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時隔不久,一道消息,從地獄界傳出。

    “聽說,須彌老和尚的傳人很狂。當年,我父親有機會將須彌老和尚吞噬,一直頗爲遺憾。如今須彌老和尚的傳人出現,就讓本神子來將其吞噬,張若塵的命是本神子的,誰也不能動。”

    這番話出自鬼主第八子——鄍,可謂是霸道無比,與天堂界的宙宇一般,彷彿吃定了張若塵。

    鬼主是誰?那可是地獄界鬼族中的巨擘,渡過十二次鬼劫,修成傳說中的混元鬼體,實力強得超乎想象。

    其一共擁有九個子嗣,每一個都是驚才絕豔,不過大多都已經成長到大聖境,只有第八子和第九子還處於聖王境。

    當初鬼主第九子閶,出現在洛水,先被曲山老母打退,之後天初仙子出關,將其打得形神俱滅。

    而鬼主第八子鄍,實力無疑是要比閶強大很多倍,乃是地獄界鬼族聖王境第一人,實力絕不在宙宇之下。

    傳聞中,鄍乃是黑暗神殿的神傳弟子,主修黑暗之道,手段詭異莫測,與其爲敵,最終都會被無情吞噬。

    “同時被宙宇和鄍盯上,張若塵還能有活路嗎?”

    “做人果然還是應該低調一些,過剛易折啊。”

    “張若塵如今也不是弱者,而且他是時空傳人,應該沒那麼容易被殺死的。”

    “時空傳人又如何?他終歸還太年輕,與最頂尖的強者,還差了一些。”

    …………

    誰都清楚,張若塵最近風頭太盛,已經是同時將天堂界和地獄界惹惱。

    表面上,是宙宇和鄍發聲,要出手對付張若塵。

    但實際上,盯上張若塵的,絕不僅僅只有這兩人,只是其他人,不像宙宇和鄍這般高調罷了。

    然而,任憑外界鬧得如何沸沸揚揚,孔雀山莊內,卻是風平浪靜。

    作爲各方關注焦點的張若塵,完全沒有關心外界所發生的一切,一心一意在孔雀山莊內療傷。

    足足用去半個月時間,張若塵才從閉關地走出。

    此時,張若塵不僅傷勢痊癒,還將修爲完全鞏固,精氣神達到一個新的巔峯。

    “張若塵,你這傢伙還真的是很能惹麻煩啊,有本皇當年的風範,現在你已經成爲各方關注的焦點,有不少人都放話要你的命呢。”小黑頗有些幸災樂禍。

    張若塵平靜的道:“不是我愛惹麻煩,而是麻煩總喜歡找上我,這些年來,有太多的人都想要我的命,如果我的命不夠硬,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自他從雲武郡國走出,便面對無數的艱難險阻,早已不知經歷了多少生死劫難,能夠活到現在,在很多人看來,簡直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想動小師弟,那得問過我們是否答應。”金禹哼聲道。

    張若塵道:“無需想太多,我張若塵也並非是他們能夠隨意拿捏的,想要殺我,他們便得做好被我反殺的準備。”

    “相比於這些事情,我現在更想弄清楚八百年前的一些舊事。”

    聞言,孔蘭攸、金禹等人的臉色,均是微微發生一些變化。

    孔蘭攸微微嘆息一聲,道:“表哥,我知道你很在意當初祖父奪權一事,其中的緣由,其實你應該已經猜到。”

    “祖父奪權有兩個原因,其一是姑父失蹤,聖明羣龍無首,一片混亂,祖父本就很有野心,自然就想趁機掌控聖明朝廷。”

    “另一方面,祖父是受到血後的控制,池瑤沒有說錯,祖父當初化身七彩孔雀,將血後吞入腹中,卻沒能殺死血後,反而是讓血後突破修爲,同時留下可怕的血毒,之後血後便以血魂**對祖父進行控制。”

    “血後本想通過祖父,徹底掌控聖明朝廷,誰知池青中央帝國在那時發動戰爭,聖明處於混亂狀態,哪能抵擋住池青中央帝國的攻擊?很快便是分崩離析。”

    “這些事情,其實我也是到後來才知道,只能說一切都是因緣際會,如果姑父未曾失蹤,即便血後手段再厲害,也休想禍亂聖明。”

    說起當年的事情,孔蘭攸心中充滿了感慨和嘆息,現實真的是太過殘酷。

    她口中的姑父,自然便是張若塵的父親——明帝。

    聞言,張若塵不禁陷入沉默,按照孔蘭攸所說,血後應該的確未死,如此一來,無盡深淵中那位想見他的人,身份已經很明顯。

    “這件事爲何與血後有關係?”金禹好奇問道。

    不光是他,羅辰和豹烈亦是充滿疑惑。

    他們雖是明帝的弟子,但卻並不知曉明帝與血後之間,有着怎樣的關係。

    張若塵道:“因爲血後便是我前世的生母。”

    這裏沒有外人,他也就沒有保留,將這個極大的祕密直接說出來。

    “師母是血後?這怎麼可能?”

    金禹、羅辰和豹烈均是發出驚呼聲,感到很是難以置信。

    血後是誰?那可是八百年前不死血族的最強者,實力強大無比,連明帝都奈何不得,需要明帝和青帝聯手,才能將其抗衡。

    即便到得如今,對金禹三人而言,血後仍舊是屬於傳說中的可怕人物。

    張若塵面露一絲苦澀,道:“我也不願相信這一切,但事實就是如此,我痛恨不死血族,可偏偏我前世的生母便是不死血族,真是可笑。”

    “一切都是血後的陰謀,連姑父都險些被血後所矇蔽,表哥,你已經死過一次,早已與不死血族沒有任何關係,所以根本無須去爲此事煩惱。”孔蘭攸開口安撫道。

    金禹點頭,道:“蘭攸說得對,我們不管什麼血後,我們只知道,你是張若塵,是明帝之子,是我們的小師弟,其他都無關緊要。”

    “說得沒錯,我們師兄弟之間的感情,是怎麼都不會改變的。”豹烈附和道。

    羅辰雖然沒有說話,卻也認真的點了點頭,同時將一隻手放在了張若塵的肩膀上。

    目光環顧孔蘭攸和三位師兄,張若塵用力點頭道:“這些我都明白,你們放心吧,我不會去過多糾結這件事情的。”

    孔蘭攸等人如此待他,着實是讓張若塵很感動,前世生母是血後又如何?重生後,他已經與不死血族再無關係,絕不會倒向不死血族一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