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神教內,張若塵和寒雪嘴裏皆有鮮血淌出,傷得頗重。

    方纔墨聖發狂,全力催動冥陽神輪,釋放出的神力,太過磅礴,且其中夾雜着諸多詭異之力,若非張若塵和寒雪實力強橫,且體質特殊,結果恐怕不堪設想。

    “唰。”

    “你怎麼樣?”木靈希關切的問道。

    張若塵擡起一隻手來,阻止木靈希觸碰自己,道:“有詭異的力量,侵入到了我的體內,我需要先將其煉化掉。”

    不只是他,寒雪體內亦是有詭異力量侵入,既包括那種灰白火焰,也包含冥族所獨有的詛咒之力。

    《九天明帝經》運轉,淨滅神火在張若塵的體內遊走起來,焚煉所有侵入的詭異力量。

    寒雪則是運轉《神隕經》,利用千骨體質的特性,將絲絲縷縷的詭異力量逼出體外。

    緊接着,寒雪體內的千骨發出奇異的律動,一道道奇異的祕紋浮現,綻放璀璨聖光,將身體籠罩起來。

    頃刻間,寒雪所受的傷,竟是在快速被治癒。

    “和女帝一樣強大的恢復能力,千骨體質就是這樣的得天獨厚。”看到寒雪的變化,小黑腦中頓時浮現出千骨女帝的影子。

    千骨體質號稱人族的最強體質,幾乎等同於不死之身,受再重的傷,都能夠快速恢復,且傷好以後,往往能夠變得更加強大。

    所以,也有人將千骨體質成爲戰神體,專爲戰鬥而生,越戰越強。

    ……

    …………

    黑魔界的諸多強者,以墨聖爲首,殺到血神教外。

    “以爲躲入血神教內,就安全了嗎?張若塵,即便你能上天入地,也難逃一死。”

    一股濃密如墨的魔氣,從墨聖體內衝出,散發出血腥氣息,似從屍山血海中提取而出。

    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那股濃密的魔氣中,有着絲絲縷縷暗金色的光華。

    黑魔界的修士,參悟的乃是三十六幅天魔石刻的拓印圖,哪怕天賦再高,所修煉出來的都只是血海魔氣。

    唯有參悟真跡,方有可能修煉出,更高層次的滅世魔氣。

    墨聖得到天魔貪狼圖和天魔陰陽圖一段時間,已然是從真跡中參悟出了部分精髓,使得體內的魔氣,從本質上發生蛻變。

    那些暗金色的光華,就是滅世魔氣。

    要不了太長時間,魔氣就會全部轉化。那時,戰力必定突飛猛進,說不得能夠因此築下未來成神的根基。

    “嘩啦。”

    受到這股強大魔氣的催動,冥陽神輪頓時光芒大漲,磅礴的神力激盪,發出山呼海嘯般的聲響。

    當神力被激發到極致時,冥陽神輪猶如星辰墜落,極速撞擊向血神教的守護陣法。

    “砰。”

    守護血神教的三座九品陣法,均是劇烈震動起來,無數繁奧的陣紋浮現,抵禦冥陽神輪釋放出來的磅礴神力。

    過了半晌,冥陽神輪才停止轉動,激發出的神力消耗一空。

    而三座九品陣法,則是安然無恙,並未受到破壞。

    “三座九品陣法的根基尚存,由本皇親自出手修復,豈是輕易能夠破開的?”小黑站在山巔,一臉傲色。

    血神教是神靈創建的勢力,底蘊非同一般。

    教外三座九品陣法,在最初佈置出來的時候,足以承受絕頂大聖的攻擊。只要沒有神靈出手,血神教幾乎可以說是能夠高枕無憂。

    小黑的精神力還未完全恢復,陣法造詣纔剛提升到地師層次,故而還只是簡單將三座九品陣法修復,還遠未讓其擁有昔日的強大威力。

    血神教上下,皆是鬆了一口氣。

    墨聖兇威滔天,若是守護陣法無法將其抵擋住,那對血神教而言,將會是滅頂之災。

    眼見一擊無功,墨聖的眼神不禁變得更加冰冷,道:“隨我一同出手,將冥陽神輪的威力催發至最強,轟破陣法,血洗血神教。”

    “血洗血神教。“

    黑魔界諸聖,齊聲應道。

    這一戰對整個黑魔界而言,都特別重要。若是無法攻破血神教,必然會被各方嘲笑,以後在天庭界,還如何能夠擡起頭來?

    當即,黑魔界諸聖紛紛運轉魔功,將自身力量注入冥陽神輪。一時間,冥陽神輪再度神光大盛,釋放出浩瀚無邊的神威,瀰漫方圓數萬裏。

    “嘭嘭。”

    “啊!”

    ……

    身在這片區域內的生靈,身體紛紛爆開,一縷縷精純的血氣飛出,沒入冥陽神輪之中。

    “不,我不想死。”

    充滿不甘的嘶吼聲響起,卻無力去改變結果。

    當然,也有強者出手,抵擋住冥陽神輪釋放出的詭異力量,保護自身的同時,也庇護住身周的諸多修士。

    汲取了大量生靈的血氣,以及天地之力,冥陽神輪變得極爲龐大,直徑超過萬丈,散發出的氣息,讓九步聖王都感到聖魂顫慄。

    小黑的眼神,頓時變得凝重,急切的道:“張若塵,快將藏山魔鏡給本皇。”

    “拿去。”

    張若塵一邊療傷,一邊將藏山魔鏡打出。

    接過藏山魔鏡,小黑當即將其擲出。

    半空中,浮現諸多繁奧陣紋光芒一閃,隨即藏山魔鏡便是消失無蹤。唯有小黑知道,藏山魔鏡是進入到了三座九品陣法相結合的核心之中。

    以藏山魔鏡做三座九品陣法的陣眼,足以將陣法的威力,提升一個層次。

    “唰。”

    緊接着,小黑身形閃動,亦是進入陣法的核心處。

    “全部退守嬰主峯。”張若塵下令。

    嬰主峯有血神留下的神紋,被小黑修復了部分,算得上是血神教最爲安全的地方。

    “轟。”

    冥陽神輪攜帶比之前更爲強大的神力,從天而降,死亡氣息瀰漫,似一座陰冥世界降臨,要覆滅人間。

    一尊高大數萬丈的神靈虛影浮現,散發出無上威嚴,似死亡的主宰,掌控世間所有生靈的生死。

    不用想也知道,這尊高大的神靈虛影,定然便是那位凌陽冥君。

    冥陽神輪乃是凌陽冥君鑄造出來的至強戰器,跟隨其征戰無數歲月,其神影烙印在冥陽神輪之中,可謂是再正常不過。

    凌陽冥君的神影伸出一隻手來,灰暗的神力洶涌匯聚而去,劇烈壓縮,凝聚出一個小小的光團。

    “咻。”

    凝聚了海量神力的小光團飛出,所過之處,空間大範圍崩裂開來,這片天地似乎都要破碎開來。

    “轟。”

    觸及到三座九品陣法後,小光團轟然炸開,釋放出恐怖至極的破滅之力,瞬間淹沒整個血神教。

    受到這股破滅之力的衝擊,血神教背靠的絕古雪山,頃刻間,土崩瓦解,被夷爲平地,山中不知有多少蠻獸死於非命。

    僅此一擊,血神教四周的地勢,便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大地板塊整體向下沉陷數十丈,似與周圍的大地分離,成爲一座孤島。

    “完了,血神教這次恐怕是真的在劫難逃,張若塵也無力迴天。”一名觀戰的聖王境修士顫聲道。

    若他身在那股破滅之力的波及範圍內,只怕在瞬間就會形神俱滅。

    其他觀戰的修士,也都在倒吸涼氣,看得頭皮發麻。

    “好恐怖的神遺古器,比之很多至尊聖器更強,這纔是墨聖真正的底牌。”

    饒是以火鳳仙子的沉穩心性,此刻也不免露出一絲驚色。

    她不是沒見過神遺古器,但以往所見的那些,與冥陽神輪,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

    以冥陽神輪的威力,在神遺古器中,應該屬於頂尖之列。

    墨聖掌控着冥陽神輪,凌空而立,以冰冷的目光,看着被破滅之力淹沒的血神教。

    集合八百位黑魔界聖王的力量,催發出冥陽神輪的至強神威,足以毀天滅地,他不相信血神教的三座守護大陣,還能夠安然無恙。

    此刻,凌陽冥君的神影仍舊存在,並未消散。

    冥陽神輪緩緩轉動,釋放出更爲陰沉的灰暗光芒,死亡、詛咒、腐朽等等,各種詭異的力量交織。

    別說其他人,就連黑魔界的一衆聖王,都感到膽戰心驚,生怕受到這股力量的反噬。

    過得許久,淹沒血神教的破滅之力消散開來。

    “嗯?”

    墨聖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結果與他所預料的大爲不同,遭受那般恐怖的一擊,守護血神教的三座九品陣法,竟是並未支離破碎。

    目光轉動,一道鏡光,映入墨聖的眼簾,“竟然將張若塵的那件至尊聖器作爲陣眼,真是好手段。”

    “墨聖師兄,現在該如何是好?三座九品陣法環環相扣,本就很難破開,如今又以至尊聖器作爲陣眼,更是難以攻破。”卓古出現在墨聖身邊,眉頭緊皺。

    一位陣法地師,就是如此讓人頭疼。

    墨聖心念轉動,沉聲道:“陣法運轉,需要龐大的力量支撐,更需要陣基穩固,只要切斷力量之源,破壞陣基,再強的陣法,一樣會被攻破。”

    說話間,數百萬道聖道規則從墨聖的體內涌現而出,向冥陽神輪纏繞而去。

    這些聖道規則,乃是墨聖參悟死亡、腐朽、吞噬、破滅等道修煉而來,最是適合用來催動冥陽神輪。

    凌陽冥君的神影,變得更加凝實,宛如要跨越時空長河,真正降臨到此間。

    “砰。”

    凌陽冥君的神影探出一隻手,直接按在陣法構築的屏障之上,一股浩瀚如淵的神力爆發,呈碾壓之勢,要生生將這道陣法屏障碾碎。

    這股神力,在瞬間將陣法屏障包裹,乃至於滲透到地底,想要徹底將血神教與外界隔絕,使得外界的力量,絲毫都無法進入血神教內。

    與此同時,神力也在極力進行着破壞,想摧毀三座九品陣法的陣基,使之不攻自破。

    只聽轟隆一聲,冥陽神輪附近的空間破碎,形成一個漆黑的大窟窿,一股濃郁到極點的陰冥氣息,從空間窟窿中傳遞出來。

    緊接着,海量黑暗力量,從空間窟窿中涌現而出,被冥陽神輪所吸收。

    “這件神遺古器竟然能夠強行打通一條,與地獄界相連的能量通道,從地獄界汲取黑暗屬性的力量。”

    很多在遠處觀戰的修士,皆是臉色劇變,盯着那個空間窟窿。

    幸好只是一條能量通道,如果是一條實質的通道,那地獄界的修士,就能夠直接跨越而來。

    汲取到大量地獄界的黑暗力量,冥陽神輪釋放出的神威,變得更加浩大,完全鎮壓住血神教所在的這片空間。

    如此一來,血神教中的任何人,都休想逃脫,哪怕是張若塵這位時空傳人,也不行。

    既然說了要血洗血神教,又豈能容許有漏網之魚存在?

    受到凌陽冥君神影的碾壓,整個血神教都在不斷向下沉陷,簡直要被生生掩埋。

    小黑立身於陣眼中,目光仰視上方,輕哼道:“想破壞陣基,切斷陣法的力量供應,還真是癡心妄想,血神教的陣法乃是最頂尖的陣法地師所佈置,陣基最是穩固,陣法所需的力量,也是從血神教內的聖脈中汲取,本皇倒想看看,墨聖你究竟能玩出什麼花樣來?哏哏。”

    有藏山魔鏡作爲三座九品陣法的陣眼,小黑並無太多顧慮。

    除非冥陽神輪能夠爆發出強大數倍的力量來,否則,根本就沒有可能攻破陣法。

    當血神教整體下沉五百丈後,一切變得穩定下來,任憑凌陽冥君的神影如何碾壓,都無法再讓血神教繼續下沉。

    “看來已經沒事了,黑魔界的人根本就無法攻進來,而他們也不可能一直堵在外面,應該很快就會退去。”豹烈長舒了一口氣。

    雖說這樣顯得頗爲憋屈,但至少不會讓血神教出現大的傷亡,今後有的是機會找黑魔界清算。

    張若塵卻是皺起眉頭,道:“恐怕沒那麼簡單,墨聖不可能看不清形勢,可他卻堅持使用冥陽神輪封鎖血神教,必然有所企圖。”

    聞言,在場之人不由得都露出了凝重之色,認真思考起來。

    像墨聖這種人,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必定有緣由。

    既然他遲遲不肯退走,那便不得不防。

    “看來本座來得還不晚。”

    一道渾厚無比的聲音,突然響起。

    “唰。”

    幾乎同一時間,所有修士都將目光投向相同的方向。

    一道璀璨無比的聖光,映入所有人的眼簾,熾烈的光芒,讓人幾乎無法睜開眼睛。

    在看到聖光的一瞬間,很多人心中都不禁冒出一個念頭來,那就是一切光明的源頭,可驅散世間所有的黑暗。

    眨眼之間,那道聖光便是跨越數萬裏之遙,出現在血神教之外。

    聖光緩緩散去,顯現出一道八尺高的修長身影來。

    此人身着白色衣袍,一塵不染,身上散發出無比神聖的氣息,似要淨化掉世間所有的黑暗與污穢。

    其擁有金髮碧眼,每一根頭髮都熠熠生輝,雙眼猶如兩顆湛藍的寶石,似隱藏着兩片浩瀚無垠的大海。

    最爲顯眼的乃是其身後有着一頭龐大的異獸,那竟是一條青色的巨龍,被其以一條銀白色的繩索拴住鼻孔,很是隨意的拉着,猶如拉着一頭牲畜。

    “天堂界領袖,宙宇,他竟然也來了,看來他之前深入蠻荒,就是爲了抓着頭青天聖龍。”有強者忍不住發出驚呼聲。

    “轟隆隆。“

    其話音剛落,天穹之上便是出現巨大動靜。

    一顆巨大的火球,劃破天際,瞬間消失無蹤,但任誰都清晰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絲毫不比宙宇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弱。

    衆人盯向火球飛過的方位,心中暗驚,竟然還有高手?

    看來血神教,是在劫難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