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王爺,是我們無能,讓聖明的基業毀於一旦。”

    四名大將盡皆跪伏在地,心中充滿了自責。

    看到明江王和四名大將這般模樣,張若塵當即大喝一聲,道:“有我在,聖明便絕不會亡,毀我城池,殺我子民,我會讓那些劊子手,血債血償。”

    聞言,明江王不由擡起頭來,道:“若塵,就憑你一個人,如何鬥得過他們?走吧,離開這裡,至少你活着,聖明就還會有復興的希望。”

    “走?你們想走到哪裡去?”

    就在這時候,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響起。

    眨眼之間,數十道身影出現,將聖山團團包圍起來。

    出現的數十人,均是散發出強大的氣息,起碼都是道域境的修爲,沒有一個弱者存在。

    張若塵並未理睬這些人,目光投向明江王及四名大將,道:“十二皇叔,你們傷勢未愈,先去療傷,剩下的,全都交給我。”

    不待明江王及四名大將說什麼,張若塵取出空間玲瓏球,將他們盡皆收了進去。

    收起空間玲瓏球,張若塵這纔將目光投向出現的一衆強者。

    魔音已經將追殺明江王的那些強者,盡數擊殺,繼而回到張若塵的脊柱骨中。

    一名身周空間扭曲的強者走出來,手上拿着一顆空間玲瓏球,冷笑道:“張若塵,本座手中這顆空間玲瓏球內,裝有聖明城中大半人口,所以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否則,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聞言,張若塵頓時將目光投向那顆空間玲瓏球,果然看到其中有着大量身影,數以千萬計,修士與普通人皆有。

    聖明城居住人口衆多,整個崑崙界,都找不出幾座比聖明城規模更爲龐大的城池來。

    “死了一個公子衍,看來空間神殿並未因此而長教訓。”張若塵冷冷道。

    對於空間神殿,張若塵並無半點好感,因爲空間神殿與天堂界走得太近,之前空間神殿年輕一代的領袖——公子衍,便是與商子烆聯手來對付他,可惜卻被他反殺。

    也因此,張若塵與空間神殿之間產生極大矛盾。

    事實上,這種矛盾,從須彌聖僧那個時代,便已經是產生,不可調和。

    空間神殿的強者冷哼道:“張若塵,勸你不要執迷不悟,束手就擒,隨本座回空間神殿,你尚有一條活路,否則,必死無疑。”

    張若塵並未說話,而是一揮手,放出一個人來。

    此人擁有四隻巨大的血翼,身上散發出極爲濃烈的血腥煞氣,可惜卻被縛聖索束縛着,無法動彈。

    “嗯?天臣。”

    一名同樣擁有四隻巨大血翼的強者露出驚色。

    毫無疑問,其與天臣一樣,均是血戰神殿培養出來的猩紅天使。

    天臣乃是當初隨神崖先生攻打東域聖城時,被張若塵所擒,一直被鎮壓在乾坤界中。

    與這名猩紅天使不同,天臣是血戰神殿上一代的猩紅天使,修爲雖然未曾達到道域境,實力卻比大部分道域境強者更強。

    論天資,血戰神殿沒有多少猩紅天使能夠與天臣相比,所以天臣極受血戰神殿的重視,乃是重點培養對象。

    “張若塵,放開天臣。”那名認出天臣的猩紅天使大喝道。

    “啪。”

    張若塵一腳踩在天臣的背上,將天臣踩的匍匐在地。

    “想救天臣,那就將那顆空間玲瓏球給我。”張若塵冷聲道。

    那名猩紅天使看了穆間一眼,隨即沉聲道:“張若塵,你要搞清楚狀況,現在的你,沒資格和我們談條件。”

    “是嗎?那天臣可以去死了!”

    說罷,張若塵擡腳,猛然落下。

    “嘭。”

    這一腳威力驚人,竟是生生將天臣的身體踩的四分五裂,聖魂瞬間湮滅。

    “張若塵,你……”

    血戰神殿的猩紅天使怒極,眼中怒火熊熊燃燒。

    他怎麼也沒想到,張若塵竟然敢當着他的面,一腳踩死天臣,那感覺就像是踩死一隻螞蟻一般,分明就是在羞辱他們血戰神殿。

    狂,實在是太狂,簡直狂到沒邊。

    張若塵並未去理睬血戰神殿的猩紅天使,猶如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轉而將目光看向穆間,道:“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不如我們來做個交易,我將時空秘典交給你,而你則將你手中的空間玲瓏球給我,如何?”

    一翻手,張若塵將時空秘典取出,清晰呈現在空間神殿強者的面前。

    看到時空秘典,空間神殿強者的目光頓時變得炙熱起來。

    對於這部須彌聖僧留下的時空秘典,那是連空間神殿的那些神靈們,都十分渴望得到。

    微微思考,空間神殿強者點頭,道:“好,本座與你交換,但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否則,本座立刻抹殺空間玲瓏球內的所有人。“

    他其實一點都不在乎空間玲瓏球中這些人的死活,能夠用他們換取到時空秘典,無疑是再好不過。

    周圍數十尊天堂界派系的強者,皆是並未出面阻止,顯然是要給空間神殿面子。

    反正張若塵就在聖山上,已經插翅難逃,多耽擱一點時間,也無妨。

    幾乎同一時間,張若塵將時空秘典送出,而空間神殿強者則是將空間玲瓏球送出。

    張若塵的目光鎖定在空間玲瓏球上,空間神殿強者則是將目光鎖定在時空秘典上,二人的神經均是緊繃着,氣氛十分凝重。

    眼看兩件寶物在半空中即將交匯,張若塵與空間神殿強者均是出手,施展出空間手段,都想將兩件寶物一併奪取到手。

    以兩人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施展隔空搬運的手段,可謂是十分輕鬆。

    一時間,兩件寶物僵持在半空中,誰也無法搬運走。

    “想不到張若塵在空間之道的造詣,竟已達到如此地步,能與穆間鬥得旗鼓相當。”

    “穆間雖不是空間掌控者,但卻是空間神殿的神傳弟子,修煉一千五百餘年,早已達到臨道境,空間之道高深莫測,竟然還無法輕鬆收拾掉張若塵,看來須彌聖僧留下的傳承,果然是很不凡,難怪空間神殿一直想要得到。”

    “我們要不要出手幫穆間一把?”

    “最好不要,我們出手,若是壞了穆間的好事,反倒會惹得穆間不快,我們只需封鎖這座聖山,讓張若塵無法逃脫便是。”

    …………

    當張若塵與穆間以空間手段對抗時,一衆天堂界派系的強者,暗中傳音議論起來。

    不管張若塵與穆間爭鬥的結果如何,反正最後張若塵都休想逃脫。

    “未曾進入空間神殿修煉,空間造詣竟能如此高,時空秘典果然不凡,必須奪取到手。”穆間在心中暗暗想道。

    此刻,穆間心中十分懊惱,他已經動用一張珍貴的空間符篆,竟然都無法佔據到半點上風,如果不動用空間符篆,只怕他現在已經落敗。

    表面上,穆間一邊全力爭奪時空秘典,一邊大喝道:“張若塵,你敢耍花樣,看來你是真的不在乎他們的死活。”

    說話間,穆間調動全部空間規則,發動最強攻擊,想要將空間玲瓏球內的所有人,盡皆抹殺。

    “休想得逞。”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出現在空間玲瓏球附近。

    數萬道空間規則,從張若塵體內涌現出來,密佈空間,想將這片空間凍結。

    而穆間則是施展出空間崩碎手段,碎裂空間,碎裂一切。

    兩股截然不同的空間力量,瞬間碰撞在一起。

    “轟。”

    空間並未破碎,但卻出現幾條大裂縫,漆黑無比,如同史前巨獸張開血盆大口。

    可怕的空間漣漪出現,極速向着四面八方擴散,將一些道域境強者都給震得向後倒退。

    關鍵時刻,張若塵一把抓住空間玲瓏球,繼而極速倒退。

    而時空秘典則是被空間漣漪震飛出去,被穆間抓在手中。

    “哈哈哈,時空秘典從此便歸本座所有。”穆間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張若塵一言不發,快速退回到聖山之上。

    確定空間玲瓏球沒有什麼問題後,張若塵立刻將其收起。

    能夠救下聖明城大半的人,爲此即便冒再大的險,無疑都很值得。

    而看到這樣的結果,天堂界派系的一衆強者,也都露出了笑容,既然穆間已經如願,那他們也就可以放心出手對付張若塵。

    以聖山爲中心,方圓千里都已經被嚴密封鎖起來,張若塵即便動用空間手段,也休想逃出去。

    所以,即便張若塵現在奪取了空間玲瓏球,但等不了多久,空間玲瓏球中的那些人,一樣得死,一切都早已註定,憑張若塵一個人,還翻不了盤。

    “啊。”

    就在一衆強者準備對張若塵出手時,耳邊卻突然傳來穆間發出的淒厲慘叫聲。

    當即,所有人都盡皆轉過頭去,將目光投向穆間。

    只見穆間表情驚恐,身上附着有三隻臉盆大小的神蟲,通體泛着藍色火光。

    穆間的身上燃起熊熊火焰,眨眼間,便被燒成灰燼,什麼都不曾留下。

    “噬神蟲。”

    有強者將泛着藍色火光的神蟲認出,不禁臉色劇變。

    他們這些人都沒見過噬神蟲,但卻都聽說過北域發生的事情。

    張若塵收取接天神木樹幹,而接天神木樹幹內,則有着大量可怕的噬神蟲,哪怕是頂尖強者一不小心觸及到,都有可能丟掉性命。

    很顯然,是張若塵事先將三隻噬神蟲藏在時空秘典中,穆間沒有防備,打開時空秘典,便是着了道。

    眼睜睜看着穆間被噬神蟲殺死,在場所有強者的臉色,均是變得十分難看,他們都太大意。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來,隔空一抓,施展出空間擒拿,將時空秘典攝取到手中。

    敢用聖明城大半人的性命來威脅他,穆間可謂是死有餘辜。

    三隻臉盆大小的噬神蟲,瞬間鎖定其他獵物,想要發動攻擊。

    然而,極爲突兀的,三隻噬神蟲身體僵住,無法再動彈。

    “張若塵,你以爲區區噬神蟲,就能夠威脅到我們嗎?”

    一名強者開口,眼中滿是輕蔑之色。

    此人身形消瘦,身高不足五尺,身着黑袍,眼神陰鳩,如毒蛇一般,身上散發出極爲陰冷的氣息。

    其名爲封古道,乃是魂界大聖之下第一強者,精神力極爲強大,將持魂**修煉到極爲驚人的地步,哪怕是九步聖王,也很容易被其所掌控。

    被封古道的目光盯着,張若塵不禁生出絲絲眩暈感來,精神變得有些睏乏,想要昏昏欲睡。

    “持魂**。”

    張若塵立刻反應過來,連忙緊守心神。

    幸好他不僅是武道修士,也修煉精神力,且精神力極強,已經接近於五十九階巔峰,要不然,他還真有可能着道。

    “嗯?竟能抵擋本座的持魂**,張若塵,你果然有些本事。”封古道眼中微微露出驚訝之色。

    另一尊強者站出來,以粗獷的聲音道:“封古道,還是讓本王出手,直接將張若塵打趴下便是,何須弄得那般複雜。”

    此人身形很是高大,超過一丈,袒露上半身,皮膚呈古銅色,諸多古怪秘紋清晰呈現。

    其有着銅鈴般的大眼,雙耳如蒲扇一般,更有一張血盆大口,說話時,顯現出兩排鋸齒狀的牙齒,看上去,極爲猙獰可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