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時空結界瞬間形成,沒有人來得及退出仙機山,天庭界近四十萬大軍,死族近二十萬大軍,盡皆困在這片地域中。

    最短時間內,雙方大軍各自集結,高度戒備。

    就連陸百鳴和溟蛄也都停止爭鬥,各自回歸己方陣營。

    「砰。」

    半空,歧陽全力出手,動用魔刀,將龜甲陣圖和錯亂空間劈開,掙脫而出。絢爛的刀光,宛如一條天河,呈現在所有修士的眼前。

    「給我收。」

    歧陽伸出一隻數十丈長的大手,本想收取龜甲陣圖,可惜龜甲陣圖似有靈性,鑽入進地底,消失不見。

    歧陽眉頭一皺,只得放棄,身形閃動,出現在死亡祭台之上,與源魔神子站在一起。

    「發生什麼事了?」歧陽抬頭望天,感覺到了一股令他都有些窒息的力量。

    源魔神子眼中浮現凝重之色,道:「應該是須彌老和尚留下的暗手,將我們困在了這裡,這層結界很不簡單。」

    「須彌老和尚留下的暗手?怎麼回事?還有,琞枯呢?「歧陽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源魔神子道:「很有可能,畢竟這層結界是由時空之力構成,崑崙界除了須彌老和尚,誰還能有這樣的手段?至於琞枯,已經死了,死在張若塵手中。」

    聞言,歧陽不禁露出一抹驚詫之色,感到難以置信。

    他知道張若塵是時空掌控者,手段了得。但,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實力,如何能殺得了琞枯?

    二人的修為,天差地別。

    「唰。「

    就在這時,兩道身影從幽暗地底閃掠而出,正是張若塵和紀梵心。

    紀梵心手中拿著龜甲陣圖,顯然是剛才收回來的。

    鎮元化為一道青色流光,飛到張若塵和紀梵心的身前,開口詢問道:「張師弟,這結界是怎麼回事?」

    張若塵露出一抹笑容,道:「鎮元師兄,不必擔心,結界乃是我引動須彌聖僧所留神力形成的,為的是困住死族。」

    暗地裡,張若塵傳音道:「接下來,我會動用一些特殊手段,對付死族。為了避免誤傷,希望鎮元師兄得先帶天庭界大軍退出仙機山。」

    「有多大把握?」鎮元傳音問道,明顯有些不放心。

    張若塵望向遠處的死亡祭台,浮現出一道自信的笑容,傳音道:「鎮元師兄放心,沒有絕對的把握,我怎麼敢獨自去和死族大軍叫板?」

    這是一種睥睨天下的風采!

    就如昔日須彌聖僧盤坐於星空之中,睥睨諸神一般。雖是一人,卻給人一種能夠降服諸神的氣度。

    鎮元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不再多說什麼,立即傳音,讓天庭界大軍準備撤離。

    不消片刻,天庭界大軍便是盡皆回到一艘艘戰船之上。

    就連碧雲海,也與鎮元一同登上戰船。他的目光,盯向站在地面的張若塵,譏誚的一笑:「還真是不自量力,以為憑藉須彌聖僧留下的殘力,就能抗衡死族大軍?等你死後,應該沒有人給你收屍。」

    張若塵只是淡淡看了碧雲海一眼,並未去理睬。碧雲海是很強,但還不至於讓他懼怕,自然也懶得去與其一般見識。

    如此心性之人,將來成就,必定有限。

    死亡祭台上,死族的頂尖強者,皆是露出不解的神色,十分好奇天庭界的修士到底是要幹什麼?

    般若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道:「不好,他們是想離開,阻止他們。」

    源魔神子和歧陽皆是身經百戰的強者,也察覺到不妙,第一時間出手。

    源魔神子雙臂交合,一條條魔龍形態的氣流,從體內湧出來,在頭頂上方交織成一片浩浩蕩蕩的魔雲。

    一掌拍出,頓時打出一道數千丈長的魔手印。

    歧陽揮出飲血魔刀,一道三百里長的刀光給出去,發出刺耳的刀鳴聲,天地都像是被分割開來。

    「好可怕的力量。」

    張若塵立刻催動時空秘典,開啟一條空間通道,直通仙機山外。

    「唰。」

    所有天庭界的戰船,在瞬間騰空而起,通過空間通道,離開在了這片地域,出現到千里之外。

    留下來的,只有紀梵心、風岩、項楚南、裴雨田和邪靈,和其他人不同,任何時候,他們都會與張若塵共進退,根本不願意離開,勸都勸不走。

    張若塵利用時空秘典,包裹住他們,施展出空間大挪移。

    他們剛才消失,源魔神子和歧陽打出的攻擊力量,便是轟擊過去,落在時空結界上面,打得結界宛如一層水幕一般,泛起無數層漣漪。

    死亡祭台上,源魔神子冷聲道:「張若塵,果然是你,這一切都是你早已算計好的吧?沒想到你隱藏得如此之深,真不愧是須彌老和尚的傳人。」

    張若塵一隻手持著時空秘典,一隻手背在身後,踩著地上的焦土,一步步向死亡祭台走去,道:「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退出崑崙界,饒你們不死。」

    在說出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盯在般若的身上。

    但,回應他的,卻是一陣大笑聲,似在笑他無知和狂妄。

    「張若塵,你到底有沒有弄清楚局勢,真以為憑藉一座殘缺不全的時空結界,就能對付我們死族大軍?軒轅裂空都沒你這狂。」源魔神子冷笑。

    歧陽的手指,輕輕的摸了摸鼻尖,笑道:「我看他是自信過頭了!這叫什麼……這叫自以為是。」

    歧陽和源魔都是死族大聖之下,排名前十的人物,能夠與大聖叫板的存在。張若塵在他們的眼中,與一隻螞蟻,沒有什麼區別。

    不僅僅只是他們覺得張若塵是在找死,就連退出仙機山的天庭界大軍,也都如此認為。

    風無形深深皺眉,盯向鎮元,苦澀的道:「鎮元兄,張若塵是不是因為,要送我們離開,所以沒辦法逃出仙機山?」

    遠遠望去,張若塵獨自一人,面對數十萬死族大軍,那畫面太悲壯。

    鎮元雖說對張若塵充滿信心,可是,一個人怎麼可能,斗得過那個多的死族強者?不過,做為時空傳人,張若塵要退走,應該不是難事。

    「哈哈,本神子去收拾這個狂妄之徒。」

    赤星神子背上的一對灰色羽翼展開,化為兩片死亡陰雲,從祭台上飛了出去。

    還隔著十數里的距離,赤星神子一拳打出,頓時天地間響起一道震耳欲聾的氣爆聲,無數灰色的電光顯現出來,呈現出詭異至極的天象。

    「是毀天殺拳,這是一種堪比高階聖術的拳法,威能無邊。曾經憑藉這種拳法,赤星神子與一位不朽大聖,硬碰硬了十二拳,才吐血敗北。」

    「完了,被毀天殺拳鎖定,以張若塵的修為,必死無疑。」

    ……

    即便是站在死亡祭台上的般若,雙眸也都筆直的盯著張若塵。在毀天殺拳之下,張若塵的身體顯得無比脆弱和渺小,彷彿下一刻就會化為灰燼。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張若塵的嘴裡,只是輕飄飄的吐出兩個字,「找死。」

    「嘩——」

    張若塵並未說話,一翻手,將仙機羅盤取出,強大聖氣源源不斷注入,使得仙機羅盤快速復甦。

    「仙機羅盤。」

    死族一眾強者臉色均是不由一變。

    先前仙機羅盤被神秘強者奪走,誰也無法將神秘強者找出來,現在仙機羅盤怎麼會出現在張若塵手中?

    出現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奪取仙機羅盤的強者與張若塵相識。

    其二,根本就是張若塵出手奪取了仙機羅盤,正好當時張若塵不見蹤影,極有可能就是去做這件事。

    不管怎樣,如今仙機羅盤出現在張若塵手中,都不是一件好事。

    仙機羅盤自動飛起,懸浮在張若塵身前,轉動之間,釋放出一股奇異力量。

    頓時,隱藏在地底的許多古老陣紋浮現而出,雖然殘缺得很嚴重,可散發出來的氣機,仍舊是十分恐怖,令人聖魂顫慄。

    在極為古老的時代,仙機宗曾出過陣法天師,為仙機宗布置下諸多強大陣法,哪怕經歷漫長歲月,加上遭受死族破壞,但還是殘留下了一些厲害的陣紋,深藏於地底,只有動用仙機羅盤,才能夠引動。

    「嗡。」

    裴雨田手中的石刀,從時空秘典中飛出,忽然劇烈震動起來,變得不受控制。

    下一刻,石刀從裴雨田手中掙脫出去,飛到張若塵頭頂。

    張若塵以仙機羅盤引動出來的陣法力量,紛紛向著石刀匯聚而去。這股力量極其龐大,尋常聖器根本就無法承受。

    石刀不斷震動,表面紋絡清晰浮現,與北域的山川地勢完全契合。

    這一刻,石刀如同在生死崖底的時候一樣,自主復甦,引動整個北域的天地之力。

    浩瀚的天地之力穿過時空結界,融入石刀之中。

    一時間,北域處處電閃雷鳴,出現種種可怕的異象,弄出的動靜,遠比生死崖下那一次巨大。

    一刀揮斬出去,宛如斬破空氣一般,劈開了毀天殺拳。

    「怎麼可能……這股力量……」

    赤星神子臉色驚變,感受到一股比大聖還可怕的力量,圍繞在張若塵的四周。此刻的張若塵,簡直就像是仙機山的神,令他恐懼無比。

    赤星神子立即扇動雙翼,想要逃遁。

    「還想逃,遲了!」

    張若塵的手指一引,石刀再次揮斬出去。

    「噗嗤。」

    石刀將赤星神子斬斷成了兩截。

    刀上蘊含的力量實在太可怕,赤星神子的屍體遭受衝擊,竟是直接爆碎,化為兩團陰寒的死亡之霧。

    這兩刀太驚艷,也太霸道,震得死族和天庭界的修士,都說不出話來。

    其中一些修士,更是被驚懾的靈魂顫動,差一點跪倒在地上,向張若塵叩拜。此時的張若塵,如同刀神臨世。

    托著仙機羅盤,張若塵步步向前,每踏出一步,天地都會跟著顫抖一下。

    「啟動死亡祭台。」

    源魔神子再也不敢小覷張若塵,面目猙獰,大吼一聲,隨即將自身力量,源源不斷灌注進入死亡祭台之中。

    不僅是他,其他佇立在死亡祭台上的死族強者,亦是在做著相同的事情。

    誰都看得住,張若塵幾乎已經無敵,只有聯手,先攻破時空結界,今日才有活路。

    死亡祭台的力量被催動到極致,一道幽暗光華直衝天際,想要將時空結界擊穿。

    原本死族是打算讓死亡祭台汲取足夠的力量,醞釀出大殺招,以便於轟破死族所在星域與崑崙界的空間屏障,使得死族大軍能夠長驅直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下整個北域。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最後竟是用來抵擋張若塵這個殺星。

    「給我破。」

    源魔神子暴喝,全力催動死亡祭台。

    只要破掉時空結界,張若塵及天庭界的那些強者,便不足為懼。

    縱然時空結界與須彌聖僧有關,可須彌聖僧早已隕落多年,又還能夠剩下多少神力?

    以死亡祭台的詭異莫測,並非沒有可能將其破開。

    「你們走不了!」

    張若塵眼神冰冷,殺機凜冽。

    「嘩。」

    石刀的力量,凝聚到極致,猛然對著死亡祭台劈砍而下。

    一道恐怖至極的刀芒劈出,空間變得極不穩定,出現細微的裂縫。

    「轟。」

    死亡祭台升騰起更為璀璨的光華,想要抵擋住刀芒。

    只是刀芒無堅不摧,死亡祭台的防禦力量再強,也無法抵擋住。

    「咔嚓。」

    刀芒觸及的瞬間,死亡祭台發出破裂之聲。

    「轟隆隆。「

    刀芒如雷霆一般,炸裂開來,毀滅性的力量向著四面八方擴散,淹沒死亡祭台。

    以死亡祭台為中心,仙機山的大地板塊大範圍破裂,猶如一場大地震,非人力所能阻擋。

    幽暗地底,道道青色光華浮現,護住青色殿宇。

    不消片刻,死亡祭台全面崩碎,化為飛灰。

    不僅僅是死亡祭台化為飛灰,消失無蹤,連帶著死亡祭台上的數十尊頂尖強者,也都不見蹤影,什麼都沒有剩下。

    佇立在死亡祭台的那些死族強者,均是十分強大,修為至少都達到接天境,足有數十人之多。

    看到這樣的結果,項楚南不禁瞪大了眼睛,十分震驚道:「我滴個乖乖,這也太恐怖了吧,那般多厲害的死族,居然全滅,連渣都沒剩下。」

    現在看來,他之前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快逃。」

    看到這一幕,死族大軍頓時陷入慌亂,四散逃遁。

    連那些個神子神女,都全被滅掉了,他們還如何去與張若塵對抗?

    張若塵眉頭微皺,抬頭看向先前死亡祭台釋放出的幽暗光華衝擊的位置。

    就在石刀劈碎死亡祭台的瞬間,他隱約感覺到,時空結界出現極為輕微的波動。

    不出意外,在那一刻,應該有人穿過時空結界,逃了出去。

    只是他無法確定,究竟逃出去幾個,逃出去的又是誰。

    不得不說,這群死族還真是很厲害,在剛才那種情況下,竟然還能有人逃走。

    「可惜,那般多厲害死族,全都形神俱滅,啥都沒剩下,白白浪費許多功德值。」風岩嘆息道。

    項楚南點頭道:「就是,真浪費,他們身上的寶物也都浪費了。」

    「剩下的功德值,還多著呢。」張若塵將目光投向那些潰逃的死族修士。

    說話間,他再度催動仙機羅盤,控制隱藏在仙機山中的一座座殘缺陣法,剩下的近二十萬死族大軍,他並不打算放過。

    而眼見張若塵又要用這招,項楚南連忙道:「大哥,你悠著點,別又把他們都打得形神俱滅,那我們可就白忙活了!」

    張若塵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轟。」

    陣法運轉,千百道銀色閃電憑空出現,劈向那些四散奔逃的死族。

    「啊。」

    凄厲慘叫聲響起,此起彼伏。

    但凡被銀色閃電劈中,那些死族都紛紛從半空中墜落而下,大多直接身死,即便未死,也已經身受重傷,失去反抗之力。

    也有部分死族很有膽色,並未亂了陣腳,組成戰陣,想要與張若塵對抗。

    只可惜,他們中並無頂尖強者存在,最強的也不過道域境修為,即便數量多,也無濟於事。

    沒用太長時間,仙機山變得安靜下來,絕大部分死族都被張若塵用陣法滅殺,剩下的,則被風岩、項楚南和裴雨田出手解決掉。

    「結束了!」

    張若塵輕呼出一口氣,將仙機羅盤送入幽暗地底。

    大戰落幕,仙機羅盤自當物歸原主。

    沒有半點停歇,張若塵六人均是行動起來,打掃戰場,收取戰利品。

    別的不說,近二十萬死族大軍,修為盡皆在聖境之上,所能兌換的功德值,少說也有二三十億點,足夠讓兩三個人登上天庭界的《聖王功德榜》。

    而二三十億點功德值,更是能夠兌換大量珍貴的功德寶物,意義可謂十分巨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