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快速出掌,一片火雲凝聚,將商子烆寒屍的兩半身體淹沒。

    “嘭。”

    商子烆寒屍的兩半身體瞬間爆碎開來,繼而被火雲焚燒成虛無,什麼都不曾留下。

    繼而,張若塵取出時空秘典,將想要飛走的萬煉塔收進去,全力鎮壓起來。

    失去其中一座萬煉塔,天堂界派系便少了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

    畢竟萬煉塔一共有七座,合在一起,纔是一件完整的強大的至尊聖器。

    “第二個,還差最後一個。”

    張若塵冰冷的低語道。

    如今五彩功德神碑釋放出來的力量變弱,已經無法完全制約他施展時空手段。

    當然,這也是因爲他如今在時空之道上的成就極高,換做其他人,同樣是沒辦法衝破五彩功德神碑的這種壓制。

    正是靠着空間之道,張若塵纔沒有被商子烆以骨符構築的囚籠困住,且趁機再斬殺一個商子烆。

    就這麼眨眼的工夫,三個商子烆,便是被斬殺掉兩個,僅僅只剩下一個身受重傷的炎屍。

    相比之下,炎屍身着三色寶甲,防禦太強,要比元屍和寒屍難斬殺一些,所以張若塵纔將其留到了最後。

    “糟了,子烆有危險,炎霖聖王,快些出手。”

    眼見商子烆步入險境,寺寒連忙開口對一位天使族的強者說道。

    這名天使族強者,樣貌俊美,揹負四隻雪白的羽翼,身上散發出神聖的光華。

    其修爲雖未達到臨道境,可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卻遠比很多臨道境強者,更加強大。

    炎霖聖王手拄着一柄寬刃聖劍,臉上沒有半點表情。

    “嗡。”

    就在炎霖聖王準備出手去搭救商子烆時,拄着的寬刃聖劍,卻是突然顫動了一下,好似受到某種力量的牽引。

    感受到聖劍的顫動,炎霖聖王頓時不敢輕舉妄動,目光掃過四周,想要找出這股力量的源頭。

    不知怎麼的,他竟是莫名感受到巨大的威脅。

    “轟隆隆。”

    忽然間,漆黑的天空中,出現神雲滾滾,傳出驚嘯天地的劍鳴聲,似有億萬柄神劍,從天外飛來。

    如此大的動靜,當即便是將在場所有人盡皆驚動,不由紛紛將目光投向劍鳴聲傳來的方向。

    天宇在這一刻被撕裂,一頭漆黑的龐然大物飛出,散發出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壓。

    “嗯?長着黑貓頭,這是什麼鳥?新品種的貓頭鷹嗎?”

    待得看清那龐然大物的模樣後,許多人都不禁露出異樣的表情。

    下一刻,衆人的目光鎖定那劍鳴聲的源頭,那是一柄銀色的長劍,握在一名俏麗少女的手中。

    俏麗少女看上去十五六歲的模樣,顯得有些青澀、稚嫩,但其眉宇間,卻散發出一股逼人的英氣,就如其手中所持的銀色長劍,鋒芒畢露。

    其身着極爲貼身的戰甲,將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展露出來,其面容精緻,挑不出絲毫的瑕疵,皮膚白皙細膩,如同那最爲上等的羊脂美玉,整個就像是一尊玉人。

    “那隻貓頭鷹有些眼熟,我想起來了,它似乎是跟在張若塵身邊的那一隻。”

    有修士反應過來,將貓頭鷹的來歷道出。

    如此,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情,來人定然是屬於張若塵一方,不然又豈會與張若塵身邊的貓頭鷹同行。

    只是在場如此多強者,還真就沒人知曉俏麗少女的身份,其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般。

    “嘿嘿,還真是熱鬧啊,看來我們來得還不算太遲。”目光掃過整個戰場,小黑不禁嘿嘿笑了起來。

    似是聽到有人在說“貓頭鷹”,小黑立刻大叫道:”本皇乃是不死鳥,十萬年前縱橫無敵的屠天殺地之皇,你纔是貓頭鷹,你全家都是貓頭鷹。“

    щшш ⊕ttκa n ⊕C○

    聞言,剛纔說話之人,立刻閉上嘴巴,不敢再說什麼。

    沒辦法,不管小黑真實實力究竟如何,但其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確實是很唬人,讓人不敢隨便招惹。

    “不管你是誰,敢來這裡,就只有死路一條。”

    炎霖聖王冷喝道。

    小黑將目光投向炎霖聖王,斜睨着眼睛,不屑道:“你當本皇是嚇大的嗎?就憑你這個鳥人,也想要本皇的命。”

    聽到“鳥人”二字,炎霖聖王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低沉道:“既然你這麼着急想死,本王便成全你。”

    說話間,炎霖聖王當即出手,提起寬刃聖劍,隔空向着小黑劈出一劍。

    眼見巨大的劍芒,向着自己斬來,小黑不由怪叫一聲,道:“寒雪,趕緊拿劍削他,剁掉這個鳥人。”

    聞言,站在其背上的俏麗少女,當即揮動手中的銀色長劍。

    這一劍看似很隨意,卻有震天動地的劍嘯聲響起。

    一道僅有尺許長的銀色劍芒飛出,似一輪彎彎的月牙。

    “咔嚓。”

    炎霖聖王斬出的巨大劍芒,從中被斬斷,繼而轟然爆碎開來。

    月牙形狀的銀色劍芒並未消散,勢頭不減的向炎霖聖王斬殺而去。

    炎霖聖王大驚,連忙將寬刃聖劍低擋在身前。

    “噗。”

    寬刃聖劍的確抵擋住了銀色劍芒,可卻有幾道無形的劍氣,斬在炎霖聖王的身上,留下幾條猙獰的傷口。

    其中一條傷口,在炎霖聖王的脖子上,險些將炎霖聖王的頭顱斬下。

    “怎麼會這麼強?”

    炎霖聖王心中震驚不已。

    他看得出寒雪是真的很年輕,修煉時間尚短,但實力卻是強得可怕。

    “哈哈哈,怎麼樣?鳥人,你不行啊。”看到炎霖聖王吃虧,小黑當即放肆大笑起來。

    俏麗少女並未繼續對炎霖聖王出手,而是將目光投向正在與商子烆對峙的張若塵。

    這個時候,張若塵同樣也將目光投了過來,與俏麗少女的目光相對。

    雖然俏麗少女有着不小的變化,可張若塵還是第一眼,便將其給認了出來。

    “寒雪。”

    俏麗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張若塵所收的唯一弟子,擁有千骨體質的寒雪。

    當初,張若塵從東域殞神墓林進入陰間,救活璇璣劍聖,之後璇璣劍聖想要去陰間深處探查一些事情,便將還是小女孩兒的寒雪帶着上路。

    時隔多年,寒雪已經長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實力也已經達到頂尖層次。

    寒雪會出現在這裡,着實讓張若塵感到很意外,同時也很驚喜悅,其能夠平安的從陰間歸來,張若塵懸着的一顆心,也終於能夠放下。

    同時,張若塵也感到很驚訝,驚訝於寒雪所擁有的強大實力,而這也同樣是讓他感到欣慰的地方。

    無需多想,能有今日的成就,寒雪必然付出了諸多艱辛。

    “千骨體質果然了得,寒雪或許真能成爲第二個千骨女帝,既然寒雪回來了,師尊他老人家又在何處?”

    一時間,張若塵心中涌現出許多思緒。

    寒雪身形一動,竟是直接出現在張若塵的身邊,諸多天堂界派系的強者,都沒能來得及出手阻攔。

    “徒兒拜見師尊。“

    寒雪極爲恭敬的向張若塵躬身一拜。

    張若塵連忙伸手,將寒雪扶起,笑道:“不錯,才數年不見,修爲居然已經達到如此地步,讓我這個師父,都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師尊,那你可得加油,我在陰間有天大的際遇,說不定真能青出於藍勝於藍。”寒雪展露燦爛的笑容。

    張若塵笑着點頭:“好啊,我等那一天。”

    寒雪臉上的笑容收斂,猛然轉身,劍指商子烆,面若寒霜道:“商子烆對吧?我聽小黑提到過你。本來,你是師尊的對手,我不好插手。但是,師尊有傷在身,做爲弟子有責任代師出戰。你可敢應戰?”

    聽到這話,商子烆深吸一口氣,不由怒極,“小丫頭,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以你現在的修爲,還差得遠。”

    “差不差的遠,戰過才知道。”寒雪不服輸。

    張若塵微微搖頭,道:“雪兒,你的心意,師尊領了!但,他是爲師的敵人,爲師一定要親手將他斬殺,你去幫其他人。”

    寒雪猶豫了一瞬,隨即點頭,道:“徒兒知道了。”

    寒雪當即閃掠而出,重新落回到小黑的背上,將目標鎖定在剛纔被她所傷的炎霖聖王身上。

    “商子烆,來吧,我們之間的恩怨,該做一個了結了。”

    張若塵緩緩提起劍,身上的殺意越發濃烈。

    新仇舊恨,都在今夜一併了結。

    難得有這樣的好機會,絕不能讓商子烆逃脫。

    僅剩的一個商子烆,臉色陰沉如水,眼中有着熊熊怒火在燃燒,再也顧不得什麼涵養。

    此刻,他已經將五彩功德神碑和那塊骨符,一併收回,要利用所有寶物,來守護自身。

    “怎麼會這樣?爲什麼我會敗給張若塵?我不甘心。”商子烆握緊拳頭,難以接受這一現實。

    一直以來,他都驕傲無比,認爲自身無比完美,沒有任何缺陷,哪怕是面對閻無神、天宮四大天王,同階一戰,他也自信不會弱於他們。

    可現在他卻敗在張若塵手中,接連被斬殺兩具身體,他不明白爲什麼張若塵會如此強大?

    論出身、背景,他哪一樣都比張若塵更好,可爲什麼會敵不過張若塵?

    經此一戰,商子烆的自信,幾乎都被張若塵給擊潰。

    “張若塵,我絕不會輸給你。”

    商子烆怒吼一聲。

    狂暴的聖氣,從商子烆體內涌現出來,注入五彩功德神碑和赤子劍,同時凝聚出一尊無比巨大的火焰巨人。

    五彩功德神碑極速變大,化作一座五彩色的神山,高達千丈,其上無數秘紋浮現而出。

    “噗。”

    商子烆張口噴出一口精血,噴在赤子劍上。

    赤子劍瞬間將精血吸收,繼而浮現出妖異的血光,原本金色的光點,如今都化作了血色。

    受到精血的牽引,赤子劍中蘊藏的磅礴神力釋放而出,與赤色火焰相結合,凝聚出數以萬計的血色嬰孩,盡皆凝實無比,與真實的嬰孩無異。

    這些嬰孩身上均是散發出可怕的怨氣、煞氣和邪氣,匯聚在一起,沖霄而起,形成極其可怕的異象。

    wωω⊙ Tтkan⊙ C○

    見狀,張若塵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明顯感受到了一些威脅。

    不由得,張若塵連忙調動自身磅礴的聖氣,瘋狂灌注進入火神鎧甲之中,同時也釋放出聖氣,全力催動沉淵古劍和藏山魔鏡。

    吞掉所有幽魂火,依靠神陽消除其中的有害物質,留下大量精純元氣,張若塵體內聖氣已然是恢復得差不多,可以沒有顧忌的使用。

    藏山魔鏡飛出,迎上五彩功德神碑。

    火神鎧甲釋放出滔天神火,凝聚出火焰神龍和火焰神象,迎上商子烆凝聚出來的火焰巨人。

    而張若塵本身,則是提着沉淵古劍,徑直向着商子烆撲去。

    “去死。”

    商子烆咆哮。

    赤子劍揮動,數以萬計的血色嬰孩飛出,盡皆發出淒厲的啼哭聲,似從地獄爬出的小鬼,要將張若塵拉下地獄。

    張若塵目光堅毅,絲毫不受影響,整個人進入人劍合一的奇妙狀態,全力施展出至強一劍。

    “劍十。”

    連番激戰,張若塵對於劍十的領悟,已然是越發深刻,每一次施展,威力都會有所提升。

    “嘭。”

    任憑赤子劍釋放出來的力量有多強大,但面對沉淵古劍的攻擊,都在快速崩潰,血色嬰孩紛紛爆碎開來,所攜帶的怨氣、煞氣和邪氣,都煙消雲散。

    即便有部分衝擊到張若塵的身上,也都被火神鎧甲一一抵擋住,並不能對他造成太大傷害。

    終於,張若塵持劍殺到商子烆的面前,劍尖直指商子烆的眉心。

    商子烆眼中浮現駭然之色,連忙極力倒退。

    可無論他怎麼退,張若塵都緊緊跟隨,猶如跗骨之蛆,無法擺脫。

    “呲。”

    沉淵古劍抵在商子烆的眉心處,卻沒能刺進去。

    原因是,商子烆及時將那塊骨符放在了眉心處,正好準確的抵擋住沉淵古劍。

    骨符表面浮現出大量繁奧的符紋,想要纏繞住沉淵古劍。

    “哼。”

    張若塵重重發出一道哼聲,鑲嵌於劍柄上的紫色神石,猛然釋放出一股恐怖的秘力。

    “咔嚓。”

    骨符的力量尚未能夠釋放出來,便是被紫色神石釋放出的秘力強行震碎。

    而受到這股恐怖秘力的衝擊,商子烆的頭顱險些炸開,整個人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

    ……

    新書《天帝傳》已經發布,希望各位讀者朋友,能夠到創世中文網、或者qq閱讀支持小魚。

    《天帝傳》簡介:人,分三六九等。

    七等之下,是凡人。

    四至六等,是上人。

    上人,呼吸吐納天地元氣,淬鍊血肉己身,從而脫胎換骨,延長壽元,生百載而不死。

    三等之上,是真人。

    真人,每一句話都是至理真言,可得長生。

    曾經,已成爲四等上人的林刻,只差一步就能成爲真人,獲得長生,卻被師尊易一真人,在他臉上烙印下“九”字,貶爲最低等的九等賤民,與娼妓、乞丐、奴隸、囚犯同等。

    “殺害宗主。”

    “玷污宗主之妻青蓮夫人。”

    “廢掉修爲,逐出雲鏡宗。”

    “貶爲九等賤民”。

    短短三日,發生在林刻身上的鉅變,讓他從曾經雲境宗的第一天才和前十強者,墜落雲端,淪爲受萬千唾罵的不仁不義之徒。

    而這些罪狀,都是師尊易一真人,強加在他身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