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實在是抱歉,前面把一個數據寫錯。修士,突破到九步聖王規則小天地,大概需要六七百萬道規則。突破到大天地,大概需要一千萬道規則。突破到道域,大概需要一千五百萬道規則。

    前面記錯了一個點,所以寫得有一些出入,已經修改。所以,現在商子烆的規則總數,應該是一千七百萬道左右。)

    ……

    張若塵穩住身形,火神鎧甲表面仍舊在熊熊燃燒着赤色火焰,並未因剛纔的可怕衝擊而熄滅。

    “完整的火神鎧甲,當真是很不簡單,防禦力遠非流光功德鎧甲可比,更爲重要的是,能夠大幅增強我本身的攻擊力。”張若塵緊握拳頭,心中震動不已。

    藉助火神鎧甲的力量,他剛纔施展出龍象般若掌來,那種威力,無疑是得到了大幅提升,竟能勉強將商子烆全力斬出的一劍抵擋住,效果無疑是比他預計的更好。

    “張若塵,你以爲憑藉一件火神鎧甲,就能改變什麼嗎?你是在癡心妄想。”

    商子烆一邊發出冷喝,一邊再度出手。

    陰寒之氣瘋狂從商子烆體內涌現,凝聚出一頭龐大無比的猙獰異獸。

    與此同時,萬煉塔飛出,快速變大,猶如一座神山,釋放出道道可怕的至尊之力。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凌厲光芒,身體猛然一震,全身一百四十四個竅穴,盡皆開啓,體內聖氣瘋狂釋放。

    即便他現在修爲不及商子烆,可若論聖氣數量和品質,他卻未必就比商子烆差。

    火神鎧甲噴薄出更爲可怕的赤色火焰,顯現出焚天之勢。

    張若塵口中發出一聲暴喝,將所有火焰之力匯聚到左腿,以驚人速度,在半空中踏出三腳。

    “轟。”

    三道排山倒海般的火浪出現,席捲而出。

    以焱神腿的力量施展神踏九天,再輔以火神鎧甲的力量,爆發出的那種威能,簡直是超乎想象。

    “砰。”

    猙獰異獸雖強,可面對三道力量相疊加的火浪,仍舊是快速破碎湮滅。

    萬煉塔釋放出的至尊之力,震碎火浪,萬煉塔本身,亦是被震得倒飛而回。

    這等層次的碰撞,換做是其他高階的萬紋聖器,只怕都已經受損,乃至於直接被毀掉。

    這一次,張若塵僅僅只向後倒退了五步,且看上去,一點事都沒有。

    或許是受到極熱與極寒之力的影響,孔雀山莊上空凝聚出厚重的雲層,黑壓壓一片,遮蔽星光與月華,彷如天要塌下來了一般。

    “轟隆隆。”

    低沉的雷聲響起,頃刻間便有瓢潑大雨降下。

    “那件鎧甲是怎麼回事?張若塵將其穿上後,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

    “那似乎是傳說中的火神鎧甲,一件強大的神遺古器。”

    “依靠一件神遺古器,張若塵居然就能與突破至道域境的商子烆抗衡,張若塵究竟有多強?”

    “傳聞中,火神鎧甲極爲特別,一般人根本就無法運用,也不知張若塵爲何能夠運用。”

    “不管怎麼說,張若塵現在已經重新穩住腳跟,也不知接下來,是否還會出現什麼變故。”

    “這兩人都太可怕,一個規則大天地巔峰,一個剛突破至道域境,可他們之間的對決,卻像是兩位大聖在廝殺,這若是在域外,只怕早已打得星辰隕落。”

    …………

    觀戰的諸多修士,此刻都不禁目瞪口呆,完全被張若塵的表現所震驚。

    原本他們中很多人,都已經覺得張若塵必敗無疑,會被商子烆無情鎮壓。

    但到得現在,卻沒人敢太過肯定,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會出現怎樣的變數。

    商子烆的臉色變得格外難看,這樣的結果,是他完全未曾預料到的。

    目光轉動,商子烆看向張若塵的左腿,心中滿是惱怒之意,他沒想到屬於他師尊的一條神腿,如今竟會成爲他對付張若塵的一大阻礙。

    單獨的焱神腿,單獨的火神鎧甲,都並不可怕,但兩者結合在一起,卻會變得十分可怕。

    可以說,擁有焱神腿的張若塵,再得到火神鎧甲,簡直是如虎添翼。

    “殺。”

    商子烆眼中殺機暴漲,手持赤子劍,徑直攻向張若塵。

    他倒要看看,火神鎧甲的防禦,究竟有多強,能否抵擋得住他手中的赤子劍?

    赤子劍在他手中,從來都是無往不利,這次也同樣不會例外。

    商子烆全力催動赤子劍,劍身上浮現出無數金色紋絡來,釋放出道道邪異的神力。

    流光之道施展,商子烆身化流光,速度快到極致。

    “鐺。”

    赤子劍一劍接一劍斬在火神鎧甲之上,想要強行破開火神鎧甲的防禦。

    此刻,張若塵並未穿流光功德鎧甲,速度卻是不及商子烆,故而只能被動的進行防禦。

    赤子劍的攻擊,凌厲而霸道,足以對不朽聖軀造成傷害。

    哪怕有着火神鎧甲進行防禦,可張若塵仍舊是在不斷向後倒退,明顯落在下風。

    很顯然,火神鎧甲雖能增幅他的實力,但卻無法完全消除他與商子烆之間的實力差距。

    所幸,火神鎧甲防禦驚人,商子烆的攻擊雖然可怕,卻已經無法對他造成太大的威脅,至少想重創他,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心意一動,張若塵再度將沉淵古劍取出,將自身聖氣注入的同時,也將火神鎧甲釋放出的火焰之力,附着在了沉淵古劍之上。

    沉淵古劍揮舞,張若塵施展出真一雷火劍法來。

    “轟。”

    道道雷電從天而降,受到沉淵古劍的牽引,轟擊向商子烆。

    天雷與火神鎧甲釋放出的赤色火焰相結合,至陽至剛,正好能夠將真一雷火劍法的威力,完全施展出來。

    一時間,張若塵竟是抵擋住了商子烆的凌厲攻勢。

    鑲嵌於沉淵古劍劍柄上的紫色神石泛起淡淡光華,使得沉淵古劍的劍身都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紫芒。

    “鐺。“

    沉淵古劍與赤子劍碰撞在一起,一股恐怖的力量,通過赤子劍,傳遞到商子烆身上。

    極爲驚人的,商子烆被這股力量震得向後倒退了三步,且雙臂輕微顫抖,生出麻痹之感。

    “張若塵居然一劍震退了商子烆,是我眼花了嗎?”

    看到商子烆倒退,立刻有觀戰的修士發出驚呼聲。

    張若塵憑藉火神鎧甲,扭轉頹勢,穩住陣腳,這已經是很讓人感到驚訝。

    現在竟然還能在拼鬥中震退商子烆,取得一絲優勢,無疑是更加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商子烆的感知極爲敏銳,瞬間便是鎖定鑲嵌於沉淵古劍劍柄上的紫色神石。

    “竟然將這件寶物與劍熔鍊在一起,難怪能爆發出那般強大的力量,可惜,只是一股蠻力,並無什麼威脅。”商子烆平靜低語道。

    當即,商子烆再度出手,展現速度優勢,將赤子劍的威力發揮到一個極致,不時的還會催動萬煉塔,出其不意的給張若塵來那麼一下子。

    接連兩道身影,從商子烆體內走出,從不同方向,對張若塵展開圍攻。

    此時,商子烆的修爲已經完全穩固,得以再度將《三尸煉道》施展出來。

    一下子多出兩個對手來,張若塵的處境,頓時變得十分不妙。

    “砰。“

    五彩功德神碑猛然砸下,一道五彩神光轟擊在張若塵的身上。

    即便有着火神鎧甲防禦,張若塵仍舊是受到不輕的創傷,噴出一大口鮮血來。

    “砰。”

    時隔不久,萬煉塔襲來,張若塵雖極力抵擋,可還是遭到一道至尊之力的攻擊。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極其可怕,全力以赴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二掌。

    十分難得的,這一掌他順利的調動了真理規則,使得攻擊力得以增幅三倍。

    手持赤子劍的商子烆,相隔太近,此刻根本就來不及閃避,硬生生捱了這一掌。

    商子烆當即被打飛出去,體表雖浮現出許多的神紋,可還是遭受不輕創傷,口中鮮血狂噴。

    不過,與此同時,執掌萬煉塔的商子烆,也趁機施展出陰冥玄光,結結實實打在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亦是被打飛出去,火神鎧甲上的赤色火焰,都因此熄滅大半,覆蓋上一層陰寒的白霜。

    自身竟會被張若塵打傷,不禁讓商子烆惱怒不已,“張若塵,你再怎麼掙扎,今夜也難逃死劫;不只是你,所有與你有關的人,也都要死。”

    突破至道域境後,仍舊遲遲無法擊殺張若塵,無疑是讓商子烆完全失去了耐性,這種情況在他看來,本是不應該出現的。

    “唰。”

    三個商子烆瞬間合一,一千七百萬道聖道規則涌現,環繞在合一的商子烆身周,構築成一座強大的道域。

    下一刻,一股極陰之力和一股極陽之力,同時從商子烆的體內涌出,相互碰撞,形成極爲可怕的異象,空間都因此變得微微有些扭曲。

    “張若塵,一切到此結束。”

    商子烆殺氣騰騰道。

    極陰之力劇烈涌動,凝聚出猙獰的三頭異獸,極陽之力則是極速膨脹,化爲一尊高大的火焰巨人,散發出霸道強絕的威嚴氣勢,宛如一尊火焰帝王。

    兩者並立,均是散發出無比恐怖的氣息。

    一時間,方圓數千裡內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盡皆瘋狂的匯聚而來。

    “吼。”

    猙獰異獸和火焰巨人同時仰天咆哮,聲波化爲實質,如山崩海嘯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這股力量着實太過可怕,波及範圍極廣。

    即便是那些遠遠觀戰的修士,也都受到波及,實力稍弱者,直接被掀飛出去,有人甚至因此遭受不輕的創傷。

    就連戰場上的雙方強者,也都受到不小影響,不由紛紛倒退,盡所能的拉開距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