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張若塵的威脅之語,血浮大聖眼中頓時浮現出濃濃的殺機。

    “放肆,區區聖王,竟敢在本座面前大呼小叫,是想找死嗎?”

    說話間,血浮大聖探出一隻手來,凝鍊到極致的血煞之力釋放,包裹向張若塵。正愁沒有合適的理由出手,既然張若塵主動撞上來,他自然不會放過。

    寂滅大帝正想出手,可另一人的速度比他更快,一股磅礴的浩然正氣飛出,輕而易舉將那股血煞之力震散。

    一名精神抖擻的儒袍老者,擋在血浮大聖的前方,表情倏然,不怒而自威。

    其不是別人,正是八百年前崑崙界的九帝之一,文帝。

    “血浮,是你太放肆,真當崑崙界無人嗎?”

    文帝大喝,道道白光從其體內涌現,化作更爲渾厚的浩然正氣。。

    平日裡,文帝都極爲慈祥,如一位七八十歲的老夫子,溫文爾雅,樸實無華,與普通的老人沒有什麼區別。

    但若是將其激怒,情況則完全不同,作爲封帝的存在,其威嚴是絕不可冒犯的。

    文帝乃是崑崙界大聖中,修爲最爲高深莫測的人之一,無限接近於神,能與其相媲美的,僅僅只有蟠桃樹、海棠靈祖等屈指可數的幾人,其所欠缺的只是一個成神的契機。

    地獄界的大聖,膽敢在崑崙界肆意妄爲,作爲崑崙界本土的大聖,文帝自然是不能不管不問。

    寂滅大帝此刻亦是站了出來,冷聲道:“血浮,你想殺我廣寒界的神使,信不信本座也可以馬上滅了你?”

    看到文帝和寂滅大帝相繼出面,且如此的強勢,天宮的琿淩大聖,不由微微皺起眉頭,道:“血浮,你雖爲地獄界使者,但也得遵守規矩,不然,只能請你離開崑崙界。”

    不管怎麼說,崑崙界都隸屬於天庭麾下,如果縱容地獄界使者肆意妄爲,那無疑是在打天庭的臉。

    而且,此次他們是來血神教,查探關於血靈仙的事情,卻是不宜再生出其他的事端,否則只會越來越麻煩。

    接連被三人出言警告,血浮大聖的眼神不禁變得十分陰沉,很想立刻發作,但仔細想了想,他又忍住了。

    他此行的目的尚未達成,還沒能抓住血神教的把柄,從而救出血屠,如果在這個時候鬧翻,無疑是得不償失。

    不由得,血浮大聖的心緒快速平復下去,將自身氣息完全收斂。

    “本座只是想盡快查探清除血靈仙的情況,以至於有些心急了,畢竟這關係到功德戰場的規則,一旦出現不可控的因素,會有怎樣的後果,諸位心中應該都很清楚。”血浮大聖平靜道。

    其這番話,說得可謂是大義凜然,任誰都無法挑出刺來。

    文帝收斂氣勢,重新變得儒雅淡然,給人一種超然物外之感。

    寂滅大帝則是冷冷看了血浮大聖一眼,繼而向着張若塵走過去。

    如果血浮大聖不是地獄界派遣出來的使者,他還真想一巴掌將其拍成一灘肉泥。

    “張若塵,立刻讓血靈仙出來。”

    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說話的乃是一名身着金甲的英武男子,身高九尺,擁有一頭金色的長髮,手持一根玉質權杖,背後有着三對白色的羽翼,散發出璀璨的聖光。

    寂滅大帝此刻正好走到張若塵身邊,不由暗中傳音:“此人乃是天堂界的奧斯大聖,出身於光明神殿,是宙宇的大師兄,皆是出於同一位神靈的門下,已經活了一萬多年,實力深不可測。”

    “其他四位使者,文帝屬於崑崙界一方,你應該不陌生。白髮的琿淩大聖,代表的乃是天宮,實力極強。那位身着漆黑魔甲的,是黑羽大聖,本體是一頭兇戾的魔禽,代表的是黑魔界。”

    “至於剛纔出手的,是地獄界的血浮大聖,常年在功德戰場征戰,天庭界這邊有不少大聖,都喪命其手。”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頓時對這六位巡天使者,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心念快速轉動,張若塵將目光投向奧斯大聖,不卑不亢道:“血靈仙在中古時代,便早已被我教血神祖師斬殺,留下的僅僅只是一道聖念,出手一次後,便消散於虛無,所以,我並沒有辦法讓血靈仙再度現身。”

    “狡辯,區區一道沉寂十幾萬年的聖念,怎麼可能輕易鎮壓那般多頂尖聖王?以本座看來,那或許根本就不是血靈仙的聖念體,而是有大聖境強者,隱藏在血神教中。”奧斯大聖冷喝道。

    黑羽大聖向前踏出一步,眼中流露出銳利的目光,沉聲道:“功德戰場的規則,誰也不能破壞,張若塵,既然你說出手的是血靈仙的聖念體,且已經消散,又何須害怕查探?”

    自從血神教這邊出現變故後,便一直有巡天使者,在九天之上盯着血神教內的動靜,期間並無任何人出入。

    而且張若塵越是橫加阻礙,便越是說明這裡面有問題。

    “張若塵,趕緊讓開,本座要親自查探這座祭臺,若敢阻礙,休怪本座手下不留情。”血浮大聖趁機開口,顯得極爲霸道。

    天庭一方有人要針對血神教,血浮大聖自然是極爲樂意看到,這樣的內鬥越嚴重,對他就越是有利。

    畢竟如果天庭的這五位巡天使者精誠團結,一致對外,那他還真是有些不好下手。

    琿淩大聖微微思索,隨即看向張若塵,道:“天宮有令,必須將此事調查清楚,所以,血神教上下務必配合。”

    天宮的命令,誰敢違抗?

    張若塵明白,不追根究底,天宮、天堂界、黑魔界和地獄界的四位使者,恐怕都不會善罷甘休。

    想及此,張若塵不由嚴肅道:“既然天宮有令,我自然是會極力配合,但如果有人想要肆意對血神教進行破壞,那我也決不答應。”

    “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琿淩大聖道。

    聞言,張若塵不再說什麼。

    這時候,奧斯大聖的目光掃到被禁錮於血神祭臺上的宙宇,眼神當即一寒,以低沉的聲音道:“張若塵,還不快將宙宇和墨聖放開。”

    很少有人知道天堂界派系,究竟與月神達成了怎樣的協議,但奧斯大聖卻十分清楚。

    五種頂級的五行神物,六萬塊神石,加上讓廣寒界遷入修煉條件極好的紫羅天域,天堂界派系這次可謂是付出了極其巨大的代價。

    如果換一個地方,奧斯大聖是真想立刻殺了張若塵,洗刷這份恥辱。

    寂滅大帝取出一個空間袋,遞予張若塵,道:“這是月神讓我交給你的東西,放掉他們吧。”

    張若塵連忙伸手接過,精神力一掃,確定其中有着五種頂級的五行神物,加上二十塊神石,不由微微點了點頭。

    一揮手,張若塵解開了宙宇和墨聖的禁錮,同時將他們送下血神祭臺。

    宙宇和墨聖的臉色均是很不好看,一言不發的退到了己方大聖的身後,他們這次是真的顏面盡失,說什麼都已經無用。

    “還有其他黑魔界的修士。”黑羽大聖道。

    天堂界派系付出那般大的代價,自然不僅僅只爲換回宙宇和墨聖,也包括了其他被鎮壓的黑魔界修士。

    若是一下子損失上千位聖王境強者,這對黑魔界而言,無疑是極大的打擊。

    張若塵並未說什麼,翻手取出一顆空間玲瓏球,十分乾脆的將鎮壓在其中的黑魔界修士,一併放出。

    “將黑魔界的叛徒交出來。”黑羽大聖再度開口。

    其口中的叛徒,所指的自然便是杜魔生、裴麟虎等人。

    張若塵哪會不知道黑羽大聖的心思,其無非是覺得杜魔生投靠血神教,是在踐踏黑魔界的威嚴,必須要清除掉。

    不由得,張若塵朗聲道:“杜魔生等人如今已經是我血神教的人,所以請恕我無法將他們交出。”

    “本座要清理門戶,誰也不能阻止。”黑羽大聖無比強勢道。

    張若塵眼神一沉,道:“那你可以試試看。”

    聞言,黑羽大聖的身上不禁散發出可怕的殺機,一個聖王境的小輩,竟敢如此頂撞於他,當真是不知死活。

    寂滅大帝上前,將黑羽大聖的殺機消弭於無形,道:“黑羽,你是想破壞規矩嗎?那些叛出黑魔界的人,你現在可沒資格過問。”

    眼見寂滅大帝出面,黑羽大聖的臉色變得越發陰沉。

    “我們是來探查血靈仙的情況,所有的私事,都先放在一邊,不要耽擱了正事。”文帝極爲平淡道。

    琿淩大聖點頭:“先做正事,本座還需儘早迴天宮覆命。”

    聞言,黑羽大聖也不好再繼續找張若塵的麻煩,清理門戶的事情,只能暫時作罷。

    張若塵一臉平靜,波瀾不驚,很是隨意的一把將血屠抓起,扔進了空間玲瓏球中。

    而他的這一舉動,落在血浮大聖眼中,頓時讓其眼泛兇光。

    “張若塵,將血屠放了,本座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立刻轉頭離開血神教。”血浮大聖暗中傳音道。

    張若塵嘴角微微上揚,同樣傳音道:“想要我放掉血屠,也不是不可以,給我一件至尊聖器。”

    聽到張若塵開出的條件,血浮大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一件至尊聖器,張若塵還真敢開口。

    至尊聖器何等珍貴,很多大聖境強者,都不曾擁有。

    “你當至尊聖器是什麼?本座最多給你一件頂級的萬紋聖器,你要知道,如果讓本座抓住把柄,你不但什麼都得不到,還會有大麻煩。”血浮大聖再度傳音道。

    張若塵傳音道:“威脅我?可惜我不吃這一套,沒有至尊聖器,就別想換回血屠。”

    “你……”

    血浮大聖氣急,胸中惱怒不已。

    一個聖王境的小輩,竟敢在他面前如此猖狂,實在是不可饒恕。

    張若塵卻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揮手將那條青天聖龍也給收入了空間玲瓏球中。

    看到這一幕,宙宇不禁握緊了拳頭,那是他耗費極大力氣,在蠻荒秘境中抓捕到的,本想收爲坐騎,沒想到如今卻落入了張若塵的手中。

    做完這些事情,張若塵飄然離開血神祭臺,以便於讓各方的使者進行查探。

    這六位使者雖強,可降臨到血神教中,畢竟只是分身,想來他以空間氣泡掩藏那個血霧空間,應該能夠瞞過他們。

    很快,六位巡天使者盡皆登上了血神祭臺,仔細探查起來。

    尤其是血浮大聖、奧斯大聖和黑羽大聖,這三位探查得可謂是最爲仔細,不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

    張若塵表面很平靜,心中卻是頗爲緊張,生怕出現差錯。

    某一刻,文帝忽然將目光投了過來,眼中流露出意味深長之色,不禁讓張若塵心中一突。

    張若塵頓時想到,文帝乃是儒道的領袖,絕頂的精神力大聖,論探查能力,恐怕誰也沒法與其相比。

    他所締造的空間氣泡,雖然十分玄妙,卻未必能夠逃得過文帝的精神力探查。

    正當張若塵緊張之時,耳邊忽然響起文帝溫和的聲音:“以你的修爲,竟然已經能夠締造空間氣泡,倒是讓老夫頗爲驚訝。不過,還不夠,這些人沒那麼容易騙過。你不用擔心,崑崙界的秘密,老夫絕不會讓外人知曉,他們什麼也無法探查到。”

    聞言,張若塵不禁暗自鬆了一口氣,有文帝暗中相助,應該不會再有什麼變故。

    想來,文帝所知道的秘密,應該遠遠超過他,說不得連這座血神祭臺蘊藏的秘密,文帝也都知曉。

    文帝閉上雙目,看似什麼都沒有做,可是身上的氣息消失無蹤,如鬆,如竹,如石,顯得有的詭異。張若塵暗暗猜測,他應該是在使用某種精神力手段,干擾另外五位巡天使者的感知。

    “怎麼會沒有?難道血靈仙藏在這座祭臺的地底?”血浮大聖忍不住皺起眉頭。

    當即,血浮大聖便想前往血神祭臺的地底。

    張若塵冷哼一聲,道:“地底乃是血神祖師沉眠之所,任何人都不得闖入。”

    “不管那是什麼地方,只要存在嫌疑,本座都必須要進入查探。”血浮大聖冷笑道。

    說罷,不待張若塵說什麼,血浮大聖便是徑直掠向血神祭臺的地底空間。

    張若塵眉頭微皺,隨即又舒展開來,血神祭臺的地底,只有血神的神屍,血浮大聖再怎麼查探,也不可能發現什麼。

    血浮大聖很快便是進入到了地底空間內,高達一千多丈的血神神屍,立刻映入其眼中。

    哪怕已經隕落漫長歲月,可神屍體外,仍舊是籠罩着一股強大的神聖力量,讓人難以靠近。

    尤其是血神仍舊血氣旺盛,充滿了活性,讓人不僅要懷疑其是否還活着,現在不過是處於沉睡之中。

    “血神的神屍,果然很強大,不知昔日血神從不死血族帶走的那件寶物,是否在其神屍之中?”血浮大聖眼中泛起縷縷精光。

    連血屠都知道的秘聞,血浮大聖又豈會不知道?

    如今血神的神屍就在眼前,血浮大聖自然不會錯過這件大好的機會,若能得到那件寶物,說不得他很快就能登臨神境。

    當即,血浮大聖不再猶豫,快速向血神神屍靠近,一隻手探出,釋放出磅礴的血煞之力,想要滲透進入血神的體內。

    “嗡。”

    就在這股血煞之力侵入血神體內的時候,一股浩瀚的神威,突然從血神體內爆發而出。

    連帶着整個血神祭臺,都劇烈震動起來。

    籠罩在血神神屍體外的神聖力量激盪,虛空中傳出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死。”

    “砰。”

    神聖之力轟擊在血浮大聖的身體上,直接將其轟出了地底空間。

    血浮大聖重重的摔在地上,身體險些直接爆碎開來,氣息一下子萎靡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其他幾位巡天使者,都不禁露出驚異之色,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膽敢褻瀆神靈,這便是下場。”張若塵道。

    身爲血神教的教主,張若塵知道不少關於血神的事情,傳聞之中,血神乃是掌握了奧義的神靈,故而即便隕落,神念也能永恆不滅,遨遊於九天之外,非尋常未能掌握奧義的神靈可比。

    血浮大聖會弄得這般模樣,定然是因爲其對血神不敬,觸動血神的不滅神念,這才受到了懲罰,可謂是自討苦吃。

    ……

    繼續推薦小魚的新書《天帝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