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頭血獸扇動翅膀,快速沉入無盡深淵,消失在黑暗之中。

    “天地規則與外界截然不同,無盡深淵果然不簡單,也不知這裡是如何形成的。”孔蘭攸低語道。

    張若塵點頭:“隨着崑崙界復甦,無盡深淵也變得更加詭異,對外來者的壓制,越來越大。”

    這已經是張若塵第三次進入無盡深淵,所以他能夠清晰感受到無盡深淵的種種變化。

    與以前相比,如今的無盡深淵,對聖氣和精神力的壓制更強,連百分之一的力量都無法運用。

    唯獨肉身力量,仍舊是可以運轉自如,畢竟這是屬於內在的力量,並未藉助外物。

    無盡深淵內的天地規則極其強大,宛如獨立於崑崙界之外。

    以張若塵如今九步聖王的修爲實力,仍舊不免感到心悸,心神好似隨時都有可能被無盡深淵吞噬掉。

    無盡深淵所蘊含的黑暗吞噬力量,即便是修煉黑暗之道的修士,恐怕也會忌憚不已。通常情況下,哪怕是大聖境強者,也會對無盡深淵敬而遠之,不敢輕易踏足。

    兩頭血獸下降的速度很快,沒用太長時間,便是抵達無盡深淵的第一梯度。

    張若塵記得,當初燕離人催動血神鐗,一擊將第一梯度的所有血獸,盡皆抹殺。

    但現在,他能夠清晰感知到,第一梯度又有了大量的血獸,只是不知是何緣故,這些血獸並未去到外界,不然,血神教也會大麻煩。

    “殿下無須擔心,沒有命令,這些血獸並不會離開無盡深淵。”邱怡池嬌媚笑道。

    張若塵將目光投向邱怡池,有些冰冷問道:“你們弄出這些血獸來,究竟想要做什麼?”

    “只是一些實驗品而已。”邱怡池淡淡道。

    張若塵微微皺起眉頭:“什麼實驗品?”

    邱怡池只是露出一抹淡笑,卻是並未作出回答。

    見狀,張若塵心中不禁快速閃過許多念頭,隱隱聯想到了一些東西,但卻無法確定。

    看邱怡池的表現,現在問任何問題,其恐怕都不會再作回答。

    所以想要弄清這些事情,還得去無盡深淵第二梯度,見到邱怡池背後之人。

    “轟隆隆。”

    十分突兀的,無盡深淵的空間出現強烈震動,有着一大片血色的光華,從深不見底的溝壑中涌現而出,使得方圓數千裡,都映照成了暗紅色,演化出成片濃厚的血雲,濃烈刺鼻的血腥氣瀰漫開來。

    如此景象,張若塵在第一次進入無盡深淵時,便已經見過。

    只不過那時候噴涌出來的血色光華,僅僅只是覆蓋方圓數百里,規模遠遠無法與這次的相比。

    傳聞之中,這些血氣乃是血後所留,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噴發一次,而這些血氣,似乎便是導致蠻獸蛻變爲血獸的關鍵。

    雖不曾靠近過那片區域,但據張若塵推測,那裡應該便是通往第二梯度的入口。

    無論是曾經的血神教教主,還是燕離人,亦或是那個死而不僵的血魔,都是從這裡去往了第二梯度,之後的事情,便無人知曉。

    果然,兩頭血獸都快速向着噴涌血氣的溝壑飛去。

    而在進入那條溝壑後,張若塵便發現視野完全被血光所遮掩,哪怕他動用神印之眼,也無法看清身周的環境。

    過得好一會兒,血光才消失。

    “這……”

    張若塵和孔蘭攸均是露出震驚的表情。

    原因無它,第二梯度的情況,與他們所預料的完全不同。

    他們本以爲第二梯度,會比第一梯度更加黑暗,是一片荒蕪的景象。

    然而事實卻是,第二梯度一點都不黑暗,這裡是一個光明的世界。

    同時,這個世界一點也不荒蕪,反而是生機勃勃。

    低頭望去,有着連綿的山川,山中植物茂密,鬱鬱蔥蔥,一些樹木看上去,甚至比山峰還要高大,枝繁葉茂,遮天蔽日。

    邱怡池輕笑道:“很驚訝,是嗎?妾身當初第一次來到無盡深淵第二梯度時,也是你們此刻這般表情,不親身下來走一遭,恐怕任誰也想不到無盡深淵之下,竟會是這般模樣。”

    張若塵是真的很震驚,他簡直要懷疑自己已經離開崑崙界,進入到了另一座世界之中。

    一眼望去,從各個方向,都根本無法看到邊際,無法想象這個世界,究竟有多麼遼闊。

    而且他發現這個世界,充斥着一股奇異的力量,與外界的天地聖氣有所不同,對強化肉身,似乎有着極大的好處。

    這若是傳出去,不知會引起多大的轟動。

    “好多強大的血獸。”孔蘭攸低語道。

    隨意張望,孔蘭攸便發現數以千記的血獸,其中不乏聖王級別的血獸存在,盤踞山林之中,讓人不僅感覺像是來到了蠻荒之地。

    如果這些血獸都受人控制,無疑是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

    進入這座光明的世界後,兩頭血獸的飛行速度,明顯變快。

    張若塵暗自調動體內的聖道規則,想要探查這個世界的虛實。

    “時間規則、空間規則和真理規則都還能運用,其他規則卻被壓制得極爲厲害。”張若塵心念快速轉動。

    時間、空間和真理都是恆古之道,最是特別,哪怕無盡深淵再怎麼古怪,也無法將它們摒除在外。

    當然,這也是因爲張若塵對時間之道、空間之道和真理之道的參悟都極爲深刻,否則,也難將它們發揮出什麼作用來。

    三種恆古之道,加上大聖之下層次的肉身,身在無盡深淵的第二梯度,張若塵仍舊存有足夠強大的力量。

    “殿下,我們快到了!”

    正當張若塵思考的時候,邱怡池的聲音突然響起。

    聞言,張若塵不由回過神來,將目光投向正前方。

    一座高聳入雲的陡峭山峰,映入張若塵的眼簾,通體暗紅色,似曾被海量的血液浸染過。

    而在峰頂,則是有着一片古色古香的宮闕,隱藏於雲霧之中,若隱若現,似一片天宮仙闕,充滿了神秘。

    待得血獸逐漸靠近血色山峰,孔蘭攸不禁微微皺起眉頭,道:“表哥,這座山峰很邪異,竟然有着粘稠的血液滲透出來,那好像還不是一般的血液,應該是神血。”

    張若塵表情凝重,道:“的確是神血,這整座山峰,很可能都是被神血染紅的,真不知道這裡究竟發生過什麼。“

    進入到無盡深淵第二梯度,張若塵心中的疑問,無疑是變得更多,這地方存在的秘密,遠比他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終於,兩頭血獸在峰頂的廣場着陸。

    身形一動,張若塵和孔蘭攸一同從血獸背上閃掠而下。

    一名身形乾瘦的灰衣老者迎了上來,對張若塵躬身行了一禮,“護龍閣天罡閣閣主,參見太子殿下。”

    灰衣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八百年前的第十帝,血神教的太上長老——燕離人。

    “太上長老,一別多年,看來您老人家的日子過得還不錯。”張若塵的聲音有些清冷道。

    燕離人面露苦色,道:“還請太子殿下恕罪,我也是身不由己。”

    “靈希在哪裡?”張若塵當即問道。

    燕離人道:“殿下請放心,我雖將她帶回無盡深淵,卻並未傷她分毫。”

    聞言,張若塵稍微鬆口氣,他倒是相信燕離人不會騙他。

    再怎麼樣,燕離人也是護龍閣天罡閣的閣主,他相信明帝不會看錯人。

    “殿下,請。”

    邱怡池亦是出現在廣場上,並側身做出請的手勢。

    張若塵表情平靜,目光投向不遠處的宮闕,繼而邁動步伐,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見狀,孔蘭攸亦是沒有遲疑,緊緊跟上張若塵的步伐,無論前方多麼兇險,她都一定會與張若塵共進退。

    八百年前,她沒能阻止池瑤,只能眼睜睜看着張若塵死在池瑤的劍下。

    如今,她絕不會再讓那樣的事情發生,哪怕爲此需要搭上她的性命,她也絕不猶豫。

    燕離人微微搖頭,亦是跟了上去,很多事情,已經是由不得他作主。

    步入宮闕,張若塵和孔蘭攸便都露出絲絲異色,因爲他們發現,這裡的佈置,竟是與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宮,如出一轍,讓他們不禁有一種回到八百年前的感覺。

    宮闕內的花草景觀,都是那麼的讓他們感到熟悉,不由自主勾起他們的回憶。

    “可惜,一切都已經回不去了。”張若塵輕嘆道。

    如果可以,他真想回到八百年前,繼續做他的聖明皇太子,明帝也不曾失蹤,他不與不死血族扯上關係,池瑤不會是他的仇人……,一切是多麼的美好。

    然而,一切都早已不可能,那不過是他內心深處的一點幻想。

    “參見師尊。”

    就在這時,邱怡池忽然躬身,極爲恭敬的行禮。

    此刻的邱怡池,已經完全收起魅惑,顯得無比嚴肅。

    張若塵轉過身去,一道高挑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簾,從遠處緩緩走來。

    那是一名堪稱絕色的女子,看上去極爲年輕,頂多二十歲,可其眼神極爲深邃,透着歲月的滄桑。

    女子身着墨綠色宮裝,血色長髮盤起,發間插有一根碧玉鳳簪,一舉一動,都散發出逼人的貴氣,高貴無比,讓人難以親近。

    慢慢的,女子來到近前,目光停留在張若塵的身上,與他的目光相對視。

    張若塵將精神氣完全凝聚起來,目不轉睛的盯着眼前這個絕色女子,沒有從她身上感受到絲毫力量波動。但無形中卻感受到一股極爲可怕的威壓,哪怕是張若塵的心神堅定,都不免有些難以承受。

    毋庸置疑,他與絕色女子之間,存在着無比巨大的差距,即便他的修爲實力再強大十倍、百倍,都無法抵消這種差距。

    “塵兒,你終於來了,母后想見你一面,還真是很不容易。”絕色女子臉上浮現出微笑,目光柔和,伸出一隻手想要去撫摸張若塵的臉頰。

    張若塵卻後退一步,拉開了距離,深深的盯着她,半晌後,才道:“不死血族的血後,我高攀不起。”

    聽到這話,絕色女子長長一嘆,收回了手。

    “我已經來到無盡深淵,你也該放了木靈希和池崑崙,無論你想做什麼,都可以衝着我來,沒必要牽連我身邊的人。”張若塵道。

    “木靈希是我的兒媳,池崑崙是我的孫兒,我又豈會傷害他們?讓人將他們帶來無盡深淵,不過是因爲我想見見他們,你又何須動怒?”絕色女子並未動怒,語氣仍舊溫和無比。

    張若塵道:“我再說一遍,我與不死血族,沒有任何關係。”

    “你就如此痛恨不死血族?”絕色女子皺起眉頭。

    張若塵道:“是,對這種只知毀滅的族羣,我怎能生出半分好感?等他們毀掉其他族羣,最後便只能自我毀滅,不死血族根本就不應該存在。”

    他曾親眼看到諸多崑崙界的生靈,遭到不死血族的屠戮,被吸乾血液。那種景象,讓他憤怒,恨不得將不死血族連根拔起。

    “塵兒,你的想法太過極端,不死血族存在,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就像有光明,就必定會有黑暗,世間的一切,都是相對的,失去某一方,宇宙的平衡,就會被打破,那纔是一場災難。”絕色女子很是意味深長的說道。

    張若塵道:“平衡?難道不死血族所做的一切,不是在打破這種平衡嗎?不是我太極端,而是你太過自以爲是。”

    聞言,絕色女子有些無奈,搖了搖頭,道:“現在和你說這些,也並無什麼意義,你以後自然會明白。我親手做了一些飯菜,陪我吃點吧!”

    “難道你覺得我是專門來吃你做的飯菜的嗎?”張若塵反問道。

    絕色女子轉過身去,一邊走,一邊道:“想見到木靈希,便跟我來。”

    聽到這話,張若塵的眼神頓時一凝,他很不想被血後牽着鼻子走,可涉及到木靈希,他卻是不得不選擇妥協。

    緊了緊拳頭,張若塵深深呼出一口氣,盡所能讓自身變得平靜。

    他發現,與血後相見後,他的情緒變得很急躁,完全失了分寸,這樣的狀態,無疑是很不好。

    “表哥,守住心境。姑姑畢竟是你親生母親,我相信她不會害你。”孔蘭攸提醒道。

    張若塵轉頭看了孔蘭攸一眼,輕輕點頭道:“嗯!我沒事,走吧。”

    說罷,張若塵與孔蘭攸一同邁步,跟在了血後的身後。

    無論血後要做什麼,到了這一步,他們都已經不可能再退縮。

    ……

    血後終於現身,現在張若塵的心情,估計和池崑崙當初的心情沒有什麼兩樣。大家怎麼看?當然是看新書《天帝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