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氣注入,鑲嵌於劍柄之上的紫色神石,散發出淡淡的光華,有着一道道奇異的紋絡,隱隱浮現出來,瞬間使得沉淵古劍的重量倍增,以至於張若塵握劍的手,都不禁微微一沉。

    同時,一股秘力釋放而出,引動方圓五千裡內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瘋狂匯聚而來。

    先前張若塵閉關之時,沉淵古劍亦是沒有閒着,煉化諸多高品質的聖器,本身品級得到大幅提升,內蘊的銘紋數量,順利達到十一萬道。

    靠着紫色神石的增幅,沉淵古劍如今的威力,足以媲美那些最爲頂級的萬紋聖器。

    而隨着沉淵古劍品級提升,紫色神石與之結合也更加緊密,能夠發揮出更多神妙作用來。

    現階段,沉淵古劍的品階,與貪狼魔刀之間,還有着不小的差距,可一樣敢與貪狼魔刀硬碰硬。

    究其原因,在於沉淵古劍的材質,乃是造化神鐵,可用於鑄造神器,堅不可摧,哪怕是至尊聖器,也難以對其造成損傷。

    “殺。”

    墨聖暴喝,貪狼魔刀釋放出滔天煞氣,化作一頭兇戾貪狼,徑直撲向張若塵。

    “劍十。”

    張若塵眼神凌厲,剎那出劍。

    只見他身前的空間震盪,一道黑色的劍光飛出,深邃而鋒利,勢不可擋。

    “嘩啦。”

    兇戾貪狼被黑色劍光剖開,貪狼魔刀重新顯現出來,但已近在咫尺,讓張若塵無法閃避。

    wωw¤ ttκā n¤ Сo

    “鐺。”

    貪狼魔刀斬在火神鎧甲之上,瞬間使得火神鎧甲表面的火焰熄滅大半。

    一股恐怖的力量作用在張若塵的身上,將之轟飛出去,如一顆流星,劃破天宇。

    一連倒飛出去數百里,張若塵才得以穩住身形,體內血氣洶涌澎湃,難以壓制,幾乎要衝出體外。

    張若塵雖極力壓制,可嘴角還是有着鮮血流淌出來,無法掩蓋受傷的事實。

    “不愧是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的絕頂強者,實力果然強橫。”

    張若塵伸手擦去嘴角的血液,眼中卻絲毫沒有懼色,反而顯得很興奮。

    唯有與這等強於自身的強者戰鬥,才能夠逼迫出他本身更強的潛力來,讓他能夠在戰鬥中得到成長。

    墨聖手持貪狼魔刀,兩塊天魔石刻懸浮於他的兩側,均是散發出恐怖的魔道氣息,將他襯托得宛如一尊蓋世魔王。

    連番交手,墨聖都佔據明顯的上方,可他的心中卻沒有因此生出絲毫的喜意。

    按照墨聖的計劃,應該是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張若塵斬殺,奪取天魔石刻,樹立無敵的威嚴。

    然而,張若塵卻遠比他想象的難纏,哪怕已經以天魔陰陽圖制約其空間手段,可還是頗爲棘手。

    “好個張若塵,竟是比傳聞中更加厲害,難以想象,他如今才僅僅只是道域境的修爲。”

    火鳳仙子輕語,眼中不禁泛起道道異光。

    即便是在妖神界,同境界,恐怕也難以找出能與張若塵相匹敵的妖孽來。

    “或許唯有那位天鵬皇子,纔有實力與張若塵同階一戰。”

    想到那位天鵬皇子,火鳳仙子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複雜之色。

    鳳凰族和金翅大鵬族,同爲妖神界的頂級強族,彼此間,自然會存在着競爭。

    這一代,鳳凰族誕生出了數名絕頂奇才,比之金翅大鵬族更多,這本是很值得高興的一件事情。

    可就因爲天鵬皇子的存在,卻是讓鳳凰族的幾名絕頂奇才,盡皆被壓得擡不起頭來。

    當年,火鳳仙子也曾與天鵬皇子交手,結果卻敗得很慘,一度讓她的心境出現缺陷,耗費極長時間,才得以修復。

    不過,現在的天鵬皇子,早已是修煉到臨道境,已經是沒辦法再與張若塵同階一戰,除非張若塵的修爲,能夠快速提升上去。

    “小師弟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妙,他與墨聖之間,還有着不小的差距。”金禹皺眉道。

    豹烈面露憂色,道:“如果小師弟落敗,我們恐怕就沒辦法再將血神教守住,哪怕小黑已經將血神教的三座守護大陣修復,也很難抵擋得住墨聖,到時候該如何是好?”

    一時間,血神教諸聖均是陷入沉默,如果血神教守不住,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現在說這些,還爲時過早,你們可不要太過小瞧張若塵,他遠比你們想象的更強。”木靈希微笑道。

    無論其他人怎麼想,反正她是一直對張若塵充滿信心。

    小黑道:“靈希丫頭說得對,以張若塵的性格,若沒有足夠的把握,豈會答應與墨聖賭戰?他可一點都不傻。”

    聞言,豹烈等人都不禁露出異色,開始期待張若塵接下來的表現。

    “咳咳。”

    張若塵輕咳兩聲,將鬱結在胸中的一口氣吐出。

    繼而,張若塵運轉《九天明帝經》,釋放出磅礴聖氣,一條磅礴的天河,從他的體內衝出,蜿蜒盤旋,緩緩流淌,不知始終。

    與此同時,一龍一象出現在張若塵的兩側,凝實無比,散發出浩瀚的大聖威壓。

    天河乃是張若塵的拳道聖相,而一龍一象,則是他的掌道聖相。

    兩大聖相一出現,便是開始調動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演化出諸多變化。

    “鬼神來渡。“

    拳道規則與聖氣相結合,凝聚出兩尊鬼神虛影,鬼神虛影的身上,均是纏繞着一條天河,似跨越無盡時空而來。

    鬼神虛影發出尖銳的長嘯聲,震天動地,將凝聚於上空的魔雲震散。

    “諸天龍象。”

    一龍一象飛出,身形變得無比龐大,幾乎要將這片天地擠滿,處處都是龍象之影,異象驚人。

    龍象伴隨着鬼神虛影,一同衝殺而出,水火相容,剛柔並濟。

    洛水拳法和龍象般若掌,均是被張若塵修煉到了高階聖術層次,兩者疊加的威力,無疑是更爲驚人。

    能想到這種辦法,其實還是受到了商子烆的啓發。

    孔雀山莊一戰,商子烆便是同時施展兩種屬性既然不同的高階聖術,曾給張若塵造成不小的麻煩。

    墨聖眼神微微一凝,隱隱感受到絲絲威脅,不由得,他連忙雙手結印,調動體內數千萬道聖道規則,打出一道黑白交融的奇異聖光。

    這道聖光快速汲取天地之力,本身變得越發龐大而璀璨,宛如一顆黑白分明的星辰。

    “陰陽玄光。”

    墨聖低喝,將自身聖氣源源不斷輸出。

    此聖術乃是黑魔界兩種通玄級中階聖術之一,與葬界之墓齊名,最是玄妙且霸道。

    唯有將天魔陰陽圖參悟到極高境界,纔有望將陰陽玄光修成。

    黑魔界大聖之下,便只有墨聖一人修煉成功。

    雖然在品階上,陰陽玄光比不得洛水拳法和龍象般若掌,但由墨聖施展出來,那種威勢卻是絲毫不在高階聖術之下。

    “轟。”

    陰陽玄光炸開,釋放出毀天滅地的恐怖威能。

    頃刻之間,張若塵打出的龍象和鬼神虛影,盡皆破滅。

    “轟隆隆。”

    一股恐怖強絕的毀滅之力,徑直轟擊向地面,使得地面崩碎開來,方圓千里,都變得一片破敗。

    熾熱的岩漿瘋狂噴涌而出,淹沒破碎的岩石,形成一座巨大的岩漿湖,刺鼻的硫磺味,在空氣中快速瀰漫開來。

    能夠將一片冰原,打成一座岩漿湖,傳出去,恐怕都沒多少人會相信。

    如此可怕的力量碰撞,以至於連天魔陰陽圖都無法再鎮壓住這片空間。

    “唰。”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憑空出現在墨聖的身邊。

    沉淵古劍揮動,瞬間捕捉到大量時間印記,形成虛時間領域,將墨聖籠罩。

    “不好。”

    墨聖心神震動,只感覺時間好似在這一剎陷入靜止。

    “嘩啦。”

    張若塵揮動沉淵古劍,自墨聖的脖頸劃過。

    然而,張若塵並未因此露出喜色,反而是皺起眉頭。

    墨聖的脖頸雖然被劃破,卻沒有一點鮮血噴濺出來。

    瞬息之間,虛時間領域消失,墨聖的身影竟也消散開來。

    數丈之外,墨聖的身影重現,兩塊天魔石刻,亦是出現在其身側。

    可以看到,墨聖的脖頸出,有着一道淺淺的傷口,正向外滲透着鮮血。

    “警覺性還真高。”張若塵低語道。

    他剛纔的確是把握住了大好時機,奈何墨聖的警覺性太高,兩塊天魔石刻也透着詭異,竟是對他施展時間劍法造成影響,趁着剎那的空隙,墨聖得以施展無色無相魔功。

    雖不曾完全避開他那一劍,但墨聖也僅僅只是受了一點輕傷。

    當然,有着數道時間印記,進入到了墨聖體內,想來會斬去其數十年壽元,讓其出現虛弱之感。

    墨聖伸手觸摸脖頸上的傷口,眼神變得冰冷至極,剛纔他竟然險些被張若塵一劍斬首,這對他而言,完全就是一種恥辱,而這無疑也是將他完全激怒了。

    此刻,周圍觀戰的修士,都有些發懵。

    “剛纔發生了什麼?墨聖竟然會無法避開張若塵的攻擊。”

    “應該是傳聞之中的時間劍法,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已成爲張若塵的劍下亡魂,聽說那蒼龍便是死在時間劍法之下,如果墨聖剛纔也被一劍斬首,說不得會步蒼龍的後塵。”

    “能夠運用時間的力量,當真是可怕,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抵擋?”

    “想要抵擋張若塵的時間劍法,要麼實力比張若塵強很多,要麼便是擁有特殊的寶物,墨聖應該便是因此,才逃過一劫。”

    …………

    對於張若塵的時間劍法,任誰都感到忌憚不已。

    以張若塵如今的修爲實力,大聖之下,沒多少人敢說能夠無懼他的時間劍法。

    墨聖脖頸上的傷口,很快便是癒合,魔道修士大多都注重肉身的修煉,恢復能力極強。

    “好一個時間劍法,張若塵,不得不承認,我低估了你,但接下來,我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墨聖聲音低沉道。

    說罷,墨聖全力運轉魔功,將磅礴的血海魔氣,注入鐫刻有猙獰貪狼的天魔石刻之中。

    “轟。”

    滔天的血煞之氣,從天魔石刻中衝出,更有無數秘紋,浮現在石刻的表面。

    原本數丈大小的天魔石刻,快速變大,眨眼便達到百丈大小,其上所鐫刻的天狼圖案,變得清晰無比,栩栩如生。

    “吼。”

    下一刻,天狼圖案竟是活了過來,脫離黑色石碑,仰天長嘯,瘋狂吞噬天地之力。以墨聖的實力,全力催動天魔石刻,所能發揮出的威力,遠勝過貪狼魔刀。

    很顯然,墨聖已經失去耐性,不想再繼續和張若塵耗下去,想要儘快結束這場戰鬥。

    ……

    各位書友看完《萬古神帝》,可以去支持小魚的新書《天帝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