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砰砰。”

    大陣雖然在震動,卻是穩固無比。

    方圓數千裏內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再度劇烈涌動起來,但不是涌向左厲,而是涌向七星封天陣,使得大陣越發變得穩固,不可撼動。

    “斗轉星移,七星斬神。”

    在小黑的操控下,大陣出現變化。

    七道璀璨的星光匯聚,凝練成一柄鋒利的星劍,釋放出煌煌天威。

    “嘩啦。”

    星劍臨空,對着左厲斬殺而下。

    這一劍的聲勢驚天,連空間都險些被切割開來。

    大陣似與域外的星空產生了聯繫,無數星光從域外降下,與太陽爭輝,美輪美奐。

    左厲眼神一凜,連忙將自身魔氣源源不斷注入天魔石刻之中。

    天魔石刻初步復甦,釋放出強大的魔道氣息,一頭魔虎虛影顯現,發出陣陣怒嘯,似要將星河震碎。

    “砰。”

    星劍落下,狠狠的站在天魔石刻之上。

    頓時,魔虎虛影支離破碎,天魔石刻本身亦是變得暗淡無光。

    而這並不算完,星劍將天魔石刻劈飛後,繼續向着左厲斬殺而去。

    左厲眉心發光,一方褐色寶印飛出,瞬間化作百丈大小,似一座小山,迎上星劍。

    星劍方纔斬在天魔石刻上,力量已經被消耗大半。

    此刻左厲再寄出褐色寶印,終是順利將其抵擋住,讓其無法落下。

    小黑並未去管左厲,而是奇快無比出手,打出幾道陣印,將光澤暗淡的天魔石刻打飛。

    身形閃動,小黑出現在天魔石刻的旁邊,運轉體內聖氣,赤色流光涌現,將天魔石刻包裹住。

    “休想得逞。”

    左厲暴喝,一條無比凝實的黑蛟,從他的背上飛出,長達數千丈,徑直向小黑撲去。

    這條黑蛟,並非是以魔氣凝聚而成,而是一道強橫的蛟魂所化。

    此蛟魂乃是左厲從一頭臨道境的黑蛟體內,抽取而出,封印於自身,以天魔氣滋養,已然是與他本身渾然一體,可發揮出驚人的攻擊力。

    “到了本皇手中的東西,誰也別想奪走,區區蛟魂,也敢攻擊本皇。”小黑眼中滿是不屑之色。

    眼見蛟魂撲到近前,小黑並未進行閃避,也不曾動用陣法,只是激發自身不死鳥血脈,散發出恐怖的靈魂威壓。

    而感受到不死鳥的靈魂威壓,那條蛟魂立刻便是顫慄起來,哪還有半點兇威?

    “這股威壓……”

    左厲與蛟魂心神相連,此刻不由也變了臉色。

    就在他想要將蛟魂收回之時,小黑卻是猛然張口,如巨鯨吸水般,一口將蛟魂給吞了下去。

    不消片刻,左厲便感覺到自身與蛟魂的聯繫被斬斷。

    “噗。”

    左厲噴出一大口鮮血,氣息變得十分紊亂。

    失去心血滋養的蛟魂,無疑是對左厲造成了極大的損傷。

    在這種情況下,左厲對於寶印的掌控變弱許多。

    “砰。”

    寶印翻飛,星劍垂直斬下。

    “噗。”

    饒是左厲反應極快,可還是被斬斷一臂,鮮血噴涌而出。

    如此好的機會,小黑卻並未趁勝追擊,反而是將七杆陣旗收起,繼而快速向後倒退,與左厲拉開距離。

    因爲它知道,如果它繼續出手,恐怕又會將墨聖給引出去。

    既然沒機會斬殺左厲,它也懶得去白費力氣。

    徹底將天魔虎嘯圖鎮壓起來,小黑將目光投向重傷的左厲,嘿嘿一笑道:“小子,想和本皇鬥,你還差得遠,就算你再回去修煉一千年,也絕不是本皇的對手。”

    “無敵,真是寂寞啊。”

    聽到這話,左厲再度噴出一大口鮮血,氣息更加紊亂,同時變得萎靡不振。

    無論是否願意承認,他的確是輸了這場賭鬥,損失掉一塊天魔石刻。

    “我竟然輸了……”

    左厲眼神黯淡,顯得失魂落魄。

    “廢物。”

    墨聖眼神冷冽,胸中怒火燃燒。

    一連失去兩塊天魔石刻,讓他如何能夠不惱怒?

    面對如此結果,墨聖是真的有些後悔,不該答應與張若塵賭戰,他着實是小覷了張若塵身邊的人。

    一個修煉出天凰道體,一個是陣法地師……區區一個沒落的崑崙界,冒出區區一個張若塵,難道就要成氣候了嗎?

    一個人的力量和修爲就算再強,都只能做獨行俠。可是,身邊人才濟濟,高手如雲,那麼張若塵今後說不定,就能稱皇,稱尊,統御一界,甚至多界。

    左厲收回被斬斷的手臂,低着頭,默默回到黑魔界陣營。

    賭戰失敗,他已是無話可說。

    這個時候,黑魔界陣營也沒人開口說什麼,因爲誰都能夠看得出來,不是左厲太弱,而是那隻貓頭鷹太古怪,任誰對上,恐怕都會感到頭疼。

    單單是那七星封天陣,就能讓人束手無策,即便是卓古這位黑魔界大聖之下第二強者,都不敢說一定能破開。

    “怎麼樣?本皇出馬,萬無一失。”小黑得意洋洋的閃掠而回。

    下一刻,小黑將天魔狂蛟圖丟給張若塵,而將奪來的天魔虎嘯圖收入囊中,道:“這塊還你,另一塊則是本皇的戰利品。”

    “你又不修煉魔功,要天魔石刻做什麼?”張若塵道。

    小黑道:“你懂什麼,天魔石刻沒你想的那麼簡單,每一塊都是強大的戰器,若是能夠拼接在一起,會有什麼結果?傳說中可是與一件神器有關。”

    “天魔石刻與崑崙界十大神器有關?”張若塵眼中泛起異色。

    小黑翻了翻白眼,道:“本皇說的是傳說,可沒說一定是這樣,畢竟自上古時代,天魔石刻便已經分散開來,掌握在諸多勢力手中,根本就沒有機會拼接在一起。”

    “而且根據本皇所知,即便能夠湊齊天魔石刻,也得掌握特殊的祕法,纔有可能將其融爲一體,而那祕法是什麼,則早就無人知曉。”

    聞言,張若塵不由露出沉思之色,腦中快速閃過有關於天魔石刻的所有信息。

    崑崙界的十大神器,都屬於傳說之物,到得當世,都已經無法確定,是否真的存在。

    就連那十大神器的名字,都鮮爲人知。

    張若塵所聽到過的,也就只有神龍日月混沌塔、帝王神尺、道魂臺等少數幾件,而這幾件也都確實存在。

    神龍日月混沌塔乃是有主之物,而且是掌握在一位禁忌人物手中。

    至於帝王神尺和道魂臺,則是情況不明。

    張若塵只知道,帝王神尺原本是保存在銘紋公會中,只是鮮少有人知道。

    “張若塵,前兩場賭鬥,都是由你先派人出來,這一場,也該輪到我了!”

    正當張若塵思考之時,墨聖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張若塵回過神來,朗聲回道:“沒問題,你儘管派人便是。”

    得到迴應,墨聖的嘴角頓時微微上揚,勾勒出一道淺淺的弧度。

    陰梵魔女對着墨聖點了點頭,隨即立刻閃掠而出。

    “血神教何人出戰?”陰梵魔女立身於半空中,隔空大喝道。

    看到陰梵魔女,張若塵的臉色頓時發生了一些變化。

    不光是他,其他人亦是皺起眉頭。

    究其原因,在於陰梵魔女的修爲,其並非是道域境,也不是臨道境,而是之間的接天境。

    而在張若塵這邊,根本就沒有接天境修爲的強者。

    那些在遠處觀戰的修士,亦是露出異色。

    “看來連輸兩場,墨聖已經是急了,竟然想出這種辦法來。“

    “既然是賭戰,應戰之人,修爲只能比對方低或者相當,墨聖明顯是故意派陰梵魔女出手,讓張若塵那邊找不出可以對抗之人。”

    “別說是接天境,張若塵身邊連道域境強者,都只有兩個,其中一個還已經出過手,剩下的那個,能是陰梵魔女的對手嗎?”

    “別忘了,張若塵本身也是道域境強者,若是他出手,勝算應該會極大,畢竟在聖明城時,他可是親手斬殺了多尊臨道境巨擘。”

    “張若塵會親自出手嗎?那我倒是很期待。”

    ……

    諸多修士都遠遠的將目光投注在張若塵身上,在他們看來,若想贏得這場賭戰,恐怕唯有張若塵親自出手。

    只可惜他們並不知道,張若塵與墨聖早有約定,他們倆之間會有一場賭戰,所以這一戰,他根本就無法出手。

    ……

    大家覺得,接下來的這一戰,誰會出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