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孔雀山莊外,在孔蘭攸與狄風的戰鬥爆發後,其他人亦是紛紛出手,無人可以置身事外。

    天堂界派系一方,有着數百位強大的聖王境強者,達到九步聖王境界的強者,都有接近百位之多,在人數上,佔據着絕對的優勢。

    此時,僅僅部分九步聖王出手,其他強者守在一旁,封鎖住所有的退路。

    像金禹、羅辰、豹烈和魔音,均是受到特別照顧,由刑淵、宸虎等絕頂強者親自出手對付。

    很顯然,天堂界派系這是打算,着重針對與張若塵關係親近之人。

    “嘩啦。”

    一道道破空聲響起,相繼有着許多修士,趕到孔雀山莊附近。

    但凡趕來之人,都不敢太過靠近孔雀山莊,只敢遠遠進行眺望,生怕靠得太近,而遭受到波及。

    “居然這般快,便廝殺起來,那些九步聖王,似乎都是被封古道以持魂**所控制的,怎麼會反過來幫助張若塵?”

    “封古道、紫玲瓏、蚩昇和顧天陰,都被張若塵生擒,帶來孔雀山莊,似乎要交換池崑崙,怎麼現在都不見蹤影?”

    “你們來得太晚,封古道四人,早就已經被殺死,商子烆也是夠狠,說什麼都不願拿池崑崙進行交換。”

    “難道在商子烆眼中,封古道四人還及不上池崑崙重要嗎?”

    “張若塵一方強者太少,這次恐怕是真的在劫難逃,難再出現逆轉。”

    …………

    看着孔雀山莊外已經爆發的激烈大戰,許多修士都不禁很是爲張若塵感到嘆息。

    在他們看來,張若塵滅掉聖明城中所有的天堂界派系強者,本是可以全身而退,卻偏要趕來孔雀山莊,完全是自投羅網,聖明城中的奇蹟,不可能繼續在孔雀山莊上演。

    “能夠將封古道掌控的那些強者,收歸己用,張若塵還是很有本事嘛,打吧,慢慢打,最好拼個兩敗俱傷,如此本公主,纔好出手。”

    羅剎族公主羅乷隱藏於暗處,目光緊緊的鎖定在張若塵身上。

    如果張若塵在這裏身受重傷,她也就可以趁機將其擒下,帶回地獄界去,她可是一直都沒有斷掉這個念頭。

    另一個方向,天初仙子、千星天女、呆子和屠夫亦是隱藏在黑暗中,遠遠看着孔雀山莊前的戰鬥。

    “張若塵這傢伙,還真是不怕死,商子烆是擺明要置他於死地,這一次,可比在大羅道場兇險多了。”千星天女搖頭道。

    儘管很在意張若塵體內的真理奧義,可要她在這個時候出手,明顯是不太可能,她還不想因爲張若塵,而爲千星文明招惹天堂界這個龐然大物。

    天初仙子轉頭看向千星天女,道:“晨靜,你不準備出手嗎?”

    “出手?我與張若塵的交情,還沒有達到那麼一步,只是以往存在過一些合作罷了,若是在其他時候,我或許還可以幫張若塵一把,但要我去對付天堂界派系的人,卻是絕無可能。”千星天女極爲決絕道。

    天初仙子微微皺眉,道:“傳聞你和張若塵之間……”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二人“車震”的消息,曾經可是傳得沸沸揚揚。

    千星天女咬着一口銀牙,道:“那根本是子虛烏有的事情,沒想到姐姐你竟然也會相信。”

    聞言,天初仙子的眉頭不禁舒展開來,眼中浮現一抹堅定之色,轉而對屠夫和呆子道:“你們倆留在這裏,不要輕舉妄動。”

    “天女殿下若要出手相助張若塵,那我也請求出手,張若塵在洛水救過我的命,這個人情,我必須要還。”呆子當即開口道。

    “也算我一個。”屠夫亦是道。

    聽到三人的話語,千星天女不禁露出驚色,道:“姐姐,你難道不怕此舉會爲天初文明惹來大麻煩嗎?”

    “我只代表我個人,與天初文明無關,欠張若塵的人情,必須要償還。”天初仙子堅定道。

    說罷,天初仙子當即閃掠而出,顯得果決無比。

    屠夫和呆子亦是沒有遲疑,立刻緊隨其後。

    “唰。”

    一根細若毫髮的光絲,從天初仙子身上飛出,緊貼地面。

    繼而,光絲沖天而起,蜿蜒上升,一連穿透三名聖王的身體。

    光絲輕微顫動,那三名聖王頓時發出淒厲的慘叫聲,聖軀化作無數碎塊,從空中掉落而下。

    眨眼的工夫,三名聖王便是身死道消,連一絲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天初仙子所用的,自然便是雨絲神劍,往往能夠殺人於無形,無往而不利。

    “嗯?洛姬,你竟敢插手此事,好大的膽子。”天堂界派系一名強者當即大喝道。

    此人身形消瘦,眼神狠辣,揹負着一柄青銅色古劍,身上散發出無比凌厲的氣勢,宛如一柄出鞘的神劍。

    其名爲羽林,出自天軌界,乃是天軌界大聖之下的領袖人物。

    雖說天軌界在天庭下屬大世界中,屬於很弱小的一座大世界,但羽林作爲領袖人物,實力卻是並不弱。

    就像廣寒界,排名已經在末尾,可還是培養出了一些頂尖強者來。

    這些年來,天軌界一直在緊緊抱住天堂界的大腿,只要是天堂界要做的事情,天軌界都是毫無理由的支持。

    “插手又如何?”

    天初仙子眼神冷漠,手持雨絲神劍,直接向羽林攻去。

    劍氣宛如絲網,向着羽林籠罩而去。

    眼見天初仙子出手,羽林眼中頓時迸發出冷冽的殺機,道:“哼,既然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

    膽敢插手天堂界派系的事情,哪怕天初仙子乃是九仙美人圖上的一位絕美仙子,他也絕不會手下留情。

    “譁。”

    羽林拔出背上的青銅色古劍,一劍斬出。

    “砰。”

    羽林斬出的劍芒破壞力驚人,但卻並未將雨絲神劍構築的劍氣絲網毀掉。

    看到這一幕,羽林不禁露出驚色,沒想到天初仙子的實力,竟是如此之強。

    當即,他不敢再有絲毫大意,動用全力去應對。

    而在天初仙子與羽林對上時,屠夫和呆子亦是出手,攻向天堂界派系的九步聖王。

    他們倆都是道域境的絕頂強者,任誰都不敢小覷。

    看着天初仙子、呆子和屠夫與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交上手,千星天女眼中不禁浮現出驚詫之色,她着實沒想到天初仙子竟是真的會爲了張若塵而出手。

    僅僅是爲報恩,還是因爲其他因素?

    但不管怎樣,千星天女本身,反正是不會摻和進去。張若塵那個傢伙,真的是太狂,也太無恥,就該讓他吃點苦頭,才知道什麼叫做敬畏。

    “洛姬。”

    張若塵亦是在第一時間,發現了天初仙子,先是有些驚訝,隨即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道淺淺的弧度。

    這次的情況,遠比當初在東域聖城時兇險許多,他是真沒想到天初仙子會再次插手進來,乃至於他都沒想到天初仙子會出現在中域。

    如果說天初仙子出現在中域,只是一個巧合,張若塵是絕不會相信的。

    只是他不知道,天初仙子這一次出手,是爲了報恩,還是夾雜着個人情愫在其中。

    商子烆亦是察覺到了天初仙子的到來,不由冷哼道:“張若塵,僅僅一個洛姬,什麼也無法改變,只能是爲你陪葬。”

    “我的命很硬,很多人都想殺我,但最後卻都死在了我的手中,這次也同樣不會例外。”張若塵淡淡道。

    說罷,張若塵搶先出手,提着沉淵古劍,斬殺向商子烆。

    “九九歸一。”

    一出手,張若塵便是施展出了真一雷火劍法中的劍招。

    九道虛影顯現,從不同方向攻向商子烆,宛如是九個張若塵在一起出手。

    剎那之間,九道虛影又融爲一體,從極爲刁鑽的角度,刺向手持赤子劍的商子烆。

    真一雷火劍法乃是滔天劍一脈所傳承的聖級劍術,博大精深,威力強絕。

    而張若塵將時間與空間的力量,融入其中,更是使得真一雷火劍法,變得高深莫測,任誰也無法看透。

    張若塵的修爲境界,雖然還無法與滔天劍歷代祖師相比,但他卻已經將真一雷火劍法修煉到了滔天劍歷代祖師,都未曾達到的境界。

    所謂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來得好。”

    商子烆的炎屍絲毫不懼,手持赤子劍,迎上攻過來的張若塵。

    赤子劍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金色光紋,爆發出一道滔天的火浪。

    “轟。”

    沉淵古劍釋放出的雷霆火焰,與赤子劍釋放出的滔天火浪,猛烈的碰撞在一起。

    一股狂暴的氣浪形成,向着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氣浪的力量太強,以至於張若塵和商子烆的炎屍,均是向後倒退了幾步,彼此拉開了一些距離。

    就在這時候,商子烆的元屍身化流光,猛然祭出五彩功德神碑,對着張若塵鎮壓而下。

    與此同時,商子烆的寒屍亦是出手,將萬煉塔祭出。

    萬煉塔瞬間化爲數百丈高的巨塔,釋放出道道可怕的至尊之力,似可將一切都碾碎。

    一座萬煉塔雖不是完整的至尊聖器,但其威力,卻也同樣不可小覷,畢竟其依然能夠釋放出至尊之力來。

    張若塵催動流光功德鎧甲,瞬間爆射而出。

    藏山魔鏡震動,顯現出一座座巍峨磅礴的魔山虛影,迎上五彩功德神碑和萬煉塔。

    “砰。”

    五彩功德神碑和萬煉塔被抵擋住,盡皆向後倒退。

    而藏山魔鏡顯現出的那一座座魔山虛影,亦是破碎,藏山魔鏡本體則是重新飛回張若塵的頭頂,鏡面上仍舊浮現着大量至尊銘紋,釋放出幽暗而又詭異的魔光。

    初次交鋒,張若塵與商子烆勢均力敵,誰也沒能佔到什麼便宜。

    張若塵眼眉低垂,心中暗暗進行着計算。

    商子烆着實是他的一尊大敵,不光天賦卓絕,身上的寶物更是一大堆,赤子劍乃是神遺古器,萬煉塔是至尊聖器的一部分,五彩功德神碑亦是功德神殿打造的至寶,每一件都強大無比。

    還有商子烆身上所穿的戰甲,以及身上的各種佩飾,沒有一件是凡物,幾乎都是稀世珍寶。

    遇到這種渾身是寶的對手,任誰也會感到很頭疼。

    ……

    (今晚應該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