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商子烆的目光鎖定在張若塵身上,臉色不禁微微變得有些陰沉。

    先前他心煩意亂,隱隱有些不安,沒曾想竟會成真,聖明城那邊,當真是出現了問題。

    哪怕是他,現在也完全想不明白,究竟是出了什麼差錯,以他在聖明城的佈置,張若塵如何能夠脫得了身?

    此刻,張若塵開口便要池崑崙,更是讓商子烆心生惱怒。就是因爲池崑崙,他纔會被閻羅族的強者所傷,奪走頂級的流光功德鎧甲,他的心中正爲此憋着一大團火。

    其他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亦是皺起眉頭,張若塵出現在孔雀山莊,着實是讓所有人都感到很意外。

    從張若塵戰甲上站滿鮮血,加上張若塵開口便索要池崑崙,可以確定,張若塵並非是從聖明城中逃出來,而是分明經歷了一場慘烈的廝殺。

    只是既然聖明城那邊出現變故,爲何他們竟是沒有接收到任何傳訊?

    很顯然,聖明城那邊的情況,遠比他們預料的更加複雜,發生了很多出乎他們預料的事情。

    “池崑崙是誰?”金禹好奇問道。

    他纔剛從空間峽谷中走出,對外界的情況,並不是太過了解,沒聽過池崑崙這個名字,更不知道這個池崑崙,與張若塵有什麼關係。

    但出於本能,金禹對姓池的人,沒有什麼好感。

    若非池家,大師兄怎麼會死?他們又何須躲入空間峽谷之中?

    不光是金禹好奇,豹烈和羅辰,亦是感到很疑惑,不明白爲何張若塵要找商子烆要一個姓池的人。

    孔蘭攸微微嘆息了一聲,輕聲道:“池崑崙是表哥和池瑤的兒子。“

    “什麼?怎麼會……”

    金禹三人均是瞪大眼睛,感到十分難以置信。

    他們都知道,張若塵在八百年前被池瑤殺死,且那個時候,二人都還很年少,不可能僭越雷池。

    可在八百年後,張若塵與池瑤應該是勢同水火,又如何會生兒育女?

    孔蘭攸輕輕搖頭,道:“這裏面的事情,十分複雜,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夠說得清楚,反正,池崑崙的確是表哥和池瑤的兒子。”

    其實,張若塵與池瑤之間的事情,沒什麼人能夠說得清楚,但孔蘭攸隱約能夠猜到當初究竟發生了什麼,而這應該便是張若塵當初會那般瘋狂的殺到紫微帝宮門外的原因所在。

    聞言,金禹三人沒有再說什麼,既是不想惹張若塵不快,也是因爲現在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畢竟眼下可是大敵當前。

    戰船之上,寺寒出現在商子烆身邊,大聲喝問道:“張若塵,封師兄他們人呢?”

    張若塵趕來孔雀山莊,而封古道等人則不見蹤影,且沒有任何消息,着實讓寺寒心中生出一些不祥之感來。

    “寺寒,你那麼緊張做什麼?你覺得張若塵能是封古道他們幾個的對手嗎?想來封古道他們幾個應該是因爲某些事情耽擱了,不會出什麼事。”狄風扇動玉扇,極爲風輕雲淡的說道。

    聞言,寺寒心中頓時大定,封古道、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四人,四人的實力均是絕頂強者,接近於大聖之下最強的三個層次,僅憑張若塵,絕無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即便現在情況出現了一些變化,但封古道等人,應該都不會有什麼問題。

    畢竟實力達到他們那個層次,即便是狄風、刑淵出手,也無法輕易奈何得了他們,敵不過,逃走還是可以辦到的。

    “嘩啦。”

    張若塵手中出現四條縛聖索,每一條縛聖索,均是束縛着一人。

    而看到被縛聖索束縛着的四人,狄風的眼神頓時一凝,變得極爲陰鳩,因爲縛聖索束縛住的正是封古道、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四人。

    他剛對寺寒說封古道四人不會有什麼事,結果,下一刻,張若塵便將封古道四人放出來,這分明就是在故意打他的臉。

    寺寒則是臉色劇變,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怎麼可能……”

    天堂界派系的其他強者,也都不禁皺起眉頭。

    出現如此情況,着實是他們完全不曾想到的。

    張若塵緊握四條縛聖索,一隻腳狠狠踏在封古道身上,冷聲道:“商子烆,交出池崑崙,我不想再說第三遍。”

    商子烆嘴角微微抽搐,眼神不禁變得更加陰沉,這個時候,讓他到哪裏去找池崑崙?

    表面上,商子烆卻是淡漠道:“想要池崑崙,就先將他們四人放開。”

    張若塵眼泛寒光,道:“商子烆,你是把我當成傻子嗎?再不交出池崑崙,他們四個都得死。”

    “子烆,把池崑崙交出來吧。”封古道以懇求的目光看向商子烆。

    他不想死,尤其是不想這樣憋屈的死。

    商子烆表面上很平靜,內心卻是波瀾起伏,如果池崑崙還在他的手中,他肯定會以池崑崙交換封古道四人。

    畢竟這四人都有很強的背景,如果他們死在崑崙界,他們背後的勢力,只怕都會震怒,就算是他,也會有不小麻煩。

    可問題是,池崑崙已經被閻羅族的強者帶走,而這般不光彩的事情,商子烆自然是不願意說出來,尤其他也不願意向張若塵服軟。

    天堂界派系的主動強者,也都被商子烆下了封口令,誰也不許將這件事情說出去。

    眼見商子烆一直沒有反應,張若塵的眼神變得越發冰冷,寒聲道:“看來你是真的不在乎他們的死活,魔音。”

    “主人。”

    魔音當即從張若塵的脊柱骨中鑽出。

    無須張若塵說什麼,魔音便是釋放出數十條根鬚,扎入封古道的體內。

    “啊,救我,救我啊。“封古道發出慘叫,無比恐懼的大聲呼救。

    這一刻,他真切感受到了死亡的臨近,他的精氣神都在快速的流失,無法遏制。

    “子烆,怎麼辦?“寺寒面露慌亂之色。

    就連大曦王此刻也皺起眉頭,畢竟現在面臨死亡威脅的,乃是他們魂界的頂尖強者,封古道若死,對魂界而言,將會是不小的打擊。

    商子烆眼神冷冽,低沉道:“張若塵,看來你還沒有看清形勢,你敢殺封古道,你和孔雀山莊這些人,將會死得更快。”

    “威脅我?商子烆,你未免太小看我,不交出池崑崙,不只封古道,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也都必死無疑。”張若塵強勢以對,絲毫沒有妥協的意思。

    聞言,商子烆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可怕殺機,目光投向身體不斷變得乾癟的封古道,心中不禁有些猶豫。

    “商子烆,難道我的命,還比不上一個池崑崙嗎?”封古道表情猙獰的怒吼道。

    到得這個時候,封古道心中已經是後悔了,後悔答應商子烆來趟這趟渾水,到最後,商子烆卻完全不顧他的死活。

    商子烆眼神一凝,沉聲道:“池崑崙並不在我手中,你就算殺了封古道,也無用。”

    “事到如今,商子烆你還想欺騙於我,也罷,或許你是認爲我真的不敢殺他們。”張若塵身上殺機涌動。

    魔音瞬間會意,當即加快吞噬封古道的精氣神。

    “啊,我不甘心,不甘心啊,商子烆,你好狠。”

    封古道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叫聲,心中既有不甘,也有對商子烆強烈的恨意。

    他曾經親眼看到池崑崙站在商子烆的身邊,可現在商子烆卻說池崑崙並不在其手中,分明就是要對他見死不救。

    眨眼間,封古道的慘叫聲戛然而止,其身體已經變得無比干癟,再無半點生機存在。

    “砰。”

    魔音震動根鬚,封古道那乾癟的身軀,便是立刻四分五裂,繼而化作齏粉,灑落一地。

    一位近乎於媲美不朽大聖的絕頂聖王,就此殞命。

    與此同時,魔音的氣息節節攀升,方圓兩千裏內的天地之力和天地規則,都瘋狂向着魔音匯聚而來。

    在聖明城時,魔音的修爲已經達到一個臨界點,剛纔吞噬了封古道所有的精氣神,終於是順利突破臨界點,修爲從道域境突破至接天境。

    魔音的本體乃是食聖花,非比尋常,所以突破至接天境後,各方面自然都不是尋常接天境強者可以相比。

    一般人突破至接天境時,頂多就能調動方圓數百里內的天地規則,哪怕達到接天境巔峯,範圍也只會擴張到方圓千里。

    而魔音則不同,剛突破至接天境,就能調動方圓兩千裏內的天地規則,完全能夠媲美很多較弱的臨道境強者。

    加上魔音本身的一些特殊能力,其如今的實力,足以抗衡乃至擊殺較弱的臨道境強者。

    “終於達到接天境,主人,這三人該如何處理?”魔音的目光來回在剩下的三人身上轉動,眼中滿是興奮之色。

    剛突破至接天境,如果能夠再吞噬一些養分,鞏固修爲,無疑是再好不過。

    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本身都不是善茬兒,個個都是狠人,但此刻,三人卻都面露驚恐之色。

    親眼看到封古道生生被魔音吞噬,任誰也會心生恐懼,尤其他們三人都不想死,他們個個都是頂尖臨道境強者,隨時可以跨入大聖境。

    且以他們的積澱,一旦跨入大聖境,絕非尋常的不朽大聖可比,將來的成就也不會止步於不朽境。

    如果就這樣變成食聖花的養分,未免太悲慘了一些。

    而眼見封古道身死,一衆天堂界派系強者的臉色,均是變得極爲難看。

    當着他們的面,虐殺天堂界派系的頂尖強者,這在以前,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哪怕是以商子烆的涵養和城府,此刻亦是怒火滔天,身上散發出無比可怕的殺意。

    ……

    (有些抱歉,今晚很頭疼,只能更新一章,爭取早點休息,明天白天再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