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和木靈希剛一離開宮闕,血後便是出現在一座很高的樓閣之上,遠遠看着二人離去的身影。

    蚩臨淵的身影,出現在血後身邊,低聲道:“師尊,就這般放他們離開嗎?”

    “不然,還能怎麼樣?我若是出手將他們強行留下,只怕塵兒會對我更加牴觸,如今這樣,已經算不錯,至少蘭攸還留在這裡,我相信塵兒還會再回來,只希望這次不會讓我等得太久。”血後嘆息道,眼中透着濃濃的無奈之色。

    如果可以,她自然是希望張若塵能夠在第二梯度多留一些時間,然後聽她的話,與上一世的身軀融合。

    但眼下,明顯還不行,這些事情只能循序漸進,太過着急,只會適得其反。

    張若塵和木靈希的速度極快,沒用太長時間,便是已經來到通往第一梯度的那條特殊的通道。

    沒有人出面攔截,也是讓張若塵暗自鬆了一口氣。

    遙遙看了一眼那座被神血浸染的陡峭山峰,張若塵拉住木靈希的手,一頭扎進血色漩渦之中。

    片刻之後,張若塵和木靈希從噴涌血氣的溝壑中,閃掠而出,順利脫離第二梯度。

    “如果不是親身下去走上一遭,恐怕任誰也不會想到,無盡深淵第二梯度,竟會是那般模樣。”木靈希有些感慨道。

    張若塵點頭:“是啊,根據我們這些天探查的結果,恐怕有着不止一兩尊神靈,曾隕落在第二梯度,真是一個神秘而可怕的地方。”

    以他觀察,第二梯度那幾處最爲神秘之地,恐怕都與隕落的神靈有關係,以至於連血後都還沒能夠完全掌控。

    “那個……我有一樣東西要給你。”木靈希有些猶豫道。

    張若塵連忙問道:“是什麼?”

    一翻手,木靈希取出一塊漆黑的石頭來,僅有雞蛋大小,一點都不起眼,若是丟在路邊,恐怕都沒誰會注意到。

    但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這塊石頭的表面,隱隱有着無數繁奧的秘紋,縱橫交錯,讓人看得眼暈。

    在這塊石頭出現的瞬間,張若塵便察覺到神光氣海中,有着一物,出現了悸動。

    不待他反應過來,藏山魔鏡便是從神光氣海中飛出。

    無須催動,藏山魔鏡自動復甦,表面浮現出大量至尊銘紋,厚重的魔氣散溢出來,凝聚成一座座黑色山嶽,似那太古魔山,可鎮壓一切。

    一股強大的吸力,自藏山魔鏡中釋放而出,瞬間將木靈希手中的那塊黑色石頭吸住。

    只見鏡面上泛起細微的漣漪,隨即,黑色石頭便是直接沒入了鏡中。

    “快用你的力量,包裹住藏山魔鏡。”木靈希催促道。

    聞言,張若塵也顧不得去想太多,連忙釋放出強大的聖氣,將藏山魔鏡完全包裹起來,繼而全力滲透進入藏山魔鏡中。

    此刻,張若塵已是反應過來,木靈希取出的黑色石頭,應該便是藏山魔鏡缺失的核心之物。

    如他所料不差,藏山魔鏡的器靈,便是在那塊黑色石頭之中。

    只要兩者完成融合,藏山魔鏡便會成爲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威力絕非現階段所能相比。

    如果是完好無損的藏山魔鏡,憑張若塵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掌控。

    不過,藏山魔鏡明顯因爲一些緣故,曾遭受過重創,想必其器靈,也受損嚴重,早已不在巔峰狀態。

    但即便如此,也絕不能小覷一件至尊聖器的器靈。

    張若塵本以爲會費極大力氣,乃至於是吃一些苦頭,可讓他沒想到的是,藏山魔鏡的器靈竟是未曾抗拒與他,讓他很輕易便得以將完整的藏山魔鏡掌控。

    不多時,藏山魔鏡的力量收斂,歸於平靜。

    可以明顯看出,藏山魔鏡發生了一些變化,表面上的幾道裂紋,都已消失不見,而鏡面上的至尊銘紋,則是變得更爲密集。

    手持藏山魔鏡,張若塵卻是微微皺起眉頭,看向木靈希,問道:“藏山魔鏡的核心,怎麼會在你的手中?”

    “是……血後給我的。”木靈希低下頭,不敢去看張若塵的眼睛,很是小聲道。

    她知道張若塵的脾氣,在第二梯度的二十天,血後給張若塵送去那般多寶物,張若塵一樣都沒要,而她現在卻拿了血後的東西,必會惹得張若塵不悅。

    其實,無須木靈希回答,張若塵心中也已經猜到,畢竟如果藏山魔鏡的核心一直在木靈希手中,木靈希早就已經給他,何須等到現在?

    同時,張若塵也明白木靈希是何心思,無非是想讓他擁有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這東西對他的幫助,無疑是極大。

    本質再強大的至尊聖器,在沒有器靈的情況下,就連那些剛煉製出來的至尊聖器,都根本比不過。

    乃至於,還有可能及不上最頂級的君王戰器。

    因爲最頂級的君王戰器,器靈也近乎於擁有大聖級別的力量。

    事已至此,張若塵已經沒辦法再將藏山魔鏡的核心剝離出來,同時,他也不太可能將藏山魔鏡捨棄掉。

    失去青天浮屠塔後,藏山魔鏡已經是他身上,唯一的一件至尊聖器。

    只是張若塵着實沒想到,藏山魔鏡的核心,竟會掌握在血後的手中。

    由此看來,藏山魔鏡與血海魔鏡之間,確實存在着極大的聯繫,說不得就像沉淵古劍與滴血劍一般。

    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張若塵將藏山魔鏡收入神光氣海,道:“算了,就當我欠她一個人情吧。”

    木靈希擡起頭來,靈動的大眼睛,看着張若塵,小心翼翼的問道:“你不怪我了?”

    “怪你做什麼,怪你對我太好了嗎?”張若塵伸手摸了摸木靈希的臉龐,很是寵溺的道。

    聞言,木靈希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長舒了一口氣,俏皮笑道:“嚇我一跳,放心吧,以後我都聽你的。”

    張若塵伸手拉住木靈希的纖纖玉手,笑道:“走,先回血神教,離開二十天,希望不會出什麼問題。”

    當即,二人沖天而起,幾個閃爍,便是離開了無盡深淵。

    說來也奇怪,盤踞在第一梯度和第二梯度的血獸,都顯得很安靜,完全將張若塵和木靈希視爲透明人,絲毫都沒有要攻擊他們的意思。

    想來,這其中應該與血後有着一些關係。

    無盡深淵的邊緣,四道身影佇立着,目光均是在俯視着這條黑暗的深淵。

    四人雖然都刻意收斂了氣息,但在他們的身周,仍舊凝聚出了一些可怕的異象,比如緩緩轉動的黑洞,壓塌虛空的黑色星辰,等等。

    身後有着黑洞異象之人正色道:“無盡深淵乃是崑崙界的一大禁地,傳說其下有着三個梯度,隱藏着千古大秘,但下去之人,通常都是有去無回。“

    “張若塵在大半個月前,卻突然進入到無盡深淵中,看來他多半是知曉無盡深淵的一些秘密。“

    張若塵進入無盡深淵的事情,本是十分隱秘,此人竟能知曉,無疑是很有本事。

    “已經過去大半個月,說不得張若塵已經死在無盡深淵中,倒是可惜了他身上的諸多寶物。”另一人冷哼道。

    此人身後亦是有着可怕的異象,那是一柄滴血的魔劍,殺氣沖霄,似屠戮了無數生靈,令人神魂顫慄。

    “不,張若塵沒那麼容易死,他在這個時候進入無盡深淵,很可能是去取昔日血神留在無盡深淵中的寶物;根據血屠神子提供的情報,血神似乎與不死血族有着非同尋常的聯繫,曾從不死血族帶走一樣極爲重要的東西,很可能就被藏在無盡深淵之中。”

    那名身後有着黑色星辰異象之人嚴肅道。

    聞言,其他三人的臉色都不禁發生了變化,涉及到昔日的血神,且扯上了不死血族,任誰也不敢大意。

    在場四人,明顯是以擁有黑色星辰異象之人爲首,此人修爲最爲高深,處於接天境巔峰,只差一步,便能跨入臨道境。

    而從其散發出的氣息來看,其真正的實力,恐怕不會比一些臨道境強者弱。

    “嗯?有人出來?”

    猛然間,擁有黑色星辰異象之人臉色微變。

    “唰。”

    兩道身影奇快無比的從無盡深淵中閃掠而出,正是張若塵和木靈希。

    第一時間,張若塵便是發現佇立於無盡深淵邊緣的四人,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寒光,冷聲道:“我沒去找你們,你們卻還敢出現在血神教的領地上,當真是以爲血神教無人了嗎?”

    ……

    推薦大家去看小魚的新書《天帝傳》,看一看主角林刻,與張若塵,有何不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