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眼中泛起可怕殺機,手中沉淵古劍迸發出的力量,變得越發可怕。

    “唰。”

    眼見沉淵古劍即將臨體,而自身又無法避開,商子烆沒有絲毫遲疑,炎屍與寒屍立刻分開,由身着三色寶甲的炎屍去硬扛這一劍。

    三色寶甲散發出璀璨的三色聖光,宛如三條聖河在緩緩流淌,將商子烆環繞在中間,形成一種阻隔,讓人無法靠近。

    可惜,這種阻隔,卻無法阻擋住沉淵古劍。

    “砰。”

    沉淵古劍由上而下,一劍邪斬在三色寶甲之上。

    事實上,張若塵本來是想一劍斬去商子烆的頭顱,但是受到了三色寶甲的影響,劍式發生改變。

    不得不說,這件三色寶甲,的確是一件重寶,妙用無窮,難怪商子烆修煉了《三尸煉道》,可以一分爲三,卻也僅僅只擁有一件三色寶甲。

    沉淵古劍的劍式雖被改變,但其所攜帶的恐怖力量,卻是絲毫未減。

    哪怕有着三色寶甲的防禦,仍舊是有着一股可怕的力量穿透進去,直接作用在商子烆炎屍的身體上。

    商子烆的炎屍猶如遭到隕石撞擊,極速倒飛而出。

    “噗。”

    飛出去的同時,商子烆的炎屍口中,鮮血狂噴,其中夾雜着大量的內臟碎屑。

    任誰都能看到,三色寶甲之下,有着大量鮮血流淌而出。

    若是脫下三色寶甲,就會看到,商子烆胸前有着兩道交叉的猙獰傷口,一道是深可見骨,另一道則是直接將胸骨都給斬斷了。

    在兩道交叉的猙獰傷口中,均有着恐怖劍意盤踞,肆意進行着破壞,令得傷口根本就無法癒合。

    張若塵並未繼續出手對付商子烆的炎屍,卻是轉而向着商子烆的元屍,極速撲了過去。

    從他以藏山魔鏡反彈五彩功德神光,重創商子烆元屍,到以沉淵古劍重創商子烆炎屍,一切都發生在頃刻之間,以至於商子烆的元屍,此時仍舊在往高處飛,並未穩住身形。

    此時,商子烆元屍受創,對於五彩功德神碑的掌控變弱,使得五彩功德神碑鎮壓時空的能力也相應變弱。

    再借助火神鎧甲的力量,張若塵竟是成功施展出空間挪移,剎那出現在商子烆元屍的近前。

    “不好。”

    商子烆的元屍臉色劇變,意識到情況不妙。

    只是,其即便反應過來,也已經來不及閃避。

    張若塵眼神冰冷,出劍無情。

    “嘩啦。”

    沉淵古劍閃電般斬下,劍體上覆蓋可怕的赤色火焰,更有神秘的紫色光華流動。

    商子烆的元屍身上雖然鐫刻着神紋,卻也一樣無法抵擋住沉淵古劍。

    “噗。”

    伴隨着鮮血飛濺,商子烆元屍的小半身體被斬開,就連頭部都被削掉一小塊。

    關鍵時刻,商子烆元屍稍微進行橫移,免除了被從中斬成兩半的命運。

    當然,其並未因此便脫離危險。

    沒有絲毫遲疑,商子烆的元屍當即取出一物,閃電般打向張若塵。

    “去死。”

    “轟隆。”

    那是一盞古樸而有些殘缺的青銅油燈,飛出後,便是轟然爆炸開來。

    瞬息之間,一片可怕的火海形成,將張若塵完全籠罩。

    這片火海非比尋常,火焰呈暗紅之色,其中隱隱有着猙獰的鬼影出現,發出淒厲的鬼哭之聲,不禁令人感到頭皮發麻。

    眼見張若塵被這片邪異的火海所籠罩,商子烆的元屍,頓時露出了森冷的笑容,絲毫都不在意自身所受的傷。

    “竟然是幽魂火,商子烆還真是狠毒啊。”

    看着高空中熊熊燃燒的暗紅色火焰,頓時有觀戰的修士,發出驚呼之聲。

    “幽魂火是什麼來頭?”有修士好奇問道。

    此刻,大部分觀戰的修士,都是一臉茫然,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幽魂火。

    那名認出幽魂火的強者,臉色微微有些凝重,道:“幽魂火併非是天然形成的一種火焰,而是人爲培育出來的,傳聞,在極爲久遠的時代,有一位邪神,採集無盡陰煞之氣,再以神靈屍油爲引,培育出一種無比陰毒的火焰,便是這幽魂火。”

    “幽魂火針對的不是肉身,而是靈魂,一旦沾染上,其便會如同那跗骨之蛆,難以驅逐,會因此而受盡折磨,靈魂一點一點的被焚燒成虛無。”

    “後來,這種方法流傳開來,便有人以聖者、聖王乃至大聖的屍油,來培育幽魂火,同樣極爲可怕。”

    “不過,時至今日,培育幽魂火的方法,已然失傳,也甚少有人知曉幽魂火的存在,我也是偶然在一本古籍上,看到了關於幽魂火的零星記載。”

    “真沒想到商子烆竟然能夠尋到幽魂火,而且看樣子還是以大聖屍油培育出來的幽魂火,被困在幽魂火海中,張若塵的麻煩大了。”

    聞言,許多修士都不禁露出極爲震驚的表情,沒想到幽魂火竟是有着如此可怕的來歷。

    正如認出幽魂火的強者所言,商子烆用幽魂火來對付張若塵,着實是狠毒無比。

    置身於幽魂火海之中,張若塵剛開始還沒太在意,畢竟他身穿火神鎧甲,還真沒多少火焰,能夠對他造成威脅。

    但很快,張若塵察覺到絲絲一樣,竟是有着幾縷火焰,穿透火神鎧甲,侵入他的身體中,直奔他的聖魂而去。

    就在張若塵有些緊張,想要攔截那幾縷火焰的時候,卻有更令他意外的情況出現。

    神光氣海中,那輪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此刻快速旋轉起來,釋放出無比熾盛陽剛的氣息,將侵入進來的那幾縷幽魂火包裹住。

    繼而,那幾縷幽魂火發出滋滋的聲音,有着絲絲黑煙冒出。

    頃刻之間,幾縷幽魂火便是消失無蹤,只剩下幾縷細微的精純元氣。

    “一物剋一物麼,有意思。”張若塵微微一笑。

    既然幽魂火無法對他造成威脅,那他也就無須阻擋,任憑其侵入體內好了。

    張若塵能夠感覺得到,幽魂火熄滅後,所留下的元氣,極爲精純,品質極高,正好能夠爲他所用。

    “張若塵,你便慢慢的痛苦掙扎吧!”商子烆的元屍殘酷的笑道。

    雖說用掉以大聖屍油培育出來的幽魂火,頗爲可惜,但只要能夠除掉張若塵,那便是值得的。

    商子烆很清楚幽魂火的可怕,所以並不認爲,張若塵有什麼辦法可以抵擋。

    “譁。”

    極爲突兀的,張若塵從幽魂火海中衝出,直接出現在遭受重創的商子烆元屍面前。

    商子烆元屍的瞳孔緊縮,眼中浮現出驚恐之色,當即便想倒退。

    奈何張若塵根本不給他機會,沉淵古劍趕緊利落的斬殺而下。

    “噗。”

    這一次,商子烆沒能再避開,整個人從中被斬成兩半。

    與此同時,張若塵探出另一隻手,掌中七個竅穴盡皆開啓,洶涌澎湃的血氣涌現而出。”

    七竅血冥掌施展,狂暴的力量,狠狠拍擊在商子烆元屍的兩半身體上。

    “嘭。”

    沒有任何懸念,商子烆元屍的兩半身體,當即爆碎開來,化作一團血霧,聖魂完全湮滅。

    至此,商子烆的元屍殞命。

    下一刻,張若塵猛然一張口,將熊熊燃燒的幽魂火海,全部吞下。

    他如今傷勢未愈,體內聖氣也未能完全恢復,這些幽魂火正好能夠作爲補品。

    “張若塵居然擊殺了一個商子烆,還將幽魂火給一口吞了,這是什麼情況?”

    “同樣是道域境修爲,張若塵怎麼能如此輕鬆的擊殺一個商子烆?”

    “商子烆太大意了,以爲憑藉幽魂火,就能對付張若塵,卻沒想到,張若塵根本就不怕幽魂火,他這完全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連幽魂火都不怕,張若塵究竟是什麼怪物?”

    …………

    一時間,觀戰的修士盡皆被驚呆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在他們看來,張若塵可謂是強橫得一塌糊塗,勢不可擋。

    “張若塵,你竟敢……”

    商子烆的炎屍和寒屍,均是露出憤怒的表情,險些一口血噴出來。

    元屍被斬殺,想要重新修煉出來,難度可謂是極大,甚至有可能再也無法修煉出來,這種損失是超乎想象的大。

    張若塵提着沉淵古劍,目光冷冽的看向商子烆的炎屍和寒屍,道:“我爲什麼不敢?《三尸煉道》讓你擁有三條命,那我便斬你三次。”

    “我要你死。”

    商子烆惱怒不已,眼睛頓時變得通紅。

    當即,剩下的兩個商子烆,均是展開行動,從兩個方向,對張若塵展開攻擊。

    商子烆的炎屍手中憑空出現一物,乃是一塊骨符,泛着奇異的光澤。

    在靠近張若塵時,商子烆的元屍,以極快的速度,將骨符打出。

    骨符表面浮現出大量的繁奧符紋,瘋狂汲取天地之力,瞬間形成一座以符紋構築的囚籠,將張若塵籠罩在其中。

    眼見順利籠罩住張若塵,商子烆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笑容。

    然而,下一刻,商子烆臉上的笑容凝固住。

    究其原因,囚籠內張若塵的身影快速變淡,繼而消失無蹤。

    很顯然,囚籠籠罩住的並非是張若塵的真身,僅僅只是張若塵的一道殘影。

    張若塵的身影,憑空出現在商子烆的寒屍身後,沉淵古劍很是隨意的揮斬而下。

    如同元屍一樣,商子烆的寒屍,亦是被從中斬成兩半,連做出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