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一衆黑魔界的強者,這些人倒是都沒有死,但卻都已經失去戰力,癱倒在地,動彈不得。

    血靈仙吐出的那張雷電大網,太過可怕,若非其留手,只怕現在已經沒有幾個人還能夠活着。

    微微想了想,張若塵取出一顆空間玲瓏球,將這些黑魔界強者,一併收了進去,盡皆鎮壓起來,避免出現差錯。

    繼而,張若塵看向被禁錮在血神祭臺上的宙宇、墨聖和血屠,這三人前一刻還威風八面,一副君臨天下的模樣,如今卻都已經變成階下之囚,可謂是從天堂墜入了地獄。

    三人中,宙宇的情況稍好,墨聖和血屠均是重傷,尤其是血屠,身體被血靈仙的蛇尾洞穿,傷口處殘留着特殊的力量,哪怕是以不死血族的強大恢復力,竟也是難以修復,鮮血不斷從血屠的體內流淌而出。

    確定三人無法從血神祭臺上掙脫,張若塵不再耽擱,當即釋放出精神力,滲透進入血神祭臺之中。

    他倒是也想直接真身進入,可明顯不太現實,除非強行將血神祭臺破壞掉。

    從第一次看到血神祭臺開始,張若塵便是看出了血神祭臺的不凡,其內必定隱藏着諸多神秘,只是他一直沒有機會仔細探查。

    以他如今的修爲實力,倒是已經沒人能夠阻止他探查血神祭臺。

    血神祭臺完全是以白骨搭建而成,自血神教建立以來,十幾萬年時間,不知堆積了多少的白骨,使得血神祭臺越發高大,比之乾元山還要宏偉高聳,散發出無比磅礴的氣勢,令人生畏。

    在血神祭臺的地底,有着一個極爲龐大的空間,血神的神屍便是存放於其中,乃是血神教的聖地,同時也是禁地,一般人根本就沒有資格進入。當然,那裡並不是祭臺內部。

    血神祭臺內蘊古怪的力量,阻力極大,排斥張若塵的精神力滲透。

    好在張若塵的精神力夠強,強行破開層層阻礙,循着血靈仙聖念體所留下的氣息,不斷深入血神祭臺。

    某一刻,張若塵的精神力停了下來,前方出現一道血氣屏障,將他的精神力阻擋在外。

    到了這裡,血靈仙聖念體留下的氣息,便是完全消失。

    這道血氣屏障堅韌無比,不但難以穿透,精神力靠近後,竟然還會受到侵蝕。

    “一道血氣屏障,就想將我擋住,給我破。”

    張若塵心中一動,當即釋放出更多精神力,涌入血神祭臺之中。

    雄渾的精神力極力凝聚,化爲一根針,狠狠的刺在血色屏障之上。

    “噗。”

    耗費極大力氣,血氣屏障終於是被扎破,張若塵的精神力得以穿透進入。

    “若非我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五十九階巔峰,且經過生死銅爐的凝鍊,要不然,或許還真無法闖進去。”張若塵暗暗有些心驚。

    如此強的防禦,精神力聖王應該鮮有人能夠突破。

    崑崙界本土修士中,能有這種本事之人,可說是屈指可數。

    穿透血氣屏障,張若塵的精神力,進入到一個昏暗的血霧空間之中,彷彿是一個空間氣泡,其內極爲開闊。

    當即,張若塵將精神力分散開來,仔細探查這個血霧空間。

    “這是……”

    頃刻之間,張若塵便是有了極大的發現。

    在這個血霧空間內,存在着大量血霧凝結出的橢圓形長繭,其內封存着各種各樣的聖魂,有強有弱,都保存得十分完整,處於沉睡狀態。

    一些血繭內的聖魂,哪怕是在沉睡,也散發出極爲可怕的氣息,讓張若塵心生忌憚。

    單憑這一點,就能夠確定,當初血神建造血神祭臺,絕對是有着特殊的目的。

    第一時間,張若塵想到了兩儀宗的古神山和明帝下令鑄造的那座聖壇,兩者均是能夠儲存聖魂。

    “道魂臺、古神山、陰陽海、血神祭臺、聖壇……,它們之間是否有着某種聯繫?”張若塵暗暗思考起來。

    張若塵發現,自身接觸到的東西越多,心中的疑惑,也變得越來越多,不禁生出了一些可怕的猜想。

    張若塵並未去驚動那些血繭中沉睡的聖魂,精神力快速延伸,來到這個血霧空間的中心位置。

    在這裡有着一個極其巨大的血繭,長達三百丈,其並非豎立着,而是橫放在地上,好似一具棺槨。

    張若塵的精神力穿過血繭表面細微的縫隙,進入到這個巨大血繭的內部。

    剛一進入,張若塵的心神便是一震。

    與其他血繭不同,在這個巨大的血繭內,沉睡的並非是聖魂,而是一具血肉之軀。

    “血靈仙的屍體怎麼會在血神祭臺中?“

    張若塵心中感到十分詫異。

    除了血神的神屍,張若塵還從未聽說過血神祭臺中,會有其他人的屍體存在。

    尤其血靈仙還是傳說中的叛徒,被血神親手擊殺,其屍體更加沒有可能完好的保存在血神祭臺中。

    先前復甦的那道聖念,就存在於這個血繭之中,正被大量血氣包裹住,已然是再度陷入沉睡。

    如此一來,即便張若塵想要詢問什麼,也是無法辦到。

    看得出來,血靈仙的這道聖念,正在重新積攢力量,只是應該需要不短的時間。

    一道聖念能夠經歷十多萬年而不滅,且能自行積攢力量,消耗一空後,還能慢慢去恢復,着實是讓人感到很不可思議。

    定了定神,張若塵調動精神力,想要仔細查看一番血靈仙的真身,從而確定一些事情。

    似是受到觸動,血靈仙的體內迸發出道道銀色的雷電,相互交織,險些將外面的血繭撕碎。

    “嘭。”

    張若塵的精神力首當其衝,直接炸開,消散於無形。

    血神祭臺外,張若塵的眉頭,不由微微皺起,沒預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我倒要看看,這其中到底隱藏了什麼古怪。”

    略微沉思,張若塵做出了決定。

    藉助精神力留下的痕跡,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真身出現在那個血霧空間之中。

    也幸好他如今空間造詣極高,否則,還真無法辦到這種事情。

    真身進入,與之前精神力滲入的感覺,可謂是有着極大的區別。

    “這裡的每一絲血霧,都非比尋常,若是到了外界,便能化作磅礴的血氣。”

    張若塵低語,目光掃過一縷縷血霧。

    不僅如此,他還發現,這些血霧並非死氣沉沉,反而是充滿了活性,好似剛從生靈體內剝離出來。

    心神轉動,張若塵嘗試着將一縷血霧吸入體內。

    血霧入體,自動便是化開,形成一股極富活力的強大血氣,快速融入張若塵的四肢百骸。

    很不可思議的是,張若塵感到自身的傷勢,竟是在加快復原,虧損的血氣,重新變得充盈。

    不過,張若塵並未繼續吸收血霧,畢竟他也不能確定,吸收這些血霧,是否會有弊害。

    無論如何,還是小心一些爲好。

    說到底,血神祭臺是一位神靈弄出來的,誰又能猜透神靈是什麼心思呢?

    目光異樣,張若塵看向四周的那些大小不一的血繭。

    這些血繭中的聖魂,不知屬於什麼年代,但卻都保存得極爲完好,讓人不禁懷疑,他們會否在某一天覆生。

    張若塵的腦中不禁浮現出了神子爭奪戰的場景,一道道靈虛體與骨骸相結合,再吸收大量的血氣,便變得和常人無異,這算不算是一種另類的重生之法?

    微微搖頭,張若塵不再多想什麼,徑直向着包裹血靈仙真身的那個巨大血繭走去。

    “嗯?這是……”

    張若塵神色微變,目光緊緊的盯着地面上。

    之前他以精神力滲透進來,竟是未曾發現,有着大量的血絲,從包裹住血靈仙真身的血繭中延伸而出,在地面上交織成一張大網。

    順着這些血絲延伸的方向,張若塵發現,每一條血絲,竟然都對應着一個血繭。

    “難道所有的血繭,都是由中心這個血繭衍生出來的?”張若塵心中生出一種猜測。

    其實在看到血繭的瞬間,張若塵便是聯想到了不死血蠶不朽聖軀。

    尤其是感受到這些血繭的氣息,與燕離人那具繭身的氣息十分相似,張若塵便更加確定,兩者之間,定然是有着極大的關係。

    仔細感知,就會發現,這些血繭中都蘊含着絲絲蛻變重生的奇異力量,或許正因如此,其中的聖魂,才能得以保存完好。

    “砰。”

    很是突兀的,張若塵聽到了一道低沉的心跳聲。

    “唰。”

    張若塵當即轉過頭來,將目光投向中心最大的血繭。

    透過血繭表面細微的縫隙,張若塵看到,血靈仙的胸膛竟是出現了起伏,大量血霧涌入其口鼻之中。

    “心跳,呼吸,血靈仙果然未死。”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抹驚色。

    眨眼的工夫,這個空間內的所有血霧,竟是都被吸入了血靈仙的體內。

    一時間,這個空間變得空空蕩蕩,一個個血繭,也都陷入絕對的沉寂狀態。

    “血靈仙的真身被血神安置在血神祭臺之中,且並未真正死去,如此看來,當年所發生的事情,必然有隱情。”張若塵暗暗想道。

    以血神的手段,如果真的親手殺死了血靈仙,張若塵可不認爲血靈仙有活下來的可能,只怕是會連聖念都一併磨滅。

    照現在的情況來看,血靈仙一吸一呼之間,所需的時間頗長,以張若塵估算,大約需要一天左右。

    這意味着,血靈仙應該還會繼續沉睡,但也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復甦。

    張若塵倒是很想喚醒血靈仙,從其口中瞭解許多的辛秘,可惜他明顯無法辦到。

    血靈仙體外環繞着可怕的雷電,更有淡淡的神威散發出來,使得空間泛起道道漣漪,任何人貿然靠近,恐怕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而且從血靈仙聖念體的表現來看,其似乎也並不太願意與張若塵多說什麼,甚至還很鄙視張若塵這位現任教主。

    很明顯,血靈仙是覺得張若塵實力太弱,還沒資格知道太多的事情。

    “記住,你所看到的一切,都不得告訴他人,出去吧。”

    就在這時,一道極爲冷漠的聲音,突然響起。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快速閃過許多的念頭。

    再度看了一眼沉睡的血靈仙,張若塵沒有再做耽擱,身形一動,施展出空間挪移,自原地消失無蹤。

    下一刻,張若塵重新出現在血神祭臺外。

    “嗯?我留下的空間印記,竟然消失了!”

    張若塵的臉色,不由微微一變。

    不由得,他心中恍然,那個特別的空間,應該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進的,必須要得到血靈仙的允許才行。

    顯然,血靈仙是看出他有許多疑問,才讓他跟着進入到那個空間之中。

    但血靈仙並不主動爲他解答什麼,所有的答案,都需要靠他自己去獲取。

    “張若塵,你剛纔去哪兒了?血靈仙是什麼情況?”

    小黑出現在張若塵身邊,好奇問道。

    張若塵回過神來,沉吟道:“我剛進入血神祭臺查看了一下,至於血靈仙的事情,就不用去過問了,還是想想怎麼處理這些人吧。”

    既然血靈仙交代,不要透露血神祭臺內的隱秘,張若塵自然不會隨便對人提及,故而立刻轉移了話題。

    “這還用想?一羣白眼狼,留着有什麼用,全部殺掉。”小黑怒氣衝衝道。

    只要涉及到黑魔界的人和事,小黑便無法保持冷靜,恨不得將黑魔界整個滅掉。

    豹烈贊同道:“小黑說得沒錯,殺雞儆猴,殺了他們,看以後誰還敢來找麻煩。”

    一想到之前險些被墨聖和宙宇殺死,豹烈便氣不打一處來,哪能放過他們。

    張若塵看向墨聖和宙宇,道:“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臣服於我,就能活命。”

    “張若塵,要殺便殺,何必如此多廢話?”墨聖冷喝道。

    “想要本座臣服?你是在癡心妄想,若非血靈仙的聖念體出手,你現在已經死在本座手中。”宙宇森冷道。

    “看來是不服,要不我們也來戰一場?”張若塵道。

    宙宇心中一動,生出一絲喜色,道:“只要本座戰勝了你,你就放了本座?”

    “當然不會,只是單純想要與你較量一番。先前,我並非巔峰狀態,沒能細細體會光明掌控者的力量。”張若塵道。

    宙宇氣得差點吐血,道:“你想將我當成磨刀石,磨礪你自己?”

    張若塵的確是想多與宙宇、墨聖這種級別的強者交鋒,積累與高手對決的經驗,讓自己更上一層樓。

    “別把自己看得那麼厲害,想要成爲磨刀石,你未必有資格。”張若塵對自己的實力,也有很大的自信,真要將底牌都施展出來,勝負之數還不一定。

    “修爲差了兩個境界呢!”

    宙宇大笑,覺得張若塵不自量力,區區道域而已,真是狂到沒邊了!

    “轟隆。”

    一股浩蕩的大聖之威,從天外傳來,彷彿要將天宇壓塌。

    “來得還真快。”

    張若塵擡頭仰望天穹,眼中寒光閃爍。

    血神教周圍那些觀戰的修士,此刻臉色均是一變,不由紛紛擡起頭來。

    “是巡天使者。”

    “宙宇和墨聖都有成神之資,天堂界、黑魔界,甚至天宮,都肯定會插手進來。不可能放任血靈仙和張若塵,弄死他們二人。等着瞧吧,涉及到成神之資的天驕,很多巨擘都坐不住的。”

    “據說,上一次商子烆被鎮殺,引發了神戰,就連鎮守天河的那位都出手了,就是不知是不是真的。”

    “中古兇人血靈仙都活了過來,巡天使者不駕臨,纔是怪事。”

    “張若塵和血神教該有麻煩了!”

    盤踞在血神教附近的修士,很想知道血靈仙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經復活,但是,又不敢直接前往血神教,只得等待巡天使者去查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