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魔音口中了解了一些東域的情況后,張若塵將魔音接入進了乾坤界。

    劍冢一戰加上仙機山一戰,他收集到數十萬具地獄界修士的屍骸,其中大部分都為聖者乃至聖王的屍體,如果魔音能夠全部吞噬吸收,其修為實力,必定會暴漲。

    食聖花與一般修士不同,只要有足夠養分,修為實力便能不斷提升,幾乎不存在什麼瓶頸。

    張若塵很期待魔音將那些地獄界修士的屍體煉化后,實力能夠達到何種地步。

    魔音乃是他的本源植物,屬於他本身實力的一部分,所以,他自然是希望魔音越強越好。

    如今魔音離開玄古礦脈,玄古礦脈那邊,由邪成子接手,繼續開採各種礦石,興許還能再開採出幾塊神石來。

    安排好所有事情,張若塵再度跟著凌飛羽,進入那座隱秘洞府內。

    「啟動生死銅爐,需要付出不小代價,所以你只有十天時間,好好把握。」

    進入生死銅爐前,凌飛羽認真叮囑道。

    張若塵輕輕點頭,飛身掠入生死銅爐內,倒是絲毫不擔心凌飛羽會對他不利。

    生死銅爐很高大,內部空間絲毫不顯狹窄,就算有幾十人同時進入其中修鍊,都完全沒有問題。

    只是那樣一來,修鍊效果將會大打折扣。

    張若塵降落到生死銅爐底部,盤坐下來。

    此刻,他終於是看到了作為拜月魔教鎮教之寶的月魂珠,一顆拳頭大的奇異神珠,散發出柔和的光華,宛如一顆小月亮。

    「月神留下的寶物,果然非比尋常,難怪蒼龍想要奪取。」張若塵忍不住讚歎道。

    拜月魔教擁有月魂珠這件事情,哪怕是在崑崙界,都鮮有人知道,也不知蒼龍是從何處獲悉。

    生死銅爐外,凌飛羽打出一道奇異手印,生死銅爐頓時運轉起來。

    道道至尊銘紋浮現出來,衍生出青色光華,將生死銅爐完全包裹住,十天時間不到,誰也無法將生死銅爐強行開啟。

    注視生死銅爐片刻,凌飛羽轉身退出隱秘洞府。

    雖然蒼龍已經被張若塵打退,但並不意味著拜月魔教已經高枕無憂,反而現在是關鍵時期,需要她親自去坐鎮,防備再出現什麼問題。

    從始至終,她都沒想過要將所有希望,都壓在神魔鼠父親身上。

    不可否認,神魔鼠的父親很強,但只要是她能夠解決的事情,又何必去驚動神魔鼠的父親?早早將拜月魔教的底牌給暴露出去。

    生死銅爐內,道道火光出現,向著張若塵纏繞而去。

    「讓我來試試生死銅爐釋放出的火焰,究竟有何特別之處。」

    張若塵低語,開始運轉《九天明帝經》,主動將火光納入體內。

    按照凌飛羽所說,進入生死銅爐修鍊,一般是先吸納火光,將肉身與聖魂熬煉一番后,再吸納月魂珠散發出的清涼之氣,讓肉身與聖魂得到滋養,一剛一柔,效果方才能夠最好。

    若是一直吸納火光,不但修鍊效果會大打折扣,關鍵身體會吃不消,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焚燒成灰。

    火光入體,剛開始很溫和,感覺全身都變得暖洋洋的。

    可隨著時間推移,張若塵感受到了一種灼熱感,身體像是變成了一座大火爐,全身皮膚都變成了赤紅色。

    不過,他並未急著從月魂珠中吸納清涼氣息,反而是將更多火光納入體內。

    張若塵體內有著臣焰級別的凈滅神火,還融合了焱神腿,對於火焰的免疫力,可謂是極強。

    既是修鍊,自然要達到自身所能承受的極限,方能達到最佳效果。

    待得全身都燃燒起熊熊火焰,身軀幾乎要開始融化,張若塵這才停止吸納火光,之後保持這種狀態數個時辰,直到感覺完全達到極限,他才將火光從體內散逸出去。

    緊接著,張若塵繼續運轉《九天明帝經》,轉而去吸取月魂珠的力量。

    剛柔並濟,方才能夠鑄就最強體魄。

    「呼。」

    張若塵深深呼出一口濁氣,眼中閃過一道精芒。

    「生死銅爐配合月魂珠,果然不簡單,我的肉身已經達到大聖之下這一境界,竟然還能夠強化提升,聖魂和精神力,也都在慢慢變強,看來我真得好好珍惜這次修鍊機會。」張若塵暗道。

    當即,他將六大聖魂盡皆顯現出來,準備最大限度利用生死銅爐和月魂珠修鍊。

    時空秘典和凌飛羽所給的那塊獸皮,都被取出,這是張若塵準備著重參悟的兩樣東西。

    時空秘典在仙機山虛空間中,吸收了須彌聖僧留下的一股神力,蘊含大量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若能參悟透徹,必能讓他在時間之道與空間之道上,有極大提升。

    而凌飛羽所給的獸皮上,記載著劍十的前四層心得體悟,對他亦是意義重大。

    這塊獸皮,他肯定是無法帶走的,所以他必須抓緊參悟,等出關時,就歸還給凌飛羽。

    沉浸在修鍊狀態之中,時間流逝飛快,絲毫都無所察覺。

    某一刻,生死銅爐停止運轉,不再有火光釋放出來,一切歸於平靜。

    張若塵睜開雙眼,將六道聖魂盡皆收入體內。

    百日閉關,他的修為並無太大提升,可在其他方面的收穫,卻是極大。

    「砰。」

    生死銅爐開啟。

    張若塵沒有遲疑,當即起身,閃掠而出。

    剛一出來,凌飛羽便映入他的眼帘。

    微微一笑,張若塵手持記載劍十前兩層心得體悟的獸皮,走到凌飛羽面前,道:「物歸原主。」

    凌飛羽伸手接過獸皮,道:「參悟得如何?」

    「劍十玄妙莫測,如此短時間,自是沒法參悟透徹,但也總算有了一點眉目。」張若塵笑道。

    凌飛羽道:「你的劍魂足夠強大,參悟劍十,應該是事半功倍。」

    「或許我們可以切磋一下,劍道本就需要通過戰鬥去進行驗證。」張若塵興緻勃勃道。

    如今,他在劍道方面,終於是追趕上凌飛羽,有資格真正與凌飛羽切磋探討劍道。

    當即,二人離開隱秘洞府。

    聖水峰上,白雪覆蓋的湖畔。

    張若塵與凌飛羽並肩而立,在湖面上,此刻正有兩道身影在舞劍,所用的招式,都很普通,卻又都玄妙無比,一般人根本就無法看懂。

    山、水、人完美結合,渾然一體,好似一幅絕美的山水畫,飄逸無比,出塵絕世。

    那兩道身影與張若塵和凌飛羽一模一樣,將他們各自對於劍一至劍九的理解,都淋漓盡致的施展出來。

    劍道,博大精深,即便修鍊相同的典籍,所得的感悟,仍舊會存在一些差異。

    也正是這種差異,才讓不同的人,在劍道上取得的成就,有所不同。

    張若塵和凌飛羽,算得上是現階段崑崙界在劍道上成就最高者,如果有人能親眼看到他們倆演練劍道,必會獲益匪淺。

    良久,湖面上舞劍的兩道身影消失無蹤,只留下沉淵古劍和葬天劍還懸浮於水面上,吞吐劍芒。

    張若塵和凌飛羽同時伸出一隻手來,將沉淵古劍和葬天劍召回。

    「沒想到你的劍魂竟已是發生本質蛻變,達到地劍魂層次,這是許多劍修大聖,都不曾達到的境界。」凌飛羽十分驚訝道。

    傳聞之中,劍魂分為三個層次:人劍魂、地劍魂和天劍魂。

    一般將劍九修鍊到一定層次,都能夠凝聚出劍意之魂,這時候凝聚出來的便是人劍魂。

    需要通過各種手段去淬鍊劍魂,讓劍魂不斷變強,量變引發質變,就能修成地劍魂。

    相比之下,修成地劍魂的難度,比之在聖王境修成高階聖術,以及成為陣法地師,還要困難。

    「應該是我使用了七十瓶功德洗劍髓的緣故。」張若塵笑道。

    凌飛羽卻搖頭,道:「不,不僅僅是因為功德洗劍髓,如果依靠功德洗劍髓就能夠讓人劍魂蛻變為地劍魂,很多人都早已成功,定然還有更為深層次的原因。」

    聞言,張若塵不由思考起來。

    如果說關鍵因素不是功德洗劍髓,那麼最大可能就是與劍冢有關。

    之前他在劍冢內閉關,隱約吸收了一些劍冢內的特殊力量,或許正因如此,讓他的劍魂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一些奇異變化。

    但不管怎樣,這對他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劍意之魂蛻變為地劍魂,施展劍術時,威力無疑會倍增。

    再加上他在時間之道上,也有不小提升,若是再與蒼龍交手,施展出時間劍法,應該能夠對蒼龍造成更大威脅。

    正想著,一道傳訊光符自天外飛來。

    張若塵伸手將傳訊光符接住,一看,卻是蒼龍傳遞來的。

    「蒼龍還真是積極,半個月之期還未到,竟然就著急的要拿五行神物交換阮靈。」張若塵輕笑道。

    既然蒼龍想提前進行交換,他自然是沒有什麼意見,寶物是越早到手越好。

    「需要我陪你去嗎?」凌飛羽問道。

    張若塵道:「不用,你就在無頂山等我的好消息便是。「

    說罷,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自原地消失無蹤。

    無頂山的山腳下,空間泛起道道漣漪,張若塵的身影憑空出現。

    片刻后,一道黑影從地底鑽出,出現在張若塵身側,不是神魔鼠又會是誰。

    「塵爺,有什麼事需要我做?」首鼠一臉猥瑣的問道。

    張若塵低聲道:「我現在要去功德分驛站與蒼龍做交易,等交易完成,你就這樣……「

    聞言,神魔鼠那綠豆般大小的眼睛,頓時散發出亮光來,一臉興奮之色,嘿嘿笑道:「明白,這事兒我擅長,塵爺你就放心交給我去辦好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