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良久,張若塵回過神來,緩緩呼出一口氣,心緒逐漸歸於平靜。

    無論如何,至尊聖器器靈回歸,對崑崙界而言,乃是一件好事,儘管他們現階段還不能隨便出手,但在關鍵時刻,卻能發揮出驚人作用。

    只是可惜青天浮屠塔被奪走,這卻是讓張若塵失去了一大底牌,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器靈本尊歸來,任誰也無法將其留住。

    「唰。」

    首鼠的禁錮解除,立刻閃掠到張若塵身邊,綠豆大的眼睛,四處張望,眼中滿是驚懼之色。

    「塵爺,什麼情況?那兩個老頭是什麼人?他們人呢?」首鼠小聲問道,生怕兩位老者還在附近。

    他是完全沒有弄清楚狀況,只看出那兩位老者極其強大,連張若塵都奈何不得。

    幸好,那兩位老者並非沖他而來,要不然,他絕對已經變成一隻死鼠。

    張若塵道:「已經沒事了,繼續趕路吧,你如果真想知道什麼,之後你可以去問你父親。」

    「問我父親?」

    首鼠心中變得更加疑惑。

    不過,張若塵不願說,他也不好繼續追問,想來此事很不簡單,知道得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

    帶上首鼠,張若塵催動流光功德鎧甲,自竹林飛出,繼續向第六十六功德分驛站趕去。

    待得二人趕到,第六十六功德分驛站已經是變得冷清下來,因為就連阮靈,也已經離開這裏。

    至於阮靈的去向,則是無人知曉。

    經過首鼠的造謠,阮靈現在就算是跳入天河,也休想洗得清。

    最慘的是,阮靈身上所有寶物,都已被張若塵收走,現在又被蒼龍誤解,又不能回幽神殿,她只怕是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竟會有落得如此下場的一天。

    通過第六十六功德分驛站的空間傳送陣,張若塵和首鼠很快來到第六十二功德驛站,這裏距離鳳凰湖已是不遠,僅有七萬里。

    「那不是張若塵嗎?」

    「確實是他,他現在可是我的偶像啊,居然把蒼龍都給綠了,實在是厲害。」

    「蒼龍這次栽得太狠,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女人被人搶走,還白白搭進去一堆珍貴寶物,就沒見過這麼慘的。」

    「所以啊,如無必要,千萬別惹張若塵,弄不好,也許會比蒼龍更慘。」

    …………

    看到張若塵從空間傳送陣走出,頓時有不少人小聲議論起來。

    只能說,消息傳播得太快,這才還沒過去一天,感覺整個崑崙界都已經被傳播開來。

    聽到這些議論聲,張若塵只得無奈搖頭,首鼠造謠的本事是真強,現在就算是他親自站出來解釋,只怕都已經無濟於事。

    「塵爺,這效果怎麼樣?」首鼠一臉得意之色。

    對於自己的傑作,首鼠可說是十分滿意,絕對的超額完成任務。

    張若塵心中頗有些無語,一句話也沒說,徑直走出功德分驛站。

    「塵爺,等等我啊。」首鼠連忙快步跟上去。

    二人沒有多做耽擱,徑直往鳳凰湖趕去。

    鳳凰湖在中古時代極為有名,曾經是鳳凰一族的棲息地。

    一頭強大的冰凰,與木家先祖結合,繁衍下後代,木家後代體內自然而然擁有了冰凰血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木家或許可以稱為鳳凰半人族。

    只是漫長歲月過去,卻僅僅只有木靈希一人成功覺醒冰凰血脈,成就冰凰古聖體。

    如今,崑崙界復甦,鳳凰湖也成為一處覺醒聖土,自行隱匿起來,一般人根本就無法找到。

    靠着首鼠帶路,張若塵這才得以順利進入鳳凰湖這片覺醒聖土。

    因為走的是隱秘通道,所以並未驚動任何人。

    以前的鳳凰湖並沒有多大,現在則是變得無比巨大,一望無際,好似一片汪洋。

    清風徐來,湖面碧波蕩漾,波光粼粼,一股清涼氣息,迎面而來。

    「好濃郁的天地聖氣,天地規則也異常的活躍,不愧是昔日鳳凰一族的棲居之地,當真十分不凡。」張若塵忍不住讚歎道。

    相比之下,鳳凰湖復甦的時間,要比雲武郡國的王山更早,所以修鍊環境也就顯得更好一些。

    木家早早回歸這處祖地,想來得到的好處極大,絕不比留在無頂山差,甚至於更好。

    畢竟拜月魔教極為龐大,由十二個中古世家加上數百個聖者門閥組成,無頂山即便成為覺醒聖土,誕生出大量修鍊資源,可分配下來,也不會太多。

    首鼠嘿嘿笑道:「塵爺,你是沒看到鳳凰湖剛復甦的時候,無數聖葯憑空生長出來,數萬年份的聖葯極多,乃至於還有十萬年份的古聖葯。」

    「尤其是鳳凰湖中,當時曾飛出巨大的冰凰聖影,隨即竟是出現了一株冰凰形態的元會聖葯,僅是聞聞元會聖葯散發出的香氣,體內聖道規則就能增加幾十道。」

    聞言,張若塵不禁露出驚訝之色,他倒是真沒想到鳳凰湖竟是如此的不凡,不但誕生出十萬年古聖葯,更是出現了一株元會聖葯,消息若是傳出去,只怕立刻就會引得各方強者蜂擁而至。

    十萬年古聖葯,對張若塵而言,並不是多稀奇,他已經煉化過不少,但元會聖葯,到目前為止,就只有北域出現過一株,已經被裴雨田煉化掉。

    任何一株元會聖葯的價值,都是不可估量,哪怕是臨道境強者,也會渴望得到。

    與十萬年古聖葯不同,元會聖葯無法憑空誕生,必須要生長超過一個元會,並渡過元會劫難,才能夠成為元會聖葯。

    所以,在崑崙界中出現的元會聖葯,必定都是自中古時代倖存下來的,數量極為稀少。

    「先帶我去見靈希吧。」張若塵道。

    首鼠立刻在前帶路,道:「塵爺,跟我來。」

    他並非是第一次來鳳凰湖,對這裏可謂是極為了解,地上地下,就沒那兒是他不曾去過的。

    張若塵是想給木靈希一個驚喜,所以既未提前告知,來到鳳凰湖后,也沒有驚動任何人,顯得十分神秘。

    繞過小半個鳳凰湖,張若塵跟着首鼠來到一座清幽雅緻的莊園之外。

    這座莊園就建在鳳凰湖畔,依山傍水,莊園外生長有大量奇花異草,還有參天古樹,顯得生機勃勃。

    然而,剛一靠近莊園,張若塵便微微皺起眉頭。

    因為莊園大門上,竟是掛着白綾,一種壓抑的氛圍瀰漫開來。

    「咦?這是誰死了?沒多少人住在這座莊園中啊。」首鼠面露疑惑之色。

    「咔。」

    就在這時候,莊園的大門開啟。

    一個人從莊園內走出,渾身酒氣,穿着皺巴巴的灰袍,一屁股坐在莊園門口,眼神中透著悲傷,不斷往口中灌著酒水。

    對於這個人,張若塵是再熟悉不過,不是酒瘋子,又會是誰。

    在鳳凰湖見到酒瘋子,張若塵並不感到意外,因為酒瘋子和古松子,本就與木靈希在一起。

    只是酒瘋子現在這種狀態,讓張若塵感到很詫異,心中隱隱生出一些不祥之感。

    首鼠湊了過去,一臉古怪的問道:「老酒鬼,你這是怎麼了?莊園內是在給誰辦喪事啊?」

    酒瘋子抬起頭來,看了首鼠一眼,繼而看向張若塵。

    在看到張若塵的一刻,酒瘋子騰地一下,站起身來,衝到張若塵面前,雙眼通紅,大聲吼道:「你怎麼才來?你怎麼才來啊?」

    吼完之後,酒瘋子有重新癱坐在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張若塵心中不祥之感越發強烈,連忙蹲下身來,十分急切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酒瘋子猛灌一口酒,不住搖頭道:「太遲了,你來得太遲了啊。」

    聞言,張若塵越發焦急,一把抓住酒瘋子的手臂,大聲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什麼太遲了?」

    酒瘋子伸手抓着自己亂糟糟的頭髮,滿臉悲戚之色,眼中竟是有着淚水流淌而出。

    「砰。」

    一揮手,酒瘋子將手中的酒葫蘆扔了出去。

    「老酒鬼,你沒事吧?」首鼠連忙伸手將酒瘋子扶住。

    酒瘋子抹了一把淚水,顫聲道:「是靈希那丫頭,張若塵,你為什麼不早點來?」

    「什麼?」

    張若塵如遭雷擊,身體一個踉蹌,險些一頭栽倒在地。

    酒瘋子的話,對他而言,無異於是晴天霹靂。

    「怎麼會……」

    張若塵腦中一片空白,只感覺天都一下子塌下來了。

    首鼠連忙起身,將張若塵扶住,緊張道:「塵爺,你別嚇我。」

    下一刻,張若塵再度靠近酒瘋子,目光直視酒瘋子的眼睛,道:「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若塵,你為何就不能早些趕來?靈希那丫頭太好強,總想追上你的腳步,想要幫到你,所以便拚命去修鍊,不久前,她冒險去融合冰凰先祖的傳承,結果卻出現意外……」酒瘋子泣聲道。

    「轟。」

    張若塵大腦一陣轟鳴,身體搖晃。

    對他而言,這一刻,天是真的塌了下來。

    「不會的……靈希不會死的……」

    張若塵雙目浮現出血絲,整個人發怔,失魂落魄,半晌后,隨即一把推開酒瘋子,沖入進莊園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