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將所有事安排好以後,張若塵便是獨自動身趕往劍冢。

    他此次只是去取大聖級鎮血符,很快便會重返血神教,所以,其他人無須跟着他跑這一趟。

    動身前,張若塵已經向史明淵確認過,大聖級鎮血符已經煉製成功。

    不得不說,史明淵的符道造詣,確實很恐怖,尚未晉升爲精神力大聖,卻已經擁有煉製大聖級鎮血符的能力。

    經過之前一戰,不死血族損失慘重,儘管仍舊在盯着劍冢,卻並不敢輕舉妄動。

    通過特殊的途徑,張若塵極爲隱秘的進入到鎮獄古族的領地,並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剛穿過中古神紋,真妙小道人便是不知從何處閃掠了出來。

    “真妙,張若塵,你最近可是出盡了風頭,早知如此,貧道就應該跟你一起離開,可憐貧道留在這裡做苦力,白白錯過許多熱鬧。”真妙小道人很是遺憾道。

    張若塵卻是搖頭道:“出風頭?我那是在與人拼命,這種風頭,我其實一點也不想出;另外,你也別在我面前裝可憐,你可不是白在這裡做苦力,鎮獄古族可是拿了《星斗圖》,來作爲報酬。”

    “對了,你研究了這般久《星斗圖》,陣法造詣可曾達到地師級別?”

    真妙小道人嘿嘿一笑,傲氣十足道:“那還用說,貧道可比那隻貓頭鷹靠譜,就它那陣法造詣,和貧道根本沒得比。“

    張若塵伸手摸了摸鼻子,道:“那隻貓頭鷹,如今似乎也已經是陣法地師。”

    “挺厲害嘛,不過,就算它已經成爲陣法地師,貧道也肯定比它強。”真妙小道人撇嘴道。

    從一開始,真妙小道人與小黑便是不太對路,只要在一起,就總是會掐起來,那叫一個熱鬧。

    張若塵淡笑道:“你還是繼續修復中古神紋吧,不然,沈家可要將《星斗圖》收回去。”

    “趕緊走,別影響貧道做正事。”真妙小道人瞪眼道。

    有《星斗圖》可以參悟,真妙小道人修復中古神紋,可謂是幹勁十足。

    對它而言,沒什麼地方比在劍冢,更適合它參悟陣法的奧秘。

    畢竟,可不是任何地方,都有這般多玄妙的中古神紋存在。

    張若塵輕輕搖頭,隨即徑直向鎮獄古族深處閃掠而去。

    剛一抵達劍墓宮,張若塵便看到在宮外相迎的史仁。

    “張兄,一段時間不見,風采更勝從前。”史仁笑着迎了上來。

    張若塵亦是面露笑容,道:“還是你這位少族長的日子過得滋潤,史叔叔和老爺子都還好吧?”

    “嗯,他們都很好,張兄,抱歉,之前聖明城和孔雀山莊遭到天堂界派系攻擊,我們鎮獄古族並未能夠出面相助。”

    “哎,實在是鎮獄古族太過弱小,又需要防備不死血族的偷襲,而那個時候,爺爺正好處於煉製大聖級鎮血符的關鍵時刻,我們也不敢去打擾。”

    史仁眼中充滿歉意,覺得很是過意不去。

    當初,張若塵幫了鎮獄古族那般大的忙,沒有張若塵,只怕鎮獄古族已經不復存在。

    可在張若塵需要幫助之時,他們卻什麼都沒有做,心中難免有愧。

    張若塵伸手拍了拍史仁的肩膀,輕輕搖頭道:“我比任何人都瞭解鎮獄古族的情況,你們身上肩負着重要的使命,如果因爲我,而導致劍冢失守,那我可就成千古罪人。”

    “好了,是兄弟,就不要說這些,我這裡有上等的美酒,待會兒我們倆可以好好喝幾杯。”

    聞言,史仁臉上頓時浮現出笑容來,他知道張若塵是什麼樣的人,所以自然不會再矯情。

    “走,先去見爺爺。”史仁道。

    張若塵微微點頭,與史仁一同步入劍墓宮。

    不多時,張若塵見到史明淵。

    相比於當初離開時,史明淵的狀態變化極大,面色變得十分紅潤,顯然是完全得以恢復。

    “見過老族長。”

    張若塵上前,躬身行了一禮。

    史明淵露出慈祥的笑容,溫和道:“不用多禮,你所要的東西,就在盒中。”

    張若塵的目光轉動,鎖定在史明淵面前的木質錦盒上。

    不由得,張若塵走上前,將木質錦盒開啓。

    錦盒內,靜靜躺着一張以神骨製作而成的晶瑩符紙,符紙上刻畫了無比繁奧複雜的符紋,單單是看上一眼,便會讓人感受頭昏腦脹。

    大聖級鎮血符,按照《血族密卷》的記載,能夠用來鎮壓不死血族的血帝,擁有着匪夷所思的可怕力量。

    如果是用來對付大聖之下的不死血族,哪怕是血屠神子那等絕頂強者,恐怕也難以抵擋。

    若是之前不死血族大舉進攻劍冢時,能夠有這樣一張大聖級鎮血符,相信那些不死血族,應該都不敢輕舉妄動。

    “慚愧,老朽拼盡全力,也只是勉強煉製成功這一張大聖級鎮血符。”史明淵有些嘆息道。

    張若塵重新將錦盒合上,轉頭看向史明淵,道:“辛苦老族長,能煉成一張大聖級鎮血符,晚輩已經是感激不盡。”

    “對了,晚輩收集到不少聖骨和神血,以老族長的符道造詣,定能煉製出大量聖級鎮血符和聖王級鎮血符來。”

    說話間,張若塵將一枚空間戒指取出,遞予史明淵。

    史明淵幫了他如此大一個忙,張若塵又豈會空手前來取走大聖級鎮血符,早已是準備好許多答謝之物。

    所謂是好鋼要用在刀刃上,他所收集到的諸多聖骨和聖血,在史明淵手中,無疑是能夠發揮出最大的作用。

    “如此便多謝持劍人。”史明淵並未推辭,十分乾脆的收下。

    劍冢一直面臨着不死血族的覬覦,張若塵所給的這些東西,有着非同小可的意義。

    隨意與史明淵聊了幾句後,張若塵與史仁走出了史明淵的居所,轉而來到史仁的居所。

    張若塵取出酒瘋子所釀的焚心醉,如此美酒,自當與好兄弟分享。

    “果然是好酒,竟然能讓我的精神力有所提升。”喝下一杯焚心醉,史仁不禁嘖嘖稱奇。

    張若塵亦是喝下一杯,焚心醉對於他而言,效果其實已經不大,但他卻很喜歡焚心醉的滋味兒。

    可惜焚心醉的釀造成本太高,要不然倒是可以多找酒瘋子索要一些。

    張若塵笑道:“最近如何?可曾從老族長那裡學到一些東西?”

    “過得很充實,爺爺教了我很多符道方面的東西,不過想要完全領悟,卻還差得遠。”史仁道。

    張若塵道:“先前我在仙機山,已經取回被砍斷的接天神木樹幹,如今接天神木新苗,正在汲取樹幹內蘊的神力和規則,你若能跟着接天神木新苗修行,必能獲益良多。”

    “可以嗎?”史仁面露期待之色。

    張若塵點頭:“當然可以,我來鎮獄古族,除了取大聖級鎮血符,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想讓你再進入乾坤界中,連接天神木幼苗都覺得你的天賦極高,必成大器,你快些變得強大,也能幫史叔叔和老族長分擔一些壓力。”

    接天神木新苗與原來的樹幹,乃是同源,兩者自然是能夠相互融合。

    一旦兩者融合完成,即便接天神木新苗不能成長到曾經那般程度,卻也不會相差太多。

    到得那個時候,接天神木新苗才能真正支撐起乾坤界,讓乾坤界也具備成神的條件。

    毋庸置疑,隨着接天神木新苗與樹幹的融合,乾坤界的修煉條件會越來越好,絲毫都不會比復甦的崑崙界差,再多一些時間,乾坤界內必定能夠誕生出大批的強者。

    “張兄,多謝。”史仁極爲認真道。

    自相識以來,張若塵已經幫過他太多,這份情誼,他一直都記在心中,如果有一天,張若塵用得上他,無論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他都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張若塵面露微笑:“都說了,是兄弟,就不要說這些,來,繼續喝酒,難得能夠放鬆一下。”

    “好,我陪你喝。”史仁點頭笑道。

    人生得一知己,他史仁再無什麼遺憾。

    二人一邊喝酒,一邊聊着各種趣事,顯得格外的輕鬆。

    直到史仁微醺,才停了下來。

    與史明淵和史乾坤道別後,史仁進入到乾坤界中,這樣的機會,史仁倍感珍惜。

    而張若塵也並未在鎮獄古族久留,確定這邊並無什麼問題後,張若塵便是告辭離開。

    有真妙小道人不斷修復中古神紋,加上有史明淵坐鎮,想來即便不死血族賊心不死,也很難攻入劍冢之中。

    極短時間內,張若塵趕回血神教。

    只是剛一回來,張若塵便察覺到一些異樣。

    “張若塵,麻煩大了!”

    小黑出現,眼中滿是凝重之色。

    張若塵連忙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你剛一走,燕離人那老傢伙便出現,強行將靈希丫頭給擄走了!”小黑沉聲道。

    聞言,張若塵的眼神頓時一凝,眉頭深深皺起,“太上長老出現,抓走靈希?”

    出現這種情況,着實是他所未曾預料到的。

    “看來無盡深淵下面那位,還真是迫不及待想讓我去見她啊。”心念轉動,張若塵頓時有所明悟。

    說話間,張若塵將目光投向無盡深淵所在的方向。

    就在這時,孔蘭攸等人山路而來,匯聚在張若塵的身邊。

    “小師弟,對不起,我們沒能保護好弟妹。”豹烈面露自責之色。

    金禹道:“那老傢伙太厲害,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出其不意抓走弟妹,等我們去追的時候,他已經帶着弟妹進入無盡深淵。”

    張若塵搖頭:“這不怪你們,昔日的第十帝,又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我明白無盡深淵下面那位的心思,抓走靈希,無非就是逼我快些去,那我便遂了她的願。”

    “張若塵,你想做什麼?”小黑連忙問道。

    張若塵語氣有些森寒道:“去無盡深淵。”

    “別衝動,無盡深淵那可不是什麼善地,哪怕你如今實力已經不弱,可真要去往無盡深淵第二梯度,仍舊是危險重重。“小黑連忙勸說道。

    張若塵深呼出一口氣,道:“無論有多麼危險,我都必須要去一趟,之前是池崑崙,現在是靈希,如果我再不去無盡深淵,還不知道那位會繼續對我身邊的什麼人下手,而且我心中有很多謎團,也只有在無盡深淵,才能找到答案。”

    無盡深淵本就是他必須要走上一遭的地方,如今這種情況,他更是沒得選擇。

    他倒要看看,無盡深淵下面那位究竟想要做什麼。

    “表哥,我跟你一起去。”

    孔蘭攸當即道。

    “還有我們。”

    豹烈三人亦是開口。

    寒雪連忙道:“師尊,我也要去。”

    張若塵面色嚴肅,道:“此去無盡深淵,我也不知道結果會怎樣,所以我不希望任何人跟我一起去。”

    “而且黑魔界之前吃了大虧,定然不會善罷甘休,血神教這邊還需要強者坐鎮,我希望在我去往無盡深淵這段時間,你們能夠幫我守護好血神教。”

    “不行,無盡深淵太危險,我們不能讓你一個人冒險。”豹烈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一般。

    張若塵認真道:“五師兄,我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需要你們保護的小師弟,有些事情,必須要我自己去面對,不然我永遠也無法成長起來。”

    看到張若塵那堅定的眼神,豹烈等人知道,無論她們再說什麼,也已經無法改變張若塵的決定。

    “好吧,小師弟你自己多小心,答應我們,一定好好好的回來,有我們在,你不用擔心血神教會出什麼問題。”豹烈拍着張若塵的肩膀道。

    張若塵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輕點頭,隨即沖天而起,飛入絕古雪山,向着無盡深淵趕去,半刻都不願耽擱。

    只希望木靈希和池崑崙不會有什麼事,否則,不管無盡深淵下面的人是誰,他張若塵都絕不會與其善罷甘休。

    不消片刻,張若塵出現在無盡深淵附近。

    站在無盡深淵的邊緣,凝視無盡深淵,下方一邊黑暗,深邃無比,好似能夠吞噬萬物。

    最初張若塵來到無盡深淵,乃是爲了救聖書才女,那時的他還太弱小,不知道無盡深淵下方的具體情況,只得冒險從上方跳下去。

    之後,張若塵從鬼門關折回,卻是機緣巧合來到無盡深淵第一梯度,遇到血神教前任教主的聖魂分身,差點丟掉性命,幸虧太上長老燕離人即使出現,才讓他得以逃脫。

    也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張若塵肩負起了守護血神教的使命。

    前面兩次,張若塵都只是去到無盡深淵的第一梯度,也不知那第二梯度,究竟是什麼模樣,有着怎樣的危險。

    忽然間,張若塵無奈搖了搖頭,道:“蘭攸,你果然還是跟來了!”

    話音剛落,孔蘭攸的身影憑空出現,道:“表哥,你應該知道,你阻止不了我。”

    “你……真是拿你沒有辦法。”張若塵很是無奈。

    “太子殿下,您終於來了!”

    就在這時,一道柔媚的聲音,突然自黑暗中傳來。

    張若塵轉過頭,目光投向黑暗的深淵之中。

    一頭龐然大物緩緩從黑暗中浮現而出,乃是一頭生有雙翼的血獸,散發出的氣息極爲強大,堪比九步聖王。

    而在這頭血獸的背上,佇立着一道身形曼妙的身影,張若塵對其一點也不陌生,正是曾經血神教的教主夫人,邱怡池,也即是大名鼎鼎的心魔。

    張若塵冷哼一聲,道:“邱怡池,你們將我身邊的人強行帶走,還敢出現在我面前,當真以爲我不敢殺你嗎?”

    “太子殿下,何必發如此大的火,我也是奉命行事,而且我也只是請他們去下面做客,並未傷害他們,等殿下隨我下去,立刻就能見到他們。”邱怡池淡定的道。

    “奉命行事?奉誰的命?你的主子到底是誰?”張若塵冷聲喝問道。

    邱怡池道:“殿下心中早已明白,何必還要多問?有些事實,終究是需要去面對。上來吧!”

    “你打算與我同乘一頭血獸,不怕我殺了你嗎?”張若塵眼泛寒光。

    邱怡池嬌媚一笑,道:“妾身當然害怕,所以妾身專門爲殿下準備了另一頭血獸,殿下,請吧!”

    隨着邱怡池的話音落下,又一頭龐然大物,緩緩從黑暗中浮現出來,散發出來的氣息,竟是絲毫不比邱怡池身下那頭弱,甚至猶有過之。

    張若塵淡淡看了這頭血獸一眼,身形一動,便是落到了血獸的背上,孔蘭攸一言不發,緊隨張若塵的步伐。

    都已經來到無盡深淵,斷然沒有退縮的道理。

    邱怡池看了孔蘭攸一眼,眼中隱隱閃過絲絲忌憚之色,卻也並未說什麼。反正她只負責將張若塵請入無盡深淵,至於是否有其他人同行,則是並不過問。

    ……

    《萬古神帝》同人歌曲第二首發布了!關注微信公衆號“飛天魚”,查看歷史消息,或者進入公衆號首頁查看菜單,即可查看所有已發佈同人歌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