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開無頂山,張若塵穿戴上流光功德鎧甲,帶上首鼠,爆發出千倍音速,徑直趕往距離無頂山最近的第六十六功德分驛站。

    在快要抵擋第六十六功德分驛站時,張若塵與首鼠分開,讓首鼠先一步趕過去。

    估摸著首鼠已經準備好,張若塵這才不慌不忙的進入到第六十六功德分驛站之中。

    「張若塵。」

    蒼龍顯出身形,眼中滿是怨毒之色。

    自他出道以來,從來都是無往不利,沒想到這次卻栽在了張若塵手中,而且還栽得如此慘,這是他人生中的巨大污點,只能用張若塵的血,才能洗刷掉。

    張若塵面帶笑容,緩步走了過去,道:「蒼龍,我要的東西,你帶來了嗎?」

    「阮靈呢?」蒼龍臉色十分陰沉。

    張若塵當然知道,不見到阮靈,蒼龍肯定不會拿出五行神物,所以,他十分乾脆的開啟乾坤界,將阮靈釋放出來。

    他已經施展秘術,將阮靈的精神力封住,使得阮靈完全失去反抗能力,自然也就無須再使用縛聖索。

    「師妹。」蒼龍眼中浮現濃濃的關切之色。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按在阮靈香肩上,道:「放心,對待女子,我向來都是憐香惜玉,你師妹一點苦都沒有吃,將東西給我,我就將人還給你。」

    阮靈並未有任何過激反應,精神力被封,再怎麼反抗,也是無濟於事。

    只是她的心中在猜測,蒼龍究竟答應了張若塵什麼條件,張若塵竟會願意放掉她。

    「那不是蒼龍嗎?阮靈怎麼和張若塵在一起?」

    「幽神殿與張若塵好像勢同水火,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確實很奇怪,難道這裏面有什麼隱情不成?」

    …………

    功德分驛站內人來人往,很快便是有人注意到張若塵、蒼龍和阮靈三人的存在,頓時引起一些議論聲。

    聽到這些話語,蒼龍臉色更加難看,雙眼簡直要噴出火來。

    「全都給我滾一邊去。」

    蒼龍心中怒火滔天,向那些駐足圍觀之人怒吼。

    如果這裏不是功德分驛站,他定要將說話之人,全都碎屍萬段。

    感受到蒼龍身上散發出的可怕殺機,圍觀之人不由紛紛快速散去,生怕給自身招來無妄之災。

    稍稍平復心緒,蒼龍取出一個錦盒來,沉聲道:「你要的東西,都在裏面,趕緊放了阮靈。」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探向蒼龍手中的錦盒。

    蒼龍並未阻止,任由張若塵的精神力探入。

    下一刻,張若塵收回精神力,眼中浮現一道滿意的笑容,道:「很好,東西沒問題,現在交換。」

    說話間,他與阮靈一同邁步向蒼龍走去。

    功德分驛站中,不允許爭鬥廝殺,無須有太多顧慮。

    走到近前,張若塵伸手抓向蒼龍手中的錦盒,而蒼龍則是一把抓住阮靈的手。

    幾乎同一時刻,張若塵移開放在阮靈香肩上的手,蒼龍將錦盒鬆開。

    「唰。」

    蒼龍拉着阮靈快速倒退,與張若塵拉開距離。

    「師妹,你怎麼樣?」蒼龍無比關切的問道。

    阮靈目不轉睛的盯着張若塵,淡漠道:「我沒事,你給了張若塵什麼東西?」

    「自然是好東西,蒼龍,多謝你送的厚禮,兩位慢慢聊,我先走一步。」張若塵輕輕晃動錦盒,徑直離去。

    留下這句話,張若塵自原地消失無蹤。

    「可惡。」蒼龍握緊拳頭,胸中殺意劇烈涌動。

    他很想現在便出手,將張若塵攔截下來,奪回兩種五行神物。

    但奈何他的傷勢未愈,又很忌憚張若塵上次施展的手段,只得按捺下來。

    蒼龍也曾想過請人相助,暗中伏擊張若塵,但那樣一來,很可能兩種五行神物就會落入他人手中。

    且以張若塵的詭計多端,既然敢來,未必就沒有準備。

    所以,這個想法,也只能作罷。

    「你到底給了張若塵什麼東西?」阮靈再次問道。

    蒼龍臉色陰沉道:「天血母金和渾源土。」

    聞言,阮靈臉色頓時變了,她怎麼也沒想到,錦盒中裝着的竟會是如此珍貴的寶物。

    她知道蒼龍擁有一塊天血母金,而渾源土,毋庸置疑,定然是幽神賜予。

    「一定要除掉張若塵,奪回兩件神物。」阮靈心中暗暗想道。

    此次幽神必然是十分失望,若不能完成任務,他們倆都絕不會有好果子吃。

    張若塵剛一離開,首鼠便是立刻活躍起來。

    「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嗎?「首鼠東張西望道。

    「難道你知道?」有人好奇問道。

    首鼠嘿嘿一笑,露出兩顆雪白的鼠牙,極為猥瑣道:「我當然知道,不久前,蒼龍和阮靈設局,想要對付張若塵,哪知道,反被張若塵將了一軍,不但自身重傷逃遁,他的姘頭阮靈,還被張若塵擒住。」

    「姘頭被擒,蒼龍那肯定是心急如焚,想盡辦法要將阮靈給救出。」

    「你還別說,張若塵這次居然破例,答應與蒼龍做個交易,讓蒼龍準備寶物,交換阮靈。」

    一人使勁搖頭道:「不可能,以張若塵的性格,怎麼可能會放虎歸山?尤其他和幽神殿勢同水火,仇深似海,註定是不死不休,沒理由放掉阮靈。」

    首鼠道:「可問題是,張若塵確實放了阮靈,大家親眼所見,是不是很奇怪?其實原因很簡單,阮靈早就被張若塵收服,偏偏蒼龍還一無所知,傻乎乎的把寶物去把阮靈給換回去,你們說可笑不?」

    「阮靈會輕易被收服?怎麼可能?」另一人質疑道。

    首鼠一瞪眼,道:「有什麼不可能?我聽說,那阮靈施展幻術,變作凌飛羽的模樣,去引誘張若塵,結果卻是假戲真做,嘿嘿,啥便宜都被張若塵佔了,所以張若塵才不忍心殺她。張若塵畢竟不是一個提褲無情的男子,你們看看,阮靈身上有半點傷痕嗎?」

    聞言,一群人盡皆將目光投向阮靈,仔細打量起來。

    他們雖然不太相信首鼠所說的,但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張若塵確實是從蒼龍手中取過寶物,便將阮靈給放回去,這都是他們親眼所見。

    「還真的是,阮靈身上一點傷都沒有,還紅光滿面,張若塵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憐香惜玉了?」

    「憐香惜玉?你是開玩笑嗎?張若塵何曾對敵人手軟過?」

    「如此看來,阮靈與張若塵之間,還真的是很有問題。」

    「這還用說嗎?如果阮靈不主動獻身,張若塵怎麼可能會放過她?要說是為了寶物,打死我也不信。」

    「可憐啊,蒼龍還完全被蒙在鼓裏,傻乎乎的拿寶物將阮靈換回來,把阮靈當成冰清玉潔的女神供著。」

    「誰說不是呢,只能說張若塵太狠,玩剩下的給蒼龍,還從蒼龍手中拿走寶物,這招實在是太高。」

    「快別說了,沒看蒼龍臉都綠了嗎?」

    …………

    儘管他們聲音很小,但又豈能瞞過蒼龍的耳朵?

    此時,蒼龍的臉的確是綠了,胸中憤懣,險些一口血噴出來。

    阮靈精神力被封,並未聽到議論聲,此刻看到蒼龍臉色變化,不禁有些疑惑,道:「蒼龍,你怎麼了?」

    「啪。」

    蒼龍越想越覺得那些修士說得有理,頓時氣怒交加,肺都要炸開,當他看向阮靈的時候,腦海中自然浮現出張若塵趴在她身上的畫面。

    剋制不住心情的怒火,蒼龍竟是一巴掌狠狠抽在阮靈臉上,怒聲道:「賤人,竟然敢聯合張若塵來騙我,我要當着你的面,將張若塵踩死在腳下。」

    挨了蒼龍一巴掌,阮靈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痛,一時間不禁有些發懵,以前蒼龍何曾敢如此對她。

    「蒼龍,你發什麼瘋?」阮靈憤怒道。

    蒼龍臉色陰沉,拳頭緊握,道:「你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清楚嗎?」

    說罷,蒼龍直接轉身走入空間傳送陣,再也不想多看阮靈一眼。

    這地方他是沒臉繼續呆下去,要不然非被氣得吐血不可。

    原本他就很懷疑阮靈與張若塵之間有什麼,只是他不願相信,現在卻是不能不去相信。

    阮靈心中既憤怒,又充滿疑惑,蒼龍不惜用兩件五行神物將她交換回來,又為何會如此對待她?

    當務之急,她需要先破解張若塵設下的封禁,然後才能去了解原委,同時與蒼龍算賬。

    以她的精神力強度,想破解封禁,只是時間問題。

    看到這樣的結果,首鼠眼中浮現出滿意的笑意,當即功成身退。

    距離第六十六功德分驛站不遠的一條溪流邊,首鼠從地底鑽出,閃掠到張若塵的身邊。

    「事情辦的如何了?」張若塵問道。

    首鼠嘿嘿一笑,自得的道:「塵爺,我辦事,你放心,超額完成任務。蒼龍現在已經抓狂,塵爺你是沒看到蒼龍的臉色,嘖嘖,那叫一個精彩。」

    「超額完成任務?」

    隨即,首鼠繪聲繪色將剛才散播的謠言,又講述了一遍。

    張若塵最開始還是頗為滿意,可是越聽臉色越黑,額頭上全是線條。他只是讓首鼠去散播他收服了阮靈的消息,從而讓蒼龍,甚至整個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都猜忌阮靈。

    誰知道首鼠居然添油加醋,將謠言升級為張若塵強行佔有了阮靈,還將她收服為了自己的女人。蒼龍還不被氣死?

    這樣的謠言,效果自然是更好。

    可是,他張若塵不要名聲的嗎?

    「你……哎……「

    張若塵哭笑不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搖了搖頭,道:「算了,你也算是一個鼠才了,做得不錯,賞你的。」

    張若塵伸手一拋,將一雙泛著幽光的拳套拋給首鼠。

    首鼠嘿嘿一笑,連忙伸手接住,繼而眼睛立刻亮了起來,「九耀萬紋聖器級別的拳套,多謝塵爺。」

    他現在才僅僅六步聖王的修為,使用這雙九耀萬紋聖器級別的拳套,可謂是足夠。

    且有了這雙九耀萬紋聖器級別的拳套,他的實力將大幅提升,加上他本身乃是太古遺種,即便對上八步聖王,也同樣擁有一戰之力。

    張若塵倒是不在乎,他最近滅掉太多地獄界的強者,身上的高階萬紋聖器多得是。

    沒有在這裏做過多停留,張若塵帶上首鼠,徑直往無頂山趕去。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