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儘管一連輸掉四塊天魔石刻,可墨聖看上去,仍舊顯得十分淡定,好似一點都不在意。此刻,依然拿出兩塊天魔石刻,與張若塵繼續賭戰。

    之所以會如此,完全是因爲墨聖對自身實力,絕對自信。

    這一戰,他所想的不是打敗張若塵,而是要將其殺死,永除後患。

    而只要張若塵一死,其身上所有的天魔石刻,便都是屬於他的,血神教也得覆滅。

    在墨聖看來,之前的四場賭戰,不過都是小打小鬧,輸了也不過是讓張若塵高興高興。

    如今到他親自出手,他會讓張若塵體會到什麼叫從天堂到地獄的絕望,想和他鬥,張若塵還是太過年輕了些。

    其實,只要張若塵答應與他賭戰,就算要他拿出三塊天魔石刻,作爲籌碼,墨聖也絲毫不會猶豫,反正張若塵也無法從他手中奪走任何一塊。

    此刻,張若塵亦是顯得很淡定,翻手將一塊天魔石刻取出,道:“墨聖,你應該很想要這塊天魔石刻吧?”

    墨聖的目光瞬間便是被這塊天魔石刻所吸引,其上所鐫刻的乃是一頭天魔變幻莫測,無色無相,如夢魘一般,籠罩一座龐大的世界。

    “天魔無相圖,果然是在血神教中。”饒是以墨聖心性的沉穩,此刻內心亦是出現強烈的波動。

    墨聖同時修煉了三塊天魔石刻上的魔功,其中一幅正是天魔無相圖,正因獲悉這塊天魔石刻,有可能存在於血神教中,此次攻打血神教,他纔會親自出手。

    在很久以前,三十六塊天魔石刻真跡,便是分散開來,流傳在外的大多都是拓印圖,各大勢力究竟掌握的是哪幾塊天魔石刻真跡,任誰也難以說得清楚。

    崑崙界的魔道修士,修煉之初,所參悟的一般都是天魔石刻的拓印圖,唯有修爲達到一定境界,纔有機會接觸到真跡,將自身魔功完善。

    當然,那些沒有大背景的魔道修士,即便修爲提升得再高,也同樣沒機會接觸真跡。

    看到墨聖的眼神變化,張若塵不由笑道:“看來你的確很想要這塊天魔石刻,我便給你一個機會,就以這塊天魔石刻作爲籌碼,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有本事將其奪走。”

    聞言,墨聖眼中不由閃過一縷精光,對於這塊天魔石刻,他是志在必得。

    掌握三塊天魔石刻,完善三種魔功,到時候,他本身的實力,完全有希望去衝擊大聖之下的第一層次,達到閻無神和天宮四大天王的高度。

    “嗯?”

    猛然間,張若塵露出異色,瞬間橫移出去一丈。

    一隻森然魔手憑空出現,呈抓攝之態,而魔手的主人,正是墨聖。

    若是張若塵慢上剎那,或許手中的天魔無相圖真跡,就會被直接奪走。

    以手托住天魔無相圖的真跡,張若塵快速倒退,與出現在近前的墨聖,拉開距離。

    此時,站在另一個位置上的墨聖,形體散開,化作絲絲縷縷魔氣,繼而消散於無形。

    “無色無相魔功,墨聖,你還真是迫不及待啊。”張若塵輕哼道。

    所謂無色無相魔功,乃是從天魔無相圖中參悟出來的一種玄妙魔功,詭異莫測,最適合用於暗殺,讓人防不勝防。

    墨聖顯然是已經將這門魔功修煉到極爲高深的地步,發動時,沒有半點徵兆,以至於險些騙過了張若塵。

    突襲失敗,墨聖不由微微皺起眉頭,他是真的很在乎天魔無相圖的真跡,所以第一時間,便想將其奪過來,以防出現意外情況。

    很快,墨聖的眉頭又舒展開來,突襲不成,那便正面強奪,他可不相信張若塵能夠抵擋住他的凌厲攻勢。

    心念轉動,墨聖運轉魔功,一股極其兇厲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煞氣與殺氣交織,凝聚成一道猙獰的貪狼虛影,仰天長嘯。

    “張若塵,開始了!”

    墨聖眼中浮現一道厲芒,提起貪狼魔刀,向着張若塵斬殺而去。

    受到血海魔氣的催動,貪狼魔刀表面頓時浮現出近三十萬道王級銘紋,斬出一道凌厲之極的血色刀芒,空間隱隱裂開一道口子。

    相比於卓古的紫金魔槍,墨聖的這柄貪狼魔刀,品階無疑更高,且殺性更重,完全就是爲殺戮而存在。

    眼見墨聖發動攻擊,張若塵不敢有絲毫大意,心念一動,沉淵古劍便是從神光氣海中飛出,被他一把握住。

    體內聖氣運轉,注入沉淵古劍之中,斬出一道高度凝鍊的劍道玄罡,迎上血色刀芒。

    “轟。”

    劍道玄罡與血色刀芒同時崩碎,釋放出無比狂暴的力量,使得大片空間泛起劇烈的漣漪。

    墨聖眼神冷漠,提着貪狼魔刀,以驚人速度閃動,在半空中留下上百道殘影,剎那間便是欺身到張若塵近前,很是隨意的一刀斬下。

    張若塵眼神一凝,毫不遲疑的將沉淵古劍舉起,抵擋貪狼魔刀。

    “鐺。”

    刀劍碰撞的瞬間,張若塵的身體便是一沉,一股可怕的勁力通過劍身,傳遞到他的體內,險些將他直接從半空中轟落下去。

    可以看到,他的虎口已經裂開,鮮紅的血液流淌而出。

    感受到更強的力量積蓄傳遞而來,張若塵連忙探出另一隻手,對着墨聖輕輕一點。

    體內的十萬道空間規則受到調動,釋放出一股極其強大的空間之力,滲透進入身前的空間之中,使得這片空間的形態,頃刻發生極大變化。

    “嗯?”

    墨聖臉色微變,連忙以最快速度倒退,放棄繼續攻擊張若塵。

    “轟。”

    墨聖剛纔所在的那片空間,轟然坍塌,狂暴的毀滅之力,瘋狂涌現而出。

    目光凝視那片坍塌的空間,墨聖眼中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自語道:“空間手段,果然十分麻煩。”

    剛纔若非他退得快,被捲入那片坍塌的空間之中,就算不死,也必定重傷。

    很顯然,如果沒辦法剋制張若塵的時空手段,接下來的戰鬥,恐怕不會太輕鬆。

    主要是張若塵如今的時間和空間造詣極高,施展起時間和空間的手段來,可謂是得心應手,稍有大意,就有可能在其手中吃大虧,乃至於直接丟掉性命。

    順利將墨聖逼退,張若塵活動了一下有些麻痹的手臂,隨即將火神鎧甲召喚出來,穿戴在身上。

    他的肉身雖強,但也不敢與貪狼魔刀硬拼,他能夠感覺得到,貪狼魔刀極爲邪異,蘊含着侵蝕血肉的詭異力量,真要被其觸碰到身體,後果會很嚴重。

    “嗜血殺戮的刀法,配合流光之道施展出來的絕妙身法,再有那無色無相魔功,墨聖倒真是極適合做一名殺手。”張若塵在心中暗暗評價道。

    和他事先了解到的情報相同,墨聖主修的乃是刀道和流光之道,兩者皆爲至尊聖道,可謂是十分難得。

    尤其刀道和流光之道能夠彼此相結合,發揮出更強的威能來。

    同時兼修這兩種至尊聖道的人,墨聖並非是張若塵所遇到的第一個,在其之前,還有一個亡虛。

    那亡虛乃是幽神之子,血脈和天賦均是極強,若能活到現在,恐怕也已經成長爲一尊絕頂強者。

    墨聖微微沉吟,隨即將自身磅礴的魔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其中一塊天魔石刻之中。

    頓時,那塊天魔石刻得以復甦,一白一黑兩道氣流,從其中流轉出來,化作兩條巨龍,衝上天穹,相互糾纏,形成一幅巨大的陰陽太極圖案,將方圓三千里盡皆籠罩。

    而受到陰陽太極圖案的籠罩,這片區域的空間,頓時發生改變,變得沉重起來,身在其中,如陷沼澤泥潭,行動受到極大限制。

    這便是天魔陰陽圖的力量,分割陰陽,鎮壓乾坤。

    如果本身實力足夠,且將天魔陰陽圖的奧妙參悟透徹,催動這塊天魔石刻,足以將一座大世界的空間,給完全定住,甚至影響到時間的流動。

    墨聖自然還沒有那種本事,但只要能夠制約張若塵的空間手段,便已經足夠。

    與此同時,墨聖催動天魔貪狼圖的真跡,一頭兇厲至極的貪狼浮現而出,與他本身的異象相結合,似有一頭真正的貪狼,即將降臨此間。

    “唰。”

    墨聖施展出流光之道,速度快到極致,任誰都難以捕捉到其身影。

    “左邊。“

    張若塵剎那間偏轉身體,一拳轟殺而出。

    “鐺。“

    火神拳套與貪狼魔刀相碰撞,火光四濺,張若塵身形倒退,受到極強的力量衝擊,手臂微微有些發麻。

    墨聖並未停止攻擊,如影隨形,身後的貪狼,探出一隻利爪,直取張若塵的心口,似要穿透火神鎧甲,將張若塵的心臟給挖出來。

    “哼,龍遊九天。“

    張若塵一邊倒退,一邊調動掌道規則,以最快速度打出一掌。

    “嗷。”

    一條凝實的青龍飛出,發出高亢的龍吟聲,震動九天,如實質般的獸皇威壓,瀰漫開來。

    “嘭。”

    青龍發威,撞碎貪狼利爪,繼而撲向墨聖。

    墨聖看都未看,隨手揮刀,便是將青龍斬成兩半。

    “好刀法,你也見識一下我的劍法。”

    張若塵低喝,並未選擇繼續被動防禦,而是主動展開攻擊。

    沉淵古劍劃過奇異的軌跡,凝聚成數道劍道玄罡,斬向墨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