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以空間手段將增長天王震退,閻無神並未停手,轉而向着廣目天王撲去,將空間手段運用到極致,瞬息而至,一掌拍擊而出。

    一股無形的波動,自閻無神的掌中釋放出來,所過之處,空間紛紛坍塌,形成一片可怕的真空區域。

    “萬象成空。”

    廣目天王的眼睛一縮,“本源之道。“

    沒有絲毫遲疑,廣目天王連忙出手,調動自身所掌握的衍界之力,以海量的地風水火,締造成一座微型世界,蘊藏於掌中,與佛門傳說中的大神通,掌中佛國,頗爲相似。

    “咔。”

    閻無神的掌力詭異無比,碰撞之間,並未弄出太大的動靜,可廣目天王掌中的微型世界,卻是轟然炸裂。

    無盡地風水火涌動,毀滅氣機瀰漫開來,凝聚出四條猙獰的巨龍,向着閻無神撲了過去。

    四條巨龍均是凝實無比,栩栩如生,散發出恐怖至極的氣息,足以將尋常臨道境強者撕成碎片。

    只是它們尚未靠近閻無神,便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瓦解,化作肉眼不可見的微小粒子,消散於天地間。

    廣目天王表情肅然,低語道:“好個萬象成空,閻無神在本源之道的造詣,竟已達到如此地步。”

    閻無神一直很神秘,神龍見首不見尾,對於他的情報,自然也是少之又少。

    一些實力頂尖的強者,或許能夠知道閻無神,乃是空間掌控者,卻很少有人知道,他還是本源掌控者,且將這兩種恆古之道,都修煉到了極高境界。

    主要是,對付一般強者,閻無神根本就不屑使用恆古之道。

    也只有四大天王這等層次的絕頂強者,才能讓閻無神毫無保留的施展出所有手段。

    畢竟四大天王,掌握了強大無比的衍界之力,完全能夠與九大恆古之道相媲美。

    相隔千里之外,百龍明皇甲的器靈,仍舊隱藏在巨石之後,將自身氣息完全收斂,一邊吃着聖王境蠻獸的肉乾,一邊關注着遠處的戰鬥。

    “空間力量加上本源力量,這個閻羅族的小輩,竟然這麼厲害,兩種恆古之道的掌控者,多少年都不曾出現過了。”

    看到閻無神的手段,金龍不禁露出驚色。

    哪怕是在十萬年前的中古時代,它都沒見過幾個能與閻無神相媲美的絕代奇才,更別提什麼超越。

    當然,四大天王的實力,同樣讓金龍很吃驚,能夠與九大恆古之道相媲美的力量,那可是極爲罕見,能夠傳承下來的更少。

    另一邊,多聞天王催動混沌色寶傘,八十一顆寶珠發光,形成一道璀璨無比的寶光,閃電般向着般若刷去。

    般若立身於命運之門前方,雙手奇快無比的結出玄妙的印訣,體表浮現出道道金色的佛光,化作一朵金色的佛蓮,將她包裹在其中。

    佛蓮宛如以神金鑄造而成,散發出一股金剛不朽之意,萬法不侵。

    混沌色寶傘釋放出的寶光,號稱無物不刷,但這一次卻出現了意外,並未能夠達到預期的效果。

    在金色佛蓮之外,無數金身佛陀浮現,盤坐於虛空之中,共同誦唸佛門的無上經文,將般若完美的守護在其中。

    般若寶相莊嚴,如一尊行走在人間的女菩薩,手中持有一串古樸的佛珠,散發出浩瀚的佛力。

    “佛門聖術,還有一串古佛留下的念珠,有點意思。”閻無神的眼中,浮現出一道異色。

    要知道,般若可是冥族,按理說,應該對佛門的力量十分忌憚,可她倒好,不但無懼,還能修得一身強大的佛門力量,實屬另類。

    閻無神看得出來,般若手中的佛珠,並不算什麼厲害的寶物,但其卻蘊含着無比純粹浩瀚的佛力,對於修煉和施展佛門聖術,都能有極大的幫助。

    若非依靠佛珠增幅聖術威能,般若剛纔定然難以抵擋混元珠傘的攻擊。

    而看到這一幕,金龍更是不禁瞪大了眼睛,“修煉命運之道也就罷了,她一個冥族,竟然還能兼修佛法,古怪,真是古怪,龍爺沉睡了十萬年,世間的變化這麼大嗎?”

    難得出來一趟,竟然就遇上六個非一般厲害的小輩,金龍是真不知該說什麼好。

    感覺就像是回到了中古時代,各種各樣的人傑妖孽,層出不窮,百舸爭流。

    眨眼間,金龍將龍爪抓着的肉乾吃光,正準備再取出一塊,卻又露出猶豫之色,“存貨已經不多,得省着點吃,哎,沒想到,龍爺現在居然會落得連吃喝都成問題的地步,還是以前跟着張家歷代家主好,想吃啥,就能吃啥,哪像現在,吃點肉乾,都得精打細算。”

    “張家的敗家子啊,怎麼就被一個女人給禍害了呢?連龍爺的本體,都落入了這個冥族女子的手中,龍爺我怎麼這麼命苦啊。”

    抱怨之餘,金龍還是又取出一塊蠻獸肉乾來,也只有食物,才能給它一點心靈的慰藉。

    剛咬下一口,金龍忽然有所察覺,不禁將頭偏轉向一邊。

    相隔甚遠,金龍亦是看到磅礴的陰氣涌動,如潮汐海嘯一般,洶涌襲來。

    在濃郁的陰氣之中,無數鬼影閃爍,還有灰白的古屍,和猙獰的白骨架子。

    “咦?地獄界中三族的大軍,居然膽敢跑到外面來。”

    金龍眼中露出絲絲異色。

    陰葬山脈乃是一座古戰場,不知道曾埋葬了多少生靈,乃是陰氣極重之地,比之東域的陰間,也相差不了太多。

    自從地獄界攻破崑崙界昔日的裂縫,陰葬山脈也成爲一處功德戰場,無數鬼族、骨族和屍族的大軍,匯聚於此。

    不過,真正的戰場,是在陰葬山脈隱藏的空間之中,雙方的大軍,都很少出現在陰葬山脈的外圍。

    要不然,以陰葬山脈爲中心,只怕方圓數萬裡,都早已變成一片焦土,不可能還有安寧鎮的存在。

    金龍一直在陰葬山脈中,對於這些地獄界大軍,可謂是一點都不陌生。

    片刻工夫,地獄界大軍已是來到近前,將閻無神、般若和四大天王,盡皆包圍起來。

    陰氣之中,一道道強橫的氣息,沖天而起。

    匯聚於其中的地獄界大軍,雖不算太多,可實力卻是極強,修爲盡皆在聖境之上,不乏聖王境的頂尖強者存在。

    陰氣涌動之間,三道高大無比的身影,顯現而出,一尊赤發鬼王,一尊通體暗金色的骨王,再加上一尊皮膚呈古銅色的屍王,身上均是散發出強橫至極的氣息,身周浮現諸多可怕的異象,如魔神一般。

    閻無神的目光,淡淡掃過顯出身形的三位強者,“欲嶙、金裂、垣崛,原來是你們三個。”

    地獄界強者無數,但能讓閻無神記住名字的,卻並沒有多少。

    閻無神能夠報出這三位強者的名字,足見他們的實力,在地獄界必是屬於頂尖層次。

    “有機會對付天宮四大天王,我們自然是不會錯過,若能幹掉一兩個,天宮定然會肉痛不已。”赤發的欲嶙鬼王笑道。

    四大天王並肩而立,眼神冰冷的看着趕來的地獄界大軍。

    廣目天王眉毛一掀,冷哼道:“一羣烏合之衆,也敢跑出來礙眼。”

    “吼。”

    纏繞於廣目天王手臂上的赤龍飛出,身形快速變大,發出震天的龍吟聲。

    “你敢。”

    現身的三位強者均是暴喝,連忙出手,庇護麾下大軍。

    “嘭。”

    饒是三位強者的速度極快,還是沒能夠完全抵擋住龍吟聲,有小部分大軍,直接被震散了形神。

    緊接着,赤龍張開龍口,噴出恐怖至極的赤色火焰,似可焚天煮海。

    這種火焰,至陽至剛,極其霸道,可謂是陰邪力量的剋星,用來對付地獄界中三族,可謂是再適合不過。

    “哼,給本王滅。”

    欲嶙鬼王冷哼,一隻森然鬼手探出。

    磅礴的陰煞鬼氣凝聚,粘稠無比,竟是化作了液態。

    一時間,天空中下起了滂沱的黑雨。

    “嗤。”

    黑雨接觸到赤色火焰,立刻便是被蒸發掉。

    相應的,赤色火焰的力量,也受到壓制,在緩緩變弱。

    “結陣。”

    一身暗金色白骨的金裂骨王,以乾澀的聲音喝道。

    頓時,三族的強者立刻行動起來,以最快速度結成古怪的陣勢,將彼此的力量結合起來,匯聚於三大強者的身上。

    一時間,三大強者的氣息均是暴漲,身形也都相應的拔高了一頭。

    “四大天王,讓你們見識一下陰煞魔幡的厲害。”

    欲嶙鬼王語氣森冷道。

    說話間,一杆漆黑的魔幡,自其體內飛出,迎風而漲,瞬間化作千丈長,幡面上描繪了大量繁奧的秘紋,每一道都擁有奪魂攝魄的詭異力量。

    此魔幡乃是三大強者,在陰葬山脈所得,屬於中古失落的至寶,威力強大無比,晃動間,陰風怒號,羣魔亂舞。

    他們之所以敢出面對付四大天王,掌握魔幡,是其中極爲重要的一個原因。

    即便敵不過,可只要魔幡在手,他們也有自保的把握。

    “看來你們三個倒是沒有白來,隨本座一起出手,給四大天王一點顏色瞧瞧。”閻無神身上散發出濃烈的戰意。

    他並不需要欲嶙鬼王三人去正面攻擊四大天王,只要他們和般若一樣,對四大天王有所牽制便足夠。

    增長天王淡漠道:“閻無神,你未免太小看我們四大天王了,以爲靠他們三個,就能給我們造成什麼麻煩嗎?”

    四大天王心靈相通,根本無須言語溝通,便是同時出手。

    持國天王撥動白玉琵琶的四根琴絃,增長天王催動手中神劍,廣目天王輪動雙鞭,多聞天王則是晃動混元珠傘。

    地、風、水、火四種力量齊現,化爲四條洪流,似從遙遠的時代流淌而來,勢不可擋。

    四種力量既能融合,締造世界,也能分開,摧毀世界。

    古天庭的四大天王,執掌衍界之力,諸天萬界的生滅,便盡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來得好。”

    閻無神長嘯一聲,身上散發出的戰意更爲強盛。

    地獄閻羅氣運轉,閻無神額頭上的奇異印記,綻放出幽暗的光華,映照虛空,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洞,使得大範圍的空間,都劇烈扭曲起來。

    一時間,好似時空顛倒,天地變得昏暗。

    “地獄無涯。”

    一股獨屬於地獄的氣息,從黑洞之中瀰漫而出。

    黑洞彷彿是通往地獄的通道,幽深而可怕,一眼根本就看到盡頭,似乎只要落入其中,就再也無法掙脫出來。

    《死亡天書》飛出,與黑洞結合在一起,道道生死玄光在其中游走,破滅萬物。

    頓時,四大天王催發出的四條洪流,均是受到吸引,紛紛向着黑洞衝擊而去。

    與此同時,般若亦是出手,竟是直接將命運之門打出,鎮壓向四大天王。

    命運之門中,大量命運規則交織,噴薄出可怕的命運之力,交織成網,誰也無法抗拒。

    命運天盤亦是飛了出去,從其中衍生出諸多命運鎖鏈,只要被其鎖住,便無法逃脫。

    而欲嶙鬼王、金裂骨王和垣崛屍王,則是集合一衆強者的力量,全力催動陰煞魔幡,磅礴的陰煞之力,從魔幡中衝出,陰風呼嘯,魔雷炸裂,威勢驚天。

    “衍界。”

    四大天王低喝。

    地風水火之力當即相互融合在一起,凝聚成一座巨大的世界。

    這座世界沉重無比,更蘊含有無比磅礴的力量,將方圓數千裡的空間,都完全鎮壓住。

    四大天王乃是一脈相承,他們的功法一致,配合起來,更是天衣無縫。

    一旦他們施展出合擊手段,足以輕鬆抹殺尋常的不朽大聖。

    “砰。”

    陰煞魔幡釋放出的所有攻擊力量,瞬間遭到碾壓,連帶着陰煞魔幡本身,都被震飛了出去。

    緊接着,般若祭出的命運之門,亦是出現損傷,表面不免裂痕,險些支離破碎。

    而命運天盤釋放出的道道命運鎖鏈,雖然包裹住了碾壓而來的世界,卻也無法滲透進去。

    唯有閻無神凝聚出的黑洞,仍舊完好無損,且釋放出的吞噬力量越來越強,隱隱要將四大天王締造的世界,整個吞噬掉。

    “破滅。”

    很是平淡的兩個字,從四大天王的口中吐出。

    “轟。”

    那座巨大的世界,轟然爆碎開來,釋放出毀天滅地的狂暴力量。

    閻無神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亦是將黑洞破滅,釋放出同樣狂暴的毀滅之力。

    與此同時,般若主動讓命運之門炸裂,浩瀚的命運之力,化作一條河流,衝擊而出。

    一時間,這片區域完全被毀滅性的力量所籠罩,什麼都無法再看到。

    但凡這股力量所波及到的地方,盡皆呈現出天崩地裂的駭人景象,方圓數萬裡的大地,都在劇烈震動。

    “這真的是一羣聖王境的小輩在戰鬥嗎?一個個的比龍爺還瘋狂。”金龍怪叫一聲,它藏身的巨石,瞬間湮滅。

    金龍本身卻是安然無恙,這點衝擊力,只夠給它撓癢癢。

    不過沒有了掩體,金龍只得向後倒退,它可不想暴露在衆目睽睽之下。

    雙方拼鬥所造成的衝擊力雖強,摧毀了無數山峰,可在靠近陰葬山脈中心區域時,卻是直接消弭於無形,並未對其中的山體,造成半點損傷。

    過得許久,這股破滅性的力量,才逐漸消散開來。

    方圓數千裡內,已然是沒有任何一座山峰存在,就連大地都沉陷了百丈,無數白骨化作齏粉。

    戰鬥的核心區域,空間顯得極不穩定,一條條空間裂縫不斷浮現。

    原本濃郁至極的陰氣,此刻已經完全消散,三族強者所結的戰陣,亦是支離破碎。

    上萬的大軍,此刻只剩下不到一千,地上還殘留着許多碎骨殘屍。

    欲嶙鬼王、金裂骨王和垣崛屍王,均是遭受不輕的創傷,他們還是低估了自身與四大天王之間的差距,哪怕依靠陰煞魔幡,他們仍舊是無法討到好處。

    守護般若的金色佛蓮,此刻也已經破碎掉,連帶着般若體外的佛光,也黯淡下去,嘴角有着絲絲血跡,顯然也是受了傷。

    閻無神的身體挺直,長髮飄飛,擋在最前方,嘴角亦是有着絲絲血跡存在。

    剛纔若非是閻無神抵擋住了大部分的衝擊力,般若及欲嶙鬼王等人,必然會傷得更重。

    閻無神雖然受了傷,卻絲毫不在意,臉上反而浮現出絲絲興奮的笑容。

    原因無他,這一次硬拼,四大天王同樣沒能佔到便宜,個個都負了傷。

    “四大天王,還要再打嗎?本座很樂意奉陪。”閻無神朗聲道。

    聞言,四大天王的眼中,均是浮現出絲絲凝重之色。

    這次的情況,不同於以往,閻無神有了幫手,他們已經無法再佔據上風,繼續鬥下去,結果將難以預料。

    “唰。”

    般若和欲嶙鬼王等人,均是閃掠到閻無神的身邊。

    都已經鬥到這一步,他們自然沒有理由退縮。

    “閻無神,現在我們兩邊的實力差不多,再打下去,也沒多大意義,不過,你最好低調一些,不要在崑崙界肆意妄爲,否則,無論你身在何處,我們四大天王都會將你找到。”持國天王肅然道。

    說罷,四大天王化作四道流光,十分乾脆的離開,瞬間消失無蹤。

    看着四大天王離去的方向,閻無神低語道:“下一次,或許就該是你們四個煩人的傢伙頭疼了!”

    ……

    新書《天帝傳》已肥,求宰。
最近更新小說