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關張若塵收服阮靈,將蒼龍綠了的消息,快速在崑崙界傳播開來,乃至於傳播向天庭界及各大世界。

    極短時間內,蒼龍徹底淪為笑柄,到處都有人在談論這件事情。

    也因此,張若塵的名氣再度攀升,相比於滅殺地獄界數十萬大軍,似乎大家更喜歡談論這種趣事。

    張若塵並未去關注事情會如何發展,以最快速度與首鼠返回無頂山。

    一到無頂山,張若塵便與首鼠分開,獨自登上聖水峰。

    剛到聖女宮前,齊霏雨便是迎了上來,笑道:「張公子,宮主已經閉關,你暫時是無法見到她了。」

    「閉關?」張若塵微微皺起眉頭。

    他才剛離開不到半天時間,凌飛羽竟然就閉關去了,實在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不過,他與凌飛羽之間的事情,已經說得很清楚,倒也無須再去多想什麼。

    心念快速轉動,張若塵道:「既如此,我也該告辭離開,齊師姐,我們後會有期。「

    無頂山這邊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既然凌飛羽前去閉關,那他再繼續留在無頂山,也沒有什麼意思。

    「後會有期。「齊霏雨點頭道。

    再度看了一眼聖女宮緊閉的宮門,張若塵轉過身去,施展出空間挪移,直接出現在無頂山的山腳下。

    不消片刻,首鼠便是從地底鑽了出來。

    「塵爺,這麼快就要去鳳凰湖嗎?」首鼠有些好奇問道。

    他們才剛從外面回來,他還以為張若塵會先在無頂山上呆上幾天。

    張若塵點頭,道:「這邊事情已了,即刻動身去鳳凰湖吧。」

    「沒問題,塵爺你說了算。」首鼠立刻應道。

    二人沒有繼續耽擱,當即動身,再次向第六十六功德分驛站趕去。

    無頂山與鳳凰湖相距甚遠,還是通過功德分驛站的空間傳送陣,方便一些。

    張若塵催動流光功德鎧甲,極速在銅爐原上飛掠著。

    突然間,前方升騰起大量煙霧,變得白茫茫一片,一種古怪的契機瀰漫開來。

    「嗯?有古怪。」

    張若塵眼神微變,當即便想倒退。

    然而,不待他做出反應,周圍的環境已是發生改變,他與首鼠竟是出現在一片竹林之中。

    竹林十分茂密,輕風吹過,竹浪翻滾,一股翠竹獨有的清香瀰漫開來。

    「塵爺,這是什麼情況?」首鼠縮著頭問道。

    張若塵沒有說話,目光掃動,打量身周環境。

    隱約間,有著輕緩的音律傳入他的耳中,似是琴塤合奏,悠揚無比,不知從何處傳來。

    張若塵嘗試施展空間挪移,想退出竹林,卻沒能成功。

    緩緩呼出一口氣,張若塵道:「走吧,我們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將我們弄到此處。」

    「塵爺,等等我。」

    首鼠連忙跟上去,生怕落單。

    這種時候,跟著張若塵,無疑最為安全。

    循著琴塤之聲,張若塵在竹林中走了許久,終是看到了彈琴和吹塤之人。

    那是兩位老者,一位擁有一頭微卷的赤發,身著麻衣,身材十分高大魁梧,面容剛毅,眼神凌厲而霸道,此刻正在撫琴。

    另一位老者,身著青衣,身形略顯佝僂,眼神如毒蛇一般狠厲,體外瀰漫著濃烈的凶煞氣息,令人生畏,此刻正在吹塤。

    目光掃過兩位老者,張若塵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凜,兩位老者均是給他一種深不可測以及危險的感覺。

    那位青衣老者,給他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其身上散發出的凶煞氣息,與青天浮屠塔內的那道器靈意識,可謂是如出一轍,只是本質上更加強大。

    瞬息之間,他已是猜測到青衣老者的身份。

    「見過兩位前輩。」張若塵走上前去,躬身行禮道。

    赤發老者和青衣老者不由停止撫琴和吹塤,盡皆將目光投向張若塵。

    青衣老者眼中閃過一道厲芒,突然伸出一隻手,輕飄飄的打出一掌。

    見狀,張若塵臉色不由巨變,感受到極大威脅,連運轉體內聖氣,全力打出一掌。

    一龍一象飛出,似要擠滿天地,異象紛呈。

    「嘭。「

    龍影與象影盡皆爆碎開來,一股強大掌力,結結實實印在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向後倒退幾步,這才將掌力完全卸去。

    幸好有著流光功德鎧甲抵擋大部分掌力,加上肉身經過生死銅爐熬煉,承受這一掌,他才能夠沒受傷。

    「嗯?」

    看到張若塵安然無恙,青衣老者不禁露出一抹異色。

    正當他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赤發老者站起身來,道:「青老弟,別忘了你的目的。」

    「也是。」

    青衣老者應了一聲,伸手凌空對張若塵一抓。

    頓時,青天浮屠塔從張若塵體內飛出,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青衣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青天浮屠塔的器靈。

    正如當初青天浮屠塔的器靈意識所說,其本體很快就會歸來,屆時,誰也無法再強行掌握青天浮屠塔。

    可以確定的是,青衣老者的修為實力,乃是貨真價實的大聖,且不是不朽境那麼簡單,能夠在崑崙界行走,必定是施展了某種隱匿氣息的秘術,這才能夠瞞過天庭界和地獄界的巡視。

    被青天浮屠塔的器靈堵住去路,絕非是一件好事。

    畢竟青天浮屠塔守護的乃是池家,而他率眾屠掉凌霄天王府一脈,這已經是結下深仇大恨。

    「張若塵,你可知罪?」青衣老者冷聲喝問道。

    張若塵直立起身體,不卑不亢,道:「我何罪之有?」

    「你因一己之私,覆滅凌霄天王府,竟然還不知罪。」青衣老者冷哼道。

    張若塵並未被青衣老者散發出的可怕氣勢嚇到,理直氣壯,道:「難道就允許凌霄天王府肆意殺戮我張家族人,就不允許我滅掉凌霄天王府嗎?」

    青衣老者眼中寒芒閃爍,道:「強詞奪理,以本尊看,你是走火入魔了,立刻跪下。」

    說話間,青衣老者身上散發出一股無比可怕的氣勢,徑直向著張若塵碾壓而去,宛如一座神山壓在了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扛著巨大壓力,讓身體立得筆直,咬牙道:「以為你是大聖,便能欺我不成?我連池瑤都不怕,還會怕你一個器靈?」

    他早已看出來,即便他服軟求饒,青衣老者也一樣不會放過他。

    而且,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服軟求饒,尤其是向池家。

    「放肆,敢對本座不敬,這是死罪。」青衣老者釋放出強烈殺意,指端凝聚青色光華,向著張若塵點殺而去。

    這一指恐怖至極,張若塵想要閃避,身體卻根本動不了。

    就在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赤發老者突兀擋在了他的身前,將青色光華抵擋住,同時也將那股可怕威壓擋住,讓他得以恢復行動能力。

    「赤兄,你這是何意?」青衣老者沉聲問道。

    赤發老者淡笑道:「青老弟,何必如此大動肝火,如今崑崙界形勢嚴峻,張若塵對這場戰爭有極為重大的意義,你卻是不能動。」

    「赤兄,你未免太高估了他,他雖是時空傳人,可以他的實力,能對阻擋地獄界有多大幫助?與那些古代沉睡者相比,他還差得太遠。」青衣老者眼中浮現輕蔑之色。

    赤發老者搖頭道:「不要懷疑須彌聖僧的眼光,以後自見分曉。」

    聞言,青衣老者眉頭不禁深深皺起,他看得出來,赤發老者是打定主意要保張若塵,他已經是沒法再出手。

    「好,我給赤兄面子,這次便放過他,但若再有在此,那就休怪我出手無情。」青衣老者收斂殺意,不再繼續針對張若塵。

    頓了頓,青衣老者繼續道:「既然已經收回青天浮屠塔,我便先回中央皇城,赤兄,告辭。」

    赤發老者並未說什麼,只是對著青衣老者微微點頭。

    青衣老者以冰冷的目光看了張若塵一眼,繼而化作一道青光,消失無蹤。

    眼見青衣老者離開,首鼠連跑了過來,「塵爺,你沒事吧?」

    張若塵微微點頭,繼而躬身向赤發老者致謝,道:「多謝前輩出手相救。」

    此刻,他已經反應過來,不出所料的話,赤發老者應該是生死銅爐的器靈。

    因為,赤發老者身上的氣息,已是讓他感到有些熟悉,正是他在生死銅爐中感受到的。

    赤發老者淡淡一笑,道:「無需客氣,你是須彌聖僧的傳人,也是月神的神使,我又豈能眼睜睜看著你出現差錯。」

    與青衣老者不同,赤發老者對張若塵的態度友好,沒有顯露出半點架子來。

    「我有一些疑問,不知前輩能否為我解答?」張若塵面色肅然道。

    赤發老者伸手一點,將首鼠定住,繼而讓張若塵坐下。

    將古琴收起,赤發老者含笑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你無非是想知道我們這些器靈為何會消失。十萬年前,崑崙界所有至尊聖器的器靈全部消失,其實是有著兩個原因。」

    「其一,是為了躲避元會劫難,和神靈一樣,至尊聖器的器靈和神器的器靈,也都需要度元會劫難,度過了自然會變得更加強大,度不過,便只能落得飛灰湮滅的下場。」

    「其二,則是為了躲避地獄界的一件神器,那件神器名為噬魂燈,若不躲藏起來,只怕所有至尊聖器的器靈,都難以逃過被噬魂燈吞噬的命運。」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明了。

    事實上,對於崑崙界至尊聖器器靈消失,張若塵早已有所猜測,覺得很有可能是在避元會劫難,但卻沒想到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不用想也知道,噬魂燈必定極為可怕,真要讓其吞掉所有至尊聖器的器靈,那崑崙界的這些至尊聖器,便基本算是廢了。

    沒有器靈的至尊聖器,與有器靈的至尊聖器,可謂是天差地別。

    「什麼地方能夠避過元會劫難和噬魂燈?」張若塵好奇問道。

    赤發老者道:「你應該聽說過崑崙界十大神器之一的道魂台,這些年,我們一直都藏身於道魂台內。」

    「道魂台。」

    張若塵臉色頓時一變。

    作為崑崙界修士,他當然知道崑崙界的十大神器,每一件都擁有驚天動地的可怕威能。

    不過時至今日,十大神器都已經成為傳說,有的傳說已經被毀掉,也不知經歷了何等慘烈的大戰。

    而有的則是消失無蹤,自中古后,再也不顯於世。

    據張若塵所知,只有帝王神尺是一直保存在銘紋公會中,另外,就是神龍日月混沌塔,掌握在陰陽海那位神秘強者手中。

    至於其他神器,他則是完全不知所蹤。

    「道魂台在何處?」張若塵再度問道。

    赤發老者微微搖頭,道:「道魂台事關重大,你暫時還不宜知道這些事情,我所能告訴你的是,道魂台的存在,會關乎到整個崑崙界的生死存亡,那將是崑崙界對抗地獄界的關鍵所在。」

    聽到這話,張若塵心中不禁掀起驚濤駭浪,他相信赤發老者絕非是在危言聳聽,只能說道魂台隱藏著了不得的大秘,是崑崙界保留的一張底牌。

    由此想來,十萬年前,崑崙界雖然失敗,卻也留下了一些後手,將在這一世發揮作用。

    一時間,張若塵不由想到了很多事情,很多看似無關的事情,現在卻都能夠聯繫到一起。

    各界都以為崑崙界很弱,大貓小貓三兩隻,而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現在就連張若塵,都已經越來越看不清崑崙界的局勢,這裡面的水,實在是太深。

    「張若塵,你無需想太多,儘管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一切都有清晰明朗的時候,屆時,你自會知曉你所需要肩負的使命是什麼。」赤發老者很是意味深長的說道。

    說罷,赤發老者化為一道赤色流光,離開竹林,想來是要趕回無頂山。

    竹林中,張若塵靜靜佇立沉思,心緒久久都無法平復。

    ……

    這一章字數有4000,所以更新遲了,是咬著牙把這段劇情寫完更新啊,大家的推薦票和月票,是不是……哈哈()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