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遇到如此古怪的情況,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不禁紛紛倒退,不敢再貿然出手。

    一時間,所有人都轉過身去,看向仍立身在深坑上空的張若塵,不少人的心,都已經是沉入谷底。

    “張若塵是真的無法被殺死的嗎?九步聖王在他身邊自爆聖源,竟然都未能要了他的命。”

    “聖明城已經被完全封鎖,誰也無法出入,看來情況是真的發生了逆轉。”

    “不一定,不要小看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他們必定擁有許多厲害的底牌,張若塵未必能夠奈何得了他們。”

    “城內情況很兇險,要是封鎖被破開,即便在城外,說不得都會有麻煩。”

    …………

    城外一衆修士驚訝之餘,很多人都開始向後倒退,與聖明城拉開一些距離。

    九步聖王的手段,非同小可,數千裡內,都有可能受到波及,沒誰想遭受無妄之災。

    深坑上方,張若塵凌空而立,濃烈的帝皇紫氣縈繞身周,帝皇華蓋重新凝聚出來,且明顯更加凝實。

    《九天明帝經》運轉,天地間的聖氣,源源不斷涌入張若塵體內,補充着張若塵本身的聖氣消耗。

    神光氣海內,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快速旋轉起來,釋放出股股純粹的精氣,流向張若塵的四肢百骸,修復肉身的創傷。

    表面上看,張若塵仍舊渾身是血,似乎傷得極重。

    但實際上,張若塵的傷勢,由內而外,都在快速復原,比之服用生命之泉的效果更好。

    若非他此次的確是傷得極重,恐怕眨眼間,就能夠完全恢復。

    “讓一位九步聖王自爆聖源,封古道,你還真是捨得。”張若塵將目光投向封古道,淡淡說道。

    封古道雙眼微眯,陰沉道:“可惜,他死得很沒有價值,張若塵,你的命真硬。”

    “我的命如果不硬,不知早已被人收走多少次,本來我與你們無怨無仇,並不想招惹你們中的任何人,可是你們卻都想要我的命,爲此,更是殘忍殺死如此多無辜之人。”

    “現在該是你們償命的時候了,我要用你們的血,祭奠所有枉死的聖明子民。”

    說到最後,張若塵身上散發出滔天的殺意。

    話音未落,張若塵已是出手,很是隨意的將一隻手探出。

    聖明城中的天地偉力涌動,凝聚成一隻百丈大的巨手,向着天堂界派系的一名九步聖王抓去。

    那名九步聖王眼神一凜,連忙祭出一件七耀萬紋聖器,乃是一口青銅色古鐘,震盪間,釋放出恐怖的力量漣漪,想要將百丈巨手震碎。

    然而,青銅色古鐘還未靠近百丈巨手,就莫名被定住,力量遭到禁錮。

    看到這一幕,那名九步聖王不禁頭皮發麻,立刻便想遁走。

    可惜的是,其本身的情況,與那口青銅色古鐘相同,亦是被禁錮住,無法動彈。

    其眼中浮現濃濃的驚恐之色,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直接被百丈巨手抓住。

    下一刻,這名九步聖王及其所用的聖器,盡皆被抓攝到張若塵的面前。

    “魔音,你的養分來了!”

    張若塵將那件七耀萬紋聖器鎮壓起來,同時將魔音召喚出來。

    魔音自張若塵脊柱骨中鑽出,魅笑道:“謝主人。”

    如此好的養分,她自然是滿心歡喜。

    “食聖花……不,不要。”

    被鎮壓的九步聖王露出驚恐的表情,眼中更是流露出絕望的目光。

    魔音可不會對其生出絲毫憐憫,一條條根鬚延伸而出,盡皆扎入其體內。

    “啊。”

    無比淒厲的慘叫聲,從被鎮壓的九步聖王口中發出。

    其聲音極大,就算是身在城外,也都能夠清晰聽到。

    看着那名九步聖王被一點點吞噬掉精氣,再聽着其發出的淒厲慘叫聲,城外那些修士,沒幾個不感到頭皮發麻,心神不由自主的顫慄起來。

    那可是九步聖王啊,聖王中頂尖的存在,如今竟然會淪落爲食聖花的養分,這樣的結局,無疑是太過可悲。

    眨眼工夫,魔音吞噬掉那名九步聖王的所有精氣,體內的聖道規則得以增加不少。

    “主人,將這些人全部吞噬,奴婢足以突破至接天境。”魔音很是興奮道。

    她可是食聖花,本質極其強大,一旦突破至接天境,便足以與臨道境強者匹敵。

    張若塵的目光,掃過分散在四周的天堂界派系強者,淡漠道:“放心,他們都會成爲你的養分。”

    說話間,張若塵再度探出手來,以天地偉力凝聚出一隻百丈大小的巨手,隔空抓向另一名九步聖王。

    這名九步聖王亦是想要反抗,卻沒有半點作用,很輕易就被張若塵抓攝過來。

    “我不想變成食聖花的養分,張若塵,放過我,我可以臣服於你,供你差遣。”

    親眼看到剛纔那名九步聖王的下場,這名九步聖王當即便是驚恐的求饒道。

    張若塵眼神冰冷,極爲冷酷道:“不需要。”

    這些人手上都沾染有聖明子民的鮮血,他不會放過其中任何一個。

    “啊。”

    又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比之剛纔更爲滲人。

    而眼見這名九步聖王即將被魔音吞噬乾淨,張若塵便立刻對下一人出手。

    任誰都看得出來,張若塵這是打算將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一個接一個的鎮壓,然後讓食聖花吞噬。

    越往後,剩下的天堂界派系的強者,無疑便越恐懼。

    哪怕是以九步聖王的強大心境,到後面,都會生生崩潰掉。

    “啊,張若塵,你不得好死。”一名九步聖王自知必死無疑,不禁在死前發出詛咒之語。

    張若塵眼神冰冷而平靜,沒有出現半點波動,對待敵人,無須仁慈。

    尤其是想到聖明城中有少半人,都給這些天堂界派系的強者殘忍殺死,張若塵的內心便更加冰冷,對待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只剩下滔天的殺意。

    看到這種情況,天堂界派系的強者,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無法強行殺出去,那就只能想辦法鎮壓乃至殺死張若塵。

    “張若塵,去死。”

    一名接天境的九步聖王面露猙獰之色,將一道佈滿裂痕的古符打向張若塵。

    “轟。”

    古符整個破碎開來,釋放出恐怖至極的黑色雷暴。

    黑色雷暴散發出可怕的毀滅氣機,險些將空間撕裂,其威力比之先前那名九步聖王自爆聖源,也差不了太多。

    與此同時,另一個方向,一名道域境的九步聖王,將一面瀕臨破碎的陣旗祭出,目標亦是鎖定張若塵。

    陣旗祭出的瞬間,一道凌厲無比的劍氣從其中飛出,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斬殺向張若塵。

    無論是古符,還是陣旗,都是在崑崙界挖掘出來的古物,受損嚴重,僅能使用一次,但威力卻是極爲恐怖。

    爲了自保,再珍貴的寶物,這個時候也必須要拿出來使用。

    “啪。“

    “啪。“

    張若塵隨手打了兩個響指。

    頓時,兩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將黑色雷暴和凌厲劍氣瞬間吞噬。

    緊接着,張若塵雙手同時探出,隔空將剛纔祭出大殺器的兩名強者抓攝過來,同樣是扔給魔音吞噬。

    片刻工夫,天堂界派系已經是有六名九步聖王被張若塵鎮壓,相繼淪爲魔音的養分。

    此刻,別說是一般人,就連封古道、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也都心神震顫,頭皮發麻,恐懼的情緒在不由自主的滋生出來。

    而城外的那些觀戰之人,絕大部分都面露恐懼之色,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畢竟他們中,達到九步聖王境界的,只有極少數,其中有不少甚至連聖王境界都未曾達到。

    九步聖王在他們眼中,無疑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可現在他們看到了什麼?那些強大無匹的九步聖王,面對張若塵,竟是毫無反手之力,只能絕望的等待着死亡到來。

    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幕幕,恐怕會讓很多人,終生難忘,成爲不可抹去的深刻記憶。

    “好可怕的張若塵,他是真的要逆天啊。”

    “當商子烆知道聖明城中所發生的事情,不知道會是怎樣的表情?”

    “真想不到,最後竟會是這樣一個結果,這或許就是小覷張若塵的下場吧。”

    “如果城中的強者盡皆隕落,只怕是要引發一場大地震,很多世界的神靈,恐怕都會忍不住跳腳。”

    “難道張若塵還真敢將城中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全部殺死?”

    …………

    看着城中局勢逆轉,觀戰之人,沒有幾個還能夠保持淡定。

    一些與封古道等人有仇之人,自然是樂得看到這種情況,巴不得張若塵將封古道等人全部殺死。

    也有與天堂界派系走得很近的修士,此刻連忙打出傳訊光符,想要通知商子烆趕回來。

    孔樂山上,羅剎族公主羅乷面帶微笑,靜靜的看着城中的情況。

    在羅乷的面前,懸浮着許多的傳訊光符。

    但凡聖明城周圍打出的傳訊光符,盡皆被她攔截了下來。

    “這個時候,如果商子烆帶人趕回來,那可就不好玩兒了,天庭界一方內鬥,死的強者是越多越好。”羅乷低語道。

    身爲地獄界修士,羅乷自然是希望看到更多天庭界強者隕落,天庭界這邊內鬥得越厲害,對他們地獄界便越是有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