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著巡天使者現身,所有人都立刻停手,不敢再繼續斗下去。

    「巡天使者怎麼會出現?」

    刑淵的眉頭當即深深皺起。

    要出手毀掉聖明城、孔雀山莊,他們自然是早就與上面打好了招呼,即便是殺得血流成河,巡天使者也應該不會插手才對。

    可現在卻突然出現一位巡天使者,且恰好是在商子被張若塵殺死以後出現,未免太巧了些。

    崑崙界龐大無比,負責巡查的巡天使者,自然不止那麼一兩位,來歷也都有所不同,反正四大主宰世界,都有大聖擔任崑崙界的巡天使者。

    眼前出現的這位巡天使者,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出自四大主宰世界之一的妖神界。

    「拜見巡天使者。」

    地面上的諸多修士,紛紛向銀甲巡天使者行禮。

    銀甲巡天使者俯視下方,宏大的聲音,攜帶滾滾大聖威壓,傳遞到地面:「功德戰不允許內鬥,你等無視天宮的天條,在此大打出手,該當何罪?」

    張若塵身體站得筆直,不卑不亢道:「此次乃是天堂界派系的人挑起紛爭,我等是正當防衛,還請巡天使者明察。」

    「啟稟巡天使者,事情並非是張若塵所說的那般,真實的情況是……」刑淵當即想要進行辯解。

    只是刑淵的話尚未說完,銀甲巡天使者便是強行打斷道:「無需多說,不管是何原因,你等內鬥乃是事實,既然違背天宮定下的天條,就必須受到懲罰。」

    聞言,刑淵只得將沒有說完的話,全都給憋回肚中,他還沒有膽量去挑釁一位巡天使者。

    真要惹惱巡天使者,而遭到無情抹殺,那可真是沒地方去說理。

    「懲罰?總得有證據吧,其實……本天女根本就沒有來過這裡。」化身為俊美男子的千星天女笑道。

    說罷,千星天女將一道符篆捏碎,化為一道流光,剎那遠遁。

    其速度實在太快,以至於連巡天使者都來不及出手攔截。

    而且千星天女並未以真面目示人,自然也不怕巡天使者會查到她的頭上去。

    「咦?竟然逃掉了一個,逃得還挺快。」銀甲巡天使者微微有些詫異。

    不由得,其降下更為可怕的大聖威壓,天空中電閃雷鳴,可怕的氣機,鎖定下方戰場上的所有人。

    如果再有人想要逃走,必然不會有好果子吃。

    其他人也都察覺到有人遁走,卻根本不知那人是誰。

    倒是張若塵心中有所猜測,一個極為陌生之人,居然會出手幫他,且,在關鍵時刻,出手殺死了精通幻術的幻姬,張若塵已經是隱隱猜到那人的身份。

    只是張若塵有些疑惑,疑惑那人為何會冒險出手相助,他們之間似乎並無這樣的交情。

    「你等違背天條,本該受到重處。直接降下天罰,統統鎮殺,也絲毫不為過。」

    「但,如今天庭界和地獄界的戰爭可謂是如火如荼,正是用人之際,倒是可以饒你們不死。」

    「不過,死罪可免,懲罰卻不能免,但凡參與內鬥者,皆需要承受十道天雷,且一年內不得離開崑崙界功德戰場。」

    銀甲巡天使者充滿威嚴的聲音,再度響起,不容許任何反駁。

    聞言,刑淵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寒芒,到得此時,他哪裡還聽不出來,這位巡天使者,分明就是在偏袒張若塵一方,故意針對他們天堂界派系。

    要知道,孔雀山莊外這一戰,張若塵一方雖然被動,可論損失,卻是他們天堂界派系的損失更大。

    其中,張若塵殺死商子、封古道、紫玲瓏、蚩和顧天陰五大頂尖強者,個個都有著驚人背景。

    然後,還有幻姬和另外兩名頂尖強者,死在了遁走的那名神秘強者手中。

    真要細細算下來,以天宮定下的天條,張若塵是必死無疑。

    可是現在,卻僅僅只是承受十道天雷,外加禁足一年,這算什麼懲罰?根本就是在幫張若塵開脫。

    再聯繫到這位巡天使者,是在商子身死後才現身,刑淵有理由懷疑,其恐怕早就在天外觀察著,就等著張若塵將商子斬殺。

    四大主宰世界之間的關係,從來都不是多麼和睦,一直都處於相互競爭狀態。

    這一次,他們天堂界派系,明顯是被妖神界派系給算計了。

    「明明是他們……」

    豹烈有些不服氣,想要與巡天使者爭論。

    在他看來,此事完全是天堂界派系的人挑起,他們乃是受害者,所以只有天堂界派系的人,才應該受懲罰。

    張若塵身形閃動,出現在豹烈身邊,伸手按在豹烈的肩膀上,阻止豹烈繼續說下去。

    他可不傻,當然看得出,這位巡天使者應該是與天堂界派系不對路,有意在打壓天堂界派系的囂張氣焰。

    如果這個時候,他們還去頂撞這位巡天使者,未免太不懂得進退。

    張若塵倒是很慶幸有這位巡天使者出面,因為如果繼續廝殺下去,他們這邊恐怕占不到什麼便宜。

    哪怕小黑信心滿滿的說,有把握全滅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可張若塵仍舊是不放心,一個不好,說不得就該是他們這邊全軍覆沒。

    趁現在傷亡不算大,而他又如願斬殺了商子,將這場戰鬥結束,可說是再好不過。

    至於剩下的這些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今後有的是機會與他們清算。

    「既然都沒有異議,那便準備接受懲罰吧。」

    銀甲巡天使者淡淡道。

    「轟。」

    數百道可怕的天雷,從天而降,宛如一條條雷龍出世。

    每一道天雷,都鎖定下方戰場上的一道身影,誰都沒有被落下。

    既是懲罰,自然是不能出手抵擋,只等默默的承受。

    天雷威力極強,每一道都似乎能夠將星辰劈碎。

    那些身體無恙之人,扛住天雷,倒是不難。

    可受傷之人,則有些難熬,每一道天雷劈下,都會將傷勢加重幾分。

    一連十道天雷降下,就連張若塵都不禁噴出一口血來。

    原因無它,張若塵本就身受重傷,再硬扛十道威力強大的天雷,能夠保持站立不倒下,已經是很不容易。

    「今次只是稍加懲戒,望爾等汲取教訓,切不可再犯天條。」

    留下這句話,屹立於九天之上的偉岸身影,直接消失無蹤,而那可怕的大聖威壓,亦是快速消散。

    「呼。」

    不由得,地面上的諸多修士,均是長舒一口氣。

    面對巡天使者,還真是非常的不自在,任誰都感到十分壓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