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你當真是不想給自己留退路嗎?”

    大曦王眉頭緊皺,目光緊緊盯着張若塵。

    在她看來,張若塵根本是在將自身往絕路上逼,斬殺他們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固然是能夠逞一時之快,但卻必須爲此承擔可怕的後果。

    大曦王其實並不想管張若塵的死活,但張若塵在她體內種下了一種可怕的火蟲,能夠掌控她的生死。

    如果在最後關頭,張若塵選擇拉她墊背,她無疑是很冤枉。

    張若塵的目光掃過大曦王,嗤笑道:“退路?你們天堂界派系如此興師動衆,還會給我留下退路嗎?”

    商子烆眉宇間浮現一抹煞氣,道:“張若塵,你說得一點都沒錯,無論你做什麼,結局都不會改變,你必須要死。”

    “子烆,難道不管紫玲瓏他們的死活了嗎?”大曦王連忙問道。

    商子烆雙眸開闔間,身上涌現出無比濃烈的殺機,道:“只要能殺了張若塵,可以不惜付出任何代價,他們早就應該有這樣的覺悟。”

    此話一出,天堂界派系不少強者,都不禁露出了驚訝之色,簡直以爲是自己聽錯了。

    大曦王沒有再說話,因爲她已經看出商子烆要殺張若塵的決心,誰也無法動搖。

    哪怕現在是她被張若塵擒住,只怕商子烆也不會改變主意。

    “商子烆,你可真狠。”紫玲瓏近乎咬牙切齒道。

    顧天陰則是自嘲一笑,道:“都說我顧天陰陰狠歹毒,但相比於你商子烆,可真是小巫見大巫,在你眼中,我們所有人都不過是棋子,爲達目的,在關鍵時刻,都可以犧牲掉。”

    “商子烆,你敢如此這樣對我,我師尊絕不會放過你。”蚩昇怒視商子烆,瘋狂的咆哮道。

    即將成爲棄子,任誰都會感到憤怒和不甘,奈何,他們卻根本無力去改變什麼。

    和封古道一樣,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同樣是後悔了,後悔上了商子烆這條賊船,將自身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只是,事到如今,已經是悔之晚矣。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很平靜,輕呼出一口氣,道:“既如此,那他們也就沒有再留下的必要。”

    從一開始,他就沒想過要放過紫玲瓏等人,因爲他們在聖明城造成可怕的殺戮,不殺他們,何以告慰聖明城的死難者?

    即便商子烆拿池崑崙來交換紫玲瓏等人,之後,張若塵也必定會想辦法,將他們盡皆除去。

    而現在既然商子烆不願交出池崑崙,那麼紫玲瓏等人,也就更加沒有留下的必要。

    要救池崑崙,並不一定需要藉助紫玲瓏等人,只要擒下商子烆,一樣能夠將池崑崙救出來。

    “多謝主人。”

    魔音面露嫵媚的笑容,當即釋放出許多根鬚,扎入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的體內。

    三位頂尖的臨道境強者,乃是難得的大補,她豈有拒絕的理由?

    “商子烆,你絕不會有好下場,我在下面等着你。”顧天陰無比陰狠的嘶吼道。

    “啊,我不甘心,爲什麼我會落得如此下場?”蚩昇吶喊,內心充滿不甘。

    反倒是紫玲瓏一言不發,只是目不轉睛的盯着商子烆,那種眼神,讓人不寒而慄。

    商子烆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冷酷下令道:“給我毀掉孔雀山莊,裡面的人,一個都不要放過,殺無赦。”

    事到如今,商子烆已經沒有任何興趣,再與張若塵玩下去,只想以最簡單粗暴的方式,除掉張若塵,以消他心頭之恨。

    當即,天堂界派系的強者,紛紛出手,包括商子烆本身在內。

    商子烆將五彩功德神碑祭出,如一座巨大的太古神山,從天而降,狠狠鎮壓向孔雀山莊。

    “轟。”

    饒是孔雀山莊外的陣法極爲堅固,可面對如此多可怕的攻擊,仍舊是顫動起來,一些陣紋出現損傷。

    “與其等他們破陣殺進來,倒不如我們先主動殺出去。”豹烈戰意昂揚道。

    越是情況不利於己方,才越應該主動出擊,將戰鬥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

    金禹眼中金芒閃爍,道:“當初面對池青中央帝國的進攻,我選擇了退避,沒能守護聖明的山河子民,這一次,我不會再退避,他們敢屠戮聖明的子民,就必須爲此付出代價。”

    “膽敢毀我聖明城,不可饒恕。”羅辰眼中迸發出可怕的雷霆光芒。

    孔蘭攸拉住張若塵的一隻手,柔聲道:“表哥,八百年前,我沒能保護你,眼睜睜看着你死在池瑤劍下,如今,我絕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

    聽到四人的話語,張若塵心緒頓時劇烈起伏,緊緊握住孔蘭攸的手,目光依次掃過四人,目光堅定道:“聖明不可辱,聖明子民的血,更加不能白流,這些天堂界派系的人,一個也別想走。”

    很早以前,張若塵便知道這一天遲早都會到來,所以他並無半點懼怕,反而是很期待與商子烆交手,了結他們之間的恩怨。

    “那便戰個痛快。”

    一時間,金禹等人身上,均是涌現出無比濃烈的戰意。

    任憑天堂界派系如何人多勢衆,也休想令他們退縮、畏懼。

    “三師兄,我記得你使用的兵器,是弓箭,我這裡正好有一套還不錯的弓箭,內蘊十萬道銘紋。”

    說話間,張若塵取出一張黃金神弓和一支青色箭矢,遞予金禹。

    金禹眼中頓時泛起精光,連忙伸手將弓箭接過,大笑道:“好寶貝,有了這套十耀萬紋聖器級別的弓箭,我的實力將得到極大提升。”

    隨即,張若塵又看向羅辰,時空秘典出現在手中,開啓後,一柄泛着鋒利幽光的聖刀呈現出來。

    這柄聖刀,正是在擊殺蒼龍後,鎮壓起來的幽月刀,一件強大的君王戰器。

    能夠賜下一件君王戰器,可以看出幽神是何等的想要張若塵的命。

    “四師兄,這是一件君王戰器,以你的實力,要煉化,應該並非難事。”陽裕道。

    他看得出來,在這三位師兄中,最爲低調的羅辰,實力其實最爲強橫,連金禹都沒法比,說不得能與孔蘭攸相媲美。

    明帝的眼光何其高,一生只收過六名弟子,每一個都絕非平凡之輩,哪怕是六弟子魯元植,儘管修煉天賦稍差,但在煉器一道上,卻是絕頂奇才。

    聽到“君王戰器”四個字,哪怕羅辰性子再怎麼淡薄,此刻也不禁露出震驚的表情,沒想到張若塵竟然擁有君王戰器,且還要將之送予他。

    “老四,你還等什麼?趕緊煉化啊,大敵當前,別婆婆媽媽。”金禹催促道。

    聞言,羅辰回過神來,連忙出手,從多元空間內,將幽月刀攝取出來,繼而運轉自身磅礴的聖氣,開始煉化。

    張若塵將時空秘典收起,目光投向孔蘭攸。

    不待他說什麼,孔蘭攸輕輕晃動手中的竹簫,溫婉笑道:“我有它便足夠了!”

    看到竹簫,張若塵的心中,頓時被勾起許多思緒。

    八百年前,孔蘭攸總是喜歡跟在他後面,纏着他玩耍,還曾吃池瑤的醋,說他心中只想着池瑤。

    爲了哄孔蘭攸開心,他親手譜寫了《蘭攸曲》,並用竹簫吹奏給孔蘭攸聽。

    一晃八百年過去,孔蘭攸竟是還保留着當初的竹簫。

    張若塵看得出來,這根竹簫已經變得極不平凡,沾染上了不朽氣息,不比那些頂級的萬紋聖器差。

    能夠將一根普通的竹簫,化作一件強大的聖器,也不知孔蘭攸爲之付出了多少心血。

    想及此,張若塵不免很是心疼,他是直接來到八百年後,而孔蘭攸卻是苦苦等候了他八百年。

    除了心疼,張若塵心中更有濃濃的愧疚。

    這個時候,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的慘叫聲戛然而止,盡皆被魔音吸乾,死得極爲悽慘。

    魔音的氣息節節攀升,修爲明顯提升了一大截。

    照這般下去,若能再多吞噬一些強者,達到臨道境,可謂指日可待。

    沒用多長時間,羅辰順利將幽月刀煉化,整個人的氣勢,都隱約變得凌厲了許多。

    與此同時,守護孔雀山莊的陣法,變得越發不穩定,更多陣紋被磨滅掉。

    “殺出去。”

    沒有再多再做耽擱,張若塵六人,當即出動,主動從孔雀山莊內閃掠而出。

    “既然你們都這般急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們。”商子烆眼泛寒光道。

    當即,天堂界派系的諸多強者,不再繼續攻擊孔雀山莊的守護大陣,轉而對張若塵六人展開攻擊。

    狄風邪魅一笑,道:“孔蘭攸交給我。”

    說話間,狄風體內涌現出海量可怕邪氣,化作一隻百丈大的巨手,向着孔蘭攸抓去。

    孔蘭攸並指如劍,輕輕一劃,一道凌厲之極的劍芒飛出,斬向迎面抓來的邪氣巨手。

    “嘩啦。”

    邪氣巨手威力巨大,可還是被劍芒一舉斬成兩半。

    不過,邪氣巨手在被斬裂後,竟是化作兩隻數十丈的邪氣大手,仍舊繼續向孔蘭攸抓去。

    一道模糊的身影,從孔蘭攸體內飛出,手持泛黃的竹簫。

    那是孔蘭攸的劍魂,雖不及張若塵的那般強大,卻也絕不可小覷。

    劍魂以竹簫爲劍,施展出精妙絕倫的劍術。

    “嘭。”

    兩隻數十丈大的邪氣大手,均是破碎開來,化爲滾滾森然邪氣。

    孔蘭攸本身在劍道上的天賦,其實並不算太高,可因爲張若塵喜歡劍道,她便讓自身也去修習劍道。

    八百年時間,孔蘭攸在劍道上,總算是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此時她以劍道對敵,其實就想讓張若塵看看,希望能夠得到張若塵的認可。

    眼見天堂界派系諸多頂尖強者圍攏過來,張若塵不由冷冷一笑,道:“當真以爲我這邊沒人嗎?”

    說話間,張若塵一揮手,頓時有着二十六人顯現出來,每一個身上都散發出強大無比的氣息,赫然都是九步聖王。

    “嗯?是封師兄以持魂**控制的那些九步聖王。”寺寒面露驚色,立刻認出張若塵召喚出來的這些強者。

    封古道原本控制有三十位九步聖王,先前爲了對付張若塵,讓一位九步聖王自爆聖源,結果張若塵沒死,反倒是又搭進去三位九步聖王,如此便只剩下二十六位。

    毫無疑問,這是一股極爲可怕的力量。

    先前這些九步聖王,都是受到封古道的控制,如今封古道一死,對他們的控制,自然便得以解除。

    在張若塵將情況說明後,二十六位九步聖王,都答應出手對抗天堂界派系的強者。

    主要也是因爲他們沒得選擇,不與張若塵站在同一戰線,只怕便只有死路一條。

    商子烆自戰船飛掠而出,出現在張若塵前方,淡漠道:“張若塵,即便你召喚出來再多強者,也無用,這一次,你休想再逃脫。”

    很顯然,商子烆是打算親自出手對付張若塵,除掉這一心腹大患。

    接連兩道身影,從商子烆體內走出,均是與商子烆長得一模一樣,就連散發出的氣息,也都與商子烆一般強大。

    面對張若塵這位勁敵,商子烆並不敢有絲毫的輕視,一開始,便是拿出自己的真本事,施展出所修煉的《三尸煉道》。

    此功法號稱《太乙神功榜》上最難修成的功法之一,從古至今,就沒幾個人修成過,但偏偏商子烆便修煉成功了。

    單憑這一點,便足以看出商子烆的天資是何等的卓絕,諸天萬界,都鮮有人能及。

    商子烆的炎屍,手持赤子劍,寒屍手託萬煉塔,元屍則是執掌五彩功德神碑,這三件無疑都是了不得的至寶。

    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握在手中,同時將藏山魔鏡祭出,懸於頭頂上方,亦是嚴陣以待。

    “商子烆,我們之間的恩怨,就在今夜,徹底了結吧。”張若塵道。

    當初,商子烆爲了對付他,請動殺手,殺死白蘇、朱洪濤、萬柯、靈樞及一衆聖明舊部,還殘忍的將他們的頭顱掛在陰陽殿外。

    張若塵親眼看到白蘇等人的頭顱爆碎,聖魂湮滅,這筆深仇大恨,他一直都記在心中,時刻都想報此大仇。

    “二師兄,三師兄,五師姐,白蘇,還有聖明的將士,今夜,我必取商子烆項上人頭,以告慰你們的在天之靈。”張若塵在心中暗暗想道。

    這一天,他已經等待太久,如今也該讓商子烆血債血償。

    ……

    (實在是抱歉,本來昨天說好要更新的,但是頭真的疼得沒辦法,渾身發軟,也不知道是不是中暑了,還去醫院輸液了,根本沒辦法碼字。今天,好了一些,下午繼續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