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待得月神的虛影消失,張若塵卻是陷入了沉默,情況已經變得越來越複雜,處理起來會十分麻煩。

    六位巡天使者到來,絕非輕易便能應付,尤其是來自地獄界的那一位,只怕會追根究底,會想盡辦法將血神教的秘密挖掘出來。

    而一旦這些隱秘被挖掘出來,只怕對於整個崑崙界,都將十分不利。

    暫時,張若塵還未想好應對之策,只得收斂心緒,準備先去做另外一件事情。

    既然月神已經與天堂界派系談妥,宙宇和墨聖是肯定要放的,他得在此之前,先將宙宇所擁有的真理奧義弄到手。

    在封禁住宙宇的聖氣後,張若塵取出空間玲瓏球,帶着宙宇,一同進入其中。

    宙宇目露兇光,低吼道:“張若塵,想要本座的真理奧義,就看你是否有哪個本事。“

    墨聖敗於張若塵之手,的確是讓宙宇產生了不小的壓力,但他對自己的肉身極爲自信,且神靈誓約已經立下,現在也無法再反悔,唯有全力以戰。

    若他能夠靠自身離開血神教,無疑也能夠挽回不少的顏面,今後有的是機會找回場子。

    想及此,宙宇毫無保留出手,體內氣血震盪之間,大量聖光從其周身的竅穴之中噴薄而出。

    在聖光的映照下,宙宇的肉身顯得明淨無瑕,堪稱完美,雙臂、雙腿及心口位置,均是散發出濃烈的不朽氣息。

    “光明神拳。”

    宙宇低喝,不朽化的拳頭,徑直轟擊向張若塵。

    其拳頭未至,一股無形的氣勁,已是先一步抵達張若塵近前。

    光明神拳乃是光明神殿的一種高階聖術,以宙宇所擁有的強大肉身,即便不依靠聖氣和聖道規則,僅僅只是招式,也能發揮出極其可怕的威能,一拳足以將一座聖山打爆。

    張若塵絲毫不敢大意,當即施展出洛水拳法,迎了上去。

    在他的身周,隱隱有着一條天河浮現而出。

    張若塵哪會看不出來,宙宇的肉身比墨聖更強,力量更爲霸道,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在其手中吃大虧。

    “砰。”

    相隔數丈距離,張若塵與宙宇的拳頭停下,在他們中間,無形的勁力,劇烈碰撞在一起。

    張若塵作爲時空掌控者,時間與空間的力量,早已融入他的肉身之中,一拳轟出,時空都隱隱發生了扭曲。

    而宙宇作爲光明掌控者,光明之力亦是早已滲入骨髓,哪怕是面對扭曲的時空,其力量仍舊能夠強行穿透。

    兩人同爲恆古之道的掌控者,均掌握有常人無法想象的力量,難以判斷孰強孰弱。

    依靠強大的肉身,張若塵和宙宇均是將速度提升到一個極致,讓肉身的力量,得到淋漓盡致的釋放。

    “砰,砰,砰。”

    接連碰撞,空間玲瓏球內的空間,不斷出現裂痕,瀕臨破碎。

    二人的速度太快,碰撞之間,又迸發出璀璨的光芒,以至於讓人根本無法看清他們的動作。

    “唰。“

    一連交手數百回合,始終難分高下,張若塵和宙宇不禁很有默契的暫時分開。

    張若塵暗暗有些心驚,宙宇的強大,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已經全力以赴,可還是沒能討到半點好處。

    此刻,宙宇心中亦是很驚訝,他早已修煉到臨道境,肉身經過天地之力的淬鍊,還將雙臂、雙腿及心口位置不朽化,竟然還是無法奈何得了張若塵。

    如果張若塵也達到他如今的修爲,且將身體不朽化一部分,肉身力量豈不是會遠勝於他?

    不由得,宙宇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煉體秘法運轉,周身竅穴中噴薄出更爲濃烈的聖光,將光明體質的潛能,完全釋放出來。

    聖光凝聚成實質,宛如一件鎧甲,披覆在宙宇的身上,將其承託得威嚴無比,宛如一尊神靈降世。

    見狀,張若塵沒有遲疑,身體一震,大量的混沌之氣和五色光華,從體內涌出,混合滾滾的血氣,衝上天宇。

    一時間,以混沌之氣爲基礎,在張若塵的頭頂,竟是快速演化出一層層五彩斑斕的奇異天宇來。

    眨眼之間,張若塵的頭頂,便是演化出了七層浩瀚的天宇,好似真實存在。

    在這七層天宇之上,隱隱還存在着兩層天宇,只是還很虛淡,無法顯現出來。

    “一招定勝負。“

    張若塵眼中泛起一道精光,一隻手探出,似五座太古神山,向着宙宇鎮壓而去。

    一時間,那七層浩瀚的天宇落下,與張若塵的手掌相重疊。

    “轟。”

    拳掌相對,宙宇身上的聖光鎧甲,頃刻間破碎開來,整個人死死被七層浩瀚天宇鎮壓住,竟是完全動彈不得。

    “嗡。”

    空間玲瓏球劇烈震動,內部空間變得極不穩定,瀕臨崩潰。

    這種層次的力量碰撞,哪怕是一顆星辰,都未必能夠承受得住。

    “宙宇,你輸了,交出真理奧義。”張若塵平靜道。

    宙宇目光緊緊注視着張若塵,心中很是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他着實沒有想到,張若塵的肉身竟能演化出那般可怕的異象,能對他形成碾壓之勢。

    如此力量,或許已經能夠與尋常的不朽聖軀相媲美。

    受制於神靈誓約,宙宇只得主動將真理奧義送出。

    “好個宙宇,竟然擁有萬分之十的真理奧義。”

    收到宙宇送出的真理奧義,張若塵不免很是驚喜。

    現在,他已經是擁有萬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奧義,這對於接下來的修煉,無疑是有着極大的好處。

    以萬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奧義,來催動火神鎧甲,也定然能將其威力發揮得更強。

    火神鎧甲不同於尋常的鎧甲,除卻火神和梧桐秋雨,其他人想要催動,便只能藉助奧義。

    “掌握百分之一的真理奧義,就能成爲真理使者,擁有與神掰手腕的能力,只可惜這太過困難。”張若塵微微搖頭嘆息道。

    對於成爲真理使者,張若塵自然是很有興趣,但那難度着實太大,讓他到哪裡去弄那剩下的萬分之六十一的真理奧義?

    想要成爲真理使者,通常都只能通過掠奪他人真理奧義的方式,但這同樣並非易事。

    能得到真理奧義之人,沒有一個是平庸之輩,往往也都有着極大的背景,不是輕易就能對付。

    拋開這些雜念,張若塵帶着宙宇出得空間玲瓏球,重新將其禁錮在血神祭臺之上。

    微微沉思,張若塵不禁釋放出精神力,滲透進入血神祭臺中。

    “血靈仙,很快會有六位巡天使者到來,將會查探血神祭臺,我雖然有些辦法,但是未必能夠抵擋得住,你可有辦法解決?“

    爲了確保萬無一失,張若塵只能找血靈仙商議對策。

    只是等待了許久,血靈仙也沒有做出任何的迴應,那道聖念似乎已經陷入沉睡之中。

    張若塵不禁微微皺起眉頭,血靈仙這種態度,讓他有些無計可施。

    如此看來,血靈仙是無法靠得住,還得他自己去想萬無一失之策。

    …………

    陰葬山脈邊緣,安寧鎮中。

    閻無神剛端起酒杯,眼中便是浮現出一抹異色,“竟然有人盯上了本座,有意思。”

    “誰?四大天王嗎?”池崑崙好奇問道。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池崑崙已經知道,閻無神之所以帶着他東奔西跑,完全是爲了躲避天宮的四大天王。

    有道是雙拳難敵四手,閻無神的確是縱橫無敵,可四大天王也並未浪得虛名,還沒人能夠抵擋住他們四人的聯手圍攻。

    閻無神喝下杯中酒,搖頭道:“不是,但也是很厲害的角色,本座倒是很有興趣和他們玩玩兒。”

    只要不是天宮的四大天王追來,閻無神都沒什麼可顧忌的,他倒想看看這些人主動找上門來,是想做什麼。

    放下酒杯,閻無神並未去過問般若,直接帶着池崑崙,從小酒館離開。

    般若將目光投向小鎮的東南方向,眼中不禁閃過幾縷異光,隨即身形一動,亦是從街道上消失無蹤。

    距離安寧鎮數千裡外的一座山峰之上,閻無神和池崑崙的身影,憑空出現。

    這裡也已經是屬於陰葬山脈範圍內,陰煞之氣瀰漫,哪怕烈日當空,依然能感受到一種陰冷,實力太弱之人踏足,靈魂都會被凍結。

    “呱。”

    天空中,有着大羣的烏鴉飛過,發出刺耳的叫聲。

    它們好似在這片戰場上戰死的亡靈所化,叫聲淒厲,終日在陰葬山脈盤旋,讓人毛骨悚然。

    閻無神看了陰葬山脈深處一眼,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這地方處處透着詭異,讓他都隱隱感受到了絲絲威脅,若無必要,他絕不會輕易踏足其中。

    “唰。”

    三道流光從天邊飛來,降落在相聚數百里外的一座山峰之上,化作三道人影,遙遙與閻無神相對視。

    “兩個十分特別的不死血族,還有一個古怪的肉身修士,有意思。”

    閻無神對於不死血族,可謂是再熟悉不過,所以一眼就能看出眼前這兩個不死血族,有些不太一樣,只是究竟有何不同,他一時間也說不上來。

    出現的三人,不是別人,正是奉血後之命,前來營救池崑崙的血魔、燕離人和邱怡池。

    邱怡池的目光投向池崑崙,仔細的打量了一番,確定其安然無恙後,不由暗自鬆了一口氣。

    如果池崑崙有什麼閃失,她還真是沒辦法向血後交代。

    而被邱怡池盯着看,池崑崙心中不由一動,之前他便覺得般若是爲他而來,難道眼前這三人也是衝他來的?

    可是,這是爲什麼?他可不記得與這些人有過任何的交集。

    目光轉動,池崑崙看向爲首的血魔,心神頓時一震,此人給他造成巨大壓力。看着他,猶如看着一片汪洋血海,有翻天血浪向他涌來。

    若非他的意志堅韌,說不得此刻已經癱倒在地。

    閻無神亦是在打量血魔,朗聲問道:“你是何人?本座從未聽聞不死血族,有你這樣一號人物。”

    對於不死血族的強者,閻無神都極爲熟悉,最爲有名的便是包括血屠在內的五大強者。

    血魔並未包括在其中,但其給閻無神的感覺,卻要比不死血族五大強者任何一個都更強。

    這樣的強者,如果誕生於地獄界,不可能寂寂無名。

    如此便只有一種可能,血魔並不是在地獄界誕生的不死血族。

    此刻,血魔亦是在觀察着閻無神,眼神變得越發的炙熱,身上涌現出濃烈的戰意。

    “血後果然沒有騙我,閻無神的確有資格做我的對手。”血魔忍不住摩拳擦掌,顯得十分激動。

    強者都渴望遇到強大的對手,血魔這種戰鬥狂人,更是如此。

    沒有對手的日子,會讓人感到十分寂寞。

    激動之餘,血魔以渾厚的聲音道:“我乃血魔。”

    聞言,閻無神心中頓時一動,敢自稱血魔,又擁有強橫至極的實力,除了千年前的那位,不會再有其他人。

    想及此,閻無神不由笑道:“原來是千年前同時修煉九幅天魔石刻圖的奇人,都道你已死,看來傳言並不能相信。”

    “很多時候,眼見尚且不能爲實,更何況是耳聽。”血魔淡淡道。

    閻無神點頭:“說得有理,那你來找本座,是所爲何事?”

    “本座沉寂千年,再度出世,聽說地獄界大聖之下第一強者出現在崑崙界,心癢難耐,想與你切磋一二。”

    血魔眼泛精光道。

    他現在心中便只有閻無神這個強勁的對手,其他的都暫時拋到一邊。

    閻無神大笑,道:“好啊,本座也很想知道能夠同時修煉九幅天魔石刻的修士,能有什麼樣的實力。除去天宮四大天王,你是唯一讓本座能提起戰意之人。”

    “很好,很好。”血魔道。

    說話間,血魔與閻無神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無形的氣機激盪,使得空間泛起道道漣漪。

    目光交匯之處,空間變得扭曲,大量天地規則顯化出來,變得極爲紊亂,隱隱有着一個漩渦形成,瘋狂吞噬天地之力。

    匯聚於這片區域的陰煞之氣,瘋狂涌動起來,漆黑的大地炸裂,一具具埋葬於地底的屍骨飛起,均是被捲入了那個可怕的漩渦之中。

    “轟。”

    漩渦似承受不住太強的力量,轟然炸裂,將席捲而來的一切,盡皆湮滅,包括血魔和閻無神的目光。

    受到這股力量的衝擊,地面轟然裂開,形成一條長達數百里的巨大溝壑,一眼看去,溝壑中全是累累白骨,觸目驚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