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

    正當藤谷有些出神的時候,一道金色霹靂突現,狠狠的劈在其身上。此刻的藤谷,本就處於虛弱狀態,哪還承受得住金色霹靂的攻擊。

    “嘭。”

    藤谷的後背當即炸開,肉翼化作焦炭,森森的白骨顯露出來。

    一時間,大量至陽至剛的雷霆之力,侵入藤谷的體內。

    藤谷體內充斥着陰煞魔氣,最是懼怕這種陽剛之力,其肉身瞬間便是變得麻痹,無法動彈。

    翻手間,張若塵取出一條縛聖索,將藤谷捆綁起來。

    “我竟然……敗得如此徹底。”藤谷面若死灰,難以接受這一現實。

    直到此刻,藤谷不得不承認,是他太過自負,自以爲可以殺死張若塵,立下一個大功勞,結果落得如今這般下場,當真是咎由自取。

    在張若塵收拾藤谷之時,珞瑜見情況不妙,顧不得其他人,取出一張符籙貼在身上,以最快速度遁逃。

    “咦?逃得倒是挺快。”

    珞瑜已經沒有蹤影,張若塵暗暗一嘆,倒也沒有去追。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那數百名身受重創的黑魔界聖王,隨意伸手一點,那些人便盡數被凍結住。

    繼而,張若塵取出空間玲瓏球,將藤谷及數百名黑魔界聖王,一併收了進去。

    精神力流轉,雷神尊者化作一道雷光,沒入張若塵的體內。

    第一次施展新修成的雷系法術,效果無疑是讓張若塵十分滿意。

    “今後得更加註重法術的修煉才行。“張若塵暗暗想道。

    既然已經將精神力修煉到頂尖層次,自然是不能將之當做擺設。

    只是高級的法術,比之厲害的聖術,還要罕見。要不然以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又豈會一直不去修煉厲害的雷系法術呢?

    “張若塵,挺厲害啊,連本皇都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一手。”

    小黑憑空出現,頗爲詫異的看着張若塵。

    絕古雪山這邊出現如此大動靜,豈能不將它驚動。

    目光轉動,小黑看向木靈希,道:“你還真把靈希丫頭給帶回來了,你的那個表妹呢?去哪兒了?”

    “蘭攸需要在無盡深淵修煉一段時間,暫時沒有跟我們回來。”張若塵道。

    小黑暫時沒問他們在無盡深淵的遭遇,因爲目前還有更緊迫的事需要處理,道:“怎麼選在這個時候?黑魔界此次可是動了真格的,出動的強者極多,若非本皇提前佈置好三座連環相扣的九品陣法,只怕血神教,早已被他們攻破。”

    “之前黑魔界顏面大損,幾乎淪爲笑柄,報復是必然的。”張若塵顯得很是平靜,早已是預料到這些事,所以纔會急切趕回來。

    沉吟片刻,小黑繼續道:“除了黑魔界的人,本皇隱隱還感知到不死血族的氣息。”

    聞言,張若塵的眼睛不禁微眯,心中若有所思。

    不死血族出現,除了是針對他,應該便是爲了血神所留下的寶物。

    說實話,連張若塵都很好奇,血神究竟留下了什麼寶物,竟能讓不死血族的人如此在意。

    沒有在此多做停留,張若塵和木靈希跟着小黑,穿過守護大陣,出現在血神教內。

    血神教再度面臨大危機,所有教衆都早早匯聚到嬰主峰。

    小黑已經是將嬰主峰的神紋修復了許多,同時重新加以佈置,使得嬰主峰固若金湯,任誰也休想輕易闖入。

    “小師弟,你可算是回來了,沒事就好。”

    看到張若塵,豹烈當即上前來了一個熊抱。

    張若塵進入無盡深淵這二十天,他們均是很擔心,畢竟誰也不知道血後有着怎樣的心思。

    金禹掃過張若塵身邊的木靈希,不由問道:“小師弟,怎麼沒看到蘭攸?”

    “無盡深淵第二梯度有着屬於蘭攸的機緣,她不想錯過,所以暫時留在那裡。”張若塵笑道。

    元星長老走了過來,很是擔憂的問道:“教主,太上長老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此刻,血神教的一衆高層,也都將目光投向張若塵,想要知道關於燕離人的消息。

    之前燕離人突然現身,帶走木靈希,讓血神教上下都極爲激動。

    燕離人對於血神教而言,等同於是一根定海神針,意義非凡。

    如果此時燕離人還身在血神教中,元神長老等人根本就不會擔心黑魔界的進犯。

    以燕離人的強大,配合古老的至尊聖器“血神鐗”,何人能是其一合之敵?

    儘管張若塵也很強,但在血神教這些高層眼中,其仍舊是與燕離人有着不小差距。

    張若塵自然知道元星長老等人心中所想,微微沉思後,道:“太上長老如今已經突破至大聖境,無法再隨便出現在崑崙界中。”

    “之前燕離人還出手將弟妹帶走,怎麼這麼快就突破了?”豹烈露出驚訝之色。

    張若塵微微搖頭,道:“你們所看到的太上長老,其實並非是其真身…………”

    不由得,張若塵將具體情況,大致對衆人述說了一番。

    “僅僅是蛻變留下的繭身,竟然都能那般可怕,不愧是昔日的第十帝。”金禹忍不住讚歎道。

    之前燕離人帶走木靈希,金禹還曾與其對拼了一掌,真切感受到了其力量是何等強橫。

    一時間,元星長老等人盡皆露出失望之色。

    燕離人能夠如願突破至大聖境,從血後手中逃脫,固然是很值得高興,可其如今無法迴歸血神教,他們又該如何應對這一劫難?

    看到元星長老等人的表情,張若塵不由道:“太上長老雖然不能歸來,但有本教主在,定不會讓黑魔界的陰謀得逞。”

    “小師弟,你有何計劃?”金禹問道。

    張若塵道:“嗯,的確有一些想法,到時候說不得還得辛苦幾位師兄。”

    “小師弟,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有任何需要,直接對師兄們說便是。”豹烈拍着胸膛道。

    張若塵眼中閃過道道異光,道:“我需要先做一些準備,小黑撐着點,別讓黑魔界的人攻進來。”

    “本皇辦事,你放心,憑黑魔界那羣魔崽子,想破陣,還差得遠呢。”小黑無比自信道。

    張若塵微微點頭,隨即身影直接憑空消失無蹤,誰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去做怎樣的準備。

    其他人暫時無事可做,便只能全神戒備,隨時準備出手。

    不到萬不得已,他們絕不會放棄血神教。

    血神教之外,黑魔界的各路人馬,已是匯合在一起,避免被張若塵各個擊破。

    畢竟張若塵能夠輕易覆滅其中一路人馬,其他幾路人馬若是與張若塵遭遇,結果恐怕也不會好太多,總之,謹慎一點,總是沒有什麼壞處。

    一座漆黑宮殿內,諸多黑魔界的頂尖強者匯聚其中,包括剛從張若塵手中逃脫的珞瑜。

    “竟然只有你一人逃掉,張若塵真有如此強?”

    一名黑魔界強者皺眉問道。

    此人身上覆蓋有許多鱗片,額頭上更是長有兩根灰黑色犄角,怎麼看都不像是人類。

    其名爲左厲,修煉的乃是天魔狂蛟圖,爲人最是狂放不羈,但實力卻是極強,還在藤谷和珞瑜之上。

    珞瑜臉色有些蒼白,嘆息道:“與孔雀山莊一戰時相比,張若塵的實力,又有了極大提升,更重要的是,他的精神力極強,我還從未見過有人能施展出如此可怕的雷系法術,藤谷的魔功,完全被剋制住。”

    僅僅一道霹靂,便是讓他們的戰陣崩潰,一想到那畫面,珞瑜心中便一陣後怕。

    “精神力?張若塵對付你們,難道沒有施展武道聖術?”左厲面露訝色。

    珞瑜道:“張若塵的確有施展武道聖術,但擊敗我們,施展的卻是雷系法術。”

    聞言,殿內諸多強者均是變了臉色,感到很是不可思議。

    藤谷與珞瑜都不是弱者,配合更是天衣無縫,就算是那些比他們更強之人,都有可能着道。

    “難怪天堂界會將張若塵視爲潛在的大敵,此子的確是很可怕。”一名身着玄衣的強者沉聲道。

    此人身形略顯消瘦,眼神冷冽銳利,身上散發出極爲凌厲的殺氣,背後血煞魔氣涌動,隱隱顯現出一柄鋒芒畢露的魔刀來。

    其名爲蕭無常,修煉的乃是天魔拔刀圖。

    說來此人也算是一個傳奇人物,在黑魔界時,並無多大名氣,遠不及同樣修煉天魔拔刀圖的石靈昆。

    可在來到崑崙界後,蕭無常卻是異軍突起,一躍取代石靈昆的地位。

    究其原因,在於蕭無常得到了一樁大機緣,竟是在一處秘地中尋到了天魔拔刀圖的石刻真跡,並得到諸多常人所無法想象的好處。

    當蕭無常從那座秘地中走出時,其修爲竟是奇蹟般從八步聖王,突破至九步聖王道域境。

    更爲重要的是,蕭無常的實力極強,黑魔界那些道域境強者,無人能是其對手。

    對此,諸多黑魔界修士,也只得羨慕蕭無常的好運。

    不用想也知,蕭無常能夠有這種脫胎換骨的大蛻變,定然與天魔拔刀圖的石刻真跡有關。

    參悟真跡,與參悟拓印圖,無疑是天差地別。

    “張若塵在這個時候,從無盡深淵出來,倒是有些麻煩,還有那籠罩血神教的三座九品陣法,也是難以破開,現在該如何是好?”

    一位老嫗沉聲道。

    老嫗顯得十分蒼老,皮膚乾癟,如同樹皮,暮氣沉沉,似行將就木。

    但在場的黑魔界強者,卻沒人敢小覷這位老嫗。

    老嫗被稱爲陰梵魔女,原本乃是黑魔界的第一美女,之所以會變成如今這般模樣,完全是因爲修煉魔功所致。

    陰梵魔女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哪怕是在黑魔界,都鮮少有人敢招惹。

    左厲沉吟片刻,道:“張若塵是一個極不穩定的因素,我們這些人中,恐怕沒誰敢說一定能吃定他,所以,暫時最好按兵不動,等待墨聖師兄到來。”

    聞言,殿內之人不禁都微微點頭,有着藤谷的前車之鑑,如今已經是沒人願意去與張若塵這個殺神死磕了。

    “哼,不死血族倒是好算計,故意將一些情報透露給我們,讓我們攻打血神教,然後他們坐收漁翁之利。”陰梵魔女冷哼道。

    左厲嘿嘿一笑,道:“哪有那麼簡單,有墨聖師兄在,豈容他們做漁翁?”

    提到墨聖,殿內諸多強者眼中,都不禁浮現出敬畏之色。

    他們黑魔界強者如雲,可能夠進入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的,卻只有墨聖一人。

    要知道,想要進入大聖之下第二層次,調動天地規則的範圍,需要達到八千里,這是很多較弱的不朽大聖,都難以做到的。

    但凡能達到這一層次之人,通常便能擁有擊敗尋常不朽大聖的實力,而其本身一旦突破至不朽大聖境,則立刻能成爲這一境界的頂尖強者。

    若非如此,也不會有那般多人,選擇長時間停留在臨道境,所爲的無非便是築下更強的根基,在未來可以走得更遠。

    當即,黑魔界停止進攻,暗中進行各種準備,只待墨聖一到,便以摧枯拉朽之勢,將血神教徹底摧毀。

    如此一來,也讓小黑長舒一口氣,要一直操縱三座九品陣法,並非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距離血神教最近的一座功德分驛站,突然出現一陣劇烈的騷動。

    “嗷嗚。”

    伴隨着一道兇戾的狼嘯聲,一頭渾身沾染大量鮮血的黑狼,從功德分驛站中衝出。

    黑狼散發出的氣息,兇戾而強大,堪比道域境強者。

    其擁有一雙可怕的血瞳,實力較弱者與其對視,一個不小心,聖魂就會被強行吸走。

    在黑狼的背上,有着一名灰髮男子,看上去很年輕,二十出頭的樣子,容貌十分俊俏,身着染血的鎧甲,散發出冰冷至極的氣息,身上隱隱纏繞着一層死氣,似從地獄歸來。

    灰髮男子眼神冷漠,沒有一絲情感存在,手中所提的戰刀,還在滴落着鮮血,身上散發出出無比可怕的殺伐氣息,令人生畏。

    “血神教。”

    灰髮男子低語,眼中泛起一道寒光,目光投向遠方白茫茫的雪域。

    下一刻,黑狼騰空而起,馱着灰髮男子,踏空而行,極速向着血神教所在的絕古雪山奔跑而去。。

    直到灰髮男子離開,纔有一些人從功德分驛站中走出。

    此刻,在功德分驛站中,正有四人倒在地上,眼中充滿驚恐之色,身體尚還溫熱,卻已經沒有生命波動。

    目光投向倒地的四人,在場之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四人都是因爲被黑狼看了一眼,便在瞬間被吞噬掉聖魂,只留下一具空的軀殼,實在是很可悲。

    “好可怕的血瞳魔狼,背上的那人,定是黑魔界領袖——墨聖。”

    “不久前,黑魔界已經有着大批強者,陸續趕往血神教,沒想到現在竟然連墨聖也來了。”

    “墨聖可是一個狠人,他的那一柄貪狼魔刀,不知在南域的功德戰場,吞噬了多少修羅族強者的血肉,連兇殘無比的一等親王,都至少有三位死在其刀下。”

    “看來血神教該有大麻煩了,即便有張若塵親自坐鎮血神教中,也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不要小看張若塵,說不得就連墨聖,也會栽在他的手中。”

    “怎麼可能,墨聖可不是商子烆這種新生代修士,他與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天庭的四大天王是同時代的人物,乃是如今崑崙界功德戰場真正的頂級巨擘。”

    ……

    小魚的新書《天帝傳》已肥,求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