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見張若塵準備對藤谷等人下殺手,黑魔界的一衆強者,也不禁將目光投向墨聖,等待其做出最終的決定。

    哪怕是以黑魔界的底蘊,若然一次性折損數百位聖王,其中還包括五位頂尖的九步聖王,也足以感到肉痛。

    墨聖的眼神變得無比凌厲,敢當着他的面,如此羞辱黑魔界的強者,哪怕是以他的淡漠性格,也不免被激怒。

    這麼多年來,張若塵還是第一個敢這般威脅他的人。

    此刻,張若塵的目光亦是十分凌厲,毫不畏懼的與墨聖對視。

    無形之中,兩人的意念劇烈碰撞在一起,穿透無垠虛空,進入到一個奇異的白色空間之中。

    兩道意念顯得很是朦朧,猶如兩團混沌之氣,瘋狂進行着碰撞,都想將對方擊潰。

    “嘭。”

    連續碰撞十幾次後,兩道意念同時炸開。

    “嗡。”

    空間出現劇烈的震動,道道漣漪擴散開來。

    一時間,血神教和黑魔界的強者,均是受到到極強的衝擊,不由紛紛向後倒退。

    “這是……”

    雙方的強者均是露出驚色,不知道張若塵和墨聖究竟做了什麼。

    張若塵的身體輕輕顫動了一下,嘴角卻是在此刻微微上揚,臉上露出一抹別樣的笑意。

    墨聖巍然不動,但其眼神卻是微微一凝。

    短暫的意念交鋒,讓墨聖終於是正視起張若塵來。

    對於自身實力,他有着絕對的自信,有十足把握可以擊敗張若塵,但想要留下張若塵,恐怕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子成長的速度,着實可怕。”墨聖心中暗道。

    繼續放任張若塵這般成長下去,恐怕大聖之下,將鮮有人能夠制衡。

    當然,張若塵的實力,達到如今這等層次,想要繼續往上提升,已經是極爲困難,甚至有可能一直卡在這一層次。

    這種情況,可謂是再平常不過。

    心念轉動,墨聖目光緊緊注視着張若塵,低沉道:“好,張若塵,本座答應與你對賭,倒要看看,你究竟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這纔是黑魔界領袖,該有的氣魄。”張若塵露出笑容,將腳從藤谷的肩膀上放下。

    卓古等人心中均是有些絲絲詫異,不明白墨聖爲何突然改變了主意。

    以墨聖的冷酷無情,應該是不太會在意藤谷等人的死活的,爲達目的,一些犧牲在所難免。

    張若塵一揮手,一道幽暗的魔光出現,化作一塊數丈高的黑色石碑。

    石碑一出現,便是立刻釋放出恐怖的魔道氣息,浩蕩的魔氣瀰漫,在上空凝聚出厚重的黑雲,幾乎要將天穹壓塌。

    “天魔石刻。”

    一時間,所有黑魔界的修士,均是露出激動之色。

    尤其是卓古,此刻更是目光精光,眼神顯得無比炙熱,簡直忍不住想要出手搶奪。

    石碑上,刻的是一位身着戰甲的蓋世魔王,手持一杆魔槍,一槍將一座大世界洞穿,其高大無比,大世界在其面前,也顯得十分渺小。

    如此畫面,當真是震撼人心,讓人不禁深思,在那無比遙遠的歲月,是否真有這樣一位蓋世無敵的魔王?

    “天魔霸槍圖。”

    卓古舔了舔嘴脣,眼神變得越發炙熱。

    他所修煉的便是天魔霸槍圖,且成就極高,同樣境界,在黑魔界的歷史上,都鮮有人能及。

    但卓古卻並未就此滿足,他隱隱感到自己的魔功並不圓滿,究其原因,定然與他只是參悟拓印圖有關。

    若能得到天魔霸槍圖的真跡,他的魔功必然能夠提升到一個全新的層次,屆時,超越墨聖,成爲黑魔界大聖之下第一強者,都並非是沒有可能。

    此次,卓古之所以專程趕來血神教,正是因爲探聽到消息,天魔霸槍圖很有可能存在於血神教中。

    現在看來,他這一趟倒真的是沒白來。

    張若塵將手放在天魔石刻之上,淡笑道:“我們血神教有着四幅《天魔石刻》,你們手中又掌握着幾幅?”

    “四幅?應該不止吧,解滄海當初競拍所得的天魔血斧圖,不出所料的話,應該是在你的身上。”墨聖淡淡道。

    張若塵道:“或許吧,還是先說說你們掌握了幾幅《天魔石刻》。”

    “正好,我這裏也有五幅《天魔石刻》。”

    墨聖一翻手,一塊數丈高的石碑,憑空出現。

    在這塊石碑之上,鐫刻着一頭兇戾的貪狼,栩栩如生,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從石碑上躍出。

    貪狼狂嘯,將一片星海摧毀,無數星辰都支離破碎,似末日來臨。

    “天魔貪狼圖。”

    張若塵低語,眼中泛起道道異光。

    他倒是不信墨聖所說的話,以黑魔界的力量,在崑崙界搜尋這般長時間,收集到的《天魔石刻》,絕不會僅僅只有五幅。

    在很久以前,三十六幅《天魔石刻》,便是分散開來,黑市、血神教、拜月魔教等勢力均有收藏。

    張若塵記得,就連聖明的國庫之中,都曾收藏有兩幅《天魔石刻》,只是後來卻不知下落。

    《天魔石刻》意義重大,乃是崑崙界的六大奇書之一,每一幅都蘊含着精妙絕倫的傳承,使得崑崙界的魔道不衰。

    不僅如此,其本身更是強大的戰器,只要修煉相對應的魔功,便能發揮出強絕的威能。

    張若塵心中很清楚,想要將黑魔界收集到的《天魔石刻》,全部奪過來,是很不現實的。

    所以,他現在所想的便是,能奪一幅,算一幅,能夠破壞黑魔界的計劃,總是一件讓人很開心的事。

    心中快速閃過諸多念頭,張若塵道:“既如此,那我們便對賭五場,規則很簡單,雙方派出修爲相當之人,各攜帶一幅《天魔石刻》,無論以何種手段,只要能夠將對方的《天魔石刻》奪取,便算取勝,若你們贏了,我還會附加釋放一些俘虜,如何?”

    “便依你所說,不過,本座倒是想知道,你張若塵是否會出手?”墨聖道。

    張若塵的目光掃過一衆黑魔界強者,輕笑道:“我若出手,同在道域境,你們黑魔界何人能做我的對手?”

    聽到這話,黑魔界一方的道域境強者,都不禁露出怒色,他們還從沒被人如此輕視過。

    惱怒之餘,這些強者也冷靜了下來,雖然張若塵這話很狂,但事實似乎的確如此,張若塵所創造的那些驚人戰績,他們中並無人能夠做到。

    “不如由本座來做你的對手,如何?”墨聖忽然輕語道。

    此話一出,所修黑魔界修士,都不禁露出驚訝之色,感到十分意外。

    墨聖可是他們黑魔界聖王境的最強者,古往今來,在同境界,都鮮有人能及。

    在所有黑魔界修士看來,張若塵雖強,卻也還遠沒有讓墨聖親自出手的資格。

    張若塵凝視了墨聖片刻,隨即大笑道:“好,我也想看看黑魔界領袖,是否真有傳言中的那般強大。”

    “不過,你卻必須拿出兩幅《天魔石刻》,來作爲籌碼,不然,我倒是更願意與同境界的人戰鬥。”

    聞言,墨聖的眼睛微眯,稍作沉思,隨即道:“本座答應你,快些開始吧。”

    “爲了保證賭戰的公平,我們雙方的人馬,都要退得足夠遠,爲進行賭戰之人,提供開闊的戰場,第一戰,我會派遣一名道域境強者出戰。”張若塵道。

    墨聖只是微微點頭,卻是並未說什麼。

    身形一動,墨聖騎乘到血瞳魔狼的背上,極速遠去。

    見狀,一衆黑魔界修士均是沒有遲疑,立刻緊跟上去。

    而看到黑魔界的人馬退去,血神教這邊很多人都不禁長舒了一口氣。

    他們這邊強者太少,真要硬拼起來,無疑是很吃虧。

    “小師弟,你真要與墨聖交手?我能夠感知得到,此人體內蘊藏着極其恐怖的力量,遠勝於我。”羅辰沉聲道。

    他本身實力極強,能夠進入大聖之下第三層次,對於力量的感知,遠勝於其他人。

    聽羅辰這麼一說,其他人不由得也都露出擔憂之色,覺得張若塵此次實在太過冒險。

    張若塵微微一笑,道:“墨聖的確很強,但也並非完全不可抗衡,放心,我不會做完全沒有把握的事情,現在倒是需要確定一下出手之人,除我之外,還需要四人。”

    此次賭戰,非同小可,人選必須要慎重。

    “小師弟,讓我出手,早就看那羣魔崽子不順眼了。”豹烈第一個報名。

    金禹微微搖頭,道:“五師弟,你出手恐怕不行,撇開墨聖,同樣是臨道境,對方起碼有三人比你強,就算是我,也沒有太大把握。”

    “那怎麼辦?”豹烈頓時急了。

    他很想在這個時候,爲張若塵分憂,但同樣也害怕會輸了賭戰,讓黑魔界奪走《天魔石刻》。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來。

    “由我去打鬥陣。”

    木靈希突然開口,將沉默打破。

    緊接着,寒雪亦是道:“師尊,我也要出手。”

    寒雪從陰間歸來時,修爲尚且只是規則大天地,藉助日晷,閉關十年,其修爲已是順利突破至道域境。

    但就修爲而言,寒雪已經是不比張若塵差多少。

    張若塵的目光掃過木靈希和寒雪,在她們的眼中,看到堅定決然之色,知曉已經無法再改變她們的心意。

    不由得,張若塵點頭道:“好吧,算上你們倆,至於剩下的兩個人選,就定四師兄和小黑。”

    “嗯。”羅辰毫不遲疑的應道。

    而小黑則是將頭轉向一旁,一臉不樂意,道:“開什麼玩笑,居然想讓本皇去與那些魔崽子廝殺,本皇是什麼身份?他們哪有資格與本皇交手?”

    “難道你就不想找黑魔界的人出氣?還是說你根本就不在乎《天魔石刻》落入他們的手中?”張若塵反問道。

    聞言,小黑不由狠狠瞪了張若塵一眼,道:“本皇是那種人嗎?不就是對付黑魔界的小輩嗎?本皇出手便是,但你怎麼確保我們這邊的《天魔石刻》,不被對方奪走?”

    一翻手,張若塵取出一個卷軸來,道:“這是空間傳送卷軸,如果實在不敵對手,便利用其遁走,能將黑魔界收集到的《天魔石刻》贏過來,那自然是再好不過,可若是輸了,也絕不能將我們這邊的《天魔石刻》,拱手送人。”

    “你這是一早就想好耍賴了啊,不錯,很有本皇的風範。”小黑頓時嘿嘿笑了起來。

    對此,張若塵一點也不感到臉紅,對付黑魔界,無須太過講究。

    而看到張若塵拿出空間傳送卷軸,衆人不由都放下心來。

    這東西不但是能夠保住《天魔石刻》,關鍵是能夠確保出手之人的安全,這纔是最爲重要的。

    將空間傳送卷軸和一幅《天魔石刻》,交給木靈希,張若塵認真道:“千萬要小心,不要勉強,我不想看到你受半點傷害。”

    “放心吧,我一定會帶一幅《天魔石刻》回來。”木靈希十分自信道。

    說罷,木靈希快速閃掠而出,出現在一座高聳入雲的雪山之上。

    這座雪山距離血神教和黑魔界新據點,各有三千里,處於中間位置,雙方強者都很難出手進行干預。

    木靈希立身於雪山之巔,衣袂飄飛,遙望黑魔界一方,朗聲道:“何人與我一戰?“

    “墨聖師兄,第一戰,便由我出手吧。”

    當即,蕭無常站出來說道。

    因爲得到天魔拔刀圖真跡的緣故,蕭無常已經隱隱是黑魔界道域境的第一人。

    墨聖微微點頭:“嗯,不要丟黑魔界的臉。”

    倒也無需墨聖拿出《天魔石刻》,蕭無常直接將自身所擁有的那一塊取了出來。

    對他而言,這不僅僅是籌碼,也是他的一大底牌。

    此時,左厲正目不轉睛的盯着木靈希身側懸浮的黑色石碑,眼中充滿了渴望。

    那塊黑色石碑上,鐫刻的乃是一頭魔蛟出海,掀起驚濤駭浪,要將一座世界淹沒,畫面極爲震撼。

    “蕭師弟,一定要將那塊《天魔石刻》搶回來,師兄我必有厚報。”左厲顫聲道。

    天魔狂蛟圖的真跡,正是他魂牽夢縈之物。

    蕭無常伸出一隻手來,輕輕觸摸着天魔拔刀圖,嘴角不由微微上揚,道:“左師兄放心便是,不用太久,我就會將那天魔狂蛟圖帶回來。”

    說罷,蕭無常不再耽擱,整個人化作一道凌厲的刀芒,直衝木靈希所在的雪山而去。

    第一場賭戰,即將拉開序幕。

    無論是血神教,還是黑魔界,雙方均是翹首以待。

    與此同時,在血神教附近,越來越多修士匯聚而來。

    實在是血神教這邊弄出的動靜極大,還有之前墨聖在功德分驛站現身,根本就不可能不驚動他人。

    當然,這些修士都只是遠遠觀望,並未打算插手血神教與黑魔界的爭鬥。

    張若塵和墨聖都不好惹,還是不要冒然去趟渾水的好。

    “黑魔界怎麼突然轉性了?竟會願意拿《天魔石刻》作爲籌碼,與血神教進行一對一的賭戰,直接殺進血神教不是更好嗎?”

    “血神教怎麼說也是神靈創建的勢力,哪怕早已衰落,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誰敢說血神教就沒有點什麼厲害的底牌?黑魔界自然也會有所忌憚。”

    “相比之下,其實這種賭戰,黑魔界應該更容易奪取到《天魔石刻》,畢竟血神教那點底蘊,如何與黑魔界比?”

    “恐怕沒那麼簡單,你什麼時候見張若塵吃過虧?看着吧,接下來的賭戰,應該會很有意思。”

    ……

    讀者爲《萬古神帝》寫的第三首歌,已經制作出來。大家可以關注小魚的微xin公主-號“feitianyu5”,或者自己搜索“飛天魚”,添加關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