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天之上,一尊身着銀甲的偉岸身影佇立,體外綻放璀璨的聖光。

    “嗯?“

    當看清出現的這位巡天使者的模樣後,張若塵不由微微皺起了眉頭。

    銀甲巡天使者的背上,長着三對白色羽翼,正是當初在東域出現的那一位。

    “還真是冤家路窄。”

    張若塵眼中泛起一道寒光。

    別人懼怕巡天使者,他可不怕,畢竟巡天使者做事,也需要遵循天規,不可能肆無忌憚。

    “張若塵,你可知罪?“

    銀甲巡天使者開口,其聲如雷,從天外滾滾傳來。

    張若塵絲毫不懼對方釋放出的大聖威壓,眼神顯得十分淡漠,朗聲道:“我並未犯下任何罪過,何談知罪?“

    “哼,在功德戰內鬥,這已經是違背了天規,你當真以爲本使者不敢降下天罰,將你誅殺嗎?“銀甲巡天使者冷哼道。

    張若塵冷曬,十分鄙夷道:“少用這一套來嚇唬我,你心中應該很清楚,這對我沒用,若說內鬥,也是宙宇和墨聖挑起,他們攻入我血神教,肆意破壞,出於自保,我就算殺了他們,也一點都不爲過。“

    上次在東域的時候,張若塵便已經知道這位巡天使者,是什麼樣的德性,所以絲毫不用對其客氣。

    想來,宙宇和墨聖聯手進攻血神教,多半是這位巡天使者在暗中幫忙隱藏天機,可其沒有想到,血靈仙的聖念體會突然出現,一下子將宙宇和黑魔界所有強者,全部鎮壓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其不得已,只能選擇現身,不能眼睜睜看着宙宇和墨聖被殺。

    聽到張若塵的話語,銀甲巡天使者心中不禁生出濃濃的怒意,真想立刻降下天罰,將張若塵誅殺。

    可他不敢這樣做,張若塵背後有着月神這尊大靠山,他如果真敢胡來,哪怕他是天宮的人,恐怕也難逃月神的怒火。

    更何況,他此次現身,最重要的目的,是爲了救宙宇和墨聖,這兩人是絕對不能出現差錯的。

    等先將人救出,再想辦法收拾張若塵不遲。

    心中快速閃過許多念頭,銀甲巡天使者按捺下胸中的怒火,一團聖血從其體內飛出,繼而從九天之上降下,凝聚成一道分身,出現在血神教之外。

    雖是聖血分身,可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格外強大,萬道聖光沖霄,形成極爲驚人的異象。

    能夠成爲天宮敕封的巡天使者,每一個都很強,絕非尋常的大聖可比。

    以聖血凝聚出來的分身,足以輕鬆碾壓九步聖王。

    銀甲巡天使者釋放出浩瀚的大聖威壓,眼神輕蔑,俯視張若塵,以命令的語氣道::“崑崙界功德戰場禁止出現大聖境強者,那血靈仙乃是中古時代的頂尖大聖,如今現身,本使者必須要查探清楚,張若塵,還不快撤去結界。“

    聞言,張若塵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凜,對方特意凝聚出聖血分身,降臨崑崙界,且一開口便搬出天規,他還真是不好抗拒。

    想及此,張若塵不由將一股聖氣注入血神祭臺之中,頓時,籠罩血神教的血氣涌動起來,自動裂開一條口子。

    銀甲巡天使者見狀,立刻便是從那條口子閃掠進入血神教中。

    眨眼的工夫,銀甲巡天使者便是來到血神祭臺前,目光掃向被血神祭臺所禁錮的宙宇和墨聖。

    他很想立刻出手,將二人救出,但最後還是剋制住了。

    現在張若塵就站在血神祭臺上,如果其突然對宙宇和墨聖下殺手,他還真未必能夠及時將二人救下。

    目光轉動,銀甲巡天使者看向張若塵,充滿威嚴道:“血靈仙在何處?本使者要親自查探他的修爲實力。”

    “血靈仙在中古時代便已死去,被血神祖師親手斬殺,此事衆所周知,剛纔復甦的,不過是血靈仙昔日留下的一道聖念,鎮壓來犯之敵後,便已迴歸血神祭臺,所以沒必要如此麻煩。”張若塵平靜迴應道。

    銀甲巡天使者釋放出更強的威壓,向着張若塵碾壓而去,大喝道:“讓開,本使者要進入血神祭臺查探。”

    從看到血神祭臺的第一眼,銀甲巡天使者便感覺其很有問題,只要能夠查探出一些東西來,不怕張若塵會不就範。

    張若塵身形未動,臉色微微轉冷,道:“血神祭臺乃是我教禁地,血神祖師的沉眠之地,任何人都不得侵擾,你難道想褻瀆神靈嗎?”

    血神祭臺隱藏着大秘,雖然對方不一定能夠探查出來,但爲了保險起見,說什麼,也是不能讓其闖入的。

    “如果本使者一定要進入呢?”銀甲巡天使者強勢道。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冷聲道:“你可以試試看。”

    說話間,張若塵已是將藏山魔鏡祭出,懸於頭頂,鏡面浮現出諸多至尊銘紋,凝聚出道道至尊之力。

    只要對方敢硬闖,他便會毫不猶豫的出手,這裡乃是血神教,是他的主場,豈能讓人欺負到頭上來。

    寒雪亦是將虛空劍握在手中,以冰冷的目光注視銀甲巡天使者。

    “你們是想找死嗎?”

    銀甲巡天使者心中震怒,眼中隱隱有着殺機浮現。

    他乃是大聖,堂堂天宮敕封的巡天使者,還從未有人敢如此威脅於他的。

    “張若塵,本使者勸你不要自誤,膽敢違抗天條,哪怕是月神,也保不住你。”銀甲巡天使者沉聲道。

    張若塵並未露出懼色,淡漠道:“如果你只有這些話要說,那現在你便可以離開了,我沒時間與你廢話。”

    他本就很厭惡天堂界派系的巡天使者,自然不想與其虛以委蛇。

    看到張若塵這般態度,銀甲巡天使者心中更加惱怒,狂,實在是太狂了,完全是我行我素。

    但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銀甲巡天使者不由得再度將怒火壓下。

    深深呼出一口氣,銀甲巡天使者以低沉的聲音道:“張若塵,放了宙宇和墨聖,本使者可以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說了這麼多,原來是想救回宙宇和墨聖,如果我不答應呢?”張若塵嗤笑道。

    銀甲巡天使者的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陰沉,道:“張若塵,你不要太狂妄,宙宇和墨聖均有成神之資,天堂界和黑魔界是絕對不會允許他們出現差錯的,你敢動他們,便會給自己和廣寒界都帶來巨大麻煩。”

    “你是在威脅我嗎?”張若塵眼中浮現一道寒芒。

    銀甲巡天使者道:“不是威脅,而是事實如此,上次你殺死商子烆,還有諸多天堂界派系的奇才,若非月神出面,替你擋下諸多神靈的怒火,你早已死無葬身之地,若你這次再敢殺死宙宇和墨聖,我敢保證,月神也無法再保住你,你的下場將會格外悽慘。”

    聞言,張若塵的心中不由一動,他之前還覺得奇怪,殺了天堂界派系那般多妖孽天才,天堂界派系竟是十分的安靜,僅僅只是跳出來一個宙宇,放話說要取他性命。

    敢情不是他們沒反應,而是月神出面,將事後的驚濤駭浪,給強行壓了下去。

    要知道他殺的那些人,個個都有極大的背景,他們本身的天賦亦是頂尖,很多都有希望成長爲絕頂大聖,而那商子烆,更是有着成神之資。

    不用想也知道,那些人必然都很受他們背後勢力的重視,一旦出事,足以將神靈驚動。

    想及此,張若塵相信巡天使者所言非虛,的確是月神幫他解決掉了諸多的麻煩。

    此刻,木靈希等人均是面露凝重之色,他們固然很希望除掉宙宇和墨聖,但如果因此爲張若塵帶來麻煩,卻絕非他們所願。

    只是具體要怎麼做,還是得張若塵來做決定。

    “會有怎樣的下場,都是我的事,無須你來操心,血神教不歡迎閣下,慢走,不送。”張若塵冷漠道。

    見張若塵竟然要趕自己走,銀甲巡天使者再也無法忍受,還沒有人敢如此輕慢於他。

    “看來不給你一點教訓,你還真不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銀甲巡天使者身上徒然爆發出山呼海嘯般的強大氣息。

    上次在東域,他曾被張若塵戲耍威脅,本就憋了一肚子火,這次定要好好將張若塵教訓一番。

    銀甲巡天使者身上涌現出濃烈的聖光,凝聚出一隻神聖的大手,一把抓向張若塵,要將其強行鎮壓。

    看到銀甲巡天使者出手,豹烈、金禹等人的臉色均是鉅變,其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太過強大,竟是壓得他們有些喘不過氣來。

    尤其是那股大聖威壓,更是難以抵擋,讓他們的聖魂都不禁顫動起來。

    “哼。“

    張若塵重重哼了一聲,卻是毫不畏懼,極爲強勢的一拳轟殺而出。

    他連神靈的威壓都不懼怕,更何況區區大聖威壓。

    一條天河從張若塵的拳頭中飛出,蜿蜒盤旋,攜帶無比磅礴之力,迎向聖光大手。

    “嘭。”

    聖光大手當即爆碎開來,天河繼續向着銀甲巡天使者席捲而去。

    看到這一幕,銀甲巡天使者的眉頭不禁微微皺起,他本以爲可以很輕鬆的鎮壓張若塵,卻沒有想到張若塵的力量,竟是如此強橫。

    一揮手,銀甲巡天使者將席捲而來的天河擊潰。

    而這個時候,張若塵已是主動發起攻擊,管他什麼巡天使者,敢欺負到他的頭上,他都絕不會善罷甘休。

    真理奧義被調動,注入火神鎧甲之中,頓時,有着大量火焰秘紋,從火神鎧甲中浮現而出,更有熊熊火焰燃燒起來。

    “接我一掌。”張若塵暴喝,剛猛霸道的一掌拍擊而出。

    “吼。”

    伴隨着高亢的龍吟與象吼之聲,一龍一象,從張若塵的掌中飛出,踏着赤色的火雲,似要將天地壓塌。

    “放肆。”

    銀甲巡天使者大喝,聖光匯聚,凝結出一方巨大的寶印,想要將一龍一象鎮壓住。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抹厲色,當即調動體內的十八萬道真理規則,注入一龍一象體內。

    頓時,一龍一象的氣勢大漲,爆發出驚人的八倍攻擊力。

    “轟。”

    聖光凝聚的寶印,頃刻間爆碎開來,根本就壓制不住龍象般若掌的力量。

    “不好。”

    看到這一幕,銀甲巡天使者的心中不禁巨震,竟是感受到巨大的威脅。

    沒有半點遲疑,其雙手連忙奇快無比結印,以最快速度凝結出七道護體聖光,想要將一龍一象抵擋住。

    “咔嚓。”

    一道道護體聖光快速破碎,根本是不堪一擊。

    “砰。”

    強大的力量作用在銀甲巡天使者的身上,直接將其震飛出去。

    經此一擊,其直接便是飛出了血神教。

    “怎麼可能?張若塵才僅僅道域境,而且明明身受重傷,實力爲何還這麼強?”銀甲巡天使者心中震動,又驚又怒。

    他這次降下的可是聖血分身,擁有本尊十分之一的力量。

    可僅僅承受張若塵一掌,他的這具分身便是險些炸開,遭受到重創。

    “張若塵,你敢攻擊巡天使者,就不怕本使者降下天罰嗎?”

    銀甲巡天使者怒不可謁,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殺機。

    張若塵卻是絲毫不以爲意,道:“在你降下天罰前,宙宇和墨聖,一定會先死,而且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是你先攻擊我,難道巡天使者便能夠肆意妄爲嗎?”

    “你……”銀甲巡天使者不由氣急。

    拿宙宇和墨聖來威脅他,這無疑是抓住了他的軟肋。

    他是奉命前來找張若塵談判,要救回宙宇和墨聖,一旦任務失敗,即便他殺了張若塵,恐怕也會受到嚴懲,且月神必定不會放過他。

    看到銀甲巡天使者有些分神,張若塵當即以最快速度欺身到近前,施展出洛水拳法,繼續展開攻擊。

    他是早就看這位巡天使者不順眼了,之前在東域,神劍山莊遭到屠戮,其不現身,等到他想殺血獵宏動時,其卻出面阻止,這次亦是如此。

    雖說不能把其怎麼樣,但將其聖血化身狠狠揍一頓,出一口惡氣,倒也是不錯的。

    而看到張若塵再度撲過來,銀甲巡天使者是又驚又怒,卻沒有辦法,通過剛纔短暫的交手,他已經憋屈的發現,自己的聖血分身,根本就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繼續打下去,無疑是對他極爲不利,尤其是周圍有許多修士看着,他堂堂巡天使者,竟然被張若塵追着打,他的顏面何存?

    不由得,其立刻便想要退走,不想與張若塵糾纏。

    “給我留下。”

    張若塵低喝,施展出空間手段,將方圓百里,完全禁錮起來。

    一時間,銀甲巡天使者的行動受限,根本就無法逃脫。

    “砰。”

    張若塵剎那而至,對銀甲巡天使者展開猛烈攻勢。

    “可惡。”

    九天之上,雷雲涌動,銀甲巡天使者的真身已是處於狂暴的邊緣。

    捱打的雖然只是他的一道聖血分身,但卻讓他感同身受,這是莫大的恥辱。

    而此刻,盤踞於血神教周圍的那些修士,無不瞪大眼睛,看得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情況?張若塵是瘋了嗎?竟敢攻擊巡天使者的聖血分身。”

    “我的天,張若塵還真是什麼事情都敢做啊,他此舉,簡直是要捅破天。”

    “好強的雷電,是巡天使者發怒了,恐怕很快就會降下天罰,張若塵這完全就是在找死,趕緊退遠一點。”

    “夠狠,毆打巡天使者,張若塵恐怕還是第一個,這次的樂子可是太大了。”

    …………

    諸多修士紛紛倒退,不想惹禍上身。

    就連火鳳仙子,此時也是有些傻眼,不知張若塵究竟想做什麼。

    “夠了。”銀甲巡天使者大吼。

    其實在是受不了了,眨眼工夫,他的聖血分身已是被打得鼻青臉腫,哪還有半點威嚴。

    “血神教,不是你能耀武耀威的地方。”

    可惜,張若塵根本就沒有停手的意思,繼續欺身上前,對其一頓爆打。

    “轟隆隆。”

    銀甲巡天使者的真身釋放出更加強橫霸道的聖威,厚重的烏雲涌動,無數雷電在天地間遊走,似末日到來。

    “砰。”

    張若塵擡起一腳,將銀甲巡天使者的聖血分身踩爆,化爲一縷縷大聖血氣,隨即解除了空間禁錮。

    沒有了空間禁錮,大聖血氣飛上天穹,沒入銀甲巡天使者的體內。

    那位銀甲巡天使者氣得瑟瑟發抖,最終,還是沒有降下聖威,剋制住了自己。

    張若塵擡起頭來,目光注視銀甲巡天使者,強勢道:“隨隨便便派個人出面,就想讓我放了宙宇和墨聖,回去告訴你背後的大人物,沒有足夠談判的誠意,就讓宙宇和墨聖,一直留在血神教中吧。”

    說罷,張若塵徑直返回血神教,根本不願與其廢話。

    一個巡天使者,還做不了太大的主,與其談判,根本就沒有什麼意義,完全是浪費時間和口舌。

    “張若塵,你一定會付出代價的。”銀甲巡天使者怒髮衝冠,發出一聲暴吼。

    隨即,銀甲巡天使者的身影隱去,匯聚於天穹上的雷雲,亦是快速消散。

    看到這一幕,血神教周圍的那些修士,均是露出愕然的表情,他們都以爲張若塵這次必死無疑,沒想到最後竟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將巡天使者的分身踩爆,還讓對方忍氣吞聲,這是一位聖王能做到的事?

    真是年少氣盛,百無禁忌。

    此事一旦傳開,絕對會引發軒然大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