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隆。”

    受到音波的衝擊,絕古雪山出現劇烈震動,厚重的積雪被剝落,形成聲勢浩大的雪崩。

    以絕古雪山的陰寒,尋常修士遭遇這等恐怖的雪崩,恐怕都難逃被掩埋的命運。

    “天魔陰蝠圖與天魔撫琴圖的修煉者組合在一起,音波攻擊相疊加,一明一暗,倒是很有意思。”

    雖正遭受可怕的攻擊,張若塵不但沒有慌亂,反而還有閒情逸致進行點評。

    一般人遇到藤谷與珞瑜聯手,應該都會感到很頭疼,畢竟這等直接針對聖魂的攻擊,抵擋起來會十分麻煩。

    張若塵則不一樣,他的聖魂格外強大。

    七星神苓日葉所花的神陽,時刻都在釋放陽剛的精氣,溫養肉身的同時,也在滋養聖魂。

    而聖魂的強化,也使得張若塵的精神力不斷變強,之前閉關十年,終是達到五十九階巔峰。

    雖說暫時還無法與百花仙子、史明淵相比,但在聖王境,已經是屬於頂尖層次,鮮有人能及。

    “也不知藤谷大哥他們能否奈何得了張若塵。”

    鍾林面露擔憂之色。

    敵得過,自然是好。

    若是敵不過,他們或許就該趁早退走。

    龔殃冷笑道:“放心,藤谷大哥和珞瑜妹子聯手,何曾敗過?張若塵的確很強,但面對這等詭異的音波攻擊,恐怕也是束手無策。”

    “不要小看張若塵,如果他真的那麼好對付,恐怕早就已經被人殺死,哪能活到現在?我們最好退得遠一些,這等層次的戰鬥,哪怕是餘波,也足以致命。”紀帆面色肅然道。

    紀帆很清楚那塊古老龜甲的可怕,本以爲可以對張若塵造成不小的傷害,結果卻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單憑這一點,就能判斷出張若塵十分棘手,隱隱比在孔雀山莊時更爲強大。

    聞言,鍾林三人都不禁微微點頭,隨即毫不遲疑的向後倒退。

    無論結果如何,退得遠一些,都不會有壞處。

    察覺到四人的動作,藤谷也並未在意,在他看來,紀帆四人退遠點也好,省得礙手礙腳。

    “張若塵,放棄吧,只要你乖乖投降,交出身上的寶物,本王可以保你性命。”藤谷開口,彷彿一切都盡在其掌握之中。

    對於自身的手段,藤谷無疑是十分自信,確定能夠將張若塵剋制住。

    也就在這時,珞瑜彈奏的琴音,發生巨大變化,由輕柔悅耳,變得殺氣騰騰,一座屍骨成山的戰場被演化了出來,將張若塵和木靈希籠罩。

    而在這座戰場之中,一具具屍體突兀站起來,繼而,瘋狂的撲向張若塵和木靈希。

    雖明知這一切都是由琴音所幻化,但任誰都會覺得十分真實,無法將之無視。

    “天魔亂神,珞瑜竟然直接將最強手段施展了出來。”紀帆很是驚訝道。

    很顯然,珞瑜非常重視張若塵這個對手,絲毫沒有輕視之心,從一開始,便全力以赴。

    戰場之中,張若塵依舊淡定自若,雙手緩緩結出奇異印訣。

    一道雷光從張若塵的體內飛出,化作一尊無比高大威武的身影,體外一條條銀白電蛇環繞,散發出至陽至剛的霸道氣息。

    這道身影,正是張若塵修成的精神力聖相——雷神尊者。

    說起來,張若塵已是有着很長時間,未曾動用雷神尊者與人戰鬥。

    在雷神尊者的頭頂,懸浮着一顆金色的寶珠,內蘊狂暴的金色雷霆,散發出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機。

    受到金色寶珠的影響,絕古雪山的上空頓時風起雲涌,凝聚出大片厚重的雷雲,將方圓千里盡皆覆蓋。

    “試試這顆金煌雷珠的威力吧,希望不會讓我失望。”張若塵低語道。

    金煌雷珠乃是他擊殺天堂界派系諸多強者,而得來的戰利品,本身是一件頂級的精神力聖器,且屬於雷屬性。

    且在金煌雷珠內,張若塵還發現了一道奇異的精神印記,蘊含一種霸道的法術。

    幸好張若塵如今精神力強大無比,否則,根本就沒有辦法修煉這一法術。

    若要作比較,這一法術絲毫不比通玄級中階聖術弱,甚至能夠媲美高階聖術。

    心意一動,張若塵釋放出自身強大的精神力,調動天地間的雷霆之力,瘋狂向着雷神尊者頭上的金煌雷珠匯聚而去。

    “咔。”

    空間劇烈震盪,出現道道漆黑的裂縫,似要崩碎開來。

    恐怖的雷光遊走,遍佈張若塵身周,將那以天魔之氣演化出來的攻擊,一掃而空。

    “張若塵的精神力,怎麼會如此強大?”藤谷臉色劇變,隱隱感受到巨大的威脅。

    珞瑜亦是表情凝重,沉聲道:“張若塵此刻所要施展的法術,非同小可,真沒想到,他竟能將精神力兼修到如此地步。”

    兼修武道和精神力的修士極少,且大多都是以武道爲主,能同時將兩者都修煉到極高層次者,說是鳳毛麟角,也絲毫不爲過。

    外界都只知道張若塵武道極強,能夠匹敵大部分臨道境強者,卻不知他精神力也已經修煉到聖王境的巔峰。

    猛然間,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銳利的光芒,雙手所結的印訣發生變化。

    “滅世雷罰。”

    金煌雷珠顫動,通體綻放璀璨奪目的金光。

    “嘩啦。”

    一道道金色雷霆憑空出現,密佈天宇,毀滅氣息瀰漫開來,完全是一幅滅世的景象。

    “嘭。”

    金色雷霆降下,珞瑜演化出的戰場,當即破碎開來,繼而被湮滅成虛無。

    此刻,天穹已是化爲金色,無數金色雷霆遊走,宛如一條條金蛇,密集無比,猶如變成液態,化作一片可怕的雷海。

    隨着時間的推移,雷海還在不斷的擴張,似要將整個絕古雪山都籠罩起來。

    如此景象,任誰看到,都會感到頭皮發麻。

    “你們攻擊夠了嗎?現在該換我來了!”張若塵道。

    “轟隆隆。”

    金色雷霆瘋狂傾瀉而下,濃密無比,宛如天河決堤。

    “不好。”

    藤谷臉色劇變。

    他能夠清晰感覺到,金色雷霆蘊含的力量,極其恐怖,幾乎可以摧毀一切。

    當即,藤谷運轉魔功,與戰陣的結合,更爲緊密。

    一股磅礴的魔氣涌現,與盤踞在上空的陰蝠相結合。

    頓時,陰蝠的體型變得更爲龐大,膜翼伸展,形成一個巨型的護罩,想要將金色雷霆抵擋住。

    與此同時,珞瑜騰空飛起,將古琴抱在懷中。

    一揮手,成千上萬道黑色魔光飛出。

    魔光凝聚,化作一柄神劍,對着金色雷霆揮斬而去。

    只聽嘩啦一聲,傾瀉而下的金色雷霆瀑布,被神劍斬成兩半。

    繼而,陰蝠張開嘴巴,發出詭異莫測的聲波,震盪空間,使得金色雷霆瀑布,快速瓦解。

    “果然有些本事,但一切還沒結束。”張若塵臉上浮現一抹淡笑。

    雷海涌動,一顆巨大的龍頭,從雷海撕裂的窟窿中探出,目光冷漠的看着藤谷和珞瑜,似在俯視螻蟻一般。

    “嗷。”

    金龍咆哮,震動天地。

    一團金光,從金龍口中吐出,似一顆龍珠,奇快無比墜下。

    “轟。”

    在觸及陰蝠的瞬間,金光轟然爆炸開來。

    “噗。”

    陰蝠那龐大的身軀,當即被這股恐怖至極的力量轟穿,出現一個直徑百丈大小的窟窿。

    而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金龍口中連續不斷吐出金光,目標盡皆鎖定陰蝠。

    仔細看,就會發現,那一團團金光,其實是壓縮到極致的雷霆之力,充滿了不穩定性。

    “轟。”

    伴隨着一連串的爆炸聲,陰蝠的身影,消失無蹤。

    “噗。”

    藤谷及組成戰陣的一衆黑魔界聖王,均是口噴鮮血。

    那頭陰蝠凝聚了他們的精氣神,如今被毀掉,自然也對他們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怎麼會這麼強?可惡。”

    藤谷心中駭然,同時也惱怒不已。

    張若塵施展的法術,簡直就是他所修魔功的剋星,那至陽至剛的氣息,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若非如此,藤谷相信,他絕不會弄得現在這般狼狽。

    惱怒之餘,藤谷也是再度運轉魔功,釋放出滔天的陰煞魔氣,凝成一座結界,用以抵禦雷霆的攻擊。

    珞瑜表情肅然,素手快速撥動琴絃,彈奏出殺氣騰騰的琴音。

    “吼。”

    琴音化形,在張若塵近前,化作一頭兇戾的白虎,仰天發出陣陣怒吼。

    虎爪揮動,狠狠拍擊向近在咫尺的張若塵。

    張若塵眼神淡漠,古井不波,剎那間,打出一拳。

    “洛水化龍。”

    洛水拳法施展,張若塵整個人隱隱要化作一條神龍,手臂化作龍爪。

    “嘭。”

    剛一接觸,白虎便是被生生撕碎,消散於無形。

    珞瑜發出一聲悶哼,嘴角溢出絲絲鮮血,眼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驚駭之色。

    “快走,張若塵更強了,我們不是對手。”珞瑜大喝,當即便想退走。

    藤谷雖有些不甘心,但也不傻,這個時候選擇與張若塵死磕,無疑是很不明智。

    孔雀山莊一戰,才僅僅過去一個多月,張若塵的實力,竟然又有大幅提升,着實很出乎藤谷的意料。

    他更加沒有想到,張若塵的精神力屬性,能夠對他形成剋制,讓他的實力,無法完全發揮出來。

    二人十分乾脆,與各自的戰陣緊密結合,化作兩團陰邪的魔氣,極速逃遁。

    而紀帆四人反應更快,早已是逃之夭夭。

    “休想逃。”

    張若塵低喝,釋放出更爲強大的精神力,注入金煌雷珠之中。

    “譁。”

    天空中出現兩道粗壯的金色霹靂,宛如兩條金色神龍,瞬間追上那兩團想要逃走的魔氣。

    “嘭。”

    兩團魔氣當即炸開,一道道人影從其中跌落而出。

    “啊。”

    一時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此起彼伏。

    很顯然,兩座戰陣都已經崩潰,那些實力較弱的聖王,盡皆遭受不輕的創傷。

    都道魔道修士肉身強橫,可現在這些黑魔界的聖王,卻是個個身體出現焦黑,皮開肉綻,體外均是有着金色的雷光在遊走,似一條條小蛇。

    “好恐怖的雷系法術……咕……”

    鍾林眼睛瞪得極大,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

    如果讓他單獨捱上一道金色霹靂,即便能夠保住性命,也必定深受重傷。

    紀帆三人此刻亦是目瞪口呆,均是忍不住倒吸涼氣。

    還好他們逃得快,要不然,那下場,恐怕會比藤谷等人更慘。

    “張若塵這個怪胎,精神力竟也強大到這等地步,當真是要逆天啊。”

    想到自己先前竟然還去挑釁張若塵,龔殃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心中涌現出一陣後怕。

    “你們四個想去哪兒?”

    極爲突兀的,張若塵的聲音,在紀帆四人的耳邊響起。

    “唰。”

    紀帆四人當即轉過身去。

    “張……張若塵。”

    四人的臉色均是鉅變,遍體生涼。

    他們本以爲已經逃得足夠遠,沒曾想,張若塵竟會突然出現在他們身邊。

    不待紀帆四人做出什麼反應,張若塵已是施展出空間手段,將四人全部禁錮起來,哪怕是紀帆,也沒辦法掙扎。

    一翻手,張若塵取出一顆空間玲瓏球,將紀帆四人收了進去。

    先前從無盡深淵出來,他隱隱聽到四人在談論着一些事情,似乎涉及到了血神,留着他們,或許能夠給他帶來一些驚喜。

    順利鎮壓紀帆四人,張若塵的真身再度回到木靈希身邊,猶如從不曾離開過一般。

    “砰。”

    一座雪山破碎,從中衝出一團陰煞魔氣,以極快速度,撲向立身於半空中的張若塵。

    “張若塵,去死吧!”

    藤谷此刻化身爲一隻猙獰的陰蝠,張開嘴巴,露出其中尖銳的獠牙,咬向張若塵的脖頸。

    只要讓他成功咬破張若塵的脖頸皮膚,他便能夠成爲最終的勝利者。

    “鐺。”

    藤谷並未如願咬到張若塵的脖頸,而是咬在漆黑的劍身之上。

    任憑其獠牙如何尖銳,也根本無法對沉淵古劍造成半點損傷。

    “咔嚓。”

    沉淵古劍轉動,藤谷口中的一顆獠牙,當即斷裂。

    不僅如此,藤谷的嘴巴更是被劃破,鮮血噴涌。

    若非其退得夠快,只怕頭顱已經被削掉大半。

    “既然來了,就留下吧。”張若塵冷漠道。

    沉淵古劍在手,張若塵調動時間法則,運用時間的力量,捕捉到一道道時間印記,將藤谷籠罩。

    “噗。”

    儘管藤谷極力倒退,可還是沒能避開劍氣的攻擊。

    連續五道劍氣斬在藤谷的身上,僅僅只留下五條不算太深的傷口,可藤谷的氣息,卻是瞬間萎靡下去。

    “我的壽元……”

    藤谷臉色劇變,恐懼油然而生。

    頃刻之間,他的壽元至少被斬去百年。

    僅僅五道劍氣而已,如果是五十道劍氣斬殺在他身上,只怕他立刻就會壽元枯竭而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