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時隔八百年,孔蘭攸好不容易得以與重生後的張若塵相逢,她又豈會再允許任何人傷害張若塵?

    別說是普通人,哪怕對方是神,孔蘭攸也必會與其周旋到底。

    就像當初,明知池瑤已經成神,可爲了張若塵,孔蘭攸仍舊不顧一切的去找池瑤,想要爲張若塵逃回一個公道。

    “狂妄,就憑你也想滅我們全部,實話告訴你,聖明城已經陷落,張若塵自己鑽入陷阱之中,此刻只怕早已被擒下,等着吧,你很快就能夠見到他。”寺寒嗤笑道。

    他的實力雖然遠不及孔蘭攸,可在場有如此多天堂界派系的頂尖強者,所以他是完全無所顧忌。

    聞言,孔蘭攸臉色頓時再變,眼中寒光更盛,她很清楚聖明城在張若塵心中的地位,如果天堂界派系以聖明城設下陷阱,張若塵確實是沒法逃避。

    “敢對小師弟動手,誰給你們的膽子?”

    就在這時候,一道極爲火爆的聲音響起。

    聲音響起的同時,數道身影從孔雀山莊深處飛出,來到孔蘭攸的身邊。

    剛纔說話的乃是一名身形極爲魁梧的男子,體外縈繞星雲,眉心有着一隻豎眼,深邃無比,彷如其內蘊藏有一片浩瀚星空。

    其不是別人,正是明帝的五弟子——豹烈,昔日聖明中央帝國赫赫有名的豹烈軍王。

    豹烈身邊有着兩人,其中一人有着一頭金色長髮,每一根頭髮都像是以神金鑄成,散發着璀璨額金屬光澤。

    不僅僅是頭髮,此人的瞳孔亦是金色的,目光極爲銳利,讓人不敢與其對視。

    其身上看上去十分瘦弱,可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卻是極爲可怕。

    至於另一人,樣貌普通,正常人的身形,幾乎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但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此人眼中不時有着雷光閃現,似隱藏着一片雷海,任何時候都有可能爆發出來。

    金髮男子乃是明帝的三弟子,名爲金禹,其並非人族,本體乃是太古遺種——金翅鵬鳥,速度快到超乎想象。

    樣貌普通的男子,則是明帝的四弟子,名爲羅辰,在明帝的六大弟子中,算得上是最爲低調的一個。

    之前,豹烈在劍冢與張若塵分開,查找線索,尋找諸位師兄,沒想到最後竟是真讓他找到了三師兄和四師兄。

    這些年,金禹和羅辰之所以會消失無蹤,是因爲他們進入了一個特殊的空間峽谷之中。

    那個空間峽谷無比隱秘,既不存在於崑崙界中,也不位於虛無空間,一般人根本就無法發現,更別說進入。

    當年,明帝失蹤,聖明內亂,池青中央帝國趁機發難,明帝的幾個弟子紛紛率軍對抗。

    在東域陰葬山脈,明帝的大弟子洪崖、三弟子金禹和四弟子羅辰,率領大軍與池青中央帝國展開殊死搏殺。

    最後,聖明戰敗,紅崖被池青中央帝國第一戰神薛王朝殺死,金禹和羅辰亦是身受重傷,僥倖逃脫。

    眼見天下大勢已定,明帝失蹤,太子身亡,任誰也無力迴天。

    金禹和羅辰均是心灰意冷,也爲了族人的安危,二人帶着所有族人藏身進入那個隱秘的空間峽谷,就此過起與世無爭的隱世生活。

    那個空間峽谷內的修煉環境極佳,孕育着諸多天材地寶,竟是讓金禹和羅辰的修爲節節攀升,數百年間,修煉至九步聖王境界。

    其實,金禹和羅辰也曾想過出世,卻發現那個空間峽谷並非隨意能夠出入。

    直到最近,金禹和羅辰才得以從空間峽谷中走出,機緣巧合之下,與豹烈相遇。

    對於八百年前的舊事,金禹和羅辰心中亦是有着許多疑惑,這才與豹烈一同來到孔雀山莊。

    以他們看來,孔蘭攸定然是知曉許多秘密的。

    他們本想傳訊給張若塵,讓其來孔雀山莊相聚,沒曾想卻先發生這樣的事情。

    看到出現的三人,商子烆不禁露出一抹異色,略顯陰沉道:“想不到小小的孔雀山莊,竟是藏龍臥虎,看來你們也都與張若塵有關,如此也好,將你們一併擒住,省去許多麻煩。”

    別說出現三位九步聖王,就算是出現十位,商子烆也同樣不會驚慌。

    “商子烆,你敢毀掉聖明城,敢暗算小師弟,我要你的命。”豹烈低吼,身上強烈的殺機涌動。

    身形閃動,豹烈徑直衝出孔雀山莊,磅礴星雲從他體內涌現出來,化作一頭巨大的星雲豹,殺氣騰騰的撲向商子烆。

    商子烆眼泛寒光,道:“就憑你?”

    說話間,商子烆將五彩功德碑祭出,鎮壓向撲過來的星雲豹。

    五彩功德神碑乃是以功德之力凝聚出來的一件至寶,威力強大,此刻變得如一座太古神山一般雄偉磅礴。

    “吼。”

    星雲豹發出震天的咆哮聲,利爪狠狠拍擊向五彩功德神碑。

    “嘭。”

    五彩功德神碑當空鎮壓而下,任憑星雲豹如何反抗也無用,身軀炸開,重新化作一片星雲,沒入豹烈的身體中。

    шшш★ TTKΛN★ ¢ 〇

    “怎麼可能?”豹烈瞪大眼睛,感到很不可思議。

    再怎麼說,他本身也是一位臨道境強者,幾乎動用全力的一擊,竟然會敵不過一個連道域都未曾凝聚的小輩。

    豹烈目不轉睛的盯着商子烆,心中暗暗想道:“難道這個商子烆,真的能夠與小師弟相比嗎?”

    最近他雖然將精力都放在尋找諸位師兄之上,但也對張若塵的情況十分關注,知曉張若塵在北域時,已經擁有匹敵臨道境強者的實力,來到中域後,更是擊敗了幽神殿的蒼龍。

    但在他看來,張若塵只是一個特例,世間應該很難再找出能與張若塵相媲美之人。

    可沒想到,他現在便遇到一個。

    商子烆各方面都很強,且掌握有諸多底牌,一般的臨道境強者,根本就不可能是其對手。

    “擒下商子烆,換回小師弟。”

    金禹眼中金芒閃爍,化作一道金光,極速從孔雀山莊閃掠而出。

    其速度快到極致,剎那便是靠近戰船,一隻手化作利爪,徑直抓向商子烆。

    如此快的速度,以至於天堂界派系的諸多強者,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然而,就在金禹的手爪即將觸及到商子烆的時候,商子烆卻是在剎那間橫移出去,極爲精妙的避開掉金禹的抓攝。

    商子烆主修的三種至尊聖道之一,乃是流光之道,最擅長的便是速度。

    在橫移出去的同時,商子烆手中出現赤子劍,一劍向着金禹的手爪斬去。

    赤子劍的劍體上浮現密密麻麻的金色光紋,釋放出一股煌煌沉厚的力量。

    劍未至,一股滔天的火浪,已經席捲至金禹面前。

    金禹臉色微變,身體一震,背後出現一堆金燦燦的羽翼,每一片羽毛,都像是一柄鋒利的短劍。

    金色羽翼扇動,釋放出一道璀璨奪目的金光,與赤子劍釋放出來的滔天火浪碰撞在一起。

    “轟。”

    金光斬破火浪,擊潰赤子劍釋放出的磅礴力量,繼而向着商子烆斬殺而去。

    很顯然,相比於豹烈,金禹的實力要強大許多。

    “放肆。”

    伴隨着一道沉悶聲音響起,一名身着三色功德鎧甲的中年男子,擋在了商子烆的身前。

    中年男子極爲簡單的一拳轟出,一股火焰浪濤頓時涌現而出。

    “砰。”

    斬殺過來的金光破碎開來,瞬間消散於虛無。

    見狀,金禹並未繼續出手,而是極速倒退回豹烈身邊。

    擋在商子烆身前的中年男子,頭戴碧玉冠,眼神凌厲而深邃,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可怕的威嚴。

    任誰都能夠清晰看到,中年男子體表有着數千萬道聖道規則在流轉着,其中不少聖道規則都極爲粗壯,屬於三千大道,乃至七十二至尊聖道。

    其名爲刑淵,出自功德神殿,亦是焱神的弟子,商子烆都得頗爲恭敬的叫一聲師兄。

    刑淵已經修煉一千一百多年,乃是功德神殿大聖之下最頂尖的強者之一。

    商子烆也是耗費不小力氣,這才能夠請動刑淵出手。

    主要也是商子烆深得焱神喜愛,他的這些師兄們,都得給他一些面子。

    “多謝師兄。”商子烆笑着謝道。

    刑淵繃着臉,很是深沉道:“不要再拖延時間了,速戰速決,膽敢反抗者,一律殺無赦。”

    看到刑淵下令,商子烆眼中不禁閃過一抹不悅之色,卻並未表現出來。

    “噠噠。”

    清晰的腳步聲響起,讓不少人都轉過頭來。

    在衆人的注視下,一名男子從船艙內走出,身着沒有一絲雜色的白衣,手持一把玉扇,身上散發出一股飄逸出塵的氣質。

    男子五官陰柔,極爲精緻,看上去比很多女子更加漂亮。

    商子烆迎上前去,笑道:“狄風兄,就孔雀山莊這點人,根本無須你出手。“

    “既然來了,我自然也得出點力,將孔蘭攸交給我吧。“狄風的目光投向孔蘭攸,面上浮現出絲絲邪異的笑容。

    聞言,商子烆頓時心領神會,知曉狄風是何目的。

    狄風與焱霸一樣,均是出自陰陽界,但其實力卻是要比焱霸強大許多,是陰陽界大聖之下真正最頂尖的強者。

    商子烆道:“有狄風兄出手,孔蘭攸自然是手到擒來。”

    刑淵淡淡看了狄風一眼,眼中隱隱閃過一道厭惡之色。

    即便處於同一陣營,刑淵也明顯對狄風十分不喜。

    “退回來。”

    孔蘭攸微微皺眉道。

    聞言,豹烈和金禹均是沒有遲疑,立刻以最快速度退回孔雀山莊內。

    天堂界派系,人多勢衆,且其中有着不少厲害角色,真要硬拼的話,他們無疑是會很吃虧。

    “嗯?”孔蘭攸突然察覺到什麼,眼中不禁露出一抹喜色。

    當即,孔蘭攸掌控守護孔雀山莊的陣法,極爲巧妙的開啓一道口子。

    空間泛起輕微的漣漪,張若塵的身影憑空出現在孔雀山莊內。

    “表哥。”

    “小師弟。”

    孔蘭攸、豹烈、金禹和羅辰均是面露激動之色,紛紛閃掠到張若塵身邊。

    先前他們心中都格外的擔心,怕張若塵真的已經遭到暗算。

    如今見到張若塵,他們懸着的心,也終於可以放下來。

    張若塵目光轉動,看向身邊的四人,孔蘭攸和豹烈,他自然是再熟悉不過,可金禹和羅辰,他卻並不認識,只是感覺有些眼熟。

    猛然間,張若塵想到了什麼,心中不禁一動,驚呼道:“三師兄,四師兄,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張若塵將金禹和羅辰認了出來,不禁感到十分驚訝,畢竟金禹和羅辰都已經消失數百年之久,一直都沒有消息,甚至於他都以爲他們已經死了。

    沒曾想,卻在孔雀山莊意外的見到了他們。

    金禹和羅辰亦是激動不已,同時眼中也有着愧疚之色,他們出世太晚,以至於很多事情都沒能夠幫到張若塵。

    “小師弟,這些年苦了你了。”金禹很是愧疚道。

    張若塵連忙搖頭道:“不苦,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三師兄,四師兄,你們回來了,真好。”

    “嗯,這一次我們不會再選擇逃避,你要做什麼,我們都一定會支持你。”羅辰無比認真道。

    張若塵重重點頭,雙手緊緊握住金禹和羅辰的手。

    他是爲孔蘭攸和池崑崙而來,沒想到卻見到了豹烈,還有失蹤多年的三師兄和四師兄,着實是讓他感到十分驚喜。

    張若塵並未忙着與孔蘭攸四人敘舊,轉而將目光投向商子烆,冷聲道:“商子烆,將池崑崙交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