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伴隨着一道破空聲響起,蕭無常攜帶天魔拔刀圖,出現在雪山之巔,與木靈希相對而立。

    蕭無常的目光,肆無忌憚的在木靈希身上掃過,不禁浮現出一抹邪異的光華。

    “好一個絕色佳人,何必選擇跟着一個將死之人,將天魔狂蛟圖交給我吧,我不想傷到你。”蕭無常面露邪笑,眼中滿是垂涎之色。

    木靈希的眼中則是浮現出絲絲厭惡之色,以清冷的聲音道:“想要天魔狂蛟圖,那得看你是否有那種實力。”

    說話間,一股森冷的寒氣,從木靈希體內釋放而出,雪山之巔的溫度,已然是極低,可此刻卻是急速驟降。

    雄渾的極陰冥冰之力,從木靈希的背上涌出,凝聚成一對晶瑩剔透的冰凰翼,扇動之間,狂風呼嘯。

    “很有性格,我現在是越來越對你感興趣了,小美人,放心,我會對你手下留情的。”蕭無常放肆的大笑起來。

    木靈希的目光徒然變得凌厲無比,體內聖氣涌動,一掌對着蕭無常拍擊而出。

    在木靈希的掌心,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其內幽深無比,似開啓了一條神祕的空間通道。

    “吼。”

    一道震天動地的獸吼聲響起,旋即有着一頭龐然大物,從漩渦之中閃掠而出。

    那是一頭黑色的蟒蛟,體表覆蓋着晶瑩的冰鱗,栩栩如生,兇威滔天。

    緊隨其後,又有六頭龐然大物掠出,每一頭都散發出極爲強大的氣息。

    下方的雪山根本就無法承受如此可怕的力量,頃刻間,便是土崩瓦解,形成聲勢浩大的雪崩。

    “拜月魔教唯一的中階通玄聖術——八荒獸皇訣,沒想到靈希已經將之修煉至大成,距離圓滿只有一步之遙。”

    看到木靈希施展出的聖術,張若塵不由暗暗點頭。

    他記得,木靈希曾經修練過拜月魔教十大絕技之一的八荒印法,說起來,那一門絕技,便是從八荒獸皇訣衍生出去的。也唯有將之修成,打下基礎,纔有望將八荒獸皇訣修煉成功。

    和八荒印法一樣,八荒獸皇訣亦是需要煉化八道獸魂,且至少都是要聖王級別的,越強大越好。

    能夠煉化一道獸魂,便算是入門,煉化四道,則是小成,煉化七道,方爲大成。

    當順利煉化八道獸魂,便能將八荒獸皇訣修煉至圓滿,威力幾乎能夠堪比高階聖術。

    而在傳說之中,如果能突破極限,煉化九道獸魂,則是能夠使得八荒獸皇訣,真正達到高階聖術的層次。只是,在拜月魔教的歷史上,似乎還沒幾個人,達到那個層次。

    木靈希能夠將八荒獸皇訣修煉至大成,已經十分不易。

    畢竟任何一種通玄級聖術,修煉起來的難度都是極大,往往需要用上百年時間去鑽研。

    “吼。”

    七道獸魂均是發出怒吼,一起向着秦無常撲了過去。

    它們盡皆是寒冰屬性,得木靈希以極陰冥冰之力蘊養,本身力量變得更爲可怕,寒氣釋放間,簡直要將這片天地冰封起來。

    “讓你見識一下,我從天魔拔刀圖上參悟出來的絕世魔功。”

    秦無常低喝,幽暗的天魔氣,自其體內涌現而出。

    “嘩啦。“

    秦無常揮手,一道凌厲之極的刀芒出現,徑直斬殺向木靈希。

    黑色的蟒蛟嘶吼,絲毫沒有退避的意思,以身軀硬撼刀芒。

    “咔。”

    刀芒無堅不摧,生生將蟒蛟身上的晶瑩冰鱗斬碎,但其本身也破碎開來。

    極陰冥冰之力涌現,瞬間將受損的冰鱗修復,蟒蛟繼續向着秦無常撲去,顯然是並未受到實質的傷害。

    “嗯?”

    秦無常微微皺眉,沒想到這些冰獸的防禦,竟是如此強橫。

    眼見七頭冰獸即將對他展開合圍,秦無常身體一震,身後頓時浮現出可怕的異象。

    一尊高大雄偉的天魔虛影,聳立於無垠虛空之中,一手握住刀鞘,一手握住刀柄。

    刀尚未出鞘,已經是散發出凌厲之極的氣勢,似可將宇宙星河都給斬開。

    相比於大部分黑魔界修士,所修煉出的魔功異象,秦無常修煉出來的,明顯要更加深刻靈動,賦予了神,而非徒具其形。

    毫無疑問,這與其得到天魔拔刀圖真跡,有直接的關係。

    “嘩啦。”

    就在七頭冰獸撲到秦無常近前時,秦無常身後的異象突然有了動靜,天魔虛影閃電般將魔刀拔出,斬出一道恐怖的刀芒,空間泛起劇烈的漣漪。

    刀芒在剎那間一分爲八,七道較弱的斬向七頭冰獸,最強的一道,則是斬向木靈希。

    “嘭。”

    刀芒所至,七頭冰獸盡皆倒飛而出,身上的冰鱗、冰甲,紛紛破碎開來。

    “雕蟲小技,豈能與《天魔石刻》蘊含的無上魔功相比?”秦無常輕蔑冷笑。

    木靈希眼神平靜,絲毫沒有閃避的意思。

    平靜的漩渦之中,忽然涌現出可怕的力量波動,一隻碩大的冰爪,突兀自漩渦中探出。

    “咔嚓。”

    冰爪精準的將刀芒抓住,輕輕一捏,便是令刀芒破碎開來。

    下一刻,一隻美輪美奐的冰凰,拖着長長的尾羽,從漩渦中飛了出來,灑落下無數冰晶。

    與其他冰獸相比,這隻冰凰的氣息,明顯更加強大,身上隱隱散發出只有大聖才擁有的可怕威壓。

    看到冰凰出現,那些遠遠觀戰的修士,無不露出驚異之色。

    “八獸齊出,木靈希竟然已經將八荒獸皇訣修煉到了圓滿之境,這在拜月魔教的歷史上,都極少有人能夠做到。”

    “那隻冰凰是怎麼回事?崑崙界不是早已沒有鳳凰一族的蹤影嗎?只遺留下一些擁有鳳凰血脈的後裔,而且木靈希本身擁有冰凰血脈,又怎麼會對冰凰下手?”

    “除卻崑崙界,便只有妖神界,纔有鳳凰一族生存,難道有人去妖神界斬殺了一頭大聖境的冰凰?”

    “煉化大聖級別的冰凰聖魂,如此修成的八荒獸皇訣,威力怕是真的能夠與高階聖術相媲美,真是令人羨慕。”

    …………

    一時間,所有的目光,都匯聚在了木靈希的身上。

    八荒獸皇訣到底是一種強大的中階通玄聖術,名氣可謂是極大,很多外來的修士,都早已瞭解過。

    畢竟,很多修士正是衝着崑崙界掌握的各種頂級功法和聖術而來。

    論頂級功法和聖術的收藏量,縱觀諸天萬界,恐怕還真沒多少座大世界,能夠與崑崙界相比。

    而這些頂級功法和聖術,無疑是崑崙界重新崛起的基礎,一旦被人奪走,恐怕崑崙界就真的只能一直衰落下去。

    此時,張若塵已是露出異色,就連他都沒想到,木靈希竟然留了一手,同時,他也很好奇那大聖級別冰凰聖魂的來歷。

    “難道與鳳凰湖有關?”

    張若塵在心中暗暗猜想道。

    “弟妹可真是厲害啊,連這最難修煉的八荒獸皇訣,竟然都能修煉至圓滿之境,算得上是拜月魔教近萬年的第一人。”豹烈忍不住稱讚道。

    小黑撇嘴道:“靈希丫頭可是木家這麼多年來,唯一一個覺醒冰凰血脈之人,這點成就算得了什麼?若她能夠得到冰凰先祖的傳承,那纔是真的厲害。”

    反正一直以來,小黑都十分看好木靈希,只要有足夠時間,其必定能夠有驚人的成就。

    聞言,張若塵不禁莞爾,他倒是很希望木靈希能夠變得強大,哪怕沒有他在其身邊,其也能夠保護好自身。

    黑魔界一方,很多人的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

    “通玄級別的中階聖術,我們黑魔界,似乎也才兩種,崑崙界的底蘊,着實令人羨慕,或許攻下血神教後,我們還可以去拜月魔教看看,那裏好像也有着《天魔石刻》真跡存在。”

    左厲舔舐着嘴脣,眼中浮現炙熱的貪婪目光。

    陰梵魔女微微皺眉,低沉道:“拜月魔教有古怪,不久前,天堂界巨人神殿的領袖——烏洛斯,祕密率領一支巨人族的精英,想要攻入拜月魔教,搶奪生死銅爐,結果卻遭遇到大麻煩,損失慘重,就連烏洛斯,也是重傷而逃。“

    “拜月神教中竟然有人能夠重傷烏洛斯,怎麼可能?“左厲臉色頓時一變。

    在他眼中,崑崙界那些所謂的大勢力,其實都根本算不得什麼,他一人便可橫掃。

    可現在看來,事情似乎並沒有他所想象的那般簡單。

    烏洛斯那可是大聖之下第三層次的頂尖強者,擁有最爲完美的泰坦巨人血脈,肉身最是強橫,力大無窮,很少有人敢與其正面抗衡。

    能重創烏洛斯,絕非一般人所能做到。

    陰梵魔女繼續道:“其實不光是拜月魔教,崑崙界不少傳承久遠的宗派勢力,均是有着古怪,很多人都想打他們的注意,結果卻都鎩羽而歸,不知是神靈所留下的後手,還是有頂尖強者隱藏在暗中。”

    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爲那些吃虧之人,也不知道究竟是何緣故,這其中透着諸多的神祕。

    “師尊早已叮囑過我,萬不可小覷崑崙界,這裏的水,可能要比很多人想象中的深得多。”墨聖低語道。

    他的師尊,自然便是那黑心魔主。

    能讓黑心魔主專門叮囑,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聽到這話,黑魔界的一衆強者,都不禁面露沉思之色,心態暗暗發生着一些轉變。

    “轟。”

    木靈希與秦無常絲毫不受影響,各自施展出厲害的手段,激戰連連。

    “她的修爲明明還未達到道域境巔峯,怎麼會這麼強?”

    秦無常約戰越心驚。

    此刻,他已經是動用九耀萬紋聖器級別的魔刀,將魔功施展到極致,可還是沒能佔到絲毫上風,反而是顯得十分被動,這種感覺很不好。

    而到目前爲止,木靈希僅僅只是施展出一種聖術,根本不曾動用其他手段。

    “不願乖乖交出《天魔石刻》,是嗎?那就怪不得我了!”蕭無常眼中露出狠辣之色。

    強大魔功運轉,滾滾魔氣自秦無常體內涌現而出,注入其身側的《天魔石刻》之中。

    這塊《天魔石刻》,不僅僅只是他與木靈希賭戰的籌碼,更是他最強的底牌。

    受到魔氣催動,《天魔石刻》頓時變得更加深邃,表面鐫刻的圖畫,清晰的浮現出來。

    感受到《天魔石刻》釋放出的危險氣息,木靈希當即將結出的印訣改變,更爲磅礴的極陰冥冰之力,從她的體內流淌而出,形成一個巨大的冰輪,緩緩轉動。

    頃刻間,八頭冰獸盡皆飛回,與冰輪相結合。

    “天魔拔刀,萬靈絕滅。”

    蕭無常暴喝,全力將《天魔石刻》打出。

    他早已與這塊《天魔石刻》,建立起特殊的聯繫,能夠自由操控,任誰也休想輕易從他手中將其奪走。

    木靈希表情肅然,雙手奇快無比結印,繼而將冰輪推了出去。

    “八荒鎮神輪。”

    這一招,乃是八荒獸皇訣的殺手鐗。

    若非木靈希已經將八荒獸皇訣修煉至圓滿之境,根本就施展不出來。

    八荒鎮神輪飛出,極速轉動,釋放出鎮壓天地的磅礴力量。

    “砰。”

    兩股格格不入的力量,劇烈碰撞在一起,空間泛起可怕的力量漣漪,極速向着四面八方擴散。

    力量漣漪所過之處,大地崩塌,極速沉陷,不知多少座山峯,被夷爲平地。

    “快退。”

    那些在一旁觀戰的修士,臉色大都鉅變,第一時間向後倒退。

    哪怕相隔甚遠,他們仍舊感受到了極大威脅。

    一些修士退走不及,直接被這股力量漣漪所掀飛,口噴鮮血,可謂是遭受了無妄之災。

    血神教前,張若塵出手,調動空間之力,將衝擊而來的力量漣漪,消弭於無形。

    張若塵的目光緊緊注視着戰場,隱隱有些爲木靈希擔心。

    與黑魔界強者賭戰,本就是十分兇險的事情,若非木靈希堅持,張若塵是真不想讓其出手。

    哪怕木靈希受到丁點兒傷害,也會讓張若塵心疼不已。

    “嘭。”

    木靈希打出的八荒鎮神輪,轟然爆碎開來,無法與《天魔石刻》相對抗。

    “《天魔石刻》果然名不虛傳,憑我修煉得還不是太過圓滿的八荒鎮神輪,的確難以抗衡。”木靈希心神震動,卻並未因此而露出懼色。

    眼見黑色的石碑迸發凌厲氣勢,繼續向自己撞來,木靈希沒有遲疑,體內聖氣運轉,一顆千丈大小的石球,從她的氣海中飛了出來。

    準確說,這是一顆神座星球,正是之前張若塵送出的那一顆。

    神座星球釋放出煌煌神威,似可壓塌天宇。

    “砰。”

    黑色石碑被抵擋住,迸發出的刀芒雖然凌厲,卻根本無法將神座星球斬破。

    “竟然是神座星球,且其中還蘊含着強大的神力。”蕭無常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他怎麼也沒想到,木靈希竟然還擁有着這等底牌。

    這顆神座星球,乃是張若塵從亡虛手中奪來,內蘊一縷神之星魂,若非請動月神出手煉化一番,憑木靈希,根本就無法掌握。

    有無神之星魂,差別極大。

    正是靠着那一縷神之星魂,神座星球才能與《天魔石刻》硬撼。

    “該結束了。”

    木靈希低語,雙手突然結出極爲繁奧的印訣。

    在木靈希的眉心處,一道栩栩如生的鳳凰印記浮現。

    下一刻,一頭超過千丈長的冰凰虛影,出現在木靈希的頭頂上方,釋放出浩瀚的威壓,讓人神魂戰慄。

    看到這一幕,小黑頓時驚呼道:“是‘喚靈’,靈希丫頭居然能夠施展‘喚靈’。”

    “什麼是‘喚靈’?”張若塵好奇問道。

    他本身也算見多識廣,卻從未聽過“喚靈”一詞。

    小黑眼中滿是激動之色,道:“所謂‘喚靈’,乃是血脈體質達到某種層次,才能夠施展的手段,可以從血脈中,召喚始祖的一縷魂靈,借用始祖的一分力量。”

    “‘喚靈’的難度極大,鮮有人能夠做到,據本皇所知,鳳凰一脈,想要施展這種手段,至少需要初步凝聚成天凰道體,哪怕是遠古天凰,也需要在聖王境,纔有希望將天凰道體凝聚成功,也就是說,靈希丫頭如今的成就,已經是堪比同境界的遠古天凰。”

    聞言,張若塵頓時爲之動容,遠古天凰那可是鳳凰一族的最強血脈,如同龍族的神龍一族,數量極其稀少,卻是無比的強大。

    能在同境界比肩遠古天凰,別說是木靈希這種僅僅擁有部分鳳凰血脈之人,即便是純血的鳳凰,也難以做到。

    ……

    推薦小魚的新書《天帝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