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見宙宇到來,墨聖眼中閃過幾縷異光,隨即迎了上去。

    “宙宇,你終於來了!”

    說話的同時,墨聖的目光卻是在打量着宙宇牽着的青天聖龍,心中不免有些震動。

    這頭青天聖龍,乃是一頭太古遺種,血脈比絕大部分的龍族都要強大,更爲重要的是,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比之一般的臨道境強者更強。

    如此強大的青天聖龍,宙宇竟然能夠將之收服,着實是很讓人感到震驚。

    宙宇淡淡一笑,道:“爲了抓捕這畜生,稍微耽擱了一點時間,不過,看起來,我來得倒也不算太晚。”

    聞言,墨聖眼中頓時閃過一抹不悅之色,他哪會聽不出宙宇話中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貶低他們。

    “血神教外有着三座九品陣法,且以一件至尊聖器作爲陣眼,宙宇,你可有辦法破開?”墨聖平靜問道。

    既然宙宇覺得他們無用,遲遲攻不破血神教,他倒想看看宙宇又能有什麼本事。

    宙宇隨意看了一眼血神教的守護大陣,翻手取出一塊菱形的寶石,呈墨綠之色,其上鐫刻有諸多繁奧的秘紋,就算是頂尖的九步聖王長時間注視,都會頭昏眼花。

    “抓捕這頭畜生的時候,本座意外得到了這塊鎮紋石,正好可以試試其威力。”宙宇道。

    墨聖的眼中頓時浮現出一抹異色,目光緊緊盯着宙宇取出的墨綠寶石,“血神教內有着一位陣法地師,親自操縱三座九品陣法,這塊鎮紋石能夠鎮壓得住嗎?”

    “試試看,不就能夠知道。”宙宇語氣平淡,但任誰都能夠聽得出其話語中所蘊含的自信。

    說話間,宙宇隨手將鎮紋石給打了出去,以自身聖氣進行催動。

    頓時,鎮紋石表面浮現出大量繁奧的秘紋,相互交織,變幻莫測,徑直對着血神教的守護大陣鎮壓而下。

    “不好,是鎮紋石。”

    看到鎮紋石落下,小黑的眼神不由劇變。

    沒人比陣法師更瞭解鎮紋石,此物出自陣法地師之手,煉製極難,不但需要自身陣法造詣極高,更需要尋到特殊的材質。

    鎮紋石的作用只有一個,就是鎮壓陣紋,使得陣法的威力被削弱,乃至於直接失效。

    非九品陣法,鎮紋石一出,立刻就會失去作用。

    兩位陣法造詣相當的地師鬥法,如果一方擁有鎮紋石,無疑是能夠佔據極大的優勢。

    “轟隆隆。”

    鎮紋石的力量釋放,三座九品陣法頓時劇烈震動起來。

    頃刻之間,部分陣紋黯淡下去,使得構成的陣法,出現極大的破綻。

    “好機會。”

    墨聖眼泛精光,毫不遲疑的催動冥陽神輪發動攻擊。

    這一次,冥陽神輪直接化作一輪灰暗的太陽,從天穹上極速墜落。

    “轟。”

    三座九品陣法構築成的屏障,僅僅支撐了片刻,便是快速崩潰。

    小黑的反應極快,在察覺到陣法崩潰的瞬間,便是立刻帶着藏山魔鏡遠遁,以最快速度退入嬰主峰。

    “張若塵,麻煩大了,宙宇不但現身,還帶來了一塊鎮紋石,恐怕嬰主峰的防禦,也無法抵擋得住。”小黑焦急道。

    聞言,張若塵的眉頭不禁微微皺起,道:“以你的手段,難道沒辦法解決那塊鎮紋石?”

    “那塊鎮紋石非同小可,輕易就鎮壓住本皇修復的三座九品陣法,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出自海陸之王之手,而本皇如今的陣法造詣,纔剛恢復到山川之主的層次,想要解決掉那塊鎮紋石,不是一般的困難。”小黑沉聲道。

    所謂的山川之主和海陸之王,都屬於陣法地師之列,只是層次有所不同,佈置出來的陣法威力,有着驚人的差距。

    傳聞之中,最爲強大的陣法地師,足以匹敵絕頂大聖。

    在聖王境成爲陣法地師,一般都只能達到山川之主這一層次,且往往還只是初步踏入,算不得多麼高深。

    聽到小黑的話語,在場所有人的表情都變得凝重起來,他們現在是真正陷入了危境之中。

    而在血神教之外,黑魔界的諸多強者則是十分激動,守護大陣已破,誰也無法再阻擋他們的腳步。

    “速戰速決,除了千骨女帝的傳人,其他的一個不留。“墨聖冰冷的下令道。

    “唰。“

    一時間,黑魔界的諸多強者紛紛俯衝而下,進入到血神教內。

    如今的血神教,已經是整個沉陷到了地底,距離地面有着數百丈。

    墨聖催動冥陽神輪,釋放出磅礴神力,將血神教的退路盡數封鎖。

    之所以如此做,無疑是爲了防止張若塵逃脫。

    那般多天魔石刻的真跡,都在張若塵身上,如果讓其逃走,那便等於是白忙活。

    眼見黑魔界的修士展開行動,宙宇亦是沒有遲疑,拉着青天聖龍,亦是進入到了血神教內。

    “啊,這是怎麼回事?我的生命精氣爲何會快速流失?”

    很是突兀的,一道驚恐的聲音響起。

    只見一名黑魔界的三步聖王,面露驚恐的表情,其正在快速變得蒼老,皮膚褶皺,兩鬢斑白。

    緊隨其後,又有多名黑魔界聖王,出現相同的情況。

    這樣的情況,猶如瘟疫一般,快速擴散,不僅僅是一般的聖王境強者,就連九步聖王境界的強者,也一樣被牽連進去。

    “嘭。”

    慌亂間,一條丈許寬的空間裂縫突現,將一名五步聖王的身體截斷,上半身被空間裂縫所吞噬。

    緊接着,一塊空間猛然坍塌,將附近的兩名黑魔界聖王席捲進去。

    “所有人都不要輕舉妄動,好個張若塵,竟然提前在血神教內佈置好了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墨聖大喝一聲,臉色變得十分陰沉。

    不由得,所有黑魔界修士都鎮定下來,警惕的注視着四周,不再輕舉妄動。

    宙宇表情淡漠,道:“在絕對力量面前,這些雕蟲小技,不過是笑話。”

    說罷,宙宇伸出一隻手來,掌中浮現出一團璀璨的聖光,耀眼奪目,宛如一顆小小的太陽。

    聖光飛出,極速膨脹,猶如旭日升起,將整個血神教都照耀得明亮無比。

    下一刻,聖光破碎開來,化作無數光點,慢慢消散開來。

    嬰主峰上,張若塵的眼神變得無比凝重,遠遠的注視着宙宇。

    利用提前佈置好的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張若塵清晰感受到了宙宇的強大。

    此人的手段,簡直匪夷所思,不造成任何破壞,輕描淡寫便是他佈置出來的所有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毀掉。

    “好厲害的光明之道,宙宇所修煉出來的光明規則,絕對不止十萬道。”張若塵心中暗暗震動。

    宙宇乃是光明掌控者,得到光明神殿巨擘的傾力培養,更有天大的機緣,稱得上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不光是張若塵,黑魔界的一衆強者,亦是露出驚色,哪怕是墨聖,眼中也不禁浮現出一抹鄭重之色。

    墨聖本身是極爲驕傲的,尤其是在與冥陽神輪激活後,心中傲氣更盛,自認不弱於宙宇。

    可現在看到宙宇出手,卻是給墨聖一種深不可測之感。

    沒有了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部分黑魔界強者得以獲救,但也有部分已經身死道消。

    不過,即便是獲救,大多也都是元氣大傷,想要恢復,並非易事。

    宙宇將目光投向嬰主峰,遠遠的與張若塵相對視,淡淡道:“張若塵,隨本座前往天堂界,或許你還能有一條活路。”

    在宙宇看來,張若塵身上隱藏着諸多秘密,若能挖掘出來,會比直接殺死,更有價值。

    當然,如果張若塵不願配合,那宙宇也不介意親手將其抹殺。

    無論如何,天堂界都決不允許張若塵這個隱患,繼續存在。

    張若塵面露冷笑,道:“天堂界對我,恐怕早已恨之入骨,恨不得將我挫骨揚灰,你竟然說,要給我活路,是把我當成傻子嗎?”

    “而且,我張若塵的生死,天堂界還沒資格掌控。”

    聽到這番話,宙宇並未動怒,微微搖頭,道:“張若塵,本座已經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既如此,你的命,本座便收下了!”

    一揮手,鎮紋石飛出,徑直飛向嬰主峰。

    與此同時,宙宇手中出現一本泛着神聖光芒的天書,其上交織着無數光明規則,更有濃烈的神靈氣息瀰漫而出。

    “光明天書。”

    墨聖心中一動。

    此天書乃是一位修煉光明之道的神靈所遺留,其內蘊含着無數光明屬性的聖術,只要本身修爲足夠,催動之後,便能源源不斷的釋放出,各種威力強大的光明聖術。

    很顯然,宙宇是打算親自出手,攻破嬰主峰的防禦,繼而將張若塵擊殺。

    鎮紋石復甦,瞬間將嬰主峰上的部分神紋壓制住。

    如此一來,嬰主峰的防禦,立刻便是出現了漏洞,不再固若金湯。

    宙宇緩緩開啓光明天書,一道光明聖光從其中飛出,化作一柄光明聖劍,閃電般向嬰主峰斬去。

    緊接着,又一道聖光飛出,化作一道光明神雷,散發出極其恐怖的毀滅氣機。

    “轟。”

    嬰主峰的防禦,快速崩潰,根本就承受不住宙宇發出的攻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