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章四千四百字,算是兩章一起發吧!)

    ……

    一道可怕的火焰,從商子烆的指端飛出,化作一條火龍,呼嘯着,撲向張若塵。

    而看到火龍襲來,張若塵卻是並未閃避,好似因爲傷勢太重,已經動彈不得。

    “可惜,張若塵扛住了剛纔那恐怖一擊,卻仍舊難免一死。”

    許多觀戰的修士,都忍不住搖頭嘆息起來。

    就在很多人都以爲張若塵必死無疑,會被火龍撕成碎片的時候,張若塵終是有了動作。

    只見張若塵並指如劍,指尖有着鋒利的劍芒浮現。

    “咻。”

    一道凌厲無比的劍芒,從張若塵的指尖飛射而出。

    “嘩啦。”

    張牙舞爪的火龍,在頃刻間被劍芒斬成兩半,繼而身體碎裂,化爲點點火光,歸於熄滅。

    商子烆的眼中頓時浮現一抹驚色,目光緊緊盯着張若塵。

    他剛纔施展出的這一指,看似很隨意,實則卻是一種中階聖術,威力極爲強大,按理說,以張若塵現在的狀態,是絕無可能抵擋住纔對。

    “張若塵竟然還有還手之力。”

    觀戰的諸多強者,此刻亦是露出震驚的表情。

    凝視了張若塵片刻,商子烆沉聲道:“你……竟然也將修爲突破到了道域境。”

    商子烆着實是沒有想到,在剛纔那般兇險的情況下,張若塵不但抵擋住他的攻擊,保住性命,更是奇蹟般的悄然將修爲突破。

    “你能突破,爲何我就不能突破?”張若塵淡淡道。

    哪怕他現在身受重傷,仍舊不曾顯露出絲毫怯弱之態。

    能夠這般快突破修爲,自然是多虧了古松子所給的通天聖丹。之前看到商子烆凝聚出道域,張若塵便立刻不着痕跡的將通天聖丹吞服而下。

    他原本便已經達到規則大天地的巔峰極致,只差一點,就能將道域凝聚出來。

    服下通天聖丹後,終是讓他堪破道域境的奧秘。

    就在剛纔,遭受商子烆至強一擊,情況無比危急,不僅通天聖丹,就連七星神苓“日”葉的藥力,在一瞬間大量爆發出來。

    張若塵終於將道域凝聚成功,修爲跨入一個全新的層次。

    也幸好他剛纔成功凝聚出道域,抵擋住部分攻擊,要不然,他現在必定會傷得更重。

    張若塵本想先隱藏修爲,拖延一些時間,治癒傷勢,沒曾想商子烆的眼睛很毒,竟是一下子將他的虛實看透。

    如此一來,他卻是沒辦法再繼續掩藏。

    商子烆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殺機,道:“即便你突破了修爲,也一樣無法改變什麼。”

    當即,商子烆再度出手,將萬煉塔打出。

    他要趁張若塵重傷之際,以雷霆之勢,將張若塵擊殺,不給其任何翻盤的機會。

    “那你未免太過小看我。”

    張若塵冷冷迴應道。

    說話間,張若塵將大量聖氣注入懸於頭頂的藏山魔鏡,激發出道道強大的至尊之力。

    先前施展焱神腿,的確是消耗掉他體內大半的聖氣,可因爲修爲突破的緣故,恢復聖氣的速度得以加快。

    而且,在突破修爲的一刻,他便吞服下數顆聖丹,既有療傷聖丹,也有鞏固修爲、恢復聖氣的聖丹。

    劍冢一戰,和仙機山一戰,他擊殺諸多強者,獲取到的寶物極多,其中便包括很多各類聖丹,如今正好能派上用場。

    再加上神光氣海中那輪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不斷釋放出大量的精氣,同時兼具療傷和恢復聖氣的功效。

    所以,在極短時間內,張若塵的傷勢,已經恢復不少,聖氣亦是變得充盈許多。

    “轟。”

    兩道至尊之力劇烈碰撞,險些將穩固的空間撕裂。

    商子烆並未停手,連續不斷催動萬煉塔,同時以赤子劍發動攻擊。

    更爲重要的是,有着極陰與極陽的力量,從商子烆體內涌現出來,相互碰撞,生出種種奇異的變化。

    毫無疑問,商子烆是打算再度施展先前那種可怕手段,真正給予張若塵致命一擊。

    先前一擊,已然是將張若塵重創,再來一擊,必能取張若塵性命。

    “張若塵這傢伙還真是很頑強啊,在那種情況下,不但挺了過來,還能突破修爲,或許這一戰,還能有轉機。”千星天女頗爲驚訝道。

    不知怎的,看到張若塵還活着,千星天女心中竟是莫名的放鬆了許多。

    目光轉動,千星天女看向青霄和步千帆所在的地方,此刻,二人的情況頗爲不妙。

    原因是幻姬出手以幻術迷惑了他們,使得他們無法分清真實與虛幻,顯得極爲被動。

    “幻姬麼,上次讓你逃脫,這次正好將你解決掉,讓我來看看,你是否有所長進。”千星天女低語道。

    妙術施展,千星天女將身形容貌完全改變,化作一名翩翩佳公子,顯然是不想被人給認出來。

    原本她是不想插手的,可現在卻是有些忍不住。

    索性,她便不再壓抑心中的想法,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也算是一種磨礪心志的方法吧。

    張若塵說她心境有缺,不能百折不撓,那她便讓張若塵看看她的轉變。

    沒有多做遲疑,千星天女身化流光,直奔幻姬而去。

    同爲幻術聖師,她很有興趣再度與幻姬鬥法。

    另一邊,商子烆身後快速凝聚出巨大的猙獰異獸和火焰帝王。

    相比於前一次,這次凝聚出的猙獰異獸和火焰帝王,散發出的氣息,無疑是更加可怕。

    猙獰異獸和火焰帝王同時張口,釋放出兩道截然不同的極端力量,相互糾纏在一起,如炮彈一般,轟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當即捏拳印,一條天河出現,纏繞在他的身周,緩緩流淌,不知始終。

    “砰。”

    糾纏在一起的極端力量撞擊在天河之上,雖令天河劇烈震動,卻並未將天河撕裂,自然也就未能觸及到張若塵的身體。

    見狀,商子烆眼神不禁變得更加陰沉,身後的猙獰異獸和火焰帝王,再度釋放出極端破滅之力。

    而環繞在張若塵身周的天河,則是猛然化作一條巨龍,張嘴將轟擊而來的可怕力量,盡數吞下。

    “嘭。”

    巨龍爆碎開來,濺起大量的水花,灑落向炙熱的岩漿湖。

    岩漿湖的溫度太過恐怖,水花剛一落下,便是盡數被蒸發,化作厚重的水霧。

    張若塵顯得極爲鎮定,施展出洛水拳法,將自身守護在其中,繼而默默運轉功法,治癒傷勢,恢復聖氣。

    拖延的時間越長,對他無疑是越爲有利。

    只是想要抵擋住商子烆的攻擊,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兩種相結合的高階聖術,加上至尊聖器和神遺古器,稍有疏忽大意,就會有大麻煩。

    “轟。”

    赤子劍釋放出可怕的神力,一劍將天河割裂開來。

    “該結束了!“

    商子烆眼中浮現殘酷之色。

    猙獰異獸和火焰帝王的力量凝聚到極致,繼而同時衝出,冰與火之力在碰撞中相互融合,爆發出超乎想象的恐怖威能。

    感受到這股恐怖的氣機,雙方正在廝殺的強者,不禁紛紛罷手,轉而極力進行防禦。

    有着先前的經驗,此刻是無人敢再大意。

    張若塵眼神凌厲,沉淵古劍在手,七十五萬道劍道規則,盡皆被調動起來,更有大量天地規則洶涌匯聚而來。

    鑲嵌於劍柄上的紫色神石,散發出濃郁的紫色光華,一股洶涌澎湃的秘力,涌現而出,灌注於劍身之上。

    “破。”

    張若塵發出一聲低吼,沉淵古劍猛然斬下。

    一道泛着紫光的赤色劍芒飛出,與商子烆打出的兩種高階聖術,碰撞在一起。

    這一劍,張若塵可謂是動用了全力,將火神鎧甲和紫色神石的力量,竭盡所能的激發出來。

    “轟隆。”

    泛着紫光的赤色劍芒無堅不摧,勢不可擋,直接便是將商子烆打出的兩種高階聖術斬破,好似開天闢地。

    兩種高階聖術雖被斬破,可它們蘊含的恐怖力量,卻仍舊肆意爆發出來,張若塵無疑首當其衝。

    就在這時,紫色神石釋放出濃厚的紫色氣勁,形成一座強大的結界,將張若塵籠罩在其中。

    “嘭。”

    受到可怕力量擠壓,下方的岩漿湖猛然爆發。

    一根根粗壯的岩漿柱,沖天而起。

    與此同時,泛着紫光的赤色劍芒劃破天宇,直衝商子烆而去。

    “什麼?”

    商子烆臉色一變,連催動萬煉塔進行抵擋。

    “砰。”

    萬煉塔被劍芒劈得倒飛而回,撞擊在商子烆的身上,使得商子烆也被撞飛出去。

    一股凌厲的勁力穿透萬煉塔,也穿透商子烆所穿的三色寶甲,作用在商子烆的肉身之上。

    “噗。”

    商子烆當即噴出一大口鮮血,同時有着大量血液從三色寶甲內流淌而出。

    三色寶甲無恙,但商子烆的胸前,卻出現了一道猙獰的傷口,深可見骨,險些將商子烆斬成兩半。

    可以想象,如果沒有三色寶甲的抵擋,商子烆此刻必定會傷得更重。

    另一邊,毀滅性力量潰散,重新顯現出張若塵的身影。

    雖說張若塵的嘴角也帶着血跡,但情況明顯要比商子烆好。

    “怎麼可能?張若塵竟然一劍將商子烆重傷。”

    “張若塵剛纔明明傷得極重,怎麼會恢復得如此快?”

    “如果張若塵的傷勢真的已經恢復過來,便該輪到商子烆有麻煩,真是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張若塵竟然都還能夠翻盤,難道他真的是不敗的戰神嗎?”

    “不一定,也許張若塵已經是張弩之末,現在不過是在硬撐,他的對手可是商子烆,哪有那麼容易翻盤?”

    “不用爭執,看現在這種情況,他們倆應該是真的很快就能分出勝負來,我們靜靜看着便是。”

    …………

    諸多觀戰的修士,心中均是震驚不已,這張戰場,當真是峰迴路轉,現在任誰,也是沒法準確去預測,究竟誰能笑到最後。

    “怎麼會這樣?張若塵明明身受重傷,即便已經突破修爲,發揮出來的實力,也應該大打折扣纔對,可他怎麼還會這麼強?”寺寒瞪大了眼睛,感到很是不可思議。

    想起當初在東域時,正面對決,張若塵還遠不是他的對手,可現在卻已經是遠勝於他,只怕翻手就能將他鎮壓。

    如此巨大的落差,無疑是讓他很難接受。

    大曦王的眼神亦是變得很複雜,張若塵越是強大,她想要取回被奪走的寶物,便越是困難。

    她之所以一直沒有出手,有一個很大的原因,那就是忌憚張若塵,怕張若塵突然激活蟄伏在她體內的火焰飛蟲。

    所以,大曦王只得盼着商子烆鎮壓乃至殺死張若塵,屆時她不但能取回寶物,也能消除隱患。

    可看現在這種情況,一切還真的是很難說。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目光冰冷的看着商子烆,道:“商子烆,你說得沒錯,的確是該結束了,如果你沒有別的手段,那便受死吧。”

    話音未落,張若塵亦是提劍衝殺而出。

    被動挨打許久,該輪到他主動發起攻擊。

    似乎是因爲張若塵凝聚道域的緣故,紫色神石的力量得以進一步釋放出來,威力更強,也多了一些妙用。

    “張若塵,別太自以爲是,這一次,死的只能是你。”商子烆眼中浮現出一抹瘋狂之色。

    修煉流光之道的元屍,從商子烆的體內走出,閃掠到五彩功德神碑之上,催動五彩功德神碑,釋放出五彩功德神光,轟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並未停頓,藏山魔鏡變得十分巨大,鏡面浮現數十萬道至尊銘紋,詭異魔光流轉,將五彩功德神光抵擋住。

    下一刻,五彩功德神光遭到反彈,轉而轟擊向商子烆的元屍。

    反彈回去的五彩功德神光,威力明顯增幅了不少,速度也變得更快。

    “砰。”

    商子烆的元屍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五彩功德神光擊中,直衝天際。

    遭受這一擊,商子烆的元屍,當即口噴鮮血,身體險些爆碎開來,傷得可謂是極重。

    只是商子烆此刻卻顧不得那麼多,炎屍和寒屍結合在一起,全力施展出兩種高階聖術。

    與此同時,商子烆也在全力催動赤子劍和萬煉塔,並且他還將頭冠上的三根紅羽摘下,注入磅礴聖氣,化作三頭百丈長的火焰怪鳥。

    三頭火焰怪鳥散發出的氣息,均是十分強大,不弱於九步聖王,。

    “你擋不住。”

    張若塵冷哼道。

    “譁。”

    沉淵古劍揮舞,一道泛着紫光的赤色劍芒斬出。

    “嘭。”

    三頭火焰怪鳥當即爆碎開來,重新化作三根紅羽,繼而紅羽熊熊燃燒起來。

    三根紅羽本是火屬性的寶物,但現在卻根本承受不住火神鎧甲釋放出來的神火焚燒,眨眼之間,三根紅羽便是化作灰燼。

    “砰。”

    沉淵古劍與萬煉塔碰撞在一起,直接將萬煉塔劈飛出去。

    論品階,沉淵古劍的確是遠不及萬煉塔,但沉淵古劍卻是以造化神鐵打造而成,無懼與任何至尊聖器碰撞。

    “鐺。”

    緊接着,沉淵古劍與赤子劍相接,兩者均是迸發出熾烈無比的火焰,紫色秘力與邪異神力對抗,使得空間泛起劇烈漣漪。

    一股恐怖秘力從沉淵古劍傳遞而出,不禁讓商子烆臉色劇變,赤子劍竟是脫手而去。

    ……

    (明晚公衆號上要發一波紅包,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