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他竟是使用空間手段抵擋住了我全力的一刀?”

    蒼龍心中震驚,感到很是不可思議。

    他也不是沒見識過空間修士的手段,但別說是規則大天地,就算是道域、接天,乃至於是臨道,施展出的空間手段,都未必能有張若塵施展出的可怕。

    空間之道乃是恆古之道,想要參悟出一道空間規則來,難度都很大。

    很多規則大天地境界的空間修士,往往都只能參悟出數千道空間規則,達到道域境,空間規則的數量,才能夠突破萬道。

    而張若塵還未凝聚道域,空間規則數量已經達到七萬道,等他將時空祕典內蘊的空間規則完全參悟透徹,自身空間規則數量達到十萬道,都絕非難事。

    “不愧是時空傳人,空間手段竟能如此可怕。”靈焰魔妃忍不住讚歎道。

    看到張若塵佔據上風,她無疑是很高興,畢竟她不希望看到張若塵死在聖明城。

    聖明城內,一名強者立身在一座極高的樓閣之上,遠遠看着張若塵與蒼龍的戰鬥。

    此人身形模糊,身周空間隱隱發生了一些扭曲,讓人無法看得真切。

    可以確定的是,其定然是一位空間修士無疑。

    當看到張若塵以空間崩碎抵擋住蒼龍全力一擊時,此人眼中不禁泛起一道異光。

    “張若塵從未進入空間神殿修煉,空間之道竟能達到如此地步,須彌聖僧留下的傳承,果然非同小可。”隱藏在暗處的空間修士低語道。

    在其手中,有着一顆空間玲瓏球,隱隱可以看到其中有着許多人影存在,拼命掙扎,卻根本無法掙脫出來。

    ……

    …………

    聖明城外,蒼龍再度出手,同時動用不朽黑龍爪和幽月刀,將自身實力發揮到極致,沒有半點保留。

    “蒼龍,你那是龍爪嗎?我看是雞爪還差不多,一點攻擊力都沒有,鼠爺的爪子都比你的鋒利。”首鼠大聲嘲諷道。

    之前幽神殿的人竟然敢對偷襲他,將他打入寒冰地牢,這個仇他可是一直都記得,就算打不過蒼龍,他也要用話語將其給嗆死。

    “空間扭曲。”

    張若塵十分淡定的施展出空間手段。

    只見他前方的空間猛然出現大的扭曲,竟是使得幽月刀劈砍出的刀芒調轉方向,劈砍向蒼龍的不朽黑龍爪。

    如此近的距離,蒼龍就算是想避開,也根本來不及。

    “砰。”

    刀芒鋒利無比,饒是不朽黑龍爪極其堅硬,此刻也不禁出現一道細微的裂紋。

    看到這一幕,首鼠不由捂着肚子大笑起來:“蒼龍,你這是想吃雞爪嗎?居然砍自己,笑死我了!”

    “去死。”

    蒼龍震怒,強行將殘留在不朽黑龍爪上的刀芒逼出,斬向首鼠。

    首鼠頭一縮,瞬間遁入地底,速度那叫一個快。

    “轟。”

    刀芒斬在地面上,哪怕威力所剩無幾,卻仍舊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長達百丈的裂痕,深達數丈。

    要知道,聖明城外的大地是極爲堅實,一般的攻擊,根本就無法造成明顯的破壞。

    下一刻,首鼠從地底鑽出,先拍了拍胸口,隨即得意道:“想殺鼠爺,蒼龍,你還差得遠呢,等着吧,塵爺馬上就會把你的頭剁下來。”

    “蒼龍,是你鼓動商子烆對聖明城下手的吧?”張若塵道。

    蒼龍面露冷笑,道:“沒錯,就是我,敢動我的女人,這就是代價。”

    “既如此,就將命留下吧!”

    張若塵眼神徒然變得格外凌厲,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殺意。

    劍魂瞬間從張若塵體內掠出,接過沉淵古劍,無視空間的距離,剎那抵達蒼龍的近前。

    “同樣的招數,你以爲還會對我有效嗎?”蒼龍嗤笑道。

    幽月刀在手,蒼龍無所畏懼,以數千萬道聖道規則,構築成強大的道域,牢牢守護住自身。

    有着上一次的教訓,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被張若塵的時間劍法傷到。

    劍魂揮劍,瞬間捕捉到數百道時間印記,烙印在蒼龍身周的空間。

    頃刻間,虛時間領域構築成功,被虛時間領域籠罩的區域,時空陷入絕對靜止。

    劍光一閃,蒼龍的頭顱高高飛起,鮮血飛濺。

    “怎麼會……”

    蒼龍眼睛瞪得極大,腦中浮現出最後一個念頭。

    繼而,蒼龍瞳孔渙散,聖魂快速湮滅。

    “剛纔發生了什麼?蒼龍怎麼會被斬首?”

    “是時間劍法,一定是傳說中的時間劍法。”

    “張若塵是時空掌控者,不但能掌控空間,還能運用時間的力量,沒想到時間劍法竟然如此恐怖,連蒼龍都來不及做任何反應。”

    “如此詭異莫測的劍法,要如何去抵擋?”

    …………

    眼見蒼龍被斬首,所有觀戰之人,盡皆震驚莫名,看向張若塵的目光,逐漸變得敬畏。

    城樓之上,另一尊強者亦是臉色劇變,不由自主向後倒退了一步,明顯有些懼怕張若塵的時間劍法。

    “塵爺威武,時間劍法無敵。”首鼠歡呼起來。

    木靈希則是長舒一口氣,懸着的一顆心,得以放下。

    就連她都沒想到,張若塵的時間劍法已經強到如此地步,比之前對戰星隕聖王時,更加詭異莫測。

    蒼龍一死,幽月刀當即便想遁走。

    張若塵取出時空祕典,開啓後,形成多元空間,將幽月刀包裹進去。

    繼而,他合上時空祕典,幽月刀徹底被禁錮起來。

    君王戰器雖強,可在失去主人後,也就如那沒了牙的老虎。

    伸手一抓,張若塵將蒼龍身上的流光功德鎧甲拔下,直接拋給木靈希。

    蒼龍進入天庭界聖王功德榜前一萬名,早已超過五百年,功德神殿已經是不會收回這件流光功德鎧甲,從其身上奪走,功德神殿那邊也不會追究。

    流光功德鎧甲的防禦力極強,更能爆發千倍音速,木靈希穿上,安全會更有保障。

    緊接着,張若塵將蒼龍的屍體收起,其身上必然還有很多好東西,只是他暫時沒有時間去清點。

    “張若塵,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殺死蒼龍。”城樓上另一尊強者大喝道。

    張若塵眼中寒芒閃爍,目光投向那尊強者,冰冷道:“我不但敢殺蒼龍,還敢殺你。”

    那尊強者眼中隱隱閃過一道懼色,表面仍舊十分鎮定,一揮手,城門開啓,顯現出城內的景象。

    數以萬計聖明舊部跪在城門後,身上幾乎都有血,無一人是安然無恙。

    這些聖明舊部,盡皆是修士,各個階段修爲的都有,包括一位聖王在內。

    那位聖王張若塵很熟悉,正是明江王麾下大將——燕凱旋,曾經還冒犯過張若塵。

    崑崙界復甦後,燕凱旋得到諸多機緣,修爲節節攀升,終是跨入聖王之境。

    不過,燕凱旋並不算太強,僅僅達到二步聖王境界。

    “張若塵,你若是敢輕舉妄動,本王可以保證,這些人全部都會死。”城樓上的強者冷笑道。

    有數萬聖明舊部掌握在手中,他現在是絲毫都不懼怕張若塵。

    “太子殿下,不要管我們,快走。”

    看到城外的張若塵,燕凱旋立刻大吼道。

    燕凱旋很慘,一條手臂已經不在,胸口還有着數個血窟窿,聖血在不斷流淌出來。

    “太子殿下,能在死前再見您一面,我等已經死而無憾。”

    “我等無能,今後無法再與太子殿下一起征戰沙場。”

    “今生無悔入聖明,來世還做聖明人;太子殿下,您快走,今後爲我們報仇。”

    …………

    聖明舊部紛紛開口,均是勸張若塵離開。

    城中有着太多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僅憑張若塵一人,如何能夠敵得過?

    他們可以死,但張若塵必須要活着。

    只要張若塵活着,聖明的火種便不會熄滅,終有熊熊燃燒的一天。

    看着如此多聖明舊部跪在地上,身體幾乎都有殘缺,張若塵心中瞬間升騰起熊熊怒火。

    “你們怎麼敢……怎麼敢如此對我聖明子民?”

    張若塵身體在顫抖,聲音低沉如悶雷。

    城樓上的那尊強者大笑道:“怎麼?很憤怒嗎?想救他們嗎?本王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與本王戰一場,當然,你不能使用時間和空間手段,只要你能夠支撐一刻鐘,本王就將他們全部放了!”

    “你若是不敢,那本王現在就將他們全部殺死。”

    很顯然,他對張若塵的時間手段和空間手段十分忌憚,沒有太大把握能夠對抗。

    而他又很想擒下張若塵,立下一樁大功,便只能使用這種辦法。

    “焱霸還真是夠陰險,竟然想出如此無恥的辦法來對付張若塵。”

    “據說,張若塵很有可能是殺死焱王的兇手,而焱王是焱霸最疼愛的侄兒。結下如此大仇,焱霸怎麼能夠饒過張若塵?”

    “焱霸修煉了一千三百餘年,早已修煉到臨道境多年,修爲深不可測,比蒼龍還要強一分,乃是陰陽界的一尊頂尖強者。正常情況下,焱霸都是張若塵的勁敵。如果不使用時間和空間手段,張若塵幾乎可說是必敗無疑。“

    觀戰的不少強者都在搖頭,均是沒想到焱霸會如此陰險,完全不要臉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