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難道是……炎帝訣!”

    有觀戰的修士,忍不住發出驚呼聲。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一片譁然,諸多修士都露出震驚之色。

    “炎帝訣乃是焱神所創,是一種高階聖術,威力強大,最是剛猛霸道,極難修煉,沒想到商子烆竟是將之修成了。”

    “而且此刻,商子烆竟然還將炎帝訣與陰冥玄光一同施展,形成冰/火兩/重天,這種掌控力,着實很可怕。”

    “像這般施展兩種高階聖術,威力幾乎可以倍增,張若塵有麻煩了。”

    ……

    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商子烆身後的兩道高大身影,心中不免都感到十分震撼。

    能夠同時施展出兩種屬性截然相反的高階聖術,且還能夠完美保持平衡,商子烆的手段,着實是很可怕。

    商子烆那陰沉的臉上,終是浮現出一抹笑容。

    他修煉炎帝訣的時間已經極長,卻始終欠缺一些關鍵性的東西,無法將之修煉至大成。‘

    而就在剛纔,他無比憤怒的情況下,竟是明悟了其中的關鍵,可謂是意外的驚喜。

    能夠在聖王境修成兩種高階聖術,單憑這一點,商子烆便足以名傳萬界,哪怕是軒轅裂空那等絕世奇才,都沒法相比。

    “張若塵,我真是要謝謝你,如果不是因爲你,我恐怕還無法這般快就將炎帝訣修成,作爲答謝,就讓你第一個領教一下炎帝訣的威力吧。”商子烆含笑道。

    感受到商子烆身後兩道高大身影的可怕,張若塵的表情頓時變得凝重起來,這一次,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在這種情況下,張若塵只得全力催動火神鎧甲和藏山魔鏡,同時將大量聖氣運轉至左腿。

    他其實很想全力施展出焱神腿,爆發出至強的一擊。

    可他知道,即便是焱神腿的最強一擊,仍舊無法殺死商子烆。

    而在施展出最強一擊後,他體內的聖氣,卻會消耗一空,無法立刻恢復過來。

    到時候,他將失去戰力,只能任憑商子烆宰割。

    “商子烆這一擊非同小可,我得施展出焱神腿的五成力量,纔有希望抵擋住。”腦中快速閃過許多念頭,張若塵不禁做出了決定。

    平常他施展焱神腿,其實都只是動用了焱神腿的一成力量,對於聖氣的消耗不算大,幾乎頃刻間就能恢復。

    而一旦動用焱神腿的五成力量,威力雖然會大增,但也會因此耗去一半的聖氣,哪怕依靠神光氣海中的神陽源源不斷釋放精氣,也需要不短的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這對於他接下來施展其他手段,無疑會有不小的影響。

    但事到如今,張若塵也沒法去顧慮那麼多,真要被商子烆一擊重創,那他就更加沒有還手之力。

    得到強大聖氣的灌注,張若塵的左腿變得赤紅,十萬道粗壯的火焰規則浮現而出,炙熱的氣息,幾乎要令得空間融化。

    商子烆身後的猙獰異獸和火焰帝王,同時衝出,如鬼神並行,恐怖的毀滅氣息瀰漫。

    所過之處,大地劇烈沉陷,整體瀕臨崩潰。

    “焱神腿。”

    同一時刻,張若塵的左腿橫掃而出。

    無比磅礴的神力涌現,化作滔天的火浪,席捲八荒。

    “轟。”

    張若塵頃刻間被火焰與寒冰之力淹沒,那片區域猶如遭受星辰的撞擊,形成毀滅性的衝擊波。

    空間中泛起可怕的力量漣漪,一層接一層,以驚人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擴散。

    相比於最開始猙獰異獸和火焰帝王發出的低吼,此時形成的力量漣漪,無疑是要恐怖許多倍。

    戰場上雙方的不少強者,都在第一時間停手,轉而去對抗這一層接一層的力量漣漪。

    只是即便如此,一些強者仍舊是未能避免受傷,且有的傷得還很重。

    倒是那些觀戰的修士,都已經學聰明,早早便退得極遠,此次受到的衝擊,可說是微乎其微。

    方圓萬里,都在這一刻發生大地震,山川崩碎,大地沉陷,不知有多少生靈因此遭劫。

    “轟。”

    地底有着大量暗紅色的岩漿噴涌而出,很快便匯聚成一座巨大的岩漿湖。

    因爲地底不斷有着炙熱岩漿涌出,故而岩漿湖完全處於沸騰狀態,將大量金石融化,本身則是沒有凝固的跡象。

    宸虎將目光投向商子烆,眼眉低垂,低語道:“在聖王境修成兩種高階聖術,還能配合施展,我這位師弟還真是厲害,難怪師尊會那般重視於他。”

    “他這一擊,已經十分接近臨道境最強的三個層次,照這樣下去,恐怕都無需突破至接天境,他的實力便能達到我如今的層次。”

    以前,宸虎還不怎麼將商子烆放在眼中,可現在,他卻是不得不正視商子烆的實力。

    宸虎很清楚,要不了太長時間,商子烆就會成爲功德神殿年輕一輩的最強者,到時候,連他都會在商子烆面前低一頭。

    “表哥。”

    “小師弟。”

    “殿下。”

    眼見張若塵被毀滅性的力量所淹沒,孔蘭攸、金禹、韓湫等人,均是不禁發出驚呼聲。

    繼而,他們的眼睛全都紅了,拼命想要去搭救張若塵。

    奈何他們的對手都很強,死死的將他們牽制住,根本就不給他們脫身的機會。

    山崖之上,池崑崙目眥欲裂,不由自主大聲喊道:“父親。”

    毫無疑問,他是已經相信了閻羅族神秘男子所說的話。

    池崑崙心中焦急萬分,恨不得立刻衝到孔雀山莊。

    哪怕他本身實力還很弱,但他仍然想在這個時候,與張若塵並肩作戰。

    “看來勝負已分,商子烆這小子還真挺厲害,修煉時間不長,卻能掌握兩種高階聖術,彼此還能夠相生相剋,等他再成長一些,倒是有資格與本座交手。”

    “那四個討厭的傢伙,似乎又要追回來了,不能繼續呆在這裡,小子,我們該走了!”

    閻羅族神秘男子站起身來,準備帶池崑崙離開。

    池崑崙當即咆哮道:“我父親不會死,我要去殺了商子烆。”

    “小子,你現在可殺不了商子烆,你想報仇的話,就乖乖跟本座走,只要你學到本座的本事,要殺商子烆,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神秘男子道。

    “不,我不走,我要去救父親。”池崑崙的情緒顯得極爲激動。

    見狀,神秘男子不禁搖了搖頭,一擡手,施展出地域閻羅氣,封禁住池崑崙的行動能力。

    池崑崙眼睛瞪得極大,眼中滿是憤怒和不甘,卻又無可奈何,根本無法掙脫神秘男子所設下的封禁。

    也不管池崑崙是否願意,神秘男子一把抓住池崑崙,一步邁出,自山崖上消失無蹤。

    孔雀山莊前,那片區域仍舊被毀滅性力量所籠罩,久久都不曾消散。

    “承受如此可怕的一擊,看來張若塵是凶多吉少。”

    “可惜啊,時空傳人竟然就這般煙消雲散了。”

    “不怪張若塵弱,是商子烆太強,兩種高階聖術配合施展,聖王境有幾人能做到?”

    “這一戰,終歸還是商子烆贏了,張若塵敗亡,崑崙界和廣寒界,都將遭受巨大打擊。”

    “屬於商子烆的時代已經來臨,誰也無法阻止。”

    …………

    一時間,諸多觀戰的修士,均是以敬畏的目光看向商子烆,被商子烆所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所折服。

    在很多人看來,恐怕要不了太長時間,商子烆就會成長到閻無神、天宮四大天王那種層次,隨手就能捏死一般的九步聖王。

    漸漸的,中心區域的毀滅性力量開始消散,許多人都紛紛將目光鎖定在那片區域,想要看看最終的結果。

    商子烆面露笑容,眼中滿是傲色,完全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然而,隨着毀滅性力量消散,商子烆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因爲他看到那片區域有着一道身影顯現出來。

    那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張若塵。

    此刻,張若塵渾身是血,哪怕有着火神鎧甲的保護,他仍舊是傷得極重,弄得遍體鱗傷,肉身險些崩潰。

    他還是小覷了商子烆剛纔那一擊的威力,調動焱神腿五成的力量,甚至在危急關頭,還激發出了更多力量,未能將之抵擋住。

    張若塵的肉身是佈滿了裂痕,五臟六腑近乎全碎,換做其他人,受如此重的傷,只怕已經身死,無法支撐下來。

    商子烆目光陰沉的看着張若塵,低沉道:”張若塵,你的命可真大。“

    “商子烆,你很想要我的命嗎?可惜你做不到。”張若塵無畏道。

    聞言,商子烆不由冷哼道:“事到如今,張若塵,你覺得強裝鎮定,還有什麼意義嗎?你已經是強弩之末,我即便只用一根手指頭,也能讓你形神俱滅。”

    雖沒能一擊殺死張若塵,但商子烆並未因此而氣惱。因爲他已經看出,張若塵傷勢極重,肉身瀕臨崩潰,要將其擊殺,可謂是易如反掌。

    “是嗎?那你可以試試看。”張若塵淡淡道。

    看到張若塵那般淡定的模樣,商子烆眉頭不禁微微皺起,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

    心中快速閃過許多念頭,商子烆眼神徒然變得極爲凌厲,一根指頭伸出,凝聚出一道可怕的火焰。

    “裝神弄鬼,你想死,我便成全你。”

    說罷,商子烆隔空對着張若塵,一指點殺而出。

    ……

    新書的世界觀,已經發布在公衆號上,大家可以去看看,小魚覺得還是很有意思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