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般若呢?」

    沒有看到般若的身影,源魔神子不由詢問道。頂點更新最快

    綠髮白袍祭司連忙稟報道:「啟稟神子,般若大人在發現噬神蟲后,便立刻進入下方空間,此刻應該正在收服噬神蟲,很可能接天神木也已經落入般若大人之手。」

    聞言,源魔神子頓時露出笑容,道:「好,般若出手,必定能將接天神木收取,我們守住這個出入口便是。」

    三名白袍祭祀相互對視一眼,眼中均是有著懼色,欲言又止。

    察覺到三人的異樣,源魔神子頓時生出不好的預感,冷聲問道:「怎麼回事?」

    「張若塵和百花仙子,也進入了下方空間。張若塵的空間手段太過詭異,我們無法攔截。」綠髮白袍祭司硬著頭皮回答道。

    源魔神子微微皺眉,道:「又是張若塵,你們守在這裡,本神子親自去解決掉他。」

    說罷,源魔神子就想掠入漆黑空洞之中,想去助般若一臂之力,這個時候,若能給予般若一些幫助,無疑是能夠博取到許多好感。

    如此好機會,他又豈會放過?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發。

    「轟隆。」

    以漆黑空洞為中心,堅實的大地出現諸多裂縫,繼而大面積崩碎坍塌。

    眨眼工夫,一個幽深而巨大的地底世界,呈現在所有人眼前。

    如此一來,死族想要阻擋其他人進入,便根本無法辦到。

    「唰。」

    有人按捺不住,當即閃掠而下。

    有道是富貴險中求,若能得到接天神木,冒再大的險,都完全值得。

    當然,大部分人都沒有輕舉妄動,想先觀察一下情況。

    「啊,快逃。」

    片刻之後,幽暗空間中傳出驚恐的聲音。

    剛才下去的所有人,均是慌亂的閃掠出來,在他們後面,有著點點藍光閃爍,緊追不捨。

    有人還未閃掠出來,便被藍色火焰燒成灰燼。

    也有人對自己夠狠,乾淨利落斬掉被噬神蟲咬到的手或腳,得以保住性命。

    大量噬神蟲從地底湧出,看似美麗,實則可怕至極,誰都觸碰不得。

    藉助藍色火光,隱約可以看到下方的一些情況。下方竟是有著成片的青色殿宇,有的保持完整,有的則已經變成斷壁殘垣。

    「這片青色殿宇曾經是在仙機山的主峰頂上,現在怎麼跑到地底去了?」裴雨田面露疑惑之色。

    他生在北域,對北域的情況最為了解,就算是仙機山,他也曾探索過,只是仙機山以前處於塵封狀態,詭異莫測,他並未敢深入。

    「砰。」

    一位八步聖王出手,將一隻指甲蓋大小的噬神蟲打得粉碎。

    其不由大笑道:「什麼噬神蟲?也不過如此。」

    見狀,其他人也都紛紛出手,攻擊從地底湧出的噬神蟲。

    不消片刻,便有上百隻噬神蟲被擊殺,天庭界一方和死族均是沒有再出現傷亡。

    如此一來,很多人底氣頓時變得足起來,再度閃掠進入幽暗地底。

    「走,下去。」

    軒轅裂空開口,亦是閃掠而下。

    面對接天神木這種無上神物,誰也無法保持淡定,毀滅死亡祭台的事情,都可以先放在一邊。

    無須軒轅裂空招呼,碧雲海早已是展開行動,般若、張若塵和紀梵心都已經下去一段時間,再晚一些,或許什麼都撈不到。

    鎮元、元仙子、十目乾坤蟲、風無形等人,沒有遲疑,相繼掠入幽暗地底。

    死族一方更不用說,除了三位白袍祭祀鎮守死亡祭台,其他頂尖強者都已行動起來。

    黑暗角落裡,風岩、項楚南、裴雨田和邪靈靜靜看著,他們都記著張若塵的叮囑,再怎麼意動,也沒有摻合進去。

    現在的情況,已經是無比混亂,為了接天神木的樹榦,必定會有許多人付出生命的代價,絕頂強者都未必能夠全身而退。

    青色殿宇內,張若塵和紀梵心快速閃掠,本是在追般若,但,般若的速度奇快,很快就消失無蹤。

    張若塵發現,這片青色殿宇變化極大,遠比過去龐大,宛如一座迷宮,完全找不到方向。

    在紀梵心身周,盤旋著許多噬神蟲,大多都只有指甲蓋大小,有幾隻能有拳頭大。

    這些噬神蟲,盡皆已經被紀梵心以秘術收服。

    有它們在,只要有其他噬神蟲靠近,紀梵心都能在第一時間察覺到,無疑是降低了危險。

    「以前,這片青色殿宇有結界籠罩,很難闖入,噬神蟲也無法從裡面出來,應該是死亡祭台汲取了結界的力量,使得結界變得脆弱。先前的劇烈碰撞,讓結界完全破碎,青色殿宇顯現出來,蟄伏在接天神木樹榦內的噬神蟲也被驚動,這才跑出來許多。」張若塵分析道。

    紀梵心道:「噬神蟲不同於一般的蟲獸,控制起來很麻煩,遇到更加厲害的噬神蟲,我的冥古巫術,也未必能控制住。」

    巫術,乃是冥古時代的秘術,早已失傳,紀梵心是經歷過那個時代,才勉強掌握了部分。

    「我們先到接天神木樹榦所在的地方,那碧雲海將消息傳播出去,無論是天庭界的強者,還是死族的強者,都必定會想來分一杯羹,我們的速度得快一些。」張若塵眼中有著絲絲緊迫之色。

    紀梵心點頭:「我們距離接天神木樹榦,已經不是很遠,待會兒,我會牽制住般若,你儘快將接天神木樹榦收取。」

    「好。」張若塵應道。

    他本就不想與般若交手,紀梵心愿意出手,是再好不過。

    片刻后,張若塵和紀梵心出現在一片青色迷霧前。

    青色迷霧乃是神木之氣所化,濃郁無比,幾乎要化作液態。

    接天神木的樹榦,便在青色迷霧之中。

    張若塵和紀梵心沒有貿然前進,因為在他們前方有著一個人,正是比他們先一步進來的般若。

    般若立身在青色迷霧前,身後聳立著一座奇異光門,乃是由許多命運規則構築而成,正是命運之門。

    命運之門中灰霧瀰漫,一隻只噬神蟲盤踞其中,顯得格外溫順。

    般若並未轉身,以清冷的聲音,道:「你們來得倒是挺快,不過,我勸你們最好快些離開,機會僅有一次,好好把握。」

    「我們的確會離開,但卻要等到收取接天神木以後,你也無須威脅我們,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展出來便是,我也想看看你這位命運神殿神女候選人,究竟有多厲害。」紀梵心淡淡道。

    般若轉過身,目光掃過張若塵和紀梵心,道:「你們倆倒是真的很般配。」

    聞言,張若塵眼中不禁閃過一抹複雜之色,他心中有無數疑問,也有太多問題想要詢問,但話到嘴邊,又都忍住。

    最後,他終是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這個時候,紀梵心已然出手,無數花瓣飛出,匯聚成一條紫色匹練,席捲向般若。

    在快要靠近般若時,每一片花瓣上都浮現出一道火光,紫色匹練一下子化作一條紫色火龍。

    般若眼中浮現一抹淡笑,輕輕一揮手,磅礴死亡邪氣湧現,迎上紫色火龍。

    「嘭。」

    紫色火龍瓦解,重新化作無數花瓣,形成漫天花雨,將般若籠罩。

    般若雙手結出奇異印訣,口中念出晦澀咒語,一股無比強大的死亡念力釋放出來,一下子將所有的花瓣衝散。

    見狀,紀梵心伸手向前一指,一道璀璨聖光凝聚,神聖無比,要將世間一切陰邪都驅逐乾淨。

    般若絲毫不顯慌亂,體內湧現出海量死亡邪氣,粘稠如墨,密布這個空間。

    眼見紀梵心和般若爭鬥起來,張若塵沒有耽擱,立刻著手收取接天神木樹榦。

    「嗯?」

    剛一靠近青色迷霧,張若塵便露出異色。

    因為他發現前方似乎有著某種特殊力量存在,將接天神木樹榦與世隔絕,他雖然看得見接天神木,卻根本就無法靠近。

    當即,張若塵以精神力溝通接天神木幼苗,問道:「前輩,如何才能將樹榦收取?」

    前來收取接天神木樹榦,他最大的倚仗,便是接天神木幼苗,畢竟兩者同源,沒誰會比接天神木幼苗更了解封存於此的樹榦。

    「你靠近樹榦,讓我與樹榦中殘留的意志溝通。」接天神木幼苗道。

    聞言,張若塵不禁有些犯難,現在的問題就在於,他沒法靠近接天神木的樹榦。

    他能夠感知得出來,阻擋他的這股力量很強大,想強行突破,並非易事。

    或許正因如此,般若才會止步不前。

    短暫的耽擱,一道道強大的氣息相繼出現,天庭界和死族的強者,終於都趕來。

    「敢對般若動手,找死。」

    源魔神子目露殺機。

    剛一現身,源魔神子便極為霸道的打出一拳,轟擊向紀梵心。

    「你敢。」碧雲海大吼。

    只是他來得稍晚,想阻止源魔神子,已經是來不及。

    張若塵出現在紀梵心身邊,揮手將青天浮屠塔打出,激發出道道強大的至尊之力。

    如今器靈意識已經蘇醒,青天浮屠塔所能爆發出的威能,無疑是極為強大。

    「砰。」

    青天浮屠塔被震退,但總算也順利將源魔神子這一拳擋下。

    紀梵心向後倒退,暫時與般若停止爭鬥。

    諸多強者匯聚,她若是與般若死磕,無疑會讓其他人撿便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