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見巡天使者離開,刑淵眼中頓時泛起寒光,將目光投向張若塵。

    “張若塵,這次算你運氣好,但你要知道,人的運氣,不可能一直好,等着承受一些大人物的怒火吧,我們走。”

    留下這番話,刑淵極爲乾脆的登上來時的戰船。

    緊隨其後,其他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也都紛紛登上戰船,一個個的臉色,均是顯得極不好看。

    他們此次興師動衆,攻打聖明城,攻打孔雀山莊,其結果卻是,留在聖明城那邊的強者被全滅,而在孔雀山莊這邊,他們亦是沒討到什麼便宜,商子烆更是被張若塵所斬殺。

    弄成現在這般地步,只怕各方都會將他們當成笑柄。

    看着天堂界派系的戰船飛走,張若塵等人並未出手阻攔。

    畢竟如果在這個時候出手,就等於是在挑釁剛纔那位巡天使者的威嚴,是絕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張若塵眼神微微有些凝重,此次他親手斬殺了商子烆,還斬殺了多個大世界的領袖人物,算是徹底將天給捅破,今後的麻煩,恐怕會更多。

    而想要應對這些麻煩,他必須要讓自身變得更加強大才行。

    正如刑淵所說,他不可能每次都運氣好,這些麻煩都只能靠他自己解決,而不能指望他人插手。

    “張若塵,想什麼呢?那邊那個美女走了!”

    正當張若塵沉思的時候,小黑的聲音忽然響起。

    聞言,張若塵不由轉過頭去,正好看到天初仙子帶着屠夫和呆子離開。

    此時,三人已經飛出去很遠。

    張若塵略微猶豫,隨即施展出空間挪移,直接出現在天初仙子的前方,將三人攔了下來。

    “要走了嗎?”

    張若塵目光注視着天初仙子,輕聲問道。

    天初仙子伸手輕捋額前散亂的一縷青絲,有些清冷道:“是啊,洛水那邊總是需要守着。”

    “這次多謝了。”張若塵微笑道。

    天初仙子特意從東域洛水趕來,不惜與天堂界派系爲敵,這讓張若塵心中很是感動,同時也很好奇,好奇天初仙子對他究竟是怎樣一種感覺。

    此次情況危急無比,天初仙子冒着生命危險出手幫他,難道僅僅只是爲了報恩?還是說有別的情愫在其中?

    微微沉吟,張若塵取出一個錦盒來,遞予天初仙子,道:“這個給你,對你或許有用。”

    天初仙子伸手接過錦盒,眼中浮現一抹好奇之色,隱隱還有着一絲期待。

    錦盒開啓,一條十分精緻的項鍊,映入天初仙子的眼簾。

    看到項鍊,天初仙子不禁露出絲絲異色。

    張若塵連忙解釋道:“這其實是一件空間寶物,項鍊的吊墜內蘊一個極大的空間,可以用來存儲各種物品,另外,吊墜的空間內,有一些生命之泉,以備不時之需。”

    聞言,天初仙子微微露出一抹淡笑,以柔和的聲音,道:“謝謝,我這裡也有一樣東西,應該會對你有幫助。”

    說話間,天初天子取出一塊水潤無比的玉石,遞予張若塵。

    張若塵先是微微一愣,隨即連伸手去接玉石。

    在觸碰到玉石的同時,張若塵的手,也觸碰到了天初仙子的纖纖玉指,心中不禁浮現出一抹異樣的感覺。

    直到天初仙子將手收回,張若塵這才清醒過來,露出一抹尷尬之色。

    但在他心中,卻是在回味着剛纔的那種奇妙的觸感。

    “我該走了!”天初仙子輕聲道。

    張若塵擡起頭來,目光正好與天初仙子相對。正當他準備說什麼的時候,天初仙子已是踏着一道神虹離去。

    “張兄弟,後會有期。”

    屠夫和呆子拱手,隨即追上天初仙子。

    張若塵轉過身來,看着天初仙子離去的身影,手中緊握天初仙子所給的玉石,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直到天初仙子的身影消失不見,張若塵這才重新回到孔蘭攸等人的身邊。

    “張若塵,我們也該走了。”

    九天玄女開口,傳出的卻是聖書才女的聲音。

    張若塵當即將目光投向九天玄女、青霄和步千帆,道:“你們怎麼也如此着急離開?”

    “朝廷戰事吃緊,我們又豈能落得逍遙自在?”九天玄女有些無奈道。

    面對地獄界的瘋狂進攻,朝廷的力量,已經是顯得捉襟見肘,但凡朝廷中人,都並不輕鬆。

    此次,若非是得到滴血劍劍靈的同意,九天玄女、青霄和步千帆根本就沒法趕來相助張若塵。

    青霄點頭道:“是啊,朝廷那邊還有太多的事情,我們都不能在此做太多的耽擱;而且只要六師弟你無事,我也就放心了。”

    “寒雪過來,見過你大師伯。”張若塵開口對寒雪招呼道。

    寒雪連忙閃掠過來,躬身向青霄行了一禮,道:“寒雪見過大師伯。”

    “不用多禮,六師弟,還是你厲害,不但自身實力強大,還收了個厲害的徒弟,師尊他老人家果然是沒有看錯人。”青霄笑着感嘆道。

    張若塵道:“我雖收寒雪爲徒,卻並未教她什麼,這些年,她是一直跟在師尊他老人的身邊。”

    “師尊他老人家還好嗎?”青霄連忙問道。

    自當初璇璣劍聖與九幽劍聖一戰後,青霄便再也沒有見過璇璣劍聖,雖然知道璇璣劍聖已經被張若塵救活,但卻不知璇璣劍聖具體的情況。

    寒雪道:‘大師伯放心,師公一切安好,只是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所以暫時還無法歸來。“

    聞言,青霄不由點了點頭,只要知曉璇璣劍聖無事,他自然也就無須擔心什麼。

    這個時候,張若塵忽然看向九天玄女,道:“我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你說。”九天玄女道。

    只見張若塵一揮手,一股聖氣涌現,快速化作一座棋臺。

    棋臺上,有着一盤特別的棋局,黑子與白子交錯。

    這一棋局正是張若塵在瑤池中所記下的棋局,是明帝和青帝所下。

    以張若塵看來,明帝和青帝的棋路很是詭異,可偏偏他又看不出詭異在什麼地方。

    張若塵知道聖書才女在琴棋書畫各方面,都有極高的造詣,或許能夠看出這其中所隱藏的秘密。

    “幫我看看這盤棋有何詭異之處。”張若塵表情嚴肅道。

    這盤棋或許關乎着明帝失蹤的秘密,讓他不得不嚴肅對待。

    其實在張若塵開口之前,九天玄女已經是將目光投向了棋臺,仔細的查看起來。

    片刻後,九天玄女有些古怪道:“這盤棋的棋路的確是很詭異,下棋的雙方,都並不想贏,而是想輸,所以他們的棋路纔會異於常人,能將一盤棋下成這樣,下棋的兩人,都很不簡單。”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一震,口中發出喃喃低語:“怎麼會這樣?”

    他曾親眼看到明帝與青帝下過三次棋,每一次兩人都下得很焦灼,他原本以爲是兩人都想贏,所以使出了渾身解數。

    可現在看來,一切並非是如此,明帝與青帝下得那般焦灼,根本是因爲他們都想輸,是要逼得對方贏。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一局棋,應該是明帝贏了,因爲明帝本就在求輸。

    只是張若塵不明白,明帝和青帝爲何要如此?他們兩人下這局棋的意義何在?

    明帝失蹤,是與其求輸成功有關嗎?

    一時間,張若塵的心中增加了更加的疑問,卻根本不知道該找誰來解答。

    很顯然,哪怕聖書才女再怎麼厲害,也只能解讀棋路,而無法知曉下棋之人的用意。

    “你怎麼了?”

    九天玄女輕聲問道。

    張若塵當即回過神來,道:“沒事,只是忽然想到一些事情,多謝你幫我解開了這個困擾了我許久的謎團。”

    說話間,張若塵一揮手,讓棋臺消散開來。

    “小事而已,我們要先趕回中央皇城,你自己多加小心,天堂界派系此次吃了大虧,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九天玄女認真叮囑道。

    張若塵點頭:“這些我心中都很清楚,絕不會疏忽大意,倒是你們要多保重,有什麼事情,傳訊於我便是。”

    九天玄女臻首微點,身形一動,如一位絕世神女,登天而去。

    “六師弟,多保重。“

    “保重。”

    青霄和步千帆拱手道別,緊隨九天玄女而去。

    ……

    以後章節改成2000字一章,當然肯定會超過2000字,能夠多寫就儘量多寫。接下來,大家都看得出,將要着手寫八百年前的一些秘,大家敬請期待。在寫新書的同時,小魚不會忘記老書的,兩本書一樣重要。

    當然,還是要爲新書再呼籲一下,求大家到qq閱讀和創世中文網支持小魚的新書《天帝傳》,精彩紛呈,不會讓你失望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