,不在蒼龍之下。

    “張若塵,你終於來了,可真是讓我好等啊。”蒼龍冷笑道。

    張若塵停住身形,目光投向蒼龍,冷冷道:“手下敗將,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聞言,蒼龍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道:“你說誰是手下敗將?你若非藉助外力,上次便已經死在我的手中。”

    “藉助外力又如何?你總歸是敗在我手走,狼狽逃遁。”張若塵嗤笑道。

    正當蒼龍想要反駁之時,一道更加刺耳的聲音響起:“蒼龍,你裝什麼大瓣蒜?你本來就不行,要不然阮靈怎麼會成爲塵爺的女人?虧你追求阮靈那麼多年,卻連阮靈一根手指頭都沒碰到,而我們塵爺,分分鐘就把阮靈收服。”

    “我要是你,就乾脆找塊豆腐撞死算了,哪還好意思出來丟人現眼?”

    聽到這番話,別說蒼龍,就連張若塵的額頭上都爬滿了黑線。

    無須看見人,張若塵也知道如此嘴賤的是誰。

    “嘭。”

    地面出現一個坑洞,首鼠從其中鑽了出來,一臉猥瑣的笑容。

    “塵爺,你們走那麼急做什麼?害我追了一路,現在總算是追上了。”首鼠有些氣喘吁吁道。

    很明顯,他還沒有弄清楚狀況,不知道張若塵和木靈希此行的目的。

    要不然,以他那膽小怕事的性格,絕對不敢跟過來湊熱鬧。

    木靈希將目光投向張若塵,顯然是想要張若塵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

    “此事說來話長,以後……再說。”張若塵暗中傳音。

    木靈希也是識大體之人,知道現在並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所以並未追問。

    蒼龍臉色漲紅,險些一口血噴出來,着實是被首鼠的一番話嗆得不輕。

    “你是在找死。”

    蒼龍面孔變得有些扭曲,表情猙獰。

    “唰。”

    首鼠瞬間躲到張若塵的身後,繼而大聲叫囂道:“有本事你就和塵爺打,看塵爺不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反正有張若塵在,他是一點都不擔心。

    蒼龍身上散發出恐怖至極的氣息,黑色聖光化作一條條黑龍,纏繞在他體外,這片天地都一下子變得暗了下來,風雲圍繞蒼龍而轉動。

    “張若塵,這次我要當着所有人的面,將你踩在腳下。”蒼龍怒吼道。

    他的內心已經壓抑得太久,不親手除掉張若塵,張若塵就會變成他的心魔,時刻折磨着他。

    首鼠嘿嘿一笑,道:“塵爺,千萬不要手下留情,狠狠教訓蒼龍這孫子,一定要把他打得連他娘都認不出來。”

    他反正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纔不管蒼龍是不是已經快氣得吐血。

    “保護好自己。”

    張若塵低聲對木靈希說道。

    下一刻,他直接閃掠而出,劍指蒼龍。

    上次他實力不夠,讓蒼龍逃脫,這一次,他不會再給蒼龍任何機會。

    “蒼龍可是幽神殿大聖之下第一強者,即便張若塵是時空傳人,對上蒼龍,恐怕也沒有多大勝算。”

    “規則大天地對上修爲高深的臨道境強者,這種事情,以前別說親眼看見,就連聽都不曾聽說過。”

    “你不知道不久之前,蒼龍就敗給了張若塵?據說,就是那一戰,張若塵擒走了阮靈,將其收服爲了自己的女人。”

    “真的假的?”

    “據說,張若塵是動用了一張月神給他的底牌,所以才能擊敗蒼龍。論真實實力,張若塵絕不是蒼龍的對手。”

    “這你們也信?難道張若塵在劍冢和仙機山,斬殺地獄界數位神子,都是用的底牌。哪有那麼多底牌?輕視張若塵的人,全都已經死在他的手中。”

    ……

    張若塵與蒼龍還未開戰,那些圍觀之人,早已是議論紛紛。

    雖說也有支持張若塵的,但更多的還是看好蒼龍。

    實在是張若塵與蒼龍的修爲差距太大,想跨越兩個小境界擊敗蒼龍,可能性微乎其微。

    “張若塵,以你的血,洗刷我的恥辱。”

    蒼龍低吼,不朽黑龍爪探出,海量天地規則匯聚,形成一個可怕的吞噬漩渦。

    張若塵將自身聖氣源源不斷注入手中的沉淵古劍,激活鑲嵌於劍柄上的紫色神石。

    頓時,方圓三千里內的五成天地規則被調動起來,瘋狂匯聚而來。

    隨着張若塵劍道造詣提升,修煉到劍十第二層境界,加之劍魂蛻變,紫色神石調動天地規則的能力,得以大幅提升。

    “劍十。“

    沉淵古劍閃電般斬出,迸發出一道白色劍芒,迎上不朽黑龍爪。

    “嘭。”

    不朽黑龍爪凝聚的吞噬漩渦,頃刻間被白色劍芒擊碎。

    緊接着,沉淵古劍的劍尖抵在不朽黑龍爪上。

    換做是一般的十耀萬紋聖器,敢這般與不朽黑龍爪碰撞,只怕已經受損。

    可沉淵古劍卻安然無恙,反而是釋放出一股極爲恐怖的力量,將蒼龍震得連連倒退。

    “哈哈哈,蒼龍,都說了,你不行,身體這麼虛,快回去補補吧!”首鼠肆無忌憚的大笑道。

    “什麼情況?蒼龍全力施展不朽黑龍爪,竟會落在下風。”

    “張若塵真的只是規則大天地的修爲嗎?什麼時候不凝聚出道域,也能輕鬆調動大範圍的天地規則了?”

    …………

    看到蒼龍倒退,很多觀戰者都不禁有些發懵。

    此時,蒼龍眼神變得更加陰沉,不到一個月時間,張若塵的實力明顯提升了一大截,這樣的提升速度,着實很可怕。

    “絕不能讓他繼續活下去。”蒼龍心中暗暗發狠。

    照這樣下去,再過一段時間,只怕他就真的不會是張若塵的對手。

    “塵爺,不要給蒼龍喘息的機會,趕緊幾劍剁了他。”首鼠大聲喊道。

    蒼龍眼中閃過一道寒芒,等解決掉張若塵,他一定要將那隻該死的老鼠碎屍萬段。

    而看到蒼龍眼中的寒芒,首鼠絲毫不懼,反而露出挑釁的表情,別提有多猥瑣。

    心意一動,蒼龍將幽月刀祭出,五十萬道刀道規則注入,含怒劈砍向張若塵。

    他其實很想動用幽神的力量,施展出幽天神光,一舉抹殺張若塵。

    以他想來,張若塵左腿上次爆發出來的力量,應該是有限制的,不可能隨意施展,只要他再施展一次幽天神光,必定可以將張若塵殺死。

    但很可惜,幽天神光只能施展三次,上次對付張若塵,已經是用掉最後一次機會,本以爲可以輕易滅殺張若塵,何曾想卻是出現了意外。

    “空間崩碎。”

    張若塵伸手向前一點,七萬道空間規則浮現,密佈前方的空間。

    “轟。”

    前方丈許寬的空間破碎開來,充滿毀滅氣機的空間力量瘋狂涌動。

    蒼龍斬出的刀芒很強,可還是被破碎的空間快速吞噬,化解於無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