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管怎樣,得知燕離人無事,且已修煉到大聖境界,總是一件高興的事情。

    “第二梯度究竟是怎麼回事?這裏隱藏着什麼祕密?”

    現在蚩臨淵落單,無疑是張若塵逼問各種事情的最佳時機。

    蚩臨淵心中很是無奈,他現在是完全無法脫身,又不能對張若塵出手,當然,即便真動起手來,他恐怕也不會是張若塵的對手,只能是自討苦吃。

    “怎麼?你是真想吃點苦頭嗎?”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蚩臨淵不禁心顫,連忙道:“第二梯度的祕密,其實我知道的並不多,聽師尊說,這裏極爲遼闊,足以比得上中域九州中的一州之地,很可能是由一座殘破的世界演化而來。”

    “在這片世界中,即便是師尊,也有一些地方,不敢貿然踏足進去,比如早前囚禁師伯的那片血域。”

    聞言,張若塵心中微微一動,第二梯度明顯比他預料的更加神祕,很可能涉及到了一些禁忌的東西。

    “血後當初被打下無盡深淵,所有人都以爲她已經死去,整整過去八百年,血後究竟在圖謀些什麼?”木靈希低語道。

    血後明明那般強大,且又充滿野心,卻選擇蟄伏於無盡深淵,着實是很古怪。

    尤其到了後面,崑崙界的九帝三後,逐漸銷聲匿跡,如果血後選擇在這個時候出世,或許連池瑤女皇,都抵擋不住,那樣不正好能夠滿足其稱霸崑崙界的野心嗎?

    聽到木靈希的低語聲,張若塵的心中也不禁浮現出一些疑問,但這些事情,恐怕唯有血後本身才能給出答案。

    孔蘭攸聲音清冷道:“外面那些血獸是怎麼回事?培養那般多血獸的目的是什麼?”

    從進入第二梯度,孔蘭攸便是很在意此事,因爲血獸的數量太多,且其中不乏強大的存在。

    如果這些血獸全部釋放出去,恐怕整個中域,都將會有大麻煩。

    “血獸都是師尊以祕法蘊養出來的,擁有部分不死血族的特性,至於師尊的目的,那便不是我所能知曉。”蚩臨淵道。

    他雖是血後所收的弟子,可知道的事情,其實十分有限,他也不敢隨便開口詢問,反正血後讓他做什麼,他便乖乖去做。

    曾經,張若塵一度以爲,無盡深淵中跑出的那些血獸,乃是普通蠻獸沾染了血後留下的血氣,變異而成。

    現在聽到蚩臨淵的回答,張若塵終於明白,事情果然不是那麼簡單,一切的關鍵,還是在血後身上。

    此刻,張若塵所想到的,不僅僅是那些血獸,還有心魔邱怡池和上官闕身上所發生的古怪變化。

    當初莫憂谷一戰,張若塵曾親眼看到邱怡池背後長出四對血紅色羽翼,與不死血族的肉翼極爲相似,且擁有着驚人的生命力,要不然,那一戰,邱怡池早已被他擊殺。

    而上官闕亦是如此,一位精神力聖王,肉身理應是極爲脆弱,不會擁有太強的恢復能力,可偏偏其胸膛炸開,卻能快速修復,與不死血族無異。

    張若塵像是想到了什麼,猛然出手,一掌拍在蚩臨淵的身上。

    蚩臨淵並未因此受傷,但其身上卻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背後有着血氣噴發,四對血紅色的羽翼瞬間張開。

    果然,如張若塵所猜測的那般,蚩臨淵的情況,與邱怡池一般無二。

    木靈希和孔蘭攸均是不由露出訝色,如此變化,當真是詭異。而且,蚩臨淵背上的血紅色羽翼上,竟是散發出不死血族的氣息。

    “你和邱怡池也接受了祕法的洗禮?”張若塵淡淡問道。

    蚩臨淵沒想到自身的祕密,竟會被張若塵發現,只得回答道:“的確如此。”

    “這種洗禮對你們有什麼影響?會如不死血族一般,對鮮血充滿渴望嗎?”

    張若塵沉聲問道。

    蚩臨淵收起血紅色羽翼,眼中浮現崇敬之色,道:“師尊的祕法玄妙無比,經過洗禮,讓我們的肉身發生翻天覆地的脫變,擁有媲美不死血族的強大生命力,卻又不會像不死血族那般,總是渴望吸食鮮血;當然,如果願意,我們也可以通過吸食鮮血來變強。”

    聽到這話,張若塵的心頓時一動,掀起驚濤駭浪,血後竟然掌握着如此祕法,其究竟想要做什麼?

    表面上,張若塵仍舊顯得很平靜,古井不波,也沒有再繼續追問這件事情。

    與血後有關的祕密,恐怕蚩臨淵是沒辦法爲他解答的,問也是白問。

    “如果此事傳出去,只怕是會有許多人都想接受祕法洗禮,尤其是那些邪道和魔道修士。”木靈希有些凝重道。

    不死血族的肉身和生命力強大,這是衆所周知的事情,不知多少修士都羨慕不已,渴望能夠擁有。

    尤其還無需對鮮血產生依耐性,這無疑是更加誘人。

    張若塵點頭,事實的確如此,看蚩臨淵此刻的狀態便知道,其完全是自願,而非是受到強迫。

    心中快速閃過許多念頭,張若塵再次看向蚩臨淵,道:“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我曾在第一梯度,看到一個血色骷髏頭,疑似與血魔有關,你可知道它的情況?”

    “此事,我曾聽師尊提過,血魔的確來到了第二梯度,如今似乎是在一處祕地中,具體的,我便不知道了。”蚩臨淵微微思索道。

    張若塵若有所思,很是隨意的一揮手,籠罩住房間的空間領域,便是消失無蹤,而蚩臨淵也得以重新恢復行動能力。

    “你可以走了!”

    蚩臨淵暗自鬆了一口氣,道:“太子殿下好好休息,有事吩咐一聲便是。”

    說罷,蚩臨淵沒有遲疑,立刻便是退了出去,生怕張若塵反悔。

    “接下來,該怎麼辦?”木靈希將目光投向張若塵。

    張若塵揹負着雙手,走到窗臺邊上,仰望充斥着濃郁血煞之氣的天穹,低語道:“既來之,則安之,無盡深淵第二梯度充滿了神祕,我想探查一番,另外,我發現這裏有着一種奇異力量,對淬鍊肉身的幫助極大,在這裏修煉一段時間,倒也不錯。”

    “也不知姑姑是否會讓我們走出這片宮闕?”孔蘭攸微微皺起眉頭。

    如果血後要將他們軟禁起來,想探索第二梯度的祕密,無疑便只能擱淺。所以,他們來到無盡深淵,其實是十分冒險,不確定是否還能從這裏離開。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銳利的光芒,道:“我想做什麼,何須經過她的同意。”

    不管怎樣,張若塵、木靈希和孔蘭攸暫時是在這裏住了下來。

    血後顯得十分殷勤,每天都會來看張若塵數次,給張若塵送來天階聖丹、元會聖藥,甚至還有大聖級蠻獸的肉烹飪的食物,等等。

    可以說,天庭那些深受神靈喜愛的神子、神女,纔有可能享受到這樣的待遇。

    可惜,無論血後做什麼,張若塵始終沒有表現出絲毫親近之意,很難得與其說上一句話。

    眨眼間,十天過去。

    花園中,張若塵靜靜盤坐在一塊大青石之上,動用體內的十條血靈脈,汲取着天地間遊離的奇異力量。

    十天來,除了偶爾與木靈希、孔蘭攸說說話,其他時間,張若塵基本都在修煉。

    他的肉身已經極爲強橫,早早便達到大聖之下的層次,想要再有所提升,難度可謂是極大。

    但在吸收第二梯度存在的奇異力量後,張若塵發現,他的肉身強度,竟是有着頗爲明顯的提升。

    有如此好處,張若塵自是不會放過。

    “呼。”

    張若塵深深呼出一口濁氣,雙眼睜開,從修煉狀態中退了出來。

    “差不多已經到極限,再繼續吸收這片天地充斥的奇異力量,也難以再有明顯的效果。”張若塵微微有些嘆息。

    不過,總的來說,他的收穫不小,僅憑此,他便可說是不虛此行。

    “塵兒,累了吧,母后用十萬年玉靈精髓,給你做了能夠蘊養聖魂的瓊漿,你嚐嚐看。”

    就在這時,血後的聲音突然響起。

    對於血後這種不請自來的行爲,這些天下來,張若塵已經是習慣了。

    張若塵站起身來,自大青石上躍下,淡淡的看了血後一眼,道:“你不用白費這些心思,我有一些問題,想要問你。”

    血後的動作一滯,繼而緩緩將遞出的糕點盤放下,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目光注視張若塵,血後溫和問道:“塵兒,你想問什麼?”

    張若塵道:“你與冥王是什麼關係?”

    聽到這個問題,血後的臉色不禁微微發生一些變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道:“看來你已經見過冥王,他對你說了什麼?”

    “冥王說你是他的妹妹。”張若塵目不轉睛的盯着血後。

    血後並未迴避張若塵的目光,微微點頭,道:“不錯,冥王的確是我的兄長,我們都來自地獄界,是不死血族一位神的子嗣,只不過,我與冥王都是庶出,並不是很受重視,這才被送入崑崙界中。”

    張若塵雖然已經猜到事情是這樣,可當聽到血後親口說出,心中仍舊不免生出一些波瀾,不死血族那位神靈還真是厲害,送入崑崙界的兩個子嗣,都將崑崙界攪得天翻地覆。

    將心緒平復,張若塵再度問道:“你爲何要讓上官闕盜走我上一世的屍身?”

    無疑,第二個問題,纔是張若塵最爲在意的。

    血後那般費盡心思,讓上官闕去做這件事情,其中必有特殊的原因。

    似是早就知道張若塵會問這個問題,血後微微一笑,道:“母后帶你去個地方,你就會明白。”

    “姑姑,你要帶表哥去何處?”

    孔蘭攸的聲音響起。

    張若塵轉過頭,頓時看到木靈希和孔蘭攸從一旁走來。

    血後看了二人一眼,道:“你們也都不是外人,一起吧。”

    說罷,血後一揮手,一道血光出現,將張若塵三人一併包裹住,繼而帶着三人從花園中消失無蹤。

    再出現時,已經是在一個幽暗的山洞前。

    這個山洞位於一座巍峨雄壯的大山腳下,擡頭望去,可以看到山體上有着古怪的暗紅色火焰燃燒着。

    “轟隆隆。”

    山巔之上有着恐怖的雷霆閃電存在,散發出強烈的毀滅氣機,完全是一副滅世的景象。

    一眼望去,穿過密集的雷霆閃電,隱隱能夠看到一頭龐然大物,盤踞于山巔之上,似神魔俯瞰世間。

    不知爲何,來到這裏後,木靈希體內的冰凰血脈巨震,彷彿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

    “那是什麼?“木靈希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目光緊緊盯着山巔那模糊的龐然大物。

    血後亦是擡起頭來,淡淡道:“那是一頭殞落的血凰,整座山都被血凰的血液浸透,使得這座山生機絕滅,山上的血焰,早已不知燃燒了多少年。”

    “怎麼會有神境的血凰殞落於此?”張若塵喃喃自語道。

    哪怕有着血後的庇護,張若塵仍舊能夠感受到可怕的神威,由此可以想象,這頭血凰生前,必定強大無比。

    在崑崙界的歷史上,鳳凰一族極爲強大,與神龍一族齊名,誕生過多尊神靈,只是年代太過久遠,早已被人遺忘。

    血後道:“無盡深淵第二梯度,有着太多神祕,哪怕是我,也並未能夠完全掌握,這其中涉及到諸多禁忌,你們現在還太弱小,知道得太多,並無什麼好處。”

    說話間,血後邁步向着幽暗的山洞中走去。

    張若塵轉頭看向木靈希,伸手將其纖纖玉手握住,輕聲道:“不要想那麼多,有我在,什麼事都不會有。”

    “嗯。”

    木靈希點頭,將目光從山巔的龐然大物身上移開。

    一頭修煉成神的血凰,不知何故殞落於此,着實是對她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看了一眼前方的血後,張若塵三人不由快步跟了上去。

    像這種地方,如果不是有血後帶着,他們根本就無法靠近,這不禁讓他們都很好奇山洞中隱藏的祕密。

    從外面看,山洞內幽暗無比,可真正進入其中,就會發現,其內有着點點熒光存在,將黑暗驅散。

    山洞十分深邃,兜兜轉轉,走了許久,也未能走到盡頭。

    “血後,這纔不到一個月,你怎麼又來此地了?”

    黑暗中,一道極爲渾厚深沉的聲音響起。

    張若塵的目光轉動,最終鎖定在一道從黑暗中走出的高大身影上。

    此人身高超過兩米,比蚩臨淵都要高半個頭,身形更是極爲魁梧,身上的肌肉隆起,猶如一條條虯龍盤踞。

    其袒露着上身,面容剛毅,眉宇間透出一股無匹的霸氣,讓人不禁心生畏懼。

    “如此強的九步聖王。”張若塵暗暗有些心驚。

    他能夠感受得出來,眼前的魁梧男子,修爲是九步聖王臨道境,只差一步,便能達到大聖境,體內蘊藏着極其可怕的力量,皮膚表面流轉着數以千萬記的聖道規則,似一拳就能將星辰打碎。

    在張若塵所接觸過的九步聖王中,沒有幾人能夠與此人相媲美,更別說超越。

    血後淡淡看了魁梧男子一眼,身上散發出絲絲可怕的威壓,漠然道:“血魔,本後的事情,何時輪到你來過問?”

    “嘿嘿,隨口問問而已,何必動怒。他們三個是誰?我記得,你似乎從不帶人來這裏。”血魔訕笑道。

    張若塵眼中浮現一抹異色,不禁仔細的打量起魁梧男子來,之前他還曾問過蚩臨淵關於血魔的事情,沒想到這般快就與其相見。

    又一個本該早已死去的人,活生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很多事情,越發顯得撲所迷離。

    ……

    總算是把今天這章寫了出來。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