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神祭臺之上,宙宇和墨聖均是如同石化了一般,張若塵竟是當衆打爆巡天使者的聖血分身,實在是無法無天。

    張若塵的這種做法,也讓宙宇和墨聖的心沉入谷底,他們能不能脫身,還真是一個未知數。

    “張若塵,做得好,本皇早就看天堂界那些鳥人不順眼,以後見他們一次,打他們一次。大聖又如何?大聖不真身降臨,也得被打趴下。”小黑大笑道。

    張若塵落到血神祭臺上,表情卻是顯得頗爲嚴肅,心中不斷思考着銀甲巡天使者所說的話語。

    短暫沉默之後,張若塵取出神使木杖,與月神取得聯繫。

    月神的虛影,懸浮在神使木杖的上空,散發出神聖的光華。

    “拜見師尊。”木靈希當即躬身行禮。

    “拜見月神。”

    以張若塵爲首,小黑、豹烈等人亦是紛紛恭敬的行禮。

    面對一位神靈,任誰都必須保持謙卑敬畏之心,不能褻瀆。

    月神的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最後看向被鎮壓在血神祭臺上的宙宇和墨聖,以清冷的聲音,道:“張若塵,你還真是挺能惹禍的,纔剛殺死那商子烆不久,現在又鎮壓了宙宇和墨聖。“

    此刻,張若塵已經將宙宇、墨聖和血屠一併徹底封禁,讓他們既看不見,也聽不見,方便說話。

    張若塵擡起頭來,看向月神虛影,道:“這一切並非我所願,是他們太咄咄逼人。”

    “你殺死一個商子烆,已經讓功德神殿和天堂界震怒,此次,天堂界和黑魔界都已經在向我施壓,乃至於天宮也傳出話來,要將他們二人保住。”月神道。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道:“沒想到連天宮也會插手進來,天堂界的能量還真大。”

    “接連出現大規模內鬥,已經是讓天宮十分不滿,再加上宙宇和墨聖,均有成神之資,天宮更加不能不過問,他們倆若是死了,必會引發一場大風暴。“月神頗爲嚴肅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震,情況似乎比他預料的還要複雜許多。

    表面上看,涉及到的僅僅只是兩名大聖之下的頂尖強者,實際上,卻是關乎天堂界派系的顏面,還有天宮的威嚴。

    殺死商子烆,已經是觸及到天堂界派系的底限,月神尚且能夠平息。

    可若是再殺死宙宇和墨聖,天堂界派系和天宮,恐怕都不會善罷甘休,月神出面,也無法再鎮壓住。

    想到之前他們還在慫恿張若塵,殺死宙宇和墨聖,現在不禁都生出一陣後怕。涉及到神靈之間的爭鬥,稍有不慎,他們在場所有人,估計都會灰飛煙滅。

    神的一道念頭,就能殺他們。

    “看來這二人的確是殺不得,但想要我輕易放掉他們,也絕不可能,天堂界派系想要換回他們,得付出代價才行。“張若塵沉聲道。

    月神眼中閃過一道異光,笑道:“你想要什麼?”

    “我要神石和頂級的五行神物,其他便由月神做主。”張若塵回道。

    他相信以月神的手段,必然能夠讓天堂界派系大出血,最大程度的爭取到各種好處。

    月神深深看了張若塵一眼,隨即點頭,道:“此事便交給本座,你可以放心,此次天堂界派系,必定不會討得半點便宜。”

    留下這句話,月神的虛影消失無蹤,神使木杖恢復平靜。

    “呼。”

    張若塵收起神使木杖,深深呼出一口氣,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按照他的脾氣,自然是不願放過宙宇和墨聖,但這次的事情鬧得太大,一旦他亂來,恐怕連月神都會受到牽連。

    得剋制一回。

    如今他與月神是站在同一條陣線上,很多時候,也不能讓月神太過爲難。

    既然天堂界派系那般重視宙宇和墨聖,想來應該等不了太長時間,談判就會有結果。

    與此同時,血神教所發生的事情,以極快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傳遞而去,不多時,整個崑崙界,便幾乎被傳遍。

    崑崙界北域功德戰場,鎮元接收到從中域傳遞而來的傳訊光符,表情不禁快速發生變化,眼中滿是驚異之色。

    “鎮壓宙宇和墨聖,還將巡天使者的聖血分身打爆,張師弟的魄力,還真是無人能及,不過這樣一來,必定會帶來極大的麻煩,也不知張師弟會如何處理。”鎮元沉吟道。

    他很看好張若塵,並不希望張若塵因此事遭劫。

    只是此事牽連甚廣,哪怕是以他的身份,都難以插手進去。

    北域大營另一座營帳內,軒轅裂空亦是收到了消息,眉頭不由微微皺起,道:“好個張若塵,成長速度還真快,但像這般肆無忌憚的行事,只怕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原本他是打算拉攏張若塵,可因爲接天神木樹幹,他與張若塵之間,已是產生了不小的嫌隙。

    如此一來,看到張若塵成長得這般快,軒轅裂空自然不會太高興。

    ……

    東域天絕閣,姜雲衝收到消息,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煙若出現在姜雲衝的身邊,有些好奇問道:“什麼事情讓你如此高興?”

    姜雲衝直接將傳訊光符遞予煙若,笑道:“不愧是時空傳人,魄力驚人,有他在,也好讓其他諸界知道,崑崙界絕非是他們能夠隨意踐踏之地。“

    “此事恐怕沒有這麼簡單,連巡天使者都親自出面,只怕張若塵會因此而招致諸多麻煩。”煙若微微皺眉道。

    姜雲衝卻是安慰道:“無須擔心,張若塵絕非魯莽之人,既然他敢做這件事情,就必然有解決之法。”

    雖然與張若塵沒有太多的接觸,但姜雲衝卻是很瞭解張若塵的性格,同時也是對其十分欣賞。

    時隔不久,消息傳遞到天庭界下屬諸多大世界,引發的轟動更爲巨大。

    “張若塵太狂妄了,必須予以嚴懲。”

    “血靈仙乃是中古時期的兇人,卻在這個時候出現,一定有大問題,必須嚴查。”

    “最好先將張若塵鎮壓起來,不能再讓其肆意妄爲。”

    …………

    毫無疑問,情緒最爲激動的,都是天堂界派系的人,其他派系的修士,這個時候都在靜靜的看熱鬧,巴不得張若塵弄出的動靜更大。

    另一邊,消息亦是快速傳入了地獄界,同樣引發了不小的震動。

    究其原因,自然是因爲血屠也被鎮壓,生死不知。

    諸多修士親眼看到,血靈仙延伸出蛇尾,刺穿血屠的身體,將其拖入血神教內,之後的情況,便再無人知曉。

    血屠乃是不死血族大聖之下的五大強者之一,在整個地獄界也能排進前一百,擁有成神之資。

    “天庭界破壞功德戰的規矩,竟然讓大聖境強者出手,此事天庭界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不然,地獄界的大聖,不久之後必定也會大規模進入崑崙界,就將崑崙界打毀吧!”

    “立刻派遣使者去與天庭界交涉,將血屠救回。”

    “不交出血屠,地獄界的諸位大聖,立即踏碎崑崙界。”

    ……

    地獄界羣情激憤,恨不得以此爲由,對崑崙界發動全面的戰爭。

    事實上,地獄界也的確在第一時間,便是派遣出使者,想要救回血屠,同時也是爲了找麻煩。

    血靈仙的身份太敏感,很容易讓人在這上面大做文章。

    ……

    靠近陰葬山脈,有一座小鎮,名爲安寧鎮。

    安寧鎮很小,人口也不多,古樸而清淨。

    鎮上有着一家小酒館兒,此時很安靜,一名少年和一名高大魁梧的男子,坐在窗邊,頗爲悠閒的吃喝。

    少年不是別人,正是池崑崙,而高大魁梧的男子,則是從商子烆手中搶走池崑崙的閻羅族神秘強者,也即是令天庭界談之色變的閻無神。

    “唰。”

    一道流光,突然自天外飛來,被閻無神一把抓住。

    “嗯?又是張若塵這小子,還真是很能折騰啊!”閻無神眼中浮現詫異之色。

    池崑崙擡起頭來,頗爲急切的問道:“怎麼回事?”

    “你自己看。”閻無神直接將手中的傳訊光符丟了出去。

    池崑崙連忙伸手將傳訊光符接住,繼而認真查看起來。

    閻無神雙眼微眯,眼中有着異光閃爍:“中古兇人血靈仙,很有意思,看來很有必要去血神教走一趟。”

    毫無疑問,血靈仙的出現,讓閻無神提起了極大的興趣。

    閻無神乃是戰鬥狂人,最喜歡通過戰鬥,來提升自身。可惜,能夠做他對手的人,已經越來越少。

    天宮四大天王倒是很強,可他們每次都是聯手,饒是閻無神強大無匹,也不免吃虧,只得選擇躲着他們。

    從進入崑崙界開始,天宮四大天王便窮追不捨,也是讓閻無神十分無語。

    血靈仙是能夠名傳當世的中古兇人,必定是驚才絕豔之輩,若是能夠與他在同境界一戰,閻無神就衡量自己在古今天驕之中的位置。

    當世天下無敵,未必古今也無敵。

    “什麼時候動身?”池崑崙問道。

    如果是去其他地方,他倒是沒什麼興趣,血神教則不一樣,因爲張若塵就在那裡。對於張若塵,池崑崙有很多東西想要當面問清楚。

    閻無神正想說話,卻突然有所感應。

    “刷。”

    一道雷電,從雲中落下,擊中青石街道。

    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現在街道上,肌膚晶瑩如玉,長髮如瀑,雙眸宛如深邃而又懾人,身上有一股傲視天下的氣質。

    她一出現,這一片天地的中心,似乎都向她匯聚過去。

    “這不是命運神殿三大神女候選人之一的般若嗎?你來找本座,難道也是想找本座結盟?”閻無神輕笑一聲,一杯酒喝下。

    般若的眸光幽深,在池崑崙的身上掃過,停留了半晌,似在細細觀察。

    池崑崙在般若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雖然不及池瑤女皇,卻也讓他有一種羣山壓頂的感覺。

    他生出一種錯覺,這個邪女,似乎是爲他而來。可是,爲什麼呢?

    般若的目光,並沒有池崑崙身上停留多久,便是盯向閻無神,道:“看來已經有其他神女候選人來找過你,不過,我並無這樣的打算。只有弱者,纔會去借比人的力量。”

    “你說得沒錯,強者只需靠自己就行。可是,你是強者嗎?”

    閻無神笑了笑,又道:“另外兩位神女候選人,都已經來找過本座,想讓本座助她們成爲真正的命運神女,並且還開出了極爲豐厚的條件。既然你並非是來找本座結盟,又爲何會出現在此?”

    閻無神雖不是命運神殿的弟子,可其出身於地獄界至高一族,本身又是地獄界大聖之下的第一強者,影響力可謂是極大。

    誰若是能夠得到閻無神的支持,無疑是更有希望成爲命運神殿的神女。

    般若眼神平靜,沒有絲毫的波動,道:“陰葬山脈乃是一座古戰場,殺戮無數,影響了無數生靈的命運,最是適合參悟命運之道,途徑此地,感知到有強者的氣息,也就來看看。”

    “陰葬山脈很不簡單,就連本座都無法看透,你卻想進入其中參悟命運之道,倒真是膽識過人,難怪能夠得到命運神殿巨擘的親睞。”閻無神深深看了般若一眼。

    般若在命運神殿三位神女候選人中,資歷最淺,閻無神並不是多麼看好她。

    ……

    …………

    相比於外界的沸沸揚揚,血神教內卻是另一番光景。

    張若塵的目光,注視着宙宇和墨聖,道:“知道你們心中都很不服氣,給你們一個機會,公平的與我一戰。”

    “公平一戰?本座一隻手,便能將你鎮壓。”宙宇不屑道。

    墨聖亦是嗤笑:“若非仗着至尊聖器之利,賭戰的時候,本座豈會敗於你手?”

    “那我們就再來賭戰一場,不動用聖器、聖術,單純比拼肉身。”張若塵道。

    墨聖冷哼道:“若是我勝了,你能放了我?”

    如果只是陪張若塵練手,他可半點興趣都沒有。

    張若塵當然知曉其是什麼心思,不由笑道:“如果你們真能取勝,放了你們也並無不可。”

    “那如果我們輸了,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墨聖沉聲問道。

    張若塵道:“我要你們體內的真理奧義。”

    聞言,墨聖的臉色頓時發生極大的變化,他沒想到張若塵竟然在打真理奧義的注意。

    作爲絕頂奇才,墨聖的確曾在渡真理之海的過程中,得到過真理奧義。

    他也知道,想要得到其他人體內的真理奧義,只有兩個辦法,要麼殺死對方,要麼便是對方主動將真理奧義送出。

    從巡天使者出現,墨聖就明白,張若塵應該不會出手殺他和宙宇,如此一來,張若塵想得到他們體內的真理奧義,就只能讓他們主動送出。

    宙宇冷笑,道:“張若塵,你可真是打的好主意,竟然想要我們的真理奧義,你覺得我們會答應嗎?”

    真理奧義非同小可,乃是神靈都會渴望得到的東西,任誰也不會輕易將其送出。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隨即笑道:“你們是看出,我不會殺了你們對吧?但是爲了真理奧義,我不介意鋌而走險。反正殺了商子烆也是殺,再加上你們兩個,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聞言,宙宇和墨聖心中均是一凜,他們都聽聞過張若塵的行事作風,其這句話,恐怕絕非只是說說而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