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神尊者佇立於張若塵的身後,手持金煌雷珠,不斷施展着雷法。

    事實上,以張若塵如今的精神力,配合金煌雷珠,隨便施展一種雷系法術,威力都會極爲驚人,不是尋常聖王能夠承受。

    漫天雷霆劈下,以銀色雷霆爲主,但其中也夾雜着一些威力更大的金色雷霆,足以對九步聖王造成威脅。

    眨眼之間,已是有着三百多位黑魔界聖王,被雷霆劈成重傷,繼而被杜魔生、裴麟虎等人擒下。

    不由得,剩下的近八百位黑魔界聖王,盡皆匯聚到一起,釋放出滔天魔氣,形成一道強橫的魔氣屏障,阻擋劈下的雷霆。

    三十六幅天魔石刻圖,彼此間存在着極爲奇妙的聯繫,但凡修煉其上魔功之人,力量都能夠相融,很適合修煉合擊戰陣。

    剛纔是事發突然,才讓黑魔界的一衆聖王亂了分寸,如今回過神來,立刻便結成戰陣。

    他們單一的力量,都算不得多強,但聯合在一起,形成的魔氣屏障,卻能夠抵擋住張若塵的霸道雷法。

    不過,隨着雷霆連續不斷的劈下,魔氣屏障亦是變得有些不穩定,明顯無法支撐太長時間。

    眼見魔氣屏障即將被擊破,一名八步聖王境界的黑魔界強者,祭出一把僅有寸許長的黑色魔傘。

    受到魔氣催動,黑色魔傘開啓,且瞬間變大,傘面籠罩方圓百里。

    可以清晰看到,傘面上有着一道道金色的祕紋,似一條條金蛇,緩緩在傘面上移動。

    魔傘防禦驚人,不但抵擋住劈下的雷霆,更是在吞噬雷霆之力。

    哪怕是張若塵凝聚出一顆顆威力巨大的雷球,也無法將魔傘的防禦破開。

    “倒是一件不錯的寶物。”

    看到自己施展的雷法被剋制住,張若塵眼中不由閃過幾縷異色。

    不由得,張若塵改變策略,釋放出雄渾的精神力,調動天地之力,快速凝聚出一片銀色的雷海,將魔山籠罩的區域包裹起來。

    即便無法將這羣黑魔界聖王全滅,他也要將他們都給困住,不讓他們有出手的機會。

    另一邊,寒雪與墨聖激戰連連,短時間內,已然是交手數百回合,將那片天地達到支離破碎。

    寒雪手持虛空劍,將劍訣施展得淋漓盡致,從一開始便佔據着上風,此刻更是壓着墨聖打。

    墨聖臉色陰沉,心中很是惱怒,無法保持平靜。

    之前他已經在張若塵手中吃過虧,現在竟然還被張若塵的弟子壓着打,這讓他顏面何存??

    “若不是受了重傷,怎麼會落到被一個小女孩壓制的境地。”

    墨聖雖然很不甘心,卻也不得不承認,此女戰力強橫,劍訣厲害,就算還沒有跨入大聖之下第二層次,應該也相差不遠。

    師徒二人均是道域境的修爲,卻一個比一個驚豔,能戰一界的最強人傑,傳出去恐怕都沒人會相信。

    儘管張若塵和寒雪都是藉助了至尊聖器,才能擁有這般強大的實力,但沒人會因此說什麼,畢竟戰器本就是修士實力的一部分。

    “嗤。”

    虛空劍泛起寒光,直接刺破虛空,瞬間跨越數十里,閃電般從墨聖的臉頰上劃過,留下一道長長的劍痕,頓時聖血流淌而出。

    與此同時,寒雪運轉千骨之力,看似柔弱的嬌軀,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音,猶如有十萬神雷藏在體內,一掌狠狠拍擊出去。

    墨聖倒飛而出,口中鮮血狂噴。

    饒是其極爲注重肉身的修煉,且已經將流光功德鎧甲穿上,可被寒雪的千骨碎空掌結結實實打中,仍舊是遭受極重的創傷,體內骨頭不知碎了多少根。

    “該結束了!”寒雪低語,眼神變得格外凌厲,揮劍向墨聖斬去。

    鎮壓或者誅殺墨聖,乃是與黑魔界一戰的關鍵所在。

    只要沒有了墨聖,一衆黑魔界強者,便不再具備太大的威脅。

    瞬息間,寒雪手持虛空劍,出現在墨聖近前,劍尖直指墨聖眉心處。

    眼見虛空劍就要刺入墨聖的眉心中,卻有異變突發。

    一道幽暗的神光,從墨聖的眉心迸發出來,禁錮住虛空劍,使之無法再向前刺入分毫。

    “這是……”

    寒雪臉色微變,此刻竟是從墨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爲危險的氣息。

    沒有絲毫遲疑,寒雪全力將虛空劍收回,繼而極速倒退,與墨聖拉開距離。

    墨聖臉頰淌血,可其臉上卻浮現出殘酷的笑容,看上去極爲猙獰,讓人不寒而慄。

    只見其眉心處的幽暗神光變得越發濃郁,隱隱有着什麼東西,要從其中飛出。

    “嗡。”

    空間震盪起來,變得很不穩定,瀕臨破碎。

    終於,一團璀璨至極的幽暗神光,從墨聖的眉心飛出,天地間頓時生出諸多的異象,風起雲涌,電閃雷鳴,天地都爲之黯然失色。

    那團幽暗神光飛上天宇,化作一輪太陽,散發出灰暗的光芒,照耀方圓數萬裏。

    這種灰暗的光芒,讓人感受不到半點溫暖,反而是十分陰冷,那種感覺,就像是進入到了陰冥世界,讓人毛骨悚然。

    “那是什麼東西?怎麼會如此可怕?我的聖魂在顫抖,要被其吸走。”

    “墨聖體內竟然有着如此至寶,爲何之前一直不曾使用?”

    “發現了嗎?但凡被那種灰暗光芒籠罩的區域,生機都在快速流失,好邪異的一件寶物。”

    “快守住自身的精氣神,一旦被吸走,那就麻煩了。”

    …………

    四周觀戰的修士,盡皆變得慌亂起來。

    有部分修爲較弱的修士,抵擋不住懸於天宇上那件寶物的詭異力量,生機在瞬間被吸乾,死於非命。

    還有部分修士,雖然未曾丟掉性命,卻也莫名損失掉許多生命精氣。

    出現如此情況,任誰也會生出恐懼的心緒。

    此刻,墨聖立身在那輪詭異太陽的正下方,整個人看上去竟是消瘦了許多,明顯是損失掉了大量精氣。

    “哈哈哈,我終於成功與冥陽神輪契合,張若塵,我真是要多謝你們師徒。”墨聖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

    冥陽神輪乃是他得到很長時間的一件神遺古器,可惜遲遲無法契合,雖鎮壓在氣海中,卻根本無法動用。

    在剛纔那種關鍵時刻,冥陽神輪卻是奇蹟般與他契合成功,終是能夠爲他所用。

    墨聖運轉魔功,一股魔氣衝出體外,注入冥陽神輪之中。

    冥陽神輪震動,激射出一道幽暗的神光,徑直向寒雪轟擊而去。

    見狀,寒雪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凝,連忙揮動手中的虛空劍,奇快無比斬出一劍。

    一道白色的劍芒飛出,鋒利至極,將空間生生剖開,形成一條大裂縫。

    “嘩啦。”

    幽暗神光被劍芒斬裂,繼而破碎開來。

    看到這一幕,寒雪卻並未因此而鬆一口氣,眼神反而是變得更加凝重。

    通過剛纔短暫的碰撞,寒雪清晰感受到,冥陽神輪蘊含着無比磅礴的神力,在這股神力中,更是有着一股死亡腐朽的詭異力量,若是被觸及到,後果會很嚴重。

    相距較遠的地方,小黑緊緊注視着懸於天宇上的冥陽神輪,眼中亦是透着凝重之色,“竟然是凌陽冥君留下的冥陽神輪,這東西怎麼會落入墨聖的手中?而且還能順利契合。”

    對於此種情況,小黑着實是很詫異,因爲在他看來,這原本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

    wωw⊙ttκǎ n⊙C 〇

    凌陽冥君乃是地獄界冥族的一位神靈,曾擁有赫赫威名,不過在中古時期便已經隕落。

    其所使用的戰器,便是冥陽神輪,不知收割了多少生靈的性命。

    在凌陽冥君身隕後,冥陽神輪便消失無蹤,時隔十多萬年,沒想到其竟會落入墨聖的手中。

    任何一件神遺古器,都擁有非比尋常的威力,其中一些,不在至尊聖器之下,甚至猶有過之。

    畢竟有的神遺古器,本身便是至尊聖器,比如掌握在夏問心手中的滅神十字盾。

    墨聖的實力本就極強,如今得以將冥陽神輪喚醒,無疑是如虎添翼。

    吞噬了大量生機後,冥陽神輪將部分精氣反饋給墨聖,使得墨聖的血肉重新變得飽滿,氣息節節攀升,快速恢復至巔峯狀態。

    “張若塵,將所有的天魔石刻交出來,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一點。”

    墨聖邁步向前,眼神冷漠的看着張若塵。

    他已經催動冥陽神輪,以神力封鎖這片區域,哪怕張若塵是時空傳人,也休想施展空間手段遁走。

    張若塵的眼神微微有些凝重,卻也並未露出懼色,冷聲道:“墨聖,即便你掌握了一件神遺古器,也並不代表你就能夠所向無敵,至少,我們師徒二人,不懼與你一戰。”

    在寒雪牽制住墨聖的短暫時間裏,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已是恢復了五成,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接下來,他可以一邊戰鬥,一邊恢復聖氣。

    只要不全力施展焱神腿,靠着神光氣海內的那輪神陽,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幾乎是能夠源源不絕。

    “魔音,你去幫靈希。”

    張若塵暗中對魔音吩咐道。

    魔音沒有半點遲疑,立刻便是向着木靈希所在的位置閃掠而去。

    現在這種情況,她留下的確是幫不上太多的忙,倒不如去其他戰場,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墨聖並未去在意魔音,目光鎖定在張若塵和寒雪的身上。

    張若塵是他必殺的對象,如此方能洗刷恥辱。

    而寒雪亦是不能放過,其將會是尋找千骨女帝線索的關鍵所在。

    “張若塵,受死。“

    墨聖暴喝,身上爆發出強烈的殺機。

    他在張若塵手中吃了大虧,被當衆奪走兩塊天魔石刻,他的心中豈能不惱怒?

    冥陽神輪震動,從天而降,如如星辰墜落,極速撞向張若塵。

    張若塵不敢大意,連忙催動藏山魔鏡,激發出道道強勁的至尊之力,將空間震裂。

    與此同時,寒雪亦是出手,催動虛空劍,至尊之力夾雜着鋒利的劍氣,一同斬殺而出。

    “砰。“

    冥陽神輪霸道至極,強勢將藏山魔鏡和虛空劍的力量碾碎。

    一股浩瀚的神力,向着張若塵和寒雪衝擊而去。

    二人雖極力抵擋,可還是被震退。

    仗着火神鎧甲的強大防禦能力,張若塵並未受什麼傷。

    而寒雪所受到的衝擊相對較小,體內千骨發出奇異的律動,將所有的衝擊力,消弭於無形。

    到底是人族中最爲神祕而強大的體質,擁有着種種不可思議的能力。

    墨聖並未停下攻勢,而是繼續催動冥陽神輪,激發出更爲強大的神力,瘋狂發動攻擊。

    先前太過壓抑,現在他要完全釋放出來。

    冥陽神輪表面燃燒着灰白色的火焰,這種火焰極其詭異,一旦沾染上,就會直接侵入聖魂之中,殺人於無形。

    每一次攻擊,冥陽神輪都會釋放出大量灰白火焰,讓張若塵和寒雪不得不小心應付。

    一時間,戰局出現極大逆轉,依靠冥陽神輪,墨聖以一敵二,竟然還能夠佔據上風。沒辦法,說到底墨聖的修爲,比他們二人高出太多。

    失去戰兵的優勢,以他們二人道域的修爲,想要抗衡墨聖太難,除非張若塵的修爲完全恢復過來,全力施展空間和時間力量,纔有機會。

    “可惜是寒雪,若是……”張若塵輕聲一嘆。

    若是換一個能夠與張若塵一起施展“陰陽兩儀劍陣”的劍道高手,那麼,未嘗不能再次擊敗墨聖。

    “張若塵,先退入血神教,有三座九品陣法在,黑魔界的人,沒那麼容易攻進去。”

    眼見情況不對,小黑暗中對張若塵傳音道。

    張若塵心中一動,立即對己方所有人傳音:“退入血神教。”

    在這種時候,張若塵自然是能夠看清楚形勢,墨聖如今掌控冥陽神輪,可謂是兇威滔天。即便是一些不朽境大聖前來,面對他,估計都得退避。

    張若塵和寒雪,固然是能夠抵擋住冥陽神輪的攻擊,可若是波及到其他人,那就麻煩大了!

    以冥陽神輪的可怕,尋常九步聖王被其力量擊中,恐怕都只有死路一條。

    得到傳音,木靈希、豹烈等人均是沒有猶豫,立刻以最快速度擺脫對手,紛紛向血神教靠攏。

    “嗯?想逃。”

    墨聖瞬間察覺到木靈希等人的動作,眼中不禁浮現一抹冷笑。

    滔天魔氣注入冥陽神輪,使得冥陽神輪快速旋轉起來,釋放出一股磅礴的神力,及灰白色的詭異火焰,席捲整個戰場。

    張若塵表情凝重,聖念與藏山魔鏡的器靈溝通,令其全面復甦。

    而寒雪亦是瞬間進入人劍合一的狀態,虛空劍劇烈顫動,表面浮現出大量至尊銘紋,激發出道道至尊之力,每一道都鋒利無比,使得周圍的空間變得支離破碎。

    一座座巍峨的魔山出現,形成一道屏障,阻擋擴散開來的神力和灰白火焰。

    “唰。“

    寒雪揮劍,斬出至強的一劍。

    雪白的劍光閃耀九天,猶如一顆白色的彗星,拖着長長的尾巴,斬向冥陽神輪。

    “轟。”

    魔山相繼破碎,承受不住冥陽神輪釋放出的磅礴神力。

    但總算將這股神力阻擋了片刻,給木靈希等人爭取到了退走的時間。

    寒雪斬出的劍光,則是將冥陽神輪劈得倒飛出數百丈,暫時停止釋放神力。

    “死。”

    墨聖暴喝,全力打出陰陽玄光,轟殺向張若塵和寒雪。

    張若塵一把握住虛空劍的劍柄,調動自身修煉出來的十萬道空間規則,猛然向着血神教所在的方向斬出一劍。

    “嘩啦。”

    頓時,空間破裂開來,形成一道數丈大小的空間裂縫。

    “走。”

    張若塵拉住寒雪,駕馭虛空劍,瞬間遁入空間裂縫之中。

    在血神教守護大陣之前,一條空間裂縫出現,張若塵和寒雪從其中閃掠而出,繼而快速進入血神教內。

    “砰。”

    陰陽玄光瞬息而至,可惜卻晚了一步,只能轟擊在守護大陣之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