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後的一番話語,讓張若塵心中生出不小的觸動,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他相信血後與明帝之間,應該是真的有感情存在,不然,根本就不會有他。

    只是即便如此,想讓他現在就接受血後,仍舊是十分困難。

    如果現在明帝在身邊,或許,張若塵便不用這般煩惱。

    張若塵情緒低落,道:“我有些累了,你先走吧。”

    血後能夠聽得出來,張若塵對她的牴觸,明顯減弱了許多,這無疑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塵兒,你好好休息,有什麼需要,便對母后講。”血後柔聲道。

    似是爲了在張若塵心中保持好印象,血後沒有多在此耽擱,十分乾脆的轉身離開。

    感情是需要培養的,她已經等待了八百年,如今自然也不會急於一時。

    “沒事吧?”

    血後一走,木靈希便輕聲問道。

    她能夠看出,之前張若塵的情緒波動頗大,在她的記憶中,很少有什麼事情,能讓張若塵無法控制好自身情緒。

    只能說,上一世的肉身,還有關於明帝的事情,都對張若塵的衝擊太大,讓他十分在意。

    張若塵深深呼出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道:“我沒事,不用爲我擔心,我沒那麼脆弱,只要父皇還活着,我就一定會找到他。”

    而只要找到了明帝,他心中的諸多疑惑,或許便都能夠得到解答。

    聞言,木靈希不由放下心來,她還真怕張若塵將自身逼的太狠,會出現一些問題。

    接下來的時間裡,血後一如之前,每天都會來噓寒問暖幾次,當然也少不了帶上那些天階聖丹、元會聖藥之類的寶物,恨不得將所有好東西,都給張若塵找來。

    張若塵雖說不再像先前那般冷漠,卻也沒有顯露出親近之意來,血後所送來的那些寶物,他同樣是一樣都沒要。

    再一次送獸皇肉失敗,血後從張若塵的房間中走出,卻是在花園中,遇到了孔蘭攸。

    “蘭攸,陪姑姑說說話吧。”血後溫和道。

    孔蘭攸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沒有拒絕血後。

    行至一座涼亭,二人進入亭中坐了下來。

    或許是因爲許久不曾與人好好說過話,血後與孔蘭攸說了很多話,聊起了當初在孔雀山莊的一些往事。

    血後並非無情之人,在孔雀山莊生活了那麼多年,自然也是衍生出了一些感情來。

    可惜,八百年過去,孔雀山莊早已物是人非,昔日那些熟悉的人,都早已不在,也唯有孔蘭攸,還能讓血後有些在意。

    而對於血後,孔蘭攸的心中,也是頗爲複雜,整整八百年,她都一直以爲有那麼一位姑姑,還經常去皇族墓林,爲她掃墓。可是,後來知道了姑姑的身份,竟是曾經兇名傳遍崑崙的血後,心中不免很是感慨。

    “蘭攸,第二梯度有很多神秘之地,根據姑姑這些年的探查,其中應該有着能夠讓你重鑄不朽聖軀的機緣。”血後忽然道。

    孔蘭攸臉色頓時發生變化,道:“真有這樣的機緣?”

    最讓孔蘭攸在意的,其一是張若塵,其二便是重鑄不朽聖軀,只是她也明白,重鑄不朽聖軀的難度是超乎想象的大,如無特別的機緣,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有,只是想要獲取,並不容易,且還伴隨着一些危險。”血後點頭道。

    聽到血後給出確切的答覆,孔蘭攸的心頓時一震,哪怕以她修煉八百多年的心境,也不免出現巨大起伏。

    孔蘭攸眼中泛起一縷精光,道:“若有此機緣,就算再危險,都得試一試。”

    血後讚許的點了點頭,道:“其中的危險非同小可,說不一定,你會因此隕落,神形俱滅。當然也有可能一飛沖天,修成絕頂不朽聖身,獲取成神之資。你再想想,不用急着回答。”

    留下這句話,血後站起身來,飄然離去。

    涼亭中,只剩下孔蘭攸一人,靜靜思考着這件事情。

    落神澗,第二梯度最爲神秘的地方之一。

    此刻,張若塵正站在澗外,目光緊緊的注視着盤坐於澗內的一道身影上。

    那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池崑崙。

    雖然血後說池崑崙不願見他,可張若塵還是想見池崑崙一面,如此他才能真的放心。

    落神澗詭異莫測,空間力量極爲狂暴,其中充滿了空間裂縫,偶爾還會出現空間風暴,哪怕是大聖境強者,都不敢輕易踏足其中。

    而池崑崙所盤坐的區域,正是落神澗的中心位置,看似危險,實則最爲安全。

    “塵兒,你放心,崑崙在這裡絕不會有任何危險,落神澗中空間規則最是活躍,對崑崙參悟空間之道,幫助極大,而且,落神澗中還有着空間血晶存在,若崑崙能得到一塊,不但空間之道能夠大幅提升,還能讓他的真神之體,進一步激發。”血後道。

    張若塵道:“就讓崑崙在這裡修煉吧,希望他出關時,能夠獨當一面。”

    無論如何,池崑崙擁有真神之體,還是空間掌控者,張若塵自是對其抱有極大期待。

    在落神澗外佇立了一段時間後,張若塵轉身離開。

    而看到張若塵離開,血後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

    落神澗中的池崑崙,自然並不是真正的池崑崙,那只是血後以一塊空間血晶凝聚而成的假身。

    畢竟如今池崑崙還在閻羅族那人的手中,張若塵非要在這個時候與池崑崙相見,血後也只能如此去應對。

    身形一動,血後憑空出現在蘊養張若塵上一世身軀的那座山洞中。

    “這纔沒過幾天,你怎麼又來了?“血魔道。

    血後面色頗爲嚴肅,道:“血魔,你的實力已經恢復得差不錯,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幫我去做。”

    “什麼事竟然能讓血後你開口請我幫忙?說說看。”血魔面露詫異之色。

    血後道:“幫我去對付一個閻羅族的小輩,從他手中,將我的孫兒救出來。”

    “一個閻羅族小輩,也值得本座出手?”血魔明顯有些不太樂意。

    血後淡淡道:“等你見到他,我相信,你一定會感興趣。”

    繼而,血後轉頭對邱怡池道:“此次便由你帶隊,帶上血魔和燕離人。閻無神戰力無敵,但心境未必就沒有破綻,這顆攝心珠給你,以備不時之需。”

    “記住,務必要將池崑崙帶回來,不得出現差錯。”

    邱怡池連忙伸手接過攝心珠,正色道:“請師尊放心,徒兒一定會將池崑崙平安帶回。”

    “嗯,去吧,早些回來。”血後點頭道。

    血魔嘿嘿一笑,道:“能讓血後你看重之人,想必不會讓我失望,那我便幫你這個忙,正好出去活動一下筋骨。”

    說罷,血魔便是跟着邱怡池,一同離開了山洞。

    看着二人離開,血後不由低語道:“希望一切順利。”

    等下次張若塵想見池崑崙時,她希望讓張若塵見到真正的池崑崙,而非是她以某樣東西凝聚出來的假身。

    眨眼間,十天過去。

    張若塵真切感受到,肉身已經完全飽和,在他突破至接天境之前,恐怕是無法再汲取第二梯度存在的奇異元氣。

    這些天,張若塵、木靈希和孔蘭攸三人,也是大致探索了一番第二梯度,可惜,卻無太大的收穫,那些隱藏着大秘的地方,他們根本就無法踏足。

    “看來該離開了!”

    張若塵結束脩煉,低聲自語。

    當張若塵說出自己的打算後,木靈希自是沒有意見,反正是張若塵去哪兒,她便跟着去哪兒。

    但孔蘭攸卻沉吟道:“表哥,我打算留在這裡一段時間,姑姑告訴我,這裡有着能夠讓我重鑄不朽聖軀的機緣,這對我很重要。”

    “你相信她說的話嗎?”張若塵認真問道。

    孔蘭攸道:“我相信姑姑應該不會騙我。”

    儘管她心中也不是很有底,但既然有這樣的機會,她說什麼也不願錯過。

    “需要我幫忙嗎?”張若塵問道。

    孔蘭攸輕輕搖頭,道:“不用,我可以的,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什麼都要依賴你的小丫頭。要是在八百年前,以我曾經大聖境界的修爲,能夠與青帝、明帝他們,平起平坐。”

    張若塵笑道:“我也相信你可以成功,多加小心,有時間,我會回來看你。”

    其實,張若塵又何嘗看不出,血後其實是沒有惡意。

    孔蘭攸道:“嗯。”

    若非爲了今後能幫到張若塵更多,孔蘭攸是真不想在這個時候,與張若塵分開。

    與孔蘭攸道別後,張若塵帶着木靈希,施展出空間挪移,直接離開峰頂的宮闕。繼而,二人騰空而起,以最快速度,向第二梯度的出入口飛去。

    ……

    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