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要同時對付三個商子烆,還真是麻煩。”張若塵微微皺起眉頭。

    三個商子烆均是強大無比,哪怕是他,想要以一敵三,仍舊是很困難,稍有不慎,便可能吃大虧。

    “張若塵,你是在做無謂的掙扎,這裡不是在須彌道場,你無外力可以借用,你也不要指望會有人來救你,今夜,你註定要葬身於此。”

    三個商子烆同時開口,一言而定張若塵的生死。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禁一動,聽商子烆話中的意思,那些有可能出手幫助他的頂尖強者,應該都已經被牽制住。

    當初他在真理天域遭遇商子烆伏擊,是鎮元、慈航仙子還有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出面相救。

    而這一次,即便那些人仍然想插手進來,恐怕都已經沒有辦法。

    天堂界派系能量巨大,僅僅只是想要牽制住那些與張若塵交好的頂尖強者,想來並非是難事兒。

    “轟。”

    很是突兀的,一道璀璨聖光出現,擊穿一名九步聖王的身軀。

    一時間,在場的所有人,盡皆轉頭看向東南方向。

    一道絕美的身影,緩緩從天邊走來,身上散發出一粒粒光雨,頭頂上有着九片天空,每一片天空,都交織着大量聖道規則,神聖無比。

    看到這道身影,任誰都會不由自主被吸引,其身軀猶如仙玉鑄煉而成,晶瑩剔透,散發出令人着迷的幽香,配合那完美的身材,和精緻到極點的容貌,足以令無數男子爲其瘋狂。

    “她是誰?”

    一時間,很多修士都不禁十分好奇這位絕世神女的身份來歷。

    “九天玄女。”

    商子烆眼中閃過一道異光,瞬間將來人認出。

    須彌道場一戰,他曾見過九天玄女,且對九天玄女的印象頗深。

    事實上,當初若非九天玄女阻擋,須彌道場一戰,崑崙界修士恐怕根本就等不到張若塵前來搭救。

    張若塵亦是將目光投向九天玄女,從九天玄女身上散發出的霸道氣質,他可以作出判斷,現在主導九天玄女的意識,應該是屬於滄瀾武聖。

    也即是說,九天玄女會趕來孔雀山莊,很大程度是因爲滄瀾武聖。

    張若塵心中很清楚,以他和滄瀾武聖的那點交情,還不足以讓滄瀾武聖冒險前來。

    究其原因,只能是滄瀾武聖想爲其兄長萬兆億報仇。

    畢竟當初須彌道場一戰,天堂界派系的劊子手,有不少都在這裡。

    當然,張若塵也相信,聖書才女和青墨定然是想要幫他。

    沒有聖書才女去主導這件事情,九天玄女不可能合爲一體,趕來孔雀山莊。

    “又來一個送死的。”天堂界派系一名生得極爲醜陋的九步聖王冷笑道。

    此人看上去極爲矮胖,身上有着許多膿皰,那模樣,看上去就像是一隻癩蛤蟆。

    而事實上,其本體確實是一隻癩蛤蟆。

    當然,其並非是普通的癩蛤蟆,而是一隻惡魔蟾蜍,本身乃是太古遺種,血脈極其強大。

    惡魔蟾蜍目露兇光,身形閃動,將九天玄女擋下。

    只見其一張口,便是有着濃烈的惡魔毒霧噴出,淹沒向九天玄女。

    一道聖光從九天玄女體內衝出,化作儒祖聖書。

    數百個文字從儒祖聖書內飛出,形成神聖的光罩,將九天玄女嚴密守護起來。

    與此同時,九天玄女體內涌現出炙熱的火焰,眼神凌厲如劍,宛如一位女戰神。

    臣焰級別的淨滅神火釋放而出,與惡魔毒霧碰撞在一起。

    “呲呲。”

    刺耳的聲音響起,惡魔毒霧與淨滅神火相互消耗,誰也沒能佔到什麼便宜。

    “擋我者死。”

    滄瀾武聖的聲音傳出,顯得殺氣騰騰。

    “嘩啦。”

    屬於青墨的銀色菜刀飛出,劃破空間,鋒利之極。

    “嗯?”

    惡魔蟾蜍臉色微變,連祭出一件瓶狀的祖器。

    瓶身呈漆黑之色,表面勾勒着一些金色的秘紋,此刻漆黑光芒大盛,瓶口釋放出可怕的吸力,竟是想要將銀色菜刀給收掉。

    “鐺。”

    銀色菜刀迸發出可怕的刀芒,劈砍在黑色魔瓶之上。

    頓時,魔瓶被劈得倒飛出去,表面浮現的金色秘紋,變得有些暗淡。

    銀色菜刀乃是昔日食神所留下的神遺古器,最是鋒利,幾乎能夠劈開任何東西。

    “有點本事,但想和本座鬥,還差得太遠。”

    惡魔蟾蜍冷笑道。

    只見其源源不斷將自身的魔氣,注入黑色魔瓶之中。

    頓時,魔瓶變得十分巨大,超過十丈高,表面的金色秘紋,清晰浮現,瘋狂向外噴吐濃稠的毒霧。

    惡魔蟾蜍最擅長的便是用毒,其毒性極爲可怕,就算是不朽大聖,若是一不小心中招,也會很麻煩。

    九天玄女以儒祖聖書進行防禦,沒有半點顧慮,連續不斷的發動攻擊。

    一時間,二人激烈廝殺在了一起,難分勝負。

    在九天玄女趕到後不久,又有一人趕到,此人張若塵最是熟悉不過,正是璇璣劍聖的大弟子——青霄。

    青霄本是與九天玄女一同從皇城趕來,只是速度慢了一些。

    作爲兵部天王,青霄得到了朝廷的大力培育,修煉天賦雖不及張若塵,但如今還是修煉到了九步聖王境界。

    “師弟,大師兄前來助你。”青霄發出一聲長嘯。

    人未至,青霄已是打出一道可怕的拳印。

    拳印化作千軍萬馬,殺氣沖霄,似要橫掃整個戰場。

    青霄施展出來的,正是朝廷兵部最強的軍機天王拳,專爲殺伐而創。

    軍機天王拳一共有十招,威力一招強過一招,也不知道青霄如今修成了幾招。

    緊隨青霄之後,還有另一人也施展出軍機天王拳,氣息並不比青霄弱多少。

    對於這個人,張若塵同樣很熟悉,亦是屬於朝廷兵部重點培養的對象,正是那個曾欠下張若塵多個人情的步千帆。

    步千帆繼承了帝一的無心魔體,擁有不死之身,修煉天賦極高,如今同樣是達到九步聖王境界。

    很明顯,步千帆是來還昔日所欠下的人情。

    只是九天玄女、青霄和步千帆,均是被天堂界派系的強者阻擋在外,連主戰圈都無法進入。

    “張若塵,沒想到竟會有如此多人前來幫你,但我想說,他們都很愚蠢,在這種時候站出來,根本就是找死。”商子烆十分冷酷的說道。

    張若塵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商子烆,平靜道:“商子烆,以你的自私自利,如果身陷這般處境,相信絕不會有任何人前來幫你,所有人都只會想將你殺之而後快,所以,你真的很可憐。”

    “是嗎?可惜,永遠都不會有那樣的一天,除掉你,崑崙界和廣寒界,都將斷絕希望。”商子烆道。

    赤子劍震動,各種繁奧的紋絡浮現出來,噴薄出一片赤紅色的天火,以及淡淡的神力

    天火與神力相結合,頓時化爲數以萬計的嬰兒虛影。

    這些嬰兒虛影均是發出淒厲的啼哭聲,面露猙獰之色,向着張若塵撲了過去。

    張若塵微微皺起眉頭,聖魂隱隱受到啼哭聲的影響,不禁讓他感到有些頭暈目眩。

    “好邪門的一把劍。”

    張若塵暗暗想道。

    當即,張若塵結拳印,一條磅礴的天河浮現在他的身周,宛如真龍盤踞。

    “洛水化劍。”

    天河快速流淌,瞬間化作一柄巨劍,斬向撲過來的嬰兒虛影。

    “嘭。”

    天河所化的巨劍破碎開來,重新化作滾滾天河。

    而那數以萬計的嬰兒虛影,亦是紛紛破碎消散,淒厲的啼哭聲,戛然而止。

    只是不待張若塵喘口氣,手持萬煉塔的商子烆已經出手,可怕的寒氣源源不斷從其體內涌現而出。

    那些寒氣化爲一條條猙獰的冰龍,張牙舞爪的向張若塵撲去。

    張若塵反應極快,當即調動左腿中蘊含的神之規則,施展出神踏九天。

    十萬道赤紅色規則浮現,炙熱的力量釋放,使得張若塵的左腿變得猶如燒紅的鐵柱一般。

    “嘭。”

    連續幾腳踏出,所有冰龍盡皆破碎開來,化爲漫天冰晶,溫度隨之驟降。

    張若塵僅僅只是動用了焱神腿的部分力量,而非是全力施展。

    全力施展,威力固然強大,但施展後,他體內的聖氣,卻是會被消耗一空,變得十分虛弱。

    這一招對付一般人可以,但想用來對付商子烆,明顯行不通。

    “原來你的左腿中,竟是融入了師尊的神腿,也罷,等殺了你,便能爲師尊取回神腿。”商子烆淡漠道。

    他早就聽大曦王說過,張若塵的左腿有古怪,能夠動用屬於焱神的力量。

    如今親眼看到張若塵動用左腿,商子烆哪裡還會不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張若塵隨意擺動左腿,道:“焱神的神腿還不錯,我用得很習慣,可惜月神沒有將焱神另一條腿也斬下,要不然擁有兩條神腿,用起來應該會更靈活。”

    “張若塵,你敢褻瀆神靈,這是死罪。”商子烆眼中涌現出一道可怕的殺機。

    執掌五彩功德神碑的商子烆身化流光,爆發出驚人的極速,將五彩功德神碑當成一方神印,狠狠向張若塵砸去。

    張若塵雙手奇快無比結印,不動明王聖相顯現而出,凝實無比,充滿了威嚴。

    不動明王聖相執掌八龍傘,將八龍傘當成一柄利劍,閃電般刺向砸來的五彩功德神碑。

    與此同時,張若塵將藏山魔鏡祭出,轟擊向一旁閃掠而來的執掌萬煉塔的商子烆。

    而張若塵本身,則是揮動沉淵古劍,迎向手持赤子劍正面襲來的商子烆。

    “劍十。”

    沉淵古劍震動,斬出一道月牙狀劍芒,無視空間阻隔,後發而先至。

    “滅靈。”

    商子烆低喝,催發出赤子劍蘊含的更強神力。

    這股神力邪異無比,充滿了毀滅性,似要湮滅世間一切有靈性之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