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道氣息截然相反的劍芒,轟然碰撞在一起。

    空間劇烈震動,泛起道道漣漪,形成可怕的異象。

    這一刻,張若塵被創出《無字劍譜》的神秘劍神所附體,而商子烆則是被那位鑄造出赤子劍的邪神所附體,二人的廝殺,好似那神秘劍神與邪神在交戰。

    “轟隆隆。”

    以張若塵和商子烆爲中心,方圓數百里的大地都在快速沉陷,山峰則是直接崩塌,根本就無法承受住二人戰鬥所釋放出的可怕力量。

    而感受到張若塵和商子烆的力量太過可怕,其他人都不禁紛紛與他們拉開距離。

    雖說他們兩人的修爲境界,在這裡都算不得最頂尖,畢竟他們還未凝聚出道域,可他們的戰力,都太過恐怖,一般的臨道境強者,都根本沒法相比,誰也不想被他們戰鬥的力量波及到。

    “嘩啦。”

    連續幾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似太古巨獸張開了血盆大口。

    看到這些空間裂縫,周圍之人不由退得更遠。

    真要被空間裂縫擊中,不朽大聖也會被生生撕裂。

    “這兩人真的都只是規則大天地巔峰的修爲嗎?爲什麼感覺像是兩位不朽大聖在廝殺?”

    “不愧是時空傳人,空間手段,太過可怕,擡手便可撕裂空間,不朽大聖大意之下,都有可能着道。”

    “空間手段再厲害又如何?對商子烆根本無用,商子烆身上所穿的三色寶甲,完全能夠對空間手段免疫。”

    “商子烆雖不是恆古之道的掌控者,但卻掌握着制約恆古之道的手段,張若塵即便是時空掌控者,可面對商子烆,卻是優勢全無,一個商子烆,實力已經不弱於張若塵,三個商子烆聯手,張若塵的勝算,微乎其微。”

    “商子烆乃是天堂界一位神靈的子嗣,擁有至高圓滿體質,又進入功德神殿,成爲焱神親傳弟子,修成《太乙神功榜》上,鮮有人修煉成功的《三尸煉道》,堪稱不世奇才,同階一戰,還未曾敗過。”

    “如果張若塵的實力僅限於此,那麼這一戰,恐怕很快就會有結果。”

    …………

    諸多修士都在關注着張若塵與商子烆的戰鬥,其中絕大部分人,都認爲商子烆優勢明顯,鎮壓張若塵,只是時間問題。

    最近這段時間,張若塵可謂是無往而不利,面對再強的對手,都能夠擊敗。

    但這一次,大部分人都已經不再看好他,畢竟他遇到了比他更加優秀的商子烆。

    “情況不妙,難道張若塵這傢伙真的會敗給商子烆?”

    看着遠處的戰鬥,千星天女不禁皺起了眉頭。

    雖然不願承認,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形勢確實是於張若塵不利。

    面對三個商子烆的猛烈攻勢,張若塵難以主動出擊,顯得十分的被動。

    如此兇險的戰鬥,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致命。

    剛開始,或許張若塵還能應付過來,可隨着時間推移,當張若塵身心俱疲時,就很可能被商子烆抓住可趁之機。

    另一個方位,羅剎族公主羅乷,亦是目不轉睛的看着張若塵和商子烆的廝殺。

    “張若塵,作爲本公主的命中之人,你可得爭口氣,千萬不能輸給商子烆。”

    雖說羅乷一直想着要將張若塵鎮壓,帶回地獄界,但卻不希望張若塵敗給商子烆。

    準確說,她是不希望張若塵敗給任何人,她的命中之人,必須完美無瑕,戰無不勝。

    距離孔雀山莊不算太遠的一座山崖上,那個奪走商子烆頂級流光功德鎧甲的閻羅族神秘男子,仍舊坐在火堆前,池崑崙則是坐在其身邊。

    也不知其施展了何種手段,竟是無人能夠發現他們的存在。

    “時空傳人張若塵,功德神殿領袖商子烆,這兩人竟然打起來了,真是很有意思。”神秘男子輕笑道。

    只見神秘男子伸出一隻手來,地獄閻羅氣涌動,其手掌竟是快速化爲一片天地,每一根掌紋,都化作一座座山脈和一條條江河,看上去十分的真實。

    “讓本座來看看這二人究竟有多強。”神秘男子低語。

    說話間,神秘男子也不知施展出什麼手段,憑空攝取到兩股氣息,在掌中天地中演化出張若塵和商子烆的虛影來,二人的虛影栩栩如生,宛如是真身被神秘男子攝取到了掌中天地。

    頃刻間,張若塵和商子烆的虛影,激戰在了一起,猶如在孔雀山莊外的真身一般。

    商子烆的虛影一分爲三,氣息相當,對張若塵的虛影展開圍攻。

    神秘男子彷如一個旁觀者,靜靜的看着。

    過得一會兒,神秘男子又將自身的氣息凝聚出一道,投入掌中天地,凝聚出他自身的虛影,與張若塵和商子烆的虛影,展開混戰。

    掌中天地內的戰鬥,進行得十分激烈,簡直要將這片天地給打破。

    池崑崙回過神來,將目光投向神秘男子的掌中天地,看着其中不斷閃動的幾道虛影,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你在做什麼?”

    神秘男子擡起頭來,對着池崑崙咧嘴一笑,道:“本座想看看,同樣在規則大天地巔峰,張若塵和商子烆的實力,與本座之間存在多大差距,順便推演一下,這一戰他們誰能取勝。”

    “你隨便弄出幾道虛影,就能推演出結果來?”池崑崙面露懷疑之色。

    神秘男子道:“怎麼?你不相信本座的能力?那你便看仔細了。”

    說話間,神秘男子將手掌移到池崑崙的面前。

    池崑崙抱着滿心好奇,目不轉睛的盯着那幾道閃爍不定的虛影。

    在他的注視下,那幾道虛影戰鬥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幾乎讓他看花了眼。

    某一刻,那幾道虛影盡皆化爲一團團氣息,繼而消散於虛無。

    緊接着,神秘男子的手掌恢復如常,彷彿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

    “你推演出的結果是什麼?”池崑崙連忙問道。

    他雖一直盯着看,卻並未看出勝負結果來。

    神秘男子微微沉吟,道:“這二人果然都不簡單,比之本座當年,也差不了多少,縱觀天庭界和地獄界,他們已經是屬於其中最頂尖的天才,可惜他們出生太晚,與本座並非同一時代,要不然,本座也不至於這般寂寞。”

    “其實本座也沒有推演出具體的結果來,畢竟這二人的手段都很多,且戰鬥過程中,任何情況都有可能出現。”

    “不過,商子烆所佔的優勢,要稍微大一些,《三尸煉道》這門奇功很是了得,商子烆掌握的寶物也是極多。”

    “當然,張若塵這位時空傳人也不可小覷,誰也不知道他隱藏了多少底牌,說不得正好有着能夠剋制商子烆的底牌。”

    聞言,池崑崙的臉色不禁微微發生變化,他哪會聽不出來,神秘男子明顯要更看好商子烆一些,這說明張若塵的處境,是十分的危險。

    其實,池崑崙也知道,商子烆可怕無比,若然修煉到臨道境,恐怕大聖之下,便鮮有人能是其一合之敵。

    當初在須彌道場,他本身曾與商子烆交過手,可惜卻敗得很慘,僅僅只在商子烆手下支撐了二十幾劍。

    雖說那是因爲他太年少,各方面都不及商子烆,但也必須承認,商子烆是真的太過強大。

    他在商子烆身上所感受到的壓力,絲毫都不亞於在張若塵身上所感受到的。

    “你是在爲張若塵擔心?說起來,本座已經是幫了張若塵一把,奪了商子烆身上頂級的流光功德鎧甲,不然,張若塵更無勝算。”神秘男子道。

    池崑崙猛然擡起頭來,注視神秘男子,道:“如果你能夠殺死商子烆,殺死天堂界派系那些劊子手,我便答應拜你爲師。”

    哪知神秘男子卻是搖起頭來,道:“雖說殺他們,對本座而言,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本座卻不能去做這件事情,後面還有四個討厭的傢伙緊追不捨,本座一旦出手,必然會被他們察覺到。”

    “好不容易能夠休息一下,本座可不想自找麻煩,所以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聞言,池崑崙頓時露出失望之色。

    似是看出池崑崙的失落,神秘男子不由笑道:“想來你應該很想看看張若塵與商子烆戰鬥的情況,本座已經解除此地的部分封禁,你自己慢慢看吧。”

    聽到這話,池崑崙立刻站起身來,走到山崖邊,將目光投向孔雀山莊所在的方向。

    依靠強大的目力,池崑崙很快便是鎖定了張若塵的身影。

    “對了,張若塵似乎是爲了你纔來到孔雀山莊,看來他很在乎你這個兒子。”神秘男子道。

    聽到這句話,池崑崙的心頓時顫抖了一下,拳頭不禁握得很緊。

    雖然他還不想承認,但實際他的心中,已經是相信了神秘男子所說的話,如果張若塵不是他的親生父親,又如何會一次次拼命來救他?

    只是他不明白,既然池瑤女皇是他的母親,又爲何要編造那樣的謊言來欺騙於他?

    當然,現在並不是去想這些的時候,張若塵的安危,才最爲重要。

    可惜,他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只能遠遠的看着。

    “我爲什麼會這麼弱?”

    池崑崙握緊拳頭,心中滿是自責。

    如果他之前沒有在功德戰場上被天堂界派系的強者擒住,或許現在的情況將大不相同。

    孔雀山莊前,張若塵與商子烆的戰鬥,仍舊在持續着。

    “好個張若塵,我三尸聯手,竟也未能佔據太大優勢,師尊說的對,張若塵果然是一個心腹大患,必須儘早除去,不能再讓他繼續成長下去,真讓他修煉到大聖境,那就不好對付了。”

    連番激戰,商子烆不禁越戰越心驚。

    原本,商子烆以爲憑他如今的實力,施展出《三尸煉道》,要擊敗張若塵,應該並非難事。

    可現在看來,他無疑是有些低估了張若塵。

    當初在真理天域,有數次機會,可以解決掉張若塵,可惜都出現差錯,讓張若塵一次次逃脫。

    短短几年時間,張若塵已然是完全成長起來,至少在修爲方面,與他已經沒有太大差距。

    “不能爲我所用,那便只能將你徹底毀掉。”

    商子烆目露兇光,心中暗暗發狠。

    無論張若塵多強,今夜都休想活着離開此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