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歸元神宮內,血神教諸聖相繼落座下來,目光均是鎖定在張若塵身上。

    前一刻,他們都已經準備與黑魔界拼死一戰,捍衛血神教的威嚴。

    可現在他們卻好好的坐在歸元神宮內,來犯之敵,已被掃盡,感覺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般。

    而且,張若塵收服大批魔道強者,更是讓血神教實力大增,如果再遭遇什麼麻煩,至少能夠擁有一些抵抗之力。

    這些年來,血神教日漸衰落,太上長老失蹤後,血神教就連一位聖王境強者都沒有。

    而哪怕是崑崙界復甦,血神教誕生的聖王境強者,也未達到雙手之數。

    相比於中域的其他六大古教,血神教無疑是太過積弱。

    “教主,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無論你變得多強,也都還是我過去所認識的那個顧老大。”孫大地十分激動道。

    昔日,他隨着張若塵一同出去闖蕩,期間所發生的點點滴滴,令他至今記憶猶新,彷如昨日。

    能令他孫大地佩服的人,沒有幾個,而張若塵,無疑便是其中最令他佩服的那一個。

    “元周長老,你們怎麼會與教主一同回來?”元星長老很是好奇的問道。

    元周長老笑道:“我和仙妍拼命逃回上官世家,那杜魔生也追了上來,可他沒想到,教主正好在我上官世家做客,有教主出手,那杜魔生自然沒有半點反抗之力,之後我們便與教主一同趕了回來。”

    聞言,元星長老及血神教諸聖都露出恍然之色,此事說來還真是很巧,黑魔界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張若塵會在上官世家。

    也幸好是如此的機緣巧合,要不然,血神教此次恐怕便劫數難逃。

    張若塵面色肅然道:“血神教遭逢此劫,損失不小,我準備封閉山門,讓血神教上下好好閉關潛修一番,提升實力,崑崙界的局勢會越來越混亂,沒有實力,再古老的勢力,都有覆滅的可能。”

    “聽憑教主安排。”

    血神教諸聖連忙起身應道。

    此次遭受黑魔界攻擊,的確是讓血神教諸聖清晰意識到,如今血神教實力的虛弱,沒有絕頂強者,即便擁有再強的底蘊,也根本無法發揮出來。

    要知道,黑魔界此次僅僅只是出動了五位頂尖強者,就險些讓血神教覆滅。

    如果黑魔界所有強者都殺向血神教,只怕他們根本就支撐不到張若塵趕回來。

    想要不再如此被動,唯有將實力提升上去。

    可惜崑崙界復甦時間尚短,即便血神教掌握了諸多修煉資源,也無法在如此短時間內,培養出大批頂尖強者來。

    “元星長老,召集所有血神教弟子,在乾元山頂集合,我會動用一件秘寶,輔助大家修煉。”

    張若塵再度下令。

    元星長老連忙應道:“是,教主。”

    當即,元星長老走出歸元神宮,去傳達張若塵的命令。

    血神教上下的效率極高,沒用太長時間,便是盡數集結於乾元山頂。

    乾元山乃是血神教重地,殘留着血神的神力,山中有着聖脈存在,聖氣極爲濃郁,最是適合閉關潛修。

    遭受黑魔界以諸多魔教修士的突襲,血神教損失極大,不少弟子都沒能來得及退入嬰主峰,如今還留在教中的精英弟子,已經只剩下八千餘人。

    以張若塵爲中心,八千多名血神教弟子盤坐於四周兩百丈範圍以內。

    除此之外,張若塵還從乾坤界中召喚出一些聖明舊部來,沒有留下太多空隙位置。

    “將嬰主峰和乾元山復甦後,所誕生的各種靈藥、聖藥,盡皆利用起來,你們有十年時間,盡所能去提升修爲實力。”張若塵的目光環顧四周,朗聲說道。

    說罷,張若塵取出日晷,在其上嵌入神石,將之激活。

    血神教沒有時間寶物,想要快速提升實力,便只能使用這一辦法。

    對張若塵而言,他纔剛將修爲突破至道域境,閉關潛修一番,無疑是很有必要。

    讓張若塵感到高興的是,血神教竟然還收藏着四塊神石,加上他身上剩下的六塊,一共便是十塊神石,這才能夠催動日晷,獲得十年閉關潛修的時間。

    十年時間,應該能夠將血神教的整體實力提升不少。

    有這等好事,張若塵自然沒有將寒雪忘記,第一時間,便是傳訊,讓寒雪從孔雀山莊趕來血神教。

    日晷激活,奇異的時間力量幅散開來,將方圓兩百丈籠罩。

    事先,張若塵已是讓小黑布置出一座九品陣法來,加上乾元山本身的神異,任誰也休想輕易闖入,他們可以放心閉關修煉。

    對於日晷的神奇,血神教上下均是驚訝不已,都很珍惜這次修煉機會。

    血神教有充足的修煉資源,如今又有大量的時間,血神教上下無不充滿幹勁,都想在這十年間,讓自身變成頂尖強者。

    盤坐在日晷之下,張若塵翻手取出一塊水潤無比的玉石,正是在孔雀山莊時,天初仙子臨走所贈之物。

    “《天河神拳》第十一重,恐怕也只有洛姬才掌握着。”

    想到天初仙子,張若塵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別樣的笑容。

    玉石中記載着《天河神拳》第十一重,將之修成,《天河神拳》的威力,便能達到高階聖術層次。

    不出意外的話,天初仙子從神門中閉關出來,應該便是已經將《天河神拳》第十一重修煉成功。

    張若塵所修煉的並非是《天河神拳》,而是《洛水拳法》,但實際上,這兩種拳法乃是同源的,本質上沒有太大區別。

    所以,參悟《天河神拳》第十一重,張若塵便很有把握將《洛水拳法》第十一重推演出來。

    等他將《洛水拳法》第十一重修成。他便能夠再掌握一種高階聖術。

    一水一火,正好能夠保持一個平衡。

    “希望這十年能夠讓我順利將《洛水拳法》第十一重推演出來,並修煉成功,開始吧。”

    一陣低語,張若塵收斂心神,開始全力參悟玉石中所記載的《天河神拳》第十一重。

    相應的,張若塵打算在這十年前,稍加側重對拳道規則的參悟,這樣有助於他推演和修煉《洛水拳法》第十一重。

    當然,對於時間之道、空間之道、劍道、掌道還有真理之道的參悟,他也都不會落下,修爲實力的提升,必須均衡而全面。

    有真理奧義的輔助,無論是參悟聖道規則,還是修煉聖術,都能夠事半功倍。

    斬殺商子烆,那萬分之八的真理奧義,應該算是張若塵,最大的收穫。

    而當張若塵閉關潛修的時候,外界卻是掀起了軒然大波。

    血神教發生的事情,傳播出去,引得各方注目。

    雖說血神教一役,戰況並不激烈,也沒死多少強者,但影響卻絲毫不比孔雀山莊一役小,甚至猶有過之。

    究其原因,在於這次張若塵收服了一衆魔道修士,其中包括黑魔界聖王境最頂尖的三十六位強者中的兩位,令得黑魔界顏面大損。

    “張若塵居然將血神咒印給用了出來,這是故意在羞辱黑魔界啊!”

    “看着吧,黑魔界肯定咽不下這口氣,必定會想方設法進行報復。”

    “張若塵還真是有魄力,之前已經把天堂界派系惹惱,如今還敢這般羞辱黑魔界,他是真不怕來自天堂界派系的威脅嗎?”

    “不得不承認,張若塵確實很厲害,而且他的修爲提升得太快,完全讓人看不透,想要殺死他,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就算能成功,恐怕也需要爲此付出極大的代價。”

    “嘿嘿,反正我是很期待宙宇、鄍還有其他一些可怕的傢伙出手,看看張若塵要如何去應對。”

    …………

    但凡不是天堂界派系的人,幾乎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巴不得張若塵與天堂界派系鬥得更加厲害。

    一段時間內,天堂界派系變得有些沉寂,沒有任何大的動作,讓人不禁以爲他們是要放棄對付張若塵。

    不過,很多人都已經察覺到,這應該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接下來,天堂界派系的動作,只怕會十分驚人。

    任憑外界掀起多大的波瀾,血神教內,始終是一片平靜。

    有着一衆魔道修士做苦力,血神教的爛攤子,很快被收拾好,一座座更爲強大的守護大陣,被小黑重新佈置出來。

    很多在外的血神教弟子,都相繼歸來。

    在這種時候,無疑還是呆在血神教內,要更安全一些。

    眨眼間,十天時間過去,而在乾元山頂,則是過去了整整十年。

    當神石內蘊的神力耗盡,日晷歸於平靜,而覆蓋方圓兩百丈的時間力量,也在瞬間消失無蹤,這片區域內的時間流速,恢復如常。

    “呼。”

    張若塵深深呼出一口濁氣,繼而睜開緊閉的雙眼。

    可以看到,有着縷縷精光在張若塵的眼中閃爍着,顯示他這些年修爲有了極大的提升。

    “擁有萬分之二十的真理奧義,修煉起來,果然是事半功倍,每一年都能參悟出四五十萬道聖道規則,十年下來,我的修爲已經接近於道域境巔峰,可惜,神石已經全部耗盡,無法再繼續借助日晷修煉,還能去哪兒弄神石呢?”

    結束脩煉,張若塵是既感到高興,又有些發愁。

    神石太過罕見,他已經嘗試過通過各種渠道去獲取神石,接下來,再想得到神石,無疑是極爲困難。

    搖搖頭,張若塵不再繼續去想這件令他頭疼的事情。

    總的來說,他此次閉關的收穫極大,不僅僅只是修爲有大的提升,更爲重要的是,他順利推演出《洛水拳法》第十一重,並將之修煉成功。

    當然,能修成《洛水拳法》第十一重,與張若塵已經將《龍象般若掌》修煉到第十二掌,有極大的關係。

    水火相濟,陰陽平衡,這應該是很多人都想達到的境界。

    另外,張若塵體內的時間規則,增長到近四萬道,空間規則接近十萬道。

    時間之道與空間之道能有如此大的提升,既與真理奧義有關,更與融入時空秘典中的那股神力有極大關係。

    當初張若塵進入仙機山地底的虛空間內,須彌聖僧所遺留下的一股神力,自然融入時空秘典,其中包含高深莫測的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對張若塵參悟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的幫助,可謂是極大。

    不得不說,須彌聖僧爲張若塵這位傳人,考慮得極爲周到,在千星文明留下一根長鬚,在仙機山的虛空間留下一股神力,讓張若塵得以不斷提升兩種恆古之道的造詣。

    要不然,恐怕張若塵就只有去時間神殿和空間神殿中修煉,否則,他所主修的這兩種恆古之道,都將極難得到提升,相應的,他的修爲也就不可能提升得這般快。

    還有真理之道,張若塵同樣是取得不小突破,真理規則的數量,達到十八萬道,近乎於增長了一倍,雖說還不足以令他爆發出九倍攻擊力,但無疑距離九倍攻擊力,更近了一步。

    以張若塵在真理之道上的驚人天賦,他自然是不會放棄對真理之道的修煉。

    而以如今張若塵在真理之道上所達到的造詣,哪怕是在真理神殿,大聖之下,也已經沒有幾個人能比。

    揮手將日晷收起,張若塵站起身來,目光環顧四周,臉上不禁露出滿意的笑容。

    十年時間,確實讓血神教的整體實力,得到了大幅的提升。

    被他賜予聖源的近三百名半聖,如今都已修煉到聖境,其中天賦最高之人,更是已經達到通天境。

    更讓張若塵感到高興的是,有多名聖者突破修爲,達到聖王境。

    而孫大地等五名聖王強者,修爲也都有極大提升,孫大地已經突破成爲六步聖王,連續跨過了三個臺階。

    張若塵從未指望血神教的實力,能夠一下子提升到巔峰,能有現在這般成效,他已經是很滿意。

    想了想,張若塵再度取出一些聖源來,賜予那些新晉突破到半聖境的弟子。

    “小黑,在我閉關期間,可有人來血神教找麻煩?”

    走出閉關地,張若塵第一時間找到小黑,詢問最近的情況。

    小黑昂頭哼道:“有本皇在,誰敢來撒野?暗中窺探的人倒是不少,不過,有本皇佈置的陣法,他們什麼也無法窺探到。”

    “無事便好,對了,你佈置陣法期間,可曾察覺到血神教內有極其厲害的強者存在?”張若塵認真問道。

    小黑麪露疑惑之色:“強者?沒有,除了血神祭臺有些古怪外,本皇並未察覺到任何異樣,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不久前,我曾見過青天浮屠塔和生死銅爐的器靈,據生死銅爐的器靈所說,崑崙界中所有至尊聖器的器靈,都已迴歸,而血神教中,也有一件至尊聖器——血神鐗,按理說,血神鐗的器靈,應該也已經歸來。”張若塵微微皺眉道。

    本來張若塵還想着,血神教遭劫,血神鐗器靈應該會出手干預,沒曾想,血神鐗器靈卻是完全不見蹤影。

    聞言,小黑不禁露出驚訝之色,道:“所有至尊聖器的器靈都已經迴歸了?那在此之前,它們去了哪裡?”

    “至尊聖器的器靈之所以會失蹤,乃是爲了避元會劫難和地獄界的一件神器,在此之前,它們都藏身在十大神器之一的道魂臺中。”張若塵道。

    聽到“道魂臺”三個字,小黑的雙眼頓時泛起光芒來,連忙問道:“道魂臺在何處?何人在背後主導着這一切?”

    張若塵搖頭:“這我卻就不知道了,如果能見到一件至尊聖器的器靈,你可以當面去詢問。”

    “本皇上哪兒去找至尊聖器的器靈?”小黑不禁瞪眼道。

    張若塵沒有理會小黑,大腦快速轉動,他記得很清楚,當初燕離人手持血神鐗,前往無盡深淵第二梯度,之後便再無消息。

    如果血神鐗的器靈歸來,應該會按照感應,去尋找本體。

    這樣的話,血神鐗的器靈,便很有可能是去了無盡深淵,只是不知最後的結果如何。

    想要知道這些事情,或許只有親自去無盡深淵中走一遭。

    “差不多也該動身前往無盡深淵,希望這一趟,能夠解開我心中的諸多疑團。先去一趟劍冢,將大聖級鎮血符取到手。”

    張若塵在心中暗暗想道。

    此行兇險,很有必要多做一些準備,有備方能無患。

    ……

    小魚的新書《天帝傳》,已經快十萬字,劇情已經展開,坐看林刻如何在黑暗中崛起,向宇宙星空發起挑戰,希望大家可以去閱讀支持,非常感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