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着張若塵不斷出手抓攝己方強者,發動任何攻擊,又都無用,哪怕是封古道、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也都無法再保持淡定。

    “張若塵,有本事便光明正大與本王一戰。”蚩昇大吼道。

    看着己方強者相繼變成食聖花的養分,蚩昇已然是快要抓狂,即便要死,他也絕不願意是這種方式。

    張若塵轉過頭,目光投向蚩昇,冰冷道:“你們有什麼資格和我說光明正大?”

    封古道面色肅然,道:“張若塵,你不是想知道商子烆去了何處嗎?我現在就告訴你,他去了孔雀山莊。”

    聞言,張若塵臉色頓時微微發生變化,他哪會不知道商子烆想做什麼。

    封古道繼續道:“另外,商子烆擒住了池崑崙。”

    聽到這話,張若塵胸中頓時涌出一股熊熊怒火來,敢對他身邊的人下手,商子烆當真是在找死。

    “你在聖明城耽擱這般長時間,說不得商子烆已經擒下孔蘭攸,留下我們,你纔有與商子烆談條件的資本。”

    紫玲瓏補充道。

    現在這種情況,他們完全不是張若塵的對手,也無法逃走,便只能先想辦法保住性命。

    張若塵眼神變得越發冰冷,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殺意。

    即便相隔甚遠,封古道等人都感到頭皮發麻,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他們現在摸不清張若塵心中的想法,若是張若塵一怒之下,將他們全部殺死,那未免太慘了些。

    “唰。”

    張若塵強勢出手,將天堂界派系剩下的強者,一併抓攝到近前,封印住聖氣和精神力。

    除了封古道、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四人,其他盡皆扔給魔音。

    在張若塵看來,只有封古道、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有着作爲籌碼的資格,可以迫使商子烆與他談條件。

    封印住四人後,張若塵取出四條縛聖索來,將四人盡皆束縛住,而後收進一顆空間玲瓏球之中。

    一招手,張若塵收回藏山魔鏡,但帝皇紫氣構築成的光幕,仍舊存在着。

    趁着對付天堂界派系強者的時間,張若塵已是將自身所受的傷治癒,實力恢復至巔峰狀態。

    “蘭攸,崑崙,等着我。”

    沒有再做半刻停留,張若塵當即催動流光功德鎧甲,爆發出千倍音速,全力趕往孔雀山莊。

    “商子烆帶着大批強者前往孔雀山莊,張若塵這個時候趕過去,根本就是找死,畢竟孔雀山莊可不是聖明城,並無帝皇氣運加持他身。”

    “張若塵留下了封古道、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或許能與商子烆談條件。”

    “就憑擒住封古道四人,想要商子烆妥協,未免太過天真,看着吧,張若塵此行,絕對討不了好,別說救人,自身能否全身而退,都很難說。”

    “想知道最後會是什麼結果,直接去孔雀山莊看看便知道了。”

    …………

    當即,聖明城外觀戰的諸多修士,紛紛動身,緊跟在張若塵身後,向孔雀山莊趕去。

    以他們想來,孔雀山莊那邊,定然會比聖明城這邊更加熱鬧。

    也有不少人沒有趕過去,他們已經是被張若塵的手段嚇破了膽,不敢再去湊這種熱鬧。

    “孔雀山莊啊,有意思。”羅剎族公主羅乷露出狡黠的笑容,身形從孔樂山憑空消失無蹤。

    另一個方向,天初仙子、千星天女、屠夫和呆子四人,亦是動身,目標孔雀山莊。

    孔雀山莊距離聖明城頗遠,商子烆等人乘坐戰船,耗費不短時間,也纔剛接近。

    商子烆立身在船頭,眉頭微微皺起,不知爲何,他莫名感到心緒不寧,似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子烆,你怎麼了?”大曦王上前問道。

    商子烆揹負着雙手,低聲道:“我心緒不寧,聖明城那邊,很可能出現問題。”

    “子烆,你想太多了,有封師兄他們坐鎮聖明城,張若塵根本就不可能掀起什麼風浪來,你就安心等着他們將張若塵擒來便是。”寺寒大笑道。

    商子烆道:“希望如此。”

    正當商子烆暗暗思索之時,空間泛起劇烈的漣漪,一道身影如流星般劃過天宇,剎那消失無蹤。

    可其釋放出的氣息,卻讓戰船上的所有人心神戰慄。

    不待商子烆等人有所緩解,天空中又有四道流星劃過。

    準確說,那是四個人,方向與之前那人一樣,似乎是在追趕前面那人。

    後面這四人的氣息亦是極其恐怖,幾乎要將天宇壓塌。

    “剛纔都是什麼人?”

    戰船之上,幾乎所有人心中都充滿好奇。

    商子烆面露異色,目光投向五道身影遠去的方向,心中不禁生出一些猜測。

    無論是天庭界的強者,還是地獄界的強者,他大多很瞭解,能夠有如此強橫氣息之人,絕對不會是無名之輩。

    “看前面。”

    一名強者忽然開口道。

    聞言,戰場上的所有人不禁都擡起頭來,將目光投向正前方。

    戰船的正前方,乃是一個巨大的湖泊,湖心位置,聳立着一座無比陡峭的山峰,形似一柄出鞘的劍,直插天際。

    此刻,在那山巔之上,站立着一名男子,身形高大魁梧,身着暗紅色戰甲,戰甲上隱隱有着血跡未乾,似剛經歷過激烈的大戰。

    男子面容剛毅,雖然面帶疲憊之色,卻依舊在悠閒的喝着酒。

    在男子的額頭上,有着一道奇異的印記,形似一片深邃的星空,如同黑洞一般,能夠吞噬世間一切的光和熱。

    任何光線到達男子的身邊,都會被男子額頭上的奇異印記吸走。

    或許正是因爲這個原因,誰都無法看清男子真切的模樣。

    戰場當即停下,沒敢再繼續前行。

    任誰都能夠看得出,對方是有意阻擋他們的去路。

    “不知閣下是什麼人?爲何阻擋我等去路?”商子烆拱手,頗爲客氣的詢問道。

    現在還未弄清對方的身份來歷,也不知其實力有多強,還是不要將其惹惱爲好。

    神秘男子並未搭理商子烆,而是將目光投向商子烆身邊的池崑崙,咧開大嘴,露出兩排森白的牙齒,道:“真神之體,加上空間掌控者,倒是一個好苗子。”

    池崑崙亦是將目光投向神秘男子,眼神堅毅,並無半點怯弱之色。

    經過在功德戰場上的歷練,池崑崙已經成長了許多,心志堅毅,與當初在真理天域時相比,簡直可以算得上是脫胎換骨。

    “眼神不錯,很對我的胃口,小子,跟我走吧。”神秘男子嘿嘿一笑道。

    聞言,商子烆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道:“閣下想要強行將人帶走,未免太過霸道了些。”

    神秘男子一步邁出,瞬間出現在戰船之上。

    其速度太快,竟是讓戰船上的所有人,都未曾反應過來。

    神秘男子將目光投向商子烆,淡淡道:“功德神殿這一代的領袖——商子烆,本座聽過你的名字,倒是一個還算不錯的天才,若是你的修爲能夠達到臨道境,本座倒是能夠給你一次挑戰的機會。”

    “可惜啊,你現在還太弱了,完全無法讓本座提起興趣。”

    說罷,神秘男子轉過身去,看向池崑崙。

    很顯然,相比於商子烆,他還是對池崑崙更有興趣。

    聞言,再看到神秘男子的這種態度,商子烆頓時心生怒意,自他出道以來,還從未被人如此小覷過。

    商子烆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掌中凝聚出一團可怕的火焰,猛然向着神秘男子拍擊而去。

    神秘男子看也不看他,只是仰頭喝酒,有酒水灑落下來,其中一滴出現到他的指尖,屈指一彈。

    “咻。”

    這滴酒,以驚人的速度彈射而出,險些將空間撕裂。

    “嘭。”

    商子烆的身體被酒滴洞穿,胸口留下一個前後通透的血孔,商子烆整個人更是倒飛而出。

    “噗。”

    商子烆倒在甲板之上,一口鮮血噴出。

    第一時間,商子烆召喚出流光功德鎧甲,穿戴在上,防備再次遭到攻擊。

    而看到商子烆所穿的流光功德鎧甲,神秘男子眼中頓時露出一抹異色,道:“竟然是最高等級的流光功德鎧甲,看來作爲功德神殿的領袖,你身上的好東西,倒是不少,這件流光功德鎧甲不錯,正好能夠派得上用場,要躲避那四個傢伙的追殺,實在是太累。”

    說話間,神秘男子探出一隻手來,一股青黑色的氣體飛出,包裹住商子烆,竟是瞬間將流光功德鎧甲從商子烆的身上剝離下來。

    戰船上的其他強者,其實很想出手幫商子烆,但他們卻都被神秘男子的可怕氣場鎮住,根本就動彈不得。

    將流光功德鎧甲攝取到手中,神秘男子露出滿意的笑容,“嗯,得趕緊走了,不然那四個煩人的傢伙,又該追回來。”

    當即,神秘男子伸手抓住池崑崙,一步邁出,消失無蹤,誰也不知道其究竟去了哪個方向。

    戰船後方不遠處,一件梭形寶物處於隱形狀態,不緊不慢的跟着戰船。

    梭形寶物上有一個人,一個嬌媚的女子,正是心魔邱怡池。

    此刻,邱怡池亦是感到渾身不自在,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忽地,邱怡池心中一動,低語道:“難道是他?”

    想到那個人,邱怡池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寒顫,那等存在,絕不是她所能招惹得起的。

    天堂界派系的戰船上,過得好一會兒,一衆強者才得以恢復行動能力。

    大曦王和寺寒出現在商子烆的身邊,伸手將商子烆從甲板上扶起,同時喂商子烆吃下一顆療傷的聖丹。

    “子烆,你怎麼樣?”大曦王關切的問道。

    商子烆握緊拳頭,眼中充滿憤怒之色,對方不但將他重傷,還奪取焱神賜予他的能夠爆發出萬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鎧甲,帶走池崑崙,實在是欺人太甚。

    “地獄閻羅氣,是地獄至高一族——閻羅族的人。”商子烆沉聲道。

    神秘男子剝奪流光功德鎧甲時,所使用的便是地獄閻羅氣,唯有閻羅一族才能夠掌握。

    “好可怕,我還從未遇到過如此可怕之人。”一名臉上有着猙獰刀疤的四翼猩紅天使低聲道。

    其乃是血戰神殿培養出來的老牌猩紅天使,名爲宸虎,早已達到臨道境,實力深刻不測,乃是商子烆身邊最頂尖的強者之一。

    能夠讓一位頂尖的臨道境強者感到懼怕,足以看出那人是何等的恐怖。

    商子烆心中雖然憤怒,卻也無可奈何,那等存在,他暫時還惹不起,隱約間,他已是知曉那人的身份。

    這一次,他只能自認倒黴。

    距離孔雀山莊不算太遠的一處懸崖上,無聲無息的,神秘男子帶着池崑崙憑空出現。

    “趕了這麼久的路,有些餓了!小子,你餓了嗎?”

    神秘男子一揮手,一個火堆出現,既然其取出一隻不知是何種聖獸的腿,放在火堆上,開始燒烤起來。

    “你是誰?爲什麼要出手救我?”池崑崙大着膽子問道。

    神秘男子坐在火堆旁,一邊喝酒,一邊盯向池崑崙,道:“你覺得我是在救你嗎?你要這麼想,倒也可以。小子,你是張若塵的兒子吧?”

    “你胡說什麼?張若塵乃是我的大仇人,我父母都是死在他的手中。”池崑崙怒道。

    神秘男子哈哈大笑道:“大仇人?小子,你是真傻,還是故意裝糊塗?你擁有真神之體,又是空間掌控者,據我所知,你妹妹擁有五行混沌體,且是時間掌控者,崑崙界中,能夠生下你們兄妹倆的,只可能是池瑤女皇和張若塵。”

    聞言,池崑崙臉色頓時劇變,猛烈搖頭,道:“不可能,你休想欺騙我,我怎麼可能會是師尊和張若塵的兒子?“

    其實,關於自己的身世,池崑崙並不是沒有懷疑過,尤其是在真理天域時,看到張若塵的容貌後,他心中更加懷疑。

    但池瑤女皇告訴他,他的父母都已經死在張若塵手中,讓他不得不選擇相信。

    “小子,你未免太過單純,池家除去池瑤女皇,連一位大聖都沒有,如何能夠孕育出真神之體和五行混沌體?”神秘男子繼續道。

    池崑崙腦中轟鳴,想起當初在大羅道場時,張若塵不顧危險,拼死去救他和妹妹,對待仇人,張若塵有必要如此嗎?

    “不。”

    池崑崙面露痛苦掙扎之色,一時氣血不暢,竟是噴出大一口鮮血來。

    神秘男子伸手拍拍池崑崙的肩膀,道:“小子,別這麼激動,我還等着你拜我爲師呢。”

    池崑崙擡起頭來,木然道:“我爲什麼要拜你爲師?”

    “因爲我是強者,你是不是覺得張若塵很厲害?但我想說,十個張若塵,也不是我的對手。”

    “別說是十個張若塵,就算是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一起出手,我也能將他們全部放倒,拜我爲師,我可以讓你變得比張若塵和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都更加厲害。”

    神秘男子無比張揚道。

    池崑崙淡淡道:“我沒興趣。”

    哪知,神秘男子並未生氣,反而是大笑道:“有性格,既然你不想拜我爲師,我卻偏要讓你拜我爲師,小子,你跑不掉的。”

    池崑崙顯得十分沉默,並未理睬神秘人,腦中一直在想着神秘男子剛纔所說的話,張若塵真的會是他的父親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