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啦。”

    卓古搶先出手,紫金魔槍閃電般刺出,劃破空間,發出刺耳的音爆聲。

    見狀,羅辰並未閃避,手持幽月刀,主動迎了上去。

    “鐺。”

    刀尖對上槍尖,碰撞出耀眼的光芒。

    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出現,將卓古和羅辰盡皆震退。二人沒有就此停手,立刻便是重新衝殺上前,揮動手中的刀槍,展開激烈的廝殺。

    因爲二人的速度均是極快,以至於很多人都只能看到他們留下的殘影,無法清晰捕捉到二人激戰的畫面。

    很顯然,羅辰和卓古的戰鬥模式,與先前的三場賭戰有所不同,傾向於運用兵器,酣暢淋漓的廝殺。

    眼看羅辰竟是與卓古鬥得旗鼓相當,墨聖不由微微皺起眉頭。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孔雀山莊一戰所收集到的關於羅辰的情況,似乎並不是太過準確。

    短短一個半月時間,羅辰的實力明顯有了極大提升,對於幽月刀的掌控,也遠勝之前。

    本以爲卓古這一戰會贏的頗爲輕鬆,現在看來,或許將會是一場苦戰。

    而張若塵此刻則是露出了笑容,道:“看來之前閉關,四師兄已經完全將幽月刀煉化,並從其中參悟出刀道的玄妙,此刀果然是很配四師兄。”

    “那可是君王戰器啊,任誰得到,實力都能大幅提升,我也得想辦法去弄一件。”金禹十分羨慕道。

    張若塵道:“其實我身上倒是還有一套君王戰器級別的弓箭,只不過這套弓箭有些特殊,處於自我封印狀態,其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其實還不及我之前送給三師兄你的那一套。”

    說話間,張若塵將青天弓和白日箭取了出來。

    伴隨着自身實力的提升,張若塵已是很久不曾動用過這套弓箭。

    金禹伸手接過青天弓和白日箭,不由仔細查看起來。

    片刻後,金禹又將兩者將還給張若塵,搖頭道:“這套弓箭確實有古怪,其上的封印,非同小可,看來我與其並無什麼緣分,還是小師弟你繼續收着吧!”

    聞言,張若塵不由將青天弓和白日箭收了起來,等以後再想辦法去破解其隱藏的秘密。

    戰場之上,羅辰仍舊是在於卓古激戰連連,雙方均是打出了真火,你來我往,針鋒相對。

    “砰。”

    卓古輪動紫金魔槍,槍身狠狠抽打在羅辰的胸口。

    而羅辰則是順勢將幽月刀斬下,斬在卓古的脖頸處。

    他是故意露出破綻,爲的便是能夠製造機會,一刀斬下卓古的頭顱。

    “噗。”

    羅辰倒飛而出,口中有些鮮血噴出。

    儘管有着流光功德鎧甲保護,可紫金魔槍攜帶的力量太過恐怖,仍舊是讓羅辰受了一些傷。

    聖明城加上孔雀山莊,張若塵斬殺了多尊天堂界派系的頂尖強者,也因此收穫了多件流光功德鎧甲。

    張若塵本身已經擁有火神鎧甲,加上功德神殿賜予的一件流光功德鎧甲,多出來的幾件,對他已經沒有什麼用處。

    而且那幾人都已經進入天庭界聖王功德榜前萬名,超過五百年,即便身死,功德神殿也不會將流光功德鎧甲收回去。

    所以,張若塵將得來的流光功德鎧甲,盡皆分給了身邊的人,木靈希、孔蘭攸、羅辰等人,均是有份。

    “嗯?”

    羅辰眼神微變。

    剛纔那一刀,他明明是準確斬在卓古的脖頸上,可卓古的頭顱卻並未被斬落,僅僅只有一條淺淺的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

    “剛纔那一刀不錯,如果不是因爲我的肉身堪比太古遺種,且鐫刻了神紋,或許還真就被你得逞。”卓古語氣森然道。

    竟是差點被人斬落頭顱,卓古已然是徹底被激怒。

    同時,卓古也是更加正視羅辰這個對手,因爲其真的擁有着能夠威脅到他的強大實力。

    羅辰的眉頭皺起,若非他所用的是君王戰器,說不得剛纔一刀戰下去,恐怕連卓古的防禦,都無法破開,此人的肉身,當真是強得一塌糊塗。

    而且,卓古的攻擊極爲霸道,宛如一頭人形暴龍,難以抵擋。

    也難怪,其會成爲黑魔界大聖之下的第二強者。

    “再來。”

    卓古暴喝一聲,紫金魔槍橫掃而出。

    見狀,羅辰並未退縮,立刻便是迎了上去。

    面對此等強敵,若是弱了氣勢,恐怕就只能被壓着打,再無翻盤的可能。

    二人的戰鬥極爲激烈,可造成的破壞卻並不大,足見二人對於力量的掌控,都達到了驚人的地步,在攻擊過程中,幾乎不浪費絲毫的力量。

    當然,若是有人闖入二人的戰圈之中,單單是戰鬥餘波,都足以滅殺一般的九步聖王。

    以他們的力量層次,換做在與外星空廝殺,星辰都會被打爆。

    “鐺。“

    連番激戰後,卓古一槍挑掉羅辰手中的幽月刀,徹底佔據上風。

    卓古眼中浮現出猙獰之色,將自身魔氣源源不斷注入紫金魔槍之中。

    與此同時,在其身後,浮現出驚人的異象,一尊巍峨的天魔虛影,手持一杆神槍,將蒼穹刺破。

    頃刻間,異象與卓古本身相重合,卓古好似化作了那無敵的天魔。

    “死。“

    卓古冷喝,霸道至極的一槍刺出。

    紫金魔槍表面浮現出二十幾萬道王級銘紋,展露出絕世鋒芒,將空間都生生劃破。

    “砰。”

    槍尖狠狠刺在羅辰的胸口上,一股恐怖的勁力,透過流光功德鎧甲,傳遞到羅辰身上。

    “噗。”

    羅辰當即噴出一大口鮮血,其中夾雜着大量臟腑碎屑。

    然而,遭受如此重創,羅辰的眼中卻反而浮現出一抹別樣的笑意。

    看到這抹笑意,卓古心中頓時生出一絲不安之感。

    就在羅辰倒飛出去的瞬間,在卓古的身後,出現了一個直徑十丈大小的雷霆漩渦,釋放出可怕的吞噬之力。

    不待卓古有所反應,雷霆漩渦便是直接將其所身邊的天魔石刻吞噬進去。

    “不好。”

    卓古臉色劇變,當即便想破開雷霆漩渦,將天魔石刻奪回。

    只是他的速度慢了一些,雷霆漩渦瞬間消失,讓他一槍刺空。

    與此同時,羅辰眼中綻放出耀眼的雷光,將一塊黑色的石碑噴出。

    眼見天魔石刻落入羅辰的手中,卓古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無比,反手便是一槍刺出。

    “嗷。”

    一道凌厲的槍芒飛出,化作一條猙獰的黑龍,發出陣陣咆哮,張牙舞爪的撲向羅辰。羅辰已然身受重傷,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沒辦法避開卓古的攻擊,也無力去抵擋。

    “嘩啦。”

    就在黑龍即將撲到羅辰近前之時,一道長達數丈的空間裂縫突然出現,瞬間將黑龍吞噬。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出現在羅辰的身邊,目光冰冷,正是張若塵。

    “卓古,你是不知道賭戰的規則嗎?”張若塵笑道。

    看到張若塵出面,卓古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沉哼了一聲。

    卓古握緊紫金魔槍,心中惱怒不已,他大意了,沒想到羅辰竟然有着如此手段,趁他不備,將天魔石刻奪走。

    只能說羅辰心思縝密,也對自身夠狠,不惜以重傷爲代價,製造奪取天魔石刻的時機。

    按照事先說好的賭戰規則,誰能奪取對方的天魔石刻,便算取勝,而根本無須去打生打死。

    或許,從一開始,羅辰便已經想好,要用這種辦法來奪取天魔石刻。

    正當卓古惱怒之時,墨聖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邊,以冰冷的目光注視着他。

    卓古的心不禁一顫,連忙道:“墨聖師兄,我……”

    “輸便是輸,我不想聽任何的理由,這裡已經沒你什麼事。”墨聖冷漠道。

    卓古惡狠狠瞪了羅辰一眼,旋即快速退回到黑魔界陣營。

    這一戰,他是真的很憋屈,不是輸在實力上,而是敗給了羅辰的算計。

    佔據上風,卓古便忍不住想要重創乃至擊殺羅辰,卻沒想到,會因此給羅辰提供機會。

    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卓古此刻心情極差,所以一衆黑魔界強者,盡皆沒有說話,免得自討沒趣。

    “小師弟,四師兄總算沒給你丟臉。”

    羅辰捂着胸口,將兩塊天魔石刻,一併交予張若塵。

    張若塵當即取出一小瓶生命之泉,遞予羅辰,道:“四師兄,辛苦了,你先去療傷休息,剩下的,交給我便是。”

    羅辰沒有說什麼,接過裝有生命之泉的玉瓶,快速閃掠回己方陣營。

    空曠的戰場上,只剩下張若塵與墨聖相對峙。

    “張若塵,想不到你身邊有如此多能人,倒是十分出乎我的意料。”墨聖淡淡道。

    張若塵輕笑道:“很驚訝是嗎?那是因爲你太過小覷崑崙界,倒也正常,黑魔界從崑崙界得到皮毛的傳承,便膨脹了起來,覺得可以將崑崙界踩在腳下。”

    “說這些,並沒有什麼意義,如果你有本事,便從我手中奪走這兩塊天魔石刻。”墨聖道。

    說話間,墨聖一連取出兩塊天魔石刻,其中一幅,正是墨聖最開始取出來的天魔貪狼圖,另一幅則是天魔陰陽圖,其上鐫刻着一尊無上天魔,以雙手劃分陰陽,顛倒乾坤。

    看到張若塵與墨聖對上,周圍觀戰之人無不露出驚色。

    “怎麼回事?張若塵竟然要與墨聖交手。”

    “墨聖可是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的絕頂強者,不是蒼龍、焱霸等人所能相比,張若塵到底在想什麼?”

    “道域境修爲,竟然要挑戰絕頂的臨道境強者,張若塵未免太過瘋狂了些,孔雀山莊一戰纔過去一個半月,他的實力又能提升多少?”

    “張若塵不是衝動之人,他既然敢應戰,就必定有把握,看着吧,答案應該很快就會揭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